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信息搜索
“舜城”济南与大舜文化(一)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加入时间:2013/7/4 15:26:00  admin  点击:1167

“舜城”济南与大舜文化

 

张华松

 

一、历山——舜耕之山

 

济南位于泰山北麓,城区周边的大小山丘都属于泰山余脉。其中,济南北郊的鹊山、华山(华不注山),固然因其特殊的自然风貌——鹊华烟云胜赏而长期闻名遐迩,可是论及历史文化底蕴之深厚,那么济南的第一名山则非历山莫属。舜耕历山在济南,济南历山是大舜文化的名山。

(一)舜耕历山的传说

在先秦诸子书以及司马迁《史记》中,有不少关于舜耕历山的记载,不过内容都十分简略,大致是说,历山一带的人们原来互相争夺田界上的隙地。大舜来到历山,“善为民除害兴利”,“不取其利,以教百姓,百姓举利之”。在他的感化下,“历山之人皆让畔”——不再争夺地头,而都懂得礼让为先了。

又据《孟子》记载,大舜到田里劳动,一方面怀恋父母,一方面又怨恨自己不得父母的欢心,故而时常面对旻天(秋天)号泣[1]。这也可算做是舜耕历山的早期传说之一。

东汉大学者蔡邕编辑《琴操》,著录有《思亲操》,并有序说:“舜耕历山,思慕父母,见鸠与母俱飞鸣相哺食,益以感思,乃作歌。”有人认为《思亲操》是汉朝人的附会之作,但是这首流传于汉代琴师相传习的作品,其来源应当是很古老的。《思亲操》原文是:

陟彼历山兮崔嵬,有鸟翔兮高飞,瞻彼鸠兮徘徊。河水洋洋兮清泠,深谷鸟鸣兮嘤嘤,思我父母兮力耕。日与月兮往如驰,父母远兮吾将安归?[2

魏晋南北朝,舜耕历山传说又增加了许多情节和内容,比如象耕鸟耘,比如大舜暗中资助父母,最后与父母团聚等等。五代成书的《舜子变》在以往传说故事的基础上敷衍成篇,称大舜屡遭家人迫害,便来到亲娘坟前,亲娘现身,对大舜说道:“儿莫归家,而大难未尽。但取(趋)西南角历山躬耕,必当贵。”大舜于是来到历山,发现那里有100多顷荒田。上帝知道舜是个孝子,就派来一群猪,猪用长长的嘴巴替大舜耕地开垄;又派来百鸟,鸟儿口衔谷籽飞来替大舜播种;接着,在上帝的安排下,又下了一场好雨。就这样,当年庄稼获得了大丰收。大舜到市场上卖粮,恰逢已经变成痴呆人的后娘来买粮。大舜卖粮给后娘,暗中把钱币放回后娘的粮袋中。这样的事发生了好多次,瞽叟感到奇怪,就要妻子领他到市场,才知道正是离家出走的舜子,父子抱头大哭。大舜用舌头舐舔瞽叟的双眼,瞽叟双眼复明。从此,全家团圆和睦,生活幸福美满。

(二)济南历山的位置与别号

关于济南历山的位置,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济水》记载,历城县故城“城南对山,山上有舜祠,山下有大穴,谓之舜井”。北宋乐史《太平寰宇记》卷十九介绍历城县诸山,说“历山在县南五里”。从方位和道里上看,历山就是今日济南城南的千佛山。

千佛山海拔285米,山体东西走向,草木葱茏,蔚然深秀,宛若一架绿色屏风竖立在济南古城的南郊。考虑到千佛山离城最近,地势上居高临下而俯瞰全城,具有地标意义;再考虑到春秋战国时代济南古城称“历下”,历下者,历山之下也,那么古历山即后世俗称的千佛山[3],原本是毋庸多言的。

然而,在唐人封演的《封氏闻见记》卷八中,却有这样一段文字:“齐州城东有孤石,平地耸出,俗谓之历山。以北有泉,号舜井。”将舜井南侧平地耸出的一块孤石附会为历山,显然是荒唐的。到了明清时期,更有好事者把历山顶街上的一块石头指称为“历山”。其实,历山顶街的得名,是因为该街正对历山山顶。街名与历山的关系仅此而已。

中古时期,济南还有一座“舜山”。《魏书·地形志》记历城县有“舜山祠”,《隋书·地理志》记历城县有“舜山”。所谓舜山,其实就是历山,也就是千佛山,济南历年出土的隋唐墓志铭也能提供有力的证明。比如在隋代的《曹大墓志铭》以及唐代的《董神宝墓志铭》和《项法墓志铭》中,都提到了舜山,而且明确交待了舜山与葬地之间的关系(方向、道里)[4]。根据这些墓志铭的出土位置,可以确知舜山就是千佛山。

另外,通过五代《黄晓墓志铭》,还可以知道五代后梁时,历城县可能还曾一度改名为历山县。

《太平寰宇记》在介绍历山之后,接着又说道:“庙山,在县东南十里。按晏谟《三齐记》云:‘县东南山,后人思舜之德,置庙于此。’”晏谟是南燕临淄人,比郦道元早百多年。晏谟称庙山在历城县城东南,因山上有舜庙,故称庙山。那么,这座庙山究竟在哪里呢?

我们知道,中古时代济南东西二城并峙,中间以历水为界(今珍珠泉、曲水亭街南北一线),历水以西为历城县城和齐州州城,以东为济南郡城。从历城县城来看,历山正在南偏东的方向,由此可知庙山是历山的另一个别名。然而《太平寰宇记》引述《三齐记》,竟把庙山落实在县城东南方向十里处,南宋罗泌《路史》、元代于钦《齐乘》以及《明一统志》等书,皆踵袭谬说,以讹传讹。乾隆《历城县志》卷六称“荆山疑即古之庙山”。荆山在今山东经济学院南门外,将荆山视为古代的庙山,实属毫无根据的臆测。

(三)古人对舜耕历山在济南的认定和论证

东汉高诱注《淮南子·原道训》“昔舜耕于历山”,称:“历山在济阴成阳也。一曰济南历城山也。”汉代济阴郡成阳县,故址在今菏泽市。高诱比较倾向于成阳说,但并没有排除济南说。郦道元《水经注》赞成东汉郑玄的舜耕历山河东(在今山西永济县)说,明确否定成阳说,至于济南历山,他说:“《书》舜耕历山,亦云在此,所未详也。”持一种存疑待证的态度。

对于舜耕历山在济南的认定,北宋文坛的三位巨匠——欧阳修、曾巩、苏辙可谓功莫大焉。欧阳修《留题齐州舜泉》云:“虞舜已殁三千年,耕田浚井虽鄙事,至今遗迹还依然。历山之下有寒泉,向此悲号于旻天。”曾巩《舜泉》云:“山麓旧耕迷故垄,井干余汲见飞泉。”苏辙《舜泉诗》云:“历山岩岩,虞舜宅焉。”他们的态度都十分明确,那就是舜耕历山在济南。

尤为难得的是,曾巩任齐州知州期间,在趵突泉畔起建历山堂和泺源堂,并撰写了济南大舜文化的经典文献——《齐州二堂记》。曾巩在文中考证说:大舜耕于历山、渔于雷泽、陶于河滨、作什器于寿丘,都是发迹之前的事,“宜同时,则其地不宜相远”,应该都在《孟子》所称的“舜,东夷之人”——东夷之地的范围内。“雷泽、河滨、寿丘、负夏,皆在鲁、卫之间,地相望,则历山不宜独在河东也”,“由是言之,则图记皆谓齐之南山为历山,舜所耕处,故其城名历城,为信然也”[5]。

曾巩以文学名家,在史学上原来也有很高的造诣和成就,是素以“史学见称士类”的[6]。我们看《齐州二堂记》,要言不烦,信而有征,三言两语就抓住了问题的要害,是很有说服力的。

明末著名学者方以智在《通雅》卷三引述曾巩的观点之后,又补充说:“孟子又谓舜东夷之人。《吕览》舜葬于纪市。按鸣条在今赣榆县,有苍梧山,近莒之纪也。历山在齐者是。”《孟子》说舜卒于鸣条,《吕氏春秋》说舜卒于纪市,方氏根据江苏北境的赣榆县有鸣条,有苍梧山(传说也为舜卒之地),与莒国(今山东莒县)南境的纪邑毗邻,从而断定舜耕历山在齐地济南。

清代,舜耕历山在济南的观点还得到了最高官方的认可。康熙年间编纂、雍正年间完成的《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是我国现存最大的一部类书。该书《历山部汇考之一》有这样一段文字:

按孟子称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耕处应与始生之地相去不远,自当以在山东者为是,今济南府历城县以山得名相沿甚久,似尤为可信。故以此山为正,而凡他处历山亦各分考附载于此山之后。

从学术上说,这个观点比曾巩的《齐州二堂记》并没有多少发展,然而由于是朝廷钦定的,故而意义非同寻常,影响巨大,雍乾年间的其他官修志书也多采用此说[7]。

乾隆十六年(1751),学界泰斗阮元来任山东学政。在济南期间,他写了《历山铭》,并由著名文字学家桂馥书丹上石,镶嵌在历山院西门内的南墙上。铭中有言道:“登此翠微,堂基戴石。岱麓分阴,妫田启陌。雷雨坐生,峰峦竞碧。”对舜耕历山在济南以及历山的文化地位,皆予以充分的肯定。《历山铭》是历山的镇山之宝,两百多年来,人们登游历山,总是要一睹为快的。

乾嘉以后,吟咏历山、缅怀舜帝的诗文不胜征引,这里仅将李图和柯延庆的诗作分别抄录如下[8],以见一斑:

域中九历山,虞舜何所耕?兹山届东夷,巉巉十里青。谅为古圣迹,惜哉史末征。何人凿石腹,滑滑如来形。遂令太古山,冒兹千佛名。

峨峨历山,白云终古。出谷有莺,近市无虎。怪石嵯峨,时兴云雨。时人传言,诞生舜所。鸟耕象耘,实依此土。

这些诗作对于挖掘历山舜文化底蕴、提升历山知名度,都有重要意义。

明清时期,舜耕历山济南说得到世人比较普遍的认同,济南作为山东省省会,它的南城门称舜田门,又称历山门,就很能说明问题。另外还值得关注的是明清两代,济南民间有关历山的崇拜和信仰增添了许多内容,这包括:历山为济南的“镇山”[9];历山为兴云作雨之山[10];历山主管济南的文运[11];历山为济南“龙脉”所在,事关济南的风水等等[12]。一座小山,竟受到济南人如此的尊崇,究其背景和原因,应该与历山大舜崇拜和信仰有很大关系。

(四)历山舜祠的变迁沿革

历山舜祠最初见载于南燕晏谟的《三齐记》,从那时算起,迄今约有1600多年的历史。

北齐天统二年(566),著名史家魏收代理齐州刺史。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前集卷十二记载,魏收履任当年的七月七日,登上舜山(即历山),徘徊顾眺,慨乎言道:“吾所经多矣,至于山川沃壤,衿带形胜,天下名州,不能过此。”他要命笔为诗,一时没有笔墨伺候,就用手杖代笔,题诗于庙堂北墙,诗曰:“述职无风政,复路阻山河。还思麾盖日,留谢此山阿。”魏收题诗的庙堂,显然就是舜祠了。

《酉阳杂俎》接下去又记载,舜祠东侧有一块三丈多宽的巨石,上面刻有“不醉不归”四个大字,魏收说:“此非遗德。”就让人将刻字从石上凿去。由此可以想见,那时的历山已经是济南人登高宴游的一处名胜了。

历山舜祠在隋唐时期的情形,史乘失载。然而可以肯定的是,北宋元丰年间(10781085),历山舜祠曾迁到山下,与舜井旁的舜祠合并为一处[13],故而此后金元明数百年间,历山上没有舜祠。

历山舜祠重建于清代。上举阮元《历山铭》有文云:“楼驾三重,崖县百尺。绕墙虹落,瓦阁云飞。碑头六代,松腰十围。”高墙危楼、飞檐凌空,碑额镌刻着六朝的遗文,古松高挺着十围的树干——正是清代历山舜祠景观的真实写照。至于祠中情形,据地方志资料记载,供奉的大舜塑像大约有三十多岁的光景,衮冕执圭,是典型的帝王形象;两旁又有娥皇女英塑像,珠冠蟒服,是典型的后妃模样。

道光二十五年至二十六年(18451846),侨居济南的山西商人乔朗斋捐资倡修历山,修筑登山盘道三百余级;又因舜祠“庙貌凋残,不足壮观瞻”,遂在原有基础上大事兴造修葺。修葺后的舜祠,“祠庙庄严,尤足妥山灵而宏保障”[14]。

民国年间,兵荒马乱,舜祠长期失修。1957年,人民政府重建舜祠,祠中的舜帝塑像不再是威严的帝王,而变成了是一位椎髻布袍、手执长锸的和蔼老农;娥皇女英也去掉了珠冠霞帔,改换成了普通农妇的装束。

近十多年来,为了凸现历山大舜文化主题,济南市园林局和千佛山公园管理处对历山院进行了较大规模的改造和扩建。改建后的舜祠由主殿及东西配殿组成,三座大殿都坐落在十多米高的围栏平台上,殿阁崔嵬,宏丽华赡,成为济南大舜文化的标志性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