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信息搜索
试论舜帝统治时期我国早期国家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加入时间:2013/7/4 15:25:00  admin  点击:4076

试论舜帝统治时期我国早期国家

的形成及其基本特色

 

钱宗范

 

一、前言

 

我国最古的王朝现在在大学、中学的教科书以及一般著作中,均认为是夏、商、周三代,最早王朝是夏代,因为夏启打败了东夷首领伯益,继承了其父大禹的帝位,开始了王位世袭制,开始了4000多年来的专制王朝统治。其实,我国古书中除了有夏、商、周三代的记载外,也有虞、夏、商、周四代的记载,还有少数史籍认为有唐、虞、夏、商、周五代的。如《诗经·大雅·荡》、《诗经·商颂·长发》,《尚书·召诰》、《多士》、《多方》等均言“三代”。墨子宣传尚贤崇古,《墨子》一书始言“虞夏商周”,将“虞”与“夏商周”并列。把尧舜时期统属于“有虞氏”,而称“虞夏商周”为四代,至春秋以后称四代的记载越来越多,有《国语·鲁语上》、《晋语八》、《郑语》,《左传·庄公三十二年》、《成公十三年》、《襄公二十四年》、《昭公元年》,《韩非子·显学》,《吕氏春秋·审应览》,《商君书·开塞》,《礼记·檀弓》、《王制》、《内则》、《文王世子》、《明堂位》、《祭法》、《表记》、《祭义》等等。也就是说,四代之说到了周代后期,已成为多数古书的共识。本文认为:我国古代最早王朝应为虞、夏、商、周四代,虞代由尧帝开创,至舜帝统治已具备国家的所有基本特征,舜帝是由军事民主主义转向王朝统治的关键人物;部落殖民军事征服基础上形成的宗法等级隶属专制统治是当时国家的基本形式;军队、官僚和法制的暴力统治和德化怀柔相结合是当时的统治方法。现分别作论述。

 

二、舜帝统治时我国国家统治机构的形成

 

原始社会和阶级社会的区别主要不在于是否形成了阶级对立和剥削制度,因为在父权家长制时期,剥削制度已经形成,阶级对抗已经出现,但当时还属于原始社会后期,公有制还占主要地位,作为国家机器的主要组成部分,如军队、刑法、官僚机构还未形成。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是否存在国家的组织和统治,是阶级社会和原始社会的根本区别。国家的职能有三个方面:对内镇压和统治被压迫阶级和广大人民的反抗;对外防御和抵抗外国的侵略;在经济上调整生产关系、组织生产活动、促进经济发展。古代欧洲的希腊和罗马,与古代中国及古代东方在国家形成的道路上是不同的,但是国家的基本特征和性质则是一致的,这就是恩格斯所指出的:“国家的主要特征,便是脱离人民大众的公共权力。”[1]列宁也说:“曾经有过一个时候,国家并不存在,公共联系、社会本身、纪律以及劳动规则全靠习惯和传统力量来维持……根本没有特殊的人,没有专门从事管理的人。”[2]“国家是维护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统治的机器……在阶级出现以后,随着阶级区分的加强和巩固,随时随地就有一种特殊的机关即国家产生出来。”[3]综合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国家的论述,我们知道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是少数人执掌以统治多数人的公共权力和机构。国家有一定的地域,在经济上保护一定的生产关系以维护生产的发展,并向人民征收贡赋徭役等剥削;在政治上对内镇压被压迫阶级的反抗,对外防御外国和外来民族的侵略。因此军队、刑法、官僚机构、专制统治、徭役贡赋等剥削、形成地域统治,是所有早期国家出现时都有的共同特征。这些特征,我国夏代具备了,但在夏代之前的舜帝统治时期,也完全具备了。

当代流行的高等学校的《中国古代史》教材一般都有这样的论述:“夏王朝的国家机器基本上已奠定了后世国家的框架。夏王为一国之君,具有较高的权力,其下为‘六卿’,又称‘六事之人’,分管民事、军队等事务,是地位较高的官员。六卿之下有僚属和下属官吏,各自组成一定的统治部门。军队和刑法是国家机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维护暴力统治的重要手段。禹征三苗,称他所统治的军队为‘济济有众’;启征有扈氏,在甘地决战前的誓词中,严厉告诫所统领的兵将要严格听众他的指挥。这些都表明夏王朝不仅有一支较强大的军队,而且这支军队有一定的规模和比较严密的组织。夏王朝建立之后,为了巩固政权,强化对反抗势力的镇压,制定了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奴隶制法典——《禹刑》,帝芬时造‘圜土’,即圆形高大的围墙,这就是监狱。刑法的出现是国家形成的重要标志。《夏书》有‘关石、和钧,王府则有’的记载,说明为了保持王室府藏的经常性收入和支出的需要,已有用石和钧等衡量器械征收赋税的规定,由此可知,夏代已经确立了一定的贡赋制度。”[4]笔者本人也参加了这一教材的编写,上述论述当然是正确的。但近年来笔者参加了在山东诸城市召开的大舜文化讨论会后,觉察到夏代具备的这些早期国家基本特征,在舜帝统治时期都已经具备了,中国早期国家的形成应在舜帝时期,中国最早王朝不是夏商周三代,而应是在春秋战国时已得到多数古书公认的虞夏商周四代。试以例证之。

(一)军队。

《尚书·舜典》:“(舜)流共工于幽州,放兜于崇山,窜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服。”《史记·五帝本纪》:“舜归而言于(尧)帝,请流共工于幽陵,以变北狄;放兜于崇山,以变南蛮;迁三苗于三危,以变西戎;殛鲧于羽山,以变东夷。”《孟子·万章上》:“舜流共工于幽州,放兜于崇山,杀三苗于三危,殛鲧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诛不仁也。”这些记载说明了舜帝执政后运用军事的手段,将共工、兜、三苗、鲧等危害中央统治和民生安全的部族,通过镇压、讨伐、杀戮的手段,强迫他们迁移到远离中原的边远地区,并且得到了天下部族的普遍拥护。这是舜帝时拥有军队的铁证。

(二)刑法。

《尚书·舜典》:“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扑作教刑,金作赎刑。眚灾肆,赦;怙终贼,刑。”“皋陶,蛮夷猾夏,寇贼奸宄,汝作士,五刑有服。”《史记·五帝本纪》:“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朴作教刑,金作赎刑。眚烖过,赦;怙终贼,刑。”“舜曰:皋陶,蛮夷猾夏,寇贼奸轨,汝作士,五刑有服,五服三就,五流有度,维明能信。”据此,说明舜帝时已确立了被称为“五刑”的刑法制度,用以镇压外部少数民族的骚乱和整顿内部的社会秩序,并且有了专门管理刑法的官职士,皋陶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一位执掌刑法的国家官员。

(三)官职。

舜帝统治时,我国已建立了一整套在其统治下的国家官职。《尚书·舜典》记载舜帝任命的官职有:“伯禹作司空”;“弃……汝后稷播时百谷”;“契,百姓不亲不品不逊,汝作司徒,敬敷五教,在宽”;“皋陶,蛮夷猾夏,寇贼奸宄,汝作士,五刑有服”;“帝曰:俞咨益,汝作朕虞”;“帝曰:俞,咨伯,汝作秩宗”;“帝曰:夔,命汝典乐教胄子”;“帝曰:龙……命汝作纳言,夙夜出纳,朕命惟允”。“帝曰:咨汝二十有二人……三载考绩,三考黜陟幽明,庶绩咸熙。”《史记·五帝本纪》记载得更详细:“禹、皋陶、契、后稷、伯夷、夔、龙、垂、益、彭祖自尧时皆举用,未有分职。于是舜乃至于文祖,谋于四岳,辟四门,明通四方耳目,命十二牧论帝德,行厚德,远佞人,则蛮夷率服。舜谓四岳曰:有能奋庸美尧之事者,使居官相事?皆曰:伯禹为司空,可美帝功。帝曰:嗟,然!禹,汝平水土,维是勉哉。禹拜稽首,让于稷、契与皋陶。舜曰:然,往矣。舜曰:黎民始饥,汝播时百谷。舜曰:契,百姓不亲,五品不驯,汝为司徒,而敬敷五教,在宽。舜曰:皋陶,蛮夷猾夏,寇贼奸轨,汝作士,五刑有服,五服三就,五流有度,五度之居,维明能信。舜曰:谁能驯予工?皆曰垂可,于是以垂为共工。舜曰:谁能驯于上下草木鸟兽?皆曰:益可。于是以益为朕虞。……舜曰:嗟!四岳,有能典朕三礼?皆曰:伯夷可。舜曰:嗟!伯夷,以汝为秩宗,夙夜维敬,直哉维静絜。伯夷让夔龙。舜曰:然,以夔为曲乐……命汝(龙)为纳言。……舜曰:嗟!女二十有二人,敬哉,唯时相天事。三岁一考功,三考绌陟,远近众功,咸兴。”“此二十二人咸成厥功:皋陶为大理,平,民各伏得其实;伯夷主礼,上下咸让;垂主工师,百人致功;益主虞,山泽辟;弃主稷,百谷时茂;契主司徒,百姓亲和;龙主宾客,远人至;十二牧行而九州莫敢辟违。”从以上记载中可以看到,舜时的官职有几个特点:第一,管理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的各类官职已全部具备了,如管理政治军事刑法的有士、司徒,管理农业的有后稷,管理治水贡赋的有司空,管理手工业的有共工,管理山林川泽、草木鸟兽的有虞,管理典章礼制的有秩宗,管理礼乐教化的有典乐,管理教化的有司徒,管理文书传递的有纳言。第二,官职的任命有民主色彩,要征求四岳(地方诸侯)的意见,被任命者也有推举贤才、自己谦让的习惯,还保留了原始军事民主主义时的习惯。第三,后世考核官员所用的优者升迁、劣者降职的制度,已经产生了,但周代的世禄世官制度尚未形成。舜帝时国家的官僚机构的这些特征,远比夏代的情况更详细更具体,也符合于虞舜时代早期国家离开原始军事民主主义时代不远的时代特征,符合当时的历史条件和客观规律,因此,是可以据信的。

(四)国家地域和贡赋制度的出现。

“国家和旧的氏族组织不同的地方,第一是按地区来划分国家管治下的人民。……第二个显著的特征是公共权力的创设。”[5]“为了维护这种公共权力,就需要公民缴纳捐税了。”[6]国家有一定的地域。有一定的统治地域是国家的基本特征,向统治区域的人民征收贡赋徭役是国家最主要的经济职能。舜帝时代统治了黄河流域大部分地区,是和大禹治水分不开的。《史记·五帝本纪》:“唯禹之功为大,披九山,通九泽,决九河,定九州。各以其职来贡,不失厥宜,方五千里,至于荒服。……四海之内,咸戴帝舜之功。”大禹的功劳不仅在于治好了洪水,而且在于治理洪水后,巩固了对各地的统治,发展了生产,并向地方居民征收了贡赋。禹是舜帝手下的司空,禹的功劳归结为舜帝的领导。征收贡赋,安定民生,生产发展了,所以各地人民“咸戴帝舜之功”了。《尚书·禹贡》详记了当时天下九州的领域以及各地贡赋的特产,当然《禹贡》所述有理想化夸大化的成分,但结合《尚书·舜典》、《史记·五帝本纪》、《孟子》等书的记载,舜帝通过大禹治水,整治了洪水,安定巩固了地方的统治,扩大了贡赋征收的范围,这是古书记载一致的,而这正是舜帝统治时早期国家形成的主要标志之一。

 

三、舜帝统治时我国早期国家的基本特色

 

通过上面我们论述了舜帝统治的时代我国已建立了早期国家,即古书所称的“虞朝”,包括尧、舜两帝时期,但尧时史实记载不详,到舜统治时有了具体记载。舜帝时的早期国家和后代国家、早期欧洲国家在国家的基本性质上是一致的,但也有其不同的特色,这包括在四个方面。

(一)部落宗族的征服殖民是形成阶级统治和国家机构的主要途径。

恩格斯曾指出:“可是和分配的区别一起,出现了阶级的区别,社会分成为特权的和无权的、剥削的和被剥削的、压迫的和被压迫的阶级。而同一部落公社的自然形成的集团,最初只是为着保护他们的共同利益(例如东方为着灌溉)、为着抵御外来敌人而形成的国家,从此以后就以同样的程度获得了那样一种职能:即利用暴力去保护统治阶级的统治地位与政治地位,以反对被统治阶级。”[7]世界古代国家的形成途径主要有两种,欧洲的希腊、罗马主要通过氏族内部的贫富分化产生贵族和平民,产生阶级对立和国家组织;亚洲的东方国家特别是中国,主要是通过部落宗族组织间的军事殖民和征服,在征服的过程中加强了部落内部的阶级分化和统治。黄帝、炎帝和蚩尤之间的争战,直到帝舜征伐和流放共工、兜、三苗、鲧,直到大禹之子孙启、太康、少康和东夷族首领益、后羿、寒浞几十年的战争,而最后巩固了国家的统治。在这个过程中,官僚机构健全了,阶级统治加强了,专制王权巩固了。直到西周王朝建立的宗法分封制国家,就是以姬姓贵族联合姜姓等贵族通过征战而建立起来的封邦建国的氏族宗法国家。西周的“封建”不是经济关系上的封建制,而是在部落宗族征服基础上建立的封邦建国制。这种国家特征始于舜帝征伐共工、三苗、四凶族而终于西周的封邦建国。

(二)宗法性的等级隶属的专制统治。

最古的国家统治形式既有古代希腊城邦雅典的民主制,也有古代东方和埃及的君主专制制。中国最古国家的统治形式应该是介于两者之间,是一种宗法性的等级隶属的专制统治。中国宗法分封的典型时代是周代。周代统治集团内有天子、诸侯、卿和大夫、士四等,天子治理天下,诸侯治理一国,卿和大夫治理采邑,士治理封地,下级尊重和服从上级,宗统和君统合一。这就是史书记载的“天子建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士有隶子弟,庶人工商各有分亲,皆有等衰”[8]。形成了亲亲和尊尊相结合的宗法等级隶属的专制统治体制。这种形式周代最具体也最典型,其实其初型在虞、夏、商三代已经具备。《史记·殷本纪》说:“契为子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有殷氏、耒氏、宋氏、空桐氏、稚氏、北殷氏、目夷氏。”《史记·夏本纪》说:“禹为姒姓,其后分封,用国为姓,故有夏后氏、有扈氏、有男氏、斟寻氏、彤城氏、褒氏、费氏、杞氏、缯氏、辛氏、冥氏、斟戈氏。”夏、商、周三代的分封,一是分封同姓子孙,以周代为典型。但也分封了异姓功臣,如姜姓、嬴姓等;二是分封了近亲和功臣,夏、商两代的分封中以异姓为主。如夏代的有扈氏属于东夷,曾和启打过仗,后来臣服于夏。这种建立在部落征服殖民基础上的封邦建国,始于黄帝至舜。所以《史记·五帝本纪》说:“自黄帝至舜,皆同姓而异其国号,以章明德。”黄帝时材料太少,至舜帝时有大量记载,证明了当时已建立了国家统治机构,其统治形态是宗法性的等级隶属的专制统治。

(三)原始民主制和帝王专制制的并存。

虞舜时代形成了初期的国家形态和帝王的专制权力,但也保存了浓厚的原始民主制的习俗,这正是早期国家必然具备的特征。舜已具备了国王的专制权力,从其下令镇压和流放共工等四凶族的行动中可以看出。尧禅位于舜、舜禅位于禹,传贤而不传子,并且广泛征求了四岳(四方诸侯)的意见,都是舜帝保持了原始民主传统的突出表现。但在执政时,也逐渐加强作为帝王的专制权力。古书有“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使不与父相见”[9]。“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桀,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君者也。”[10]将舜、禹、汤、武王并列为四王,作为人臣弑其君的代表,正表明舜帝的统治与禹、汤、武王的统治属于同一性质,国王的专制权力得到了加强,这正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规律。

(四)暴力统治与德化怀柔两种统治方法的并存。

舜帝为了巩固统治,以军事暴力流放了共工等四凶族,任命了大禹、伯益、皋陶等二十二人为各种官职,制订了五刑以惩治寇贼奸宄,这些都是作为帝王的暴力统治的手段。中国古代的统治者一向将暴力统治与德化怀柔相结合,一般人认为这种统治方法始于周公旦,而为孔子所大力宣传,其实始行者为尧、舜。《尚书·尧典》记尧的统治是:“克明俊德,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黎民于变时雍。”意思是说:尧首先亲和团结了和自己最亲近的九个氏族,九族团结好了,便亲和团结其他周围的一百个氏族;一百个氏族团结好了,再去团结更外边的一万个氏族(这里九、百、万为多数之意)。达到普天下人民的和谐协调和国家统一。舜帝是尧这一位统治方法的大力推行者。他年少时就以仁孝闻名天下而为尧所举荐为天子,即帝位后巡行各地,安抚民众,宣德治教化,如《史记·五帝本纪》所载“行厚德,远佞人,则蛮夷率服”。他南巡狩而“崩于苍梧之野”(苍梧在今湖南南部和广西东北部),至今桂林虞山保存了宋代朱熹撰文的石刻“有宋静江府新作虞帝庙碑”,称颂大舜南巡苍梧,驻跸桂林虞山韶音洞,传布德化,教育人民的功德。舜帝以仁德教化治天下,成为四千多年来历代帝王化解矛盾,构建和谐,团结各民族,稳定统治的榜样,所以孟子说:“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11

孟子说:“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12]详述了舜帝这位4000多年前出生于今山东诸城市的古代东夷族的贤人,“得志行乎中国”,建立了第一个华夏王朝,成为中华民族的先祖圣贤的事迹,充满了崇敬的感情。中华民族的历史,是祖国各民族共同创造的。在新世纪中华民族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一定能够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注释:

1]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114页。

2]列宁:《论国家》,《列宁全集》第29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第432页。

3]列宁:《论国家》,《列宁全集》第29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第435436页。

4]朱绍侯等主编:《中国古代史》(新版)上册,福建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42页。

5]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163164页。

6]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人民出版社,1957年,第164页。

7]恩格斯:《反杜林论》,人民出版社,1956年,第152页。

8]《左传·桓公二年》。

9]《史记·五帝本纪》正义引。

10]《韩非子·说疑》。

11]《孟子·离娄上》。

12]《孟子·离娄下》。

(山东省大舜文化研究会编:《第三届中国大舜文化研讨会论文集》,20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