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信息搜索
从古文献反映出的历史演进(一)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加入时间:2013/7/4 15:36:00  admin  点击:1739

从古文献反映出的历史演进

看中国上古史的信与疑

 

徐义华

 

20世纪20年代起,古史辨学派兴起,中国上古史的信与疑成为讨论的焦点问题。疑古派认为中国上古史是“层累的造成的”,要予以“通盘”的打倒,在学术界和社会形成了巨大的影响。此后,信古与疑古一直进行论辩。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考古资料和学术成果的积累,疑古派再次受到反思,1992年李学勤先生正式提出“走出疑古时代”(李学勤《走出疑古时代》,《中国文化》1992年第7期),中国史学界出现了又一次信古、疑古、释古的争论高潮。

在这些研究中,大都关注疑古派具体论点的失误,对于疑古派最著名的论点“层累的中国上古史”这一论点,则没有讨论。“层累的中国上古史”具有怎样的合理性与局限性?本文拟从文献中所见的历史演进情况,加以探讨。

记载先秦历史的文献中,的确有许多不符合历史事实,关于这一点,已经有许多学者做了非常精辟的考证,兹不赘述。但是,是否所有看似不合情理的关于上古历史的文献,必然导致虚假的上古史呢?我们认为结论并非如此简单。

如果我们只关注上古文献中某些具体的史事,似乎可以推断这些记录并不可信。但是,如果我们避开单纯的个体事件的具体的分析,将同类事情作为整体加以考察,会发现这些综合在一起的史事表示出一种符合历史发展的规律性现象。根据这种符合历史进程的规律性现象,我们认为中国古史系统并不是可以简单地全部否定。

 

一、古史系统所表现的历史演进

 

1五帝时代的文化演进

根据对相关文献的分析,我们将从黄帝到尧舜禹的五帝时代,大体分为三个时期,即黄帝时期、颛顼帝喾时期和尧舜禹时期,三者在历史演进上表现不同的特征。

1)黄帝时代:事物发明为主的时代

史籍中关于黄帝制作器物传说很多:

及黄帝造屋宇、制衣服、营殡葬。(《史记集解》)

棺椁之作,自黄帝始。(《汉书》卷三十六)

黄帝作旃冕。(《世本·作篇》)

黄帝造火食。(《世本·作篇》)

黄帝见百物始穿井。(《世本·作篇》)

黄帝作灶。(《淮南子》)

黄帝始蒸谷为饭,烹谷为粥。(《古史考》)

黄帝作瓦甑。(《古史考》)

黄帝作车。(《古史考》)

黄帝作舟车以济不通。(《汉书》)

黄帝作宫室,以避寒暑。(《白虎通》)

(黄帝)命西陵氏劝蚕稼。(《路史》)

(黄帝)炼石为铜,铜色青而利。(《拾遗记》)

黄帝作弩。(《周易·系辞》)

黄帝作剑。(《孙膑兵法·势备》)

黄帝作钻隧生火。(《管子·轻重》)

于是黄帝乃伐木构材,筑作宫室,上栋下宇,以避风雨。(《新语》)

黄帝时代开始出现文字、图画、弓箭、音乐等的发明:

苍颉作书。(《淮南子·本经训》)

羲和作占日。

常仪作占月。

臾区占星气。

伶伦造律吕。

大桡作甲子。

隶首作箕数。

容成作遍历。

诅诵、仓颉作书。(《世本·作篇》)

史皇作图。(《世本·作篇》)

昔黄帝令伶伦作为律。(《吕氏春秋·古乐》)

也有关于黄帝作礼的记载:

神农既殁,以强胜弱,以众暴寡,故黄帝作为君臣上下之义,父子兄弟之礼,夫妇妃匹之合;内行刀锯,外用甲兵,故时变也。(《商君书·画策》)

黄帝作礼以时驱之。(《论衡》)

沧海之中有度朔之山,黄帝作礼以时驱之。(《山海经》)

昔者黄帝始以仁义撄人之心。(《庄子》)

这些传说不完全是事实,而有相当一部分是后人附会的结果。但这些记载可以说明,在古人的心目中,黄帝时代曾经是一个文化勃兴的时期,这个文化勃兴期主要以具体事物和技术的发明为主。

2)颛顼帝喾时代:宗教体系改进的时代

颛顼和帝喾时代的相关记载,最多的是关于宗教和祖先的部分。

颛顼时代主要是宗教改革:

颛顼受之,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属神,命火正黎司地以属民,使复旧常;无相侵渎,是谓绝天地通。(《国语·楚语》)

颛顼天地通的意义在于使人神混杂的历史向单纯的人的历史的转变,是中国历史发展过程中一个关键的转折点。如《左传·昭公十七年》:

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自颛顼以来,不能纪远,乃纪于近,为民师而命以民事,则不能故也。

中国历史进入了“为民师而命以民事”的时代。

颛顼帝喾时期最重要的变化,是各部族的认同情况发生了变化,出现了部族融合的现象。文献记载:

故有虞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尧而宗舜;夏后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鲧而宗禹;商人禘舜而祖契,郊冥而宗汤;周人禘喾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国语·鲁语》)

有虞氏禘黄帝而郊喾,祖颛顼而宗尧;夏后氏亦禘黄帝而郊鲧,祖颛顼而宗禹;殷人禘喾而郊冥,祖契而宗汤;周人禘喾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礼记·祭法》)

这里颛顼是有虞氏和夏后氏的共祖,而喾为有虞氏、商、周人的共祖。这应该不是历史的真实,而是族群融合过程中追认的结果。

更主要的族际融合大约是在帝喾时代形成的,《大戴礼记·帝系》载:

(帝喾)上妃,有邰氏之女也,曰姜嫄氏,产后稷;次妃,有娥氏女也,曰简狄氏,产契;次妃曰陈隆氏,产帝尧;次妃曰陬訾氏,产帝挚。

帝喾成为唐、商、周的共祖。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即虽然商、周人皆认为自己出于帝喾,但都不将帝喾作为是自己的始祖。而是另有始祖神话,“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履帝武敏歆”,表明了商、周祖先各自的神圣来源。《楚辞·天问》:“简狄在台,喾何宜?”所疑惑的正是这一问题。所以,帝喾很可能是一种政治组合需要而虚拟的祖先。也就是说,帝喾之所以被追认为共祖,与他的时代里各族的认同与融合取得巨大进步有关,是为融合而建立的一种虚拟血缘关系。这种虚拟的血缘关系在以后越来越得到认同,帝喾成为各族的共祖(其实黄帝成为共祖也是出于同种原因)。

颛顼帝喾时代也是一个文化发生大的变化的时期,以宗教体系的变化最为明显,表现出很强的时代特征。

3)尧舜禹时代的国家制度建设

尧舜禹时代也出现了一次文化勃兴,主要表现为国家制度的建设:

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尚书·尧典》)

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肆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遍于群神。(《尚书·舜典》)

辑五瑞。既月乃日,觐四岳群牧,班瑞于群后。(《尚书·舜典》)

协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修五礼、五玉、三帛、二生、一死贽。(《尚书·舜典》)

帝舜三年,命咎陶作刑。(《竹书纪年》)

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扑作教刑,金作赎刑。(《尚书·舜典》)

五刑有服,五服三就。五流有宅,五宅三居。(《尚书·舜典》)

禹别九州岛,随山浚川,任土作贡。(《尚书·舜典》)

尧舜禹时代在历法、祭祀、礼仪、刑罚、民居、征赋等方面都做出了相应的规定,而这些方面正是国家职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即尧舜禹时代出现了国家制度建设的萌芽和高潮。

从具体事物的发明到文化宗教体系的发展到国家制度的建设,表现出了合理的历史演进的合理性。从这一意义上而言,不能将所有的记载都视为伪造的,而是包含着相当的合理成分。

2五帝时代战争的变化

1)黄帝至帝喾时代:同质文化的战争

从相关记载看出,黄帝时代的主要战争有两次,一次是炎帝与黄帝之间的战争:

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于是轩辕乃惯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诸侯,诸侯咸归轩辕。轩辕乃修德振兵……教熊罴貔貅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史记·五帝本纪》)

另一次是炎黄与蚩尤之间的战争:

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 ( 《山海经·大荒北经》)

昔天之初,诞作二后,乃设建典,命赤帝分正二卿,命蚩尤于宇少昊,以临四方,司□□上天未成之庆。蚩尤乃逐帝,争于涿鹿之阿,九隅无遗。赤帝大赦,乃说于黄帝,执蚩尤,杀之于中冀,以甲兵释怒。(《逸周书·尝麦解》)

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擒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史记·五帝本纪》)

颛顼帝喾时代也有战争,文献说:

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淮南子·天文训》)

颛顼尝与共工争矣。……共工为水害,故颛顼诛之。(《淮南子·兵略训》)

(共工)与高辛争为帝,遂潜于渊,宗族残灭,断嗣绝祀。(《淮南子·原道训》)

共工氏作乱,帝喾使重黎诛之而不尽。(《史记·楚世家》)

这一时期的战争主要是与共工的战争,很可能是中原地区为争夺水利资源而发生的冲突。

从古人的记录可以看出,对于这些战争,很少用异族之间的对抗来描写,而是认为是同族的不同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最终这些不同集团还是统一到同一组织之内:

轩辕乃惯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 (《史记·五帝本纪》)

昔者黄帝合鬼神于西泰山之上……蚩尤居前,风伯进扫,雨师洒道……( 《韩非子·十过篇》)

而从地域上而言,这些战争大多发生在黄河流域,属于北方粟作部族之间的冲突。这一地区较早地融合,形成中国古代历史上的中原文化。

2)尧舜禹时代:异质文化的战争

中原地区经过长期的融合,到尧舜时期,虽然内部冲突不曾根绝,但社会融合程度已经很高,已经形成了以中原为中心的粟作农业区。这一时期的冲突已经从同类生产方式部族的资源之争转变为不同生产方式部族之间的文化之争,主要表现为北方粟作文化与南方稻作文化的争端。所以,这一时期的历史记载表现出两面性,一方面是北方内部的道德和教化,一方面是北方与南方的冲突与怀柔。这些在文献中都有反应,关于尧、舜文治的记载很多:

巍巍乎,舜禹之有天下也,而不与焉。(《论语·泰伯》)

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孟子·离娄上》)

古者帝尧之治天下也……威厉而不试,刑错而不用,此之谓也。(《荀子·议兵》)

昔者舜之治天下也,不以事诏而万物成。(《荀子·解蔽》)

尧舜之行,爱亲尊贤。(《郭店楚简·唐虞之道》)

若昔三代圣王,尧、舜、禹、汤、文、武者是也。尧、舜、禹、汤、文、武焉所从事?曰:从事兼,不从事别。(《墨子·天志中》)

关于尧舜时期战争的记载也很多:

三苗为乱,行其凶德,如九黎之为也。尧兴而诛之。(《国语·楚语下》)

尧战于丹水之浦,以服南蛮;舜却苗民,更易其俗。(《吕氏春秋·恃君览》)

有苗处南蛮不服,尧征而克之于丹水之浦。(《帝王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