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信息搜索
“舜城”济南与大舜文化(三)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加入时间:2013/7/4 15:28:00  admin  点击:1185

三、舜井舜祠与祀典

 

舜井一旁的舜祠,又名舜庙、舜皇庙、虞帝祠,它的前身应该是两晋南北朝时期的历祠。这处舜祠历经宋元明清多次扩建和重修,成为济南古城规格最高的宗教庙宇建筑群。舜祠是济南大舜文化的重要载体。

(一)舜祠的沿革

由《水经注·济水》可知,历山上有舜祠,历山下有舜井,舜井旁有历祠。历祠是祭祀历水神的祠庙,这座祠庙至晚在十六国时期就已存在[42]。

在我国早期宗教信仰中,水神与祖先神往往合二为一,如济水神与太昊,河水神与河伯,由此推测,历祠所祀的历水神原本可能就是帝舜[43]。倘若这一推测成立,那么历祠只是舜祠的别称而已。

舜井、舜祠明确见于文献记载,始于北宋。宋神宗熙宁四年(1071),曾巩任齐州知州,履任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拜谒舜庙[44]。熙宁八年,苏辙作《舜泉诗并序》,序中明确提到“城南舜祠有二泉”。可见,舜井、舜祠至晚在熙宁年间就已存在,其与十六国北魏历祠应该一脉相承。

乾隆《历城县志》卷十一引《旧志》称,元丰年间(10781085),舜祠重修。又据道光《济南府志》卷十八《祠祀·历城》:“虞帝庙在南门内府治西南舜井旁。旧在庙山,宋元丰间移建于此。”正是元丰年间的这次大修,才将历山(庙山)舜祠与舜井、舜祠合并为一处。这次舜祠大修的主持人,便是当时齐州知州王临。

“金贞祐板荡,济南城空二十余年”,舜祠沦为废墟。张养浩年少时曾有诗凭吊舜祠云:

太古淳风叫不还,荒祠每过为愁颜。苍生有感歌谣外,黄屋无心揖让间。一井尚存当日水,九嶷空疑旧时山[45]。

元成宗元贞元年(1295),济南府尹斡赤拜谒舜祠,见舜祠卑陋不堪,于是予以重建。新建的舜祠,由一前一后的正殿和寝殿组成,正殿供奉虞帝像,寝殿供奉娥皇女英像。丹楹刻桷,雕梁画栋,规模和格局也有加于旧。张起岩撰《迎祥宫碑记》以记其事,并在碑记后缀之以铭,颂扬大舜为万世人伦之楷模,说:

大道希微,出天地光。日用不知,孰究其然。望而索之,茫乎无垠。近取诸身,夫岂远人。于惟大舜,克让克孝。察于人伦,万世是效。

元代统治者修复舜祠,也应是出于同样的认识。

明英宗天顺二年(1458),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年富巡抚山东,拜谒舜祠,见舜祠墙垣圮剥,木瓦腐漏,始有修复之议。四年(1460),济南知府陈铨受命主持修复工程,用时一月即告竣工。除了正殿、寝殿、廊庑以及外门焕然一新,规模有加于前,还扩大祠宇周边的隙地,并围绕隙地建起了高大的围墙予以保护。

有关这次修复的经过,礼部右侍郎兼翰林院学士薛瑄有记。薛瑄是理学大家,早在英宗正统初年出任山东提学佥事时,就曾“进谒祠下,因追仰圣道于数千载之上”。薛瑄在记文中对修复祠庙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都有精辟的阐发:

夫舜之所以为大圣者,以其为人伦之至,而精一执中乃万世道统之源,禹、汤、文、武之君,皋陶、伊、傅、周、召之臣,孔、曾、思、孟以及周、程、张、朱之圣贤,虽行道明道之功不同,而其相传之心法实皆溯其流,是其功被于天下万世者曷有穷哉!今圣朝方以有虞之道治天下,薄海内外,咸底休风。然则是祠之新,匪徒崇圣道于往古,实有以仰若圣朝为治之意,有关于世教也[46]。

舜祠的第四次扩建重修,始于明神宗万历二年(1574)二月,翌年六月竣工。乾隆《历城县志》卷十一载宋应昌《拓建虞舜庙碑记略》记此次扩建工程颇详:正殿西侧为寝殿;后面增建歌薰亭;左右配以“重华协帝”和“大孝格亲”牌坊,突出舜祠大有裨益于政教的意义所在。

舜祠经此次重修扩建,再次成为济南的名胜,文人墨客多所吟咏,题咏中尤以刑部主事、武进人沈应奎《虞帝庙十二韵》最为知名[47];同时舜祠的苍松古柏还被列为历城“十六景”之一,名之曰“松韵南薰”[48]。

舜祠的第五次重建,时在明崇祯初年。崇祯五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济南南城内外大火,焚毁数千家房舍。次日,大火殃及舜祠,殿宇化为灰烬,唯独舜像无恙[49]。灾后,山东巡抚朱大典下令历城知县贵养性重建。

清康熙四十年(1701)舜祠再度失火。次年,舜井发水,舜祠废墟沦为池沼。《聊斋诗集》卷四《过舜庙》记灾后舜祠遗址,云:

松杉祠庙总悲凉,万古游人吊舜皇。十二牧重经烈火,三千年复见洪荒。劫灰断碣残烟黑,泡影摇波落炤黄。谟盖当时存圣迹,孝名今一历沧桑。

从诗中可知,清代舜祠重华殿,有帝舜十二牧(封疆大吏)配享。灾后舜庙重建时间不详,可以肯定雍正时已经恢复。雍正《山东通志》卷二十一记载:“帝舜庙,在府治西南,庙西有二妃宫,祀娥皇、女英。旁有舜井。”可见恢复后的舜祠布局与明代相同。

乾隆十三年(1748),为迎接皇帝驾临,山东巡抚阿里衮重修舜祠重华殿,殿中设有虞氏神位[50]。当年三月,皇帝南巡驻跸济南,拜谒舜祠,并赋诗一首,刻石置于重华殿内,诗云:

孝称千古独,德并有唐双。历下仪刑近,城中庙貌庞。春风余故井(舜井即在庙西宇),云气护虚窗。缅继百王后,钦瞻心早降[51]。

可见那时舜祠建筑的规模和气度也是很可观的。

20世纪上半叶,舜祠一度作为国医专科学校并慈善医院。60年代中期,成立六十五中学,拆除重华殿,在原址上建起了教学楼。近来,舜井街拆迁进行商业开发,施工过程中,在舜井街北部西侧出土了一件宋代的覆莲纹青石柱础,直径56厘米[52],可能是舜祠的遗物。

(二)舜祠的祠祀

曾巩《齐州到任谒舜庙文》是现存最早的一篇舜祠祭文:“帝侧微之初,躬耕此土,历数千载,盛德弥新,传于无穷,享有庙食。巩受命出守,敢陈薄荐。维帝常垂阴施,惠此穷困,庶使遗民,永有依赖。”[53]大舜是保佑济南一方平安的尊神,所谓“常垂阴施,惠此穷困”,大概是指泉水长流,惠益民生,兴云作雨,沾溉万物吧。

苏辙居官济南期间,曾撰写了一篇供舜祠祭舜时诵唱的颂歌——《舜泉诗》[54],歌曰:“有冽斯泉,下民是祗;泉流无疆,有永我思。”苏辙代济南人民立言,表达了济南人民的心声。通过《舜泉诗》,我们还可以知道,舜祠祭祀,是以羊猪为牲牢,以蘋藻为菹菜,来供奉舜帝的。

舜井能致雨,舜帝是水神,故而舜祠也是祷雨之地。据元代李国凤《张宓神道碑》[55],元武宗曾召见张荣之孙张宓,张宓为之陈述虞舜之事,说:“臣家济南,帝舜庙在焉。舜,圣人也。”又说:“帝王之德,莫大于孝。”后来,山东发生旱灾蝗灾,武宗命令张宓“走舜庙致祷,讫事而雨,蝗则近死。还奏,称旨”。张宓致祷舜庙,元人宋褧《燕石集》中有诗记其事,诗题《济南张侯至大二年奉御香祷旱历山舜祠,雨应。是年十二月也》。元武宗至大二年,为公元1309年,此时历山上没有舜祠,诗题所谓“历山舜祠”应该是指历山脚下舜井侧畔的舜祠。

明代,舜祠祠祀失载。李攀龙有《舜庙哭临大雪》一诗[56],虽然诗意隐晦,难明底里,但从诗题看,似乎那时民间仍有舜为水神的信仰。

清代舜祠的祭舜大典,是根据《大清通礼》“直省所在帝王陵寝”祭典的规定而制定的,道光《济南府志》卷十八有比较详备的记载:

祭舜大典于每年仲春和中秋各举行一次,由山东巡抚(特殊情况下也可由布政使代理)致祭,执事以礼生充任。祭日,用一头羊、一头豕为牺牲,其他陈设以及行礼仪注,与朝廷遣官行礼相同。

遣官行礼仪注:祭日昧爽(黎明时分),巡抚进入祠殿,在虞帝大舜之神位前陈列牛、羊、豕各一头(是谓太牢),以及各种器皿,包括一登、二鉶、二簠、二簋、十笾、十豆、一炉、一灯;在左边摆设供案,陈列一白色的礼神制帛、一香盘、一尊、三爵;在殿堂的中间稍偏西的位置摆设一案台,上面放置祝版;在阶陛的东侧摆放好盥洗用具。引赞二人恭候于大门两旁。

质明(天亮时分),执事官各就各位,都要穿戴朝服。这时,朝廷遣官也穿戴朝服来到舜祠,由引赞导引从舜祠大院的左门进入,先到东阶下洗手,然后至阶中北面恭立,依次上香,行三献礼(三次献酒)。这一切都与先农坛祭典相同。

舜祠祀典的祝词为:

惟某年月日,某官某谨致祭于虞帝大舜之神,曰:维帝大孝格天,重华协帝,端拱垂裳,无为而治。今兹仲春(秋),谨以牲帛醴齐、粢盛庶品,式陈殷荐,以八大臣配。尚享[57]。

祝词中的八大臣,即《尚书大传》中虞廷赓歌的“八伯”,据《大戴礼记·五帝德》,他们是禹、后稷、羲和、益、伯夷、夔、皋陶、契,此八人配享舜祠。

另据《济南府志》记载,二妃祠在重华殿的西侧,与虞帝大舜同时致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