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信息搜索
“舜城”济南与大舜文化(四)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加入时间:2013/7/4 15:29:00  admin  点击:2414

四、娥英水与娥英庙 

 

娥皇女英是娥英水的水神,娥英水畔的娥英庙是济南大舜文化重要载体;在古代,历水与娥英水汇聚成的大明湖也有大舜文化景观。

(一)泺水与娥英水

上文说过,历水发源于舜井泉群,舜井一旁的历祠便是祭祀历水神的庙宇,而历水神其实就是帝舜。

依照《水经注·济水》的记载,舜井泉群位于东城(郡城),历水从这里向西北流出东城,然后经过西城(县城、州城)东门外,继续向北流去,沿途又接纳后世所称的珍珠泉泉群的泉水,又北,引水为流杯池(大致在今曲水亭街一带)。然后折向西去,绕西城北侧,与南来的发源于泺源的泺水共同注入历水陂(今大明湖西部)。

历水与泺水在历水陂合为一水,继续北流,统称泺水,经鹊山湖[58],最后自泺口流入济水。

在郦道元笔下,历水只是泺水的一条支流。然而,据《水经注》的描述,历水的流量似乎并不比泺水小;若就历水陂以上的流程来看,历水比泺水还要长出许多。从常理上推测,应该历水为主流,泺水只是历水的支流。否则,便不好解释历、泺汇成的湖泊,为什么命名为“历水陂”,而不是“泺水陂”;也不好解释夹处在历、泺二水之间的城邑为什么命名为“历”[59],而不是“泺”。

《山海经·东山经》记载:“又南三百里,曰岳山,其上多桑,其下多樗。泺水出焉,东流注于泽,其中多金玉。”《山海经》一书虽然晚出,资料来源却相当古远。从《山海经》于岳山、泺水之后介绍泰山、环水、汶水以及泰山物产的文字来看,其有关泺水的记载也应属于实录性质。根据这条实录,商周以前,泺水发源于岳山脚下,向东注入湖泽。郭璞注“岳”读音为“乐”。从方位上看,岳山应是今济南西北郊的药山。其实,不论岳山,还是药山,本名都应写做“乐山”,因为“药”、“岳”、“乐”三字古音相同;至于为什么命名为乐山,大概是因为山上“多桑”,桑条上蚕丝缠绕之故[60]。山名为“乐”,水因山而得名“泺水”;泺水向东注入的湖泽,可能本名泺泽[61],后来才改称为鹊山湖。泺水出了湖泽,向北从泺口注入济水。

泺口(今讹做洛口)一带,殷商时有乐邑,据殷墟卜辞,商末帝辛(也可能是帝乙)取道济水远征夷方(东夷),往返途中都曾驻扎于此[62]。到了春秋时期,泺邑作为济水上的重镇,归齐国所有。《春秋》鲁桓公十八年(前694),“公会齐侯于泺”——鲁桓公与齐襄公相会于泺,所指正是位于泺口的泺邑,而不是后世才有“泺源”之名的趵突泉[63]。泺口从前有“泺上台”,据传就是当年齐鲁君主相会之地[64]。

商周时代,泺水源出岳山,即今药山,那么,作为历水支流的泺水,最初的名字叫什么呢?《水经注·济水》:泺水“俗谓之为娥英水,以泉源有舜妃娥英庙故也”。意思是说,因泺水源头有祭祀舜妃娥皇女英的祠庙,所以民间称泺水为娥英水。而历史的真相应该是,泺水作为历水的支流,原本就叫娥英水,乐山(岳山、药山)脚下的泺源湮没或枯竭之后,人们要为泺泽泺水寻找一个新的源头,就将历水陂以下的历水和历水陂以上的娥英水改称泺水。然而因习惯的作用,娥英水一名并没有消失,而是在民间一直沿用下来。

总之,历水原本是古鹊山湖(泺泽)以南的主流,娥英水是历水的支流。

(二)娥英祠的兴废沿革

传世文献中,有关娥英庙的记载并不很多。继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之后,北齐魏收在《魏书·地形志》中说:齐州济南郡历城“有黄台、华不注山、华泉、匡山、舜山祠、娥姜祠”。娥姜祠即娥英祠,北宋前期成书的《太平寰宇记》又称作“罗姜祠”。“罗姜”显然是“娥姜”的音讹。

北宋时,历水源头的历祠已经改作舜祠兼祭娥皇女英,趵突泉畔的娥英祠失去了存在的必要,从而就废弃了。南宋初年罗泌《路史》卷四十四中称,泺水俗呼娥姜水,“原有娥英庙”。元代于钦《齐乘》卷五《古迹(下)》也说:“娥英庙,趵突泉侧,祀娥皇女英,今废。”证明在金元时期,趵突泉畔的娥英庙的确已经不复存在;而与此同时,趵突泉畔的吕仙(吕洞宾)祠,其香火却日盛一日,致使清初的王士禛要慨叹“俗人但知吕仙祠”了[65]。

王士禛又有《娥英祠(趵突泉上)》一诗,云:

泺源通北渚,当日祀英皇。帝子何年去?灵祠几代荒。九歌怨兰芷,二水似潇湘。仿佛云和瑟,青峰写恨长[66]。

诗人凭吊娥英祠遗址,对灵祠的久废不复、舜文化的湮灭不彰,表达了深深的惋惜之情[67]。

(三)大明湖北渚亭和闻韶馆

历水、娥英水是济南古城的母亲河,历水之神为大舜,娥英水之神为娥皇女英。两条河水都注入历水陂,历水陂又是今天大明湖的前身。因此,古代大明湖有大舜文化景观,也就不足为怪了。

古代大明湖的最著名的舜文化景观是北渚亭。北渚亭位于大明湖北岸高台上,为北宋熙宁五年齐州知州曾巩所建。北渚亭的得名,近取杜甫《陪李北海宴历下亭》“北渚凌清河”的诗句,远取《楚辞·九歌·湘夫人》“帝子降兮北渚”的原典,所谓“帝子”,就是帝尧之女、帝舜之妻的娥皇女英。

北渚亭在宋金元时期,是享誉四方的济南名胜,明代以后逐渐圮毁。

大明湖的另一处大舜文化景观是闻韶馆和闻韶台。道光《济南府志》卷十一:

闻韶馆,《通志》云,在济南府城内钟楼左,有唐吴道子画先师像。《齐音》云,在城中湖上,城北又有闻韶台。《县志》云,大明湖南又有闻韶驿。今并废。

按《韶乐》为舜乐,是大舜文化的最高成就之一,史载孔子访问齐国,曾欣赏过《韶乐》,盛赞《韶乐》的至善至美,并激动得“三月不知肉味”。孔子闻《韶》之地在齐都临淄,济南以“闻韶”命名的各个景点(包括济阳县的闻韶台)都属于纪念性质,体现了济南人民对大舜的尊重和热爱。

《府志》引明末诗人王象春《齐音》中《闻韶馆》一诗,并引《题记》云:“大舜发迹于历山,其子孙田氏终有其地,并其制乐亦归集于此,不谓冥冥全无遗意也。”这种流于宿命论的解释,不能当真,姑妄听之可也。

 

五、结语——济南自古雅号“舜城”

 

通过以上诸节的叙述,我们知道早在南燕晏谟《三齐记》和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中,济南的舜文化遗迹和景观就已历历可数:济南有历山,历山也叫舜山,历山上有舜祠;历山下有舜井;舜井旁有历祠——北宋以后也谓之舜祠;舜井泉水出为历水,历水北流而西折,与南来的以舜妻命名的娥英水同入历水陂;两条河流之间为“历汭”之地,便是济南古城历城之所在。

济南的山泉湖河城处处都与大舜、大舜文化有关,济南不叫舜城,又有哪座城市配叫舜城呢?而事实上,古代济南的确有“舜城”的雅号。

前面曾引述唐肃宗乾元年间诗人魏炎《舜井题诗》,其中一首的前两句是:“齐州城东舜子郡,邑人虽移井不改。”我们说过,中古时期,济南古城呈双子城的格局,西城即历城县治和齐州州治所在,东城为济南郡治所在。舜井位于东城的西城墙里。由于大舜当年曾居于此,所以人们将东城称作“舜子郡”。所谓“舜子郡”,便是“舜子郡城”,也就是“舜城”。可见,济南雅号“舜城”,至少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了。

舜城——大舜之城,一直到明清时期,仍然有人这样称呼济南。

明初诗人晏璧《济南七十二泉诗·双女泉》云:“二妃厘降有虞城,城下流泉冽且清。”“有虞城”其实就是虞舜之城。

清初著名诗人朱昆田(朱彝尊之子)有诗云:“济水别为濋,百道清泉流。我来舜子郡,日向泉边游。”[68]康熙年间济南著名诗人朱缃在登华不注眺望济南城的诗中说:“起视舜子城,乱烟隔山觜。”[69]晚清诗人李廷芳也有诗云:“舜子城边又夕晖,秋来景物望依依。”[70

改革开放以来的三十多年间,济南又修复兴建了一批大舜文化景观,随着大舜文化研究和宣传的深入,大舜文化在济南日益深入人心。试看有多少学校、道路、企业、公司是以舜命名的,没有统计,大概数以千计了吧。这是一种济南独有的文化现象,说明济南人对大舜和大舜文化是高度认同的。今日的济南更有资格享有“舜城”的雅号。

“舜城”是济南最耀眼的文化品牌之一。

注释:

1]“舜往于田,号泣于旻天”,《孟子·万章下》。

2]见徐北文《海岱居文存》,齐鲁书社,2006年,第59~60页。

3]千佛山一名的由来,传统上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是,隋代山上雕凿了成百的佛像,唐代又在山上建了一座千佛寺(今兴国禅寺),故名千佛山。一种说法是,古人每年三月在山上举行祓除不祥的迁祓仪式,故称迁祓山,讹作千佛山。然而不论哪一种说法,千佛山的名字都是后起的,是民间的一种俗称。

4]韩明祥:《济南历代墓志铭》,黄河出版社,2002年。

5]《元丰类稿》卷十九。

6]《元丰类稿》附录《行状》载神宗元丰四年诏。

7]雍正年间编纂的《山东通志》卷九《济南府·历城县》也说:“舜田,在县南历山下,相传舜耕于历山,即此。”

8]见民国续修《历城县志》卷七《山水考三》。

9]明末济南府新城县(今桓台县)诗人王香春《齐音·历山》题记云:“一方人文必钟一方灵秘,或秀在水,或秀在山,历则齐之镇山也。……乃泰岱之嫡长孙、齐鲁之青未了。”

10]详见上引清人阮元、柯延庆诗。

11]明末济南文运式微,人们认为是开山凿石于历山所致,云:“泺水微而士气薄,历岭凿而文运衰。”见叶承宗《历城县志·科目序》。

12]清乾隆五十一年(1712)历城周永年等人与全县士绅公立《禁采山石告示》,明言“千佛山关系省城风水,不宜凿石伐树致伤龙脉”。石刻镶嵌在历山对华亭东门外南侧石壁上。

13]道光《济南府志》卷十八云:“虞帝庙在南门内府治西南舜井旁。旧在庙山,宋元丰间移建于此。”庙山即历山,历山舜祠移建于舜井旁,《府志》的记载应该是有所依据的。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舜井旁原有舜祠,已见载于熙宁年间(10681077)苏辙任职济南时所作《舜泉诗序》。因此我们认为元丰年间历山舜祠的迁建,实属与舜井舜祠的合并重建。

14]〔清〕毛鸿宾:《修千佛山记》,民国《续修历城县志》卷七《山水考三》。

15]《太平御览》卷一八九引《世本》曰“伯益作井”。伯益是东夷领袖,帝舜的大臣。

16]陈泳超:《尧舜传说研究》,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年,第230234页。

17]项楚:《敦煌变文选注》,中华书局,2006年,第338页。

18]分别见《初学记》卷八、乐史《太平寰宇记》卷十九。

19]近年舜井街片区进行商业开发,日前笔者走访舜井遗址,见打桩机从地面以下十多米深取出的土样都是乌黑的淤泥,可见谈迁的说法是有所依据的。

20]《曾巩集》卷七《舜泉》。

21]《栾城集》卷五《舜泉复发》。

22]详见张华松《济南舜井舜祠考论》,《齐鲁文化研究》总第5期(2006年)。

23]《秋涧集》卷七十四《水龙吟》。

24]张起岩《迎祥宫碑记》。石碑现在舜井街上。

25]〔明〕刘敕《历乘》卷三、卷十五,乾隆《历城县志》卷九引叶承宗《旧志》,以及《明史·神宗纪》,都有记载。

26]比较灾异发生的起因和经过,二人所记应该属同一件事,不过以王士禛的记述更生动离奇、有点小说家言罢了。据王士禛自撰年谱,王氏自康熙四十一年至四十三年九月,身在北京,未曾回山东。而蒲松龄却于舜井水溢之后不久,亲游舜祠废墟,并有《过舜庙》传世,所以相比之下,以蒲氏的记述更为可信。乾隆《历城县志》卷二《总记》:“癸未(康熙)四十二年春,舜祠灾。见王士禛《香祖笔记》。”道光《济南府志》卷二十《灾祥》也将“舜庙灾”系于康熙四十二年。都属于以讹传讹。

27]民国《续修历城县志》卷一《总纪》。

28]详见《济南山水古迹考》,载1981年编印《济南市志资料》第一辑,第97页。

29]今年3月,舜井街片区施工,在迎祥宫碑西侧大约50米处发现了南北排列的两口石砌古井,其中北面的那口井,泉水湛清,可能便是东舜井。

30]欧阳修《文忠集》卷九。

31]《舜泉》诗刻石明初依然见在,见《历乘》卷十七载晏璧《济南七十二泉诗序》。

32]《元好问全集》卷二。

33]〔元〕张之翰《西岩集》卷十八《跋舜泉诗后》。

34]乾隆《历城县志》)卷二十四《金石考二》。

35]见《秋涧集》卷七十四。

36]以上诸人诗,俱载见民国《续修历城志》卷十。

37]此碑清乾隆年间仍在,详见乾隆《历城县志》卷二十三《金石考》。

38]《秋涧集》卷七十四《水龙吟(八)·序》。

39]乾隆《历城县志》卷五十《杂缀二》引《铸雪斋别集》。

40]严薇青:《济南掌故》,山东人民出版社,1985年,第72~73页。

41]周长风等选编:《济南民间故事集萃》,济南出版社,1992年,第302页。

42]《太平寰宇记》卷十九引南燕晏谟《三齐记》云:“历水出历祠下,泉源竞发,与泺水同入鹊山湖。”

43]中古时期,历山即舜山,历井即舜井(见《初学记》卷八“历井”条下引晋代郭缘生《述征记》),依此类推,历祠即舜祠也就实有可能。

44]《曾巩集》卷三十九载录其《齐州到任谒舜庙文》。

45]张养浩《过舜祠诗》,民国《续修历城县志》卷十四引《归田类稿》。

46]薛瑄《敬轩文集》卷二十一《济南府重修舜庙碑》。

47]详见《历乘》卷十九。

48]《历乘》卷十五云:“历山,舜耕故地,人仰其孝,乃肖而祠之,俎而豆之,几千年于此矣。宫殿轩敞,金碧相组绣,苍松古柏不知何代所植,风拂其枝,如龙凤翔舞,离枞蜿蜒,轇轕徘徊,声如吹埙,如过雨,如水激石,如铁马驰骤,剑槊相磨,乍大乍小,若远若近,又若薰风之入七弦也。”

49]舜像无恙或许是事实,或许仅属传闻。若属传闻,其产生背景可能同民间旧有的帝舜为水神的信仰有关。

50]道光《济南府志》卷十八《祠祀·历城》。

51]乾隆《历城县志》卷首。

52]赵晓林:《宋代柱础现身老城区》,《济南日报》201132日。

53]《曾巩集》卷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