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信息搜索
帝舜有虞氏是夏朝的奠基者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加入时间:2013/7/4 15:23:00  admin  点击:1453

帝舜有虞氏是夏朝的奠基者

 

王仲孚

 

我国历史悠久,远古时代“夏商周”称三代,三代之前为“五帝时代”。五帝时代最末一位古帝王是舜,称有虞氏。虞夏商周原是连续发展的,大约由于春秋战国时代儒家学者盛称“三代”,而西汉司马迁著《史记》,把虞舜列入《五帝本纪》,夏商周则分别列为独立的“本纪”,于是原本相连的“虞夏”就被切开了,后人不察,逐渐成为习惯。

古代文献,虞夏商周连文者甚多。《礼记·王制篇》叙述古代的典章制度沿革,《国语·鲁语》载展禽言古代帝王之祭祀,都是依照有虞氏、夏后氏、殷人、周人的顺序。《左传·庄公三十二年》载内史过之言:“故有得神以兴,亦有以亡,虞夏商周皆有之。”先秦文献以虞夏商周四代连文的记载甚为普遍。例如《吕氏春秋·审应览》、《墨子·非命下》、《韩非子·显学》都有虞夏商周连文的记载。唐代刘知几《史通》卷一《内篇》说:“孔子观于周室,得虞夏商周四代之典,乃删其善者,定为尚书百篇。”可见《尚书》保留了虞夏商周四代史料。

近代学者更呼吁重视对有虞氏的研究,例如:1956年杨向奎先生发表《应当给“有虞氏”一个应有的历史地位》(《文史哲》1956年第7期),2002年王树民先生发表《夏商周之前还有个虞朝》,再次提出了“有虞氏”的历史地位的问题(《河北学刊》2002年第1期)。这些主张在学术界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考察古代历史,我们不但可以发现帝舜有虞氏应是一个接连夏朝的“朝代”,它更是夏朝的奠基者。一般认为,大禹建立夏朝,是由于平治洪水与降服三苗(或称有苗),消除了自尧以来的天灾与外患,得到人民普遍拥护,才继承了“共主”的地位,奠定了建立夏朝的基础。

事实上,“大禹治水”这件大事,完全在虞舜担任“共主”时规划、执行完成的,《史记·五帝本纪》记载得很清楚。禹系受帝舜之命治水,才完成了这件艰巨的任务。至于征伐三苗也是在尧舜时开始的,先秦两汉学者甚至相传“舜征三苗,道死苍梧”,有些儒书强调三苗是被大禹“修德教、舞干戚”所感化而归附的,果真如此,也是虞舜授予大禹的“战略”。《韩非子·五蠹篇》说:

“当舜之时,有苗不服,禹将伐之,舜曰:‘不可,上德不厚而行武,非道也。’乃修教三年,执干戚舞,有苗乃服。”

这是先秦法家之说,似乎更值得重视。

以上两件重大的事功,后来都记载在大禹身上,所以禹“受禅”后的权力,也明显地较以前的“共主”为大。《韩非子·饰邪篇》载:“禹朝诸侯之君会稽之上,防风之君后至,而禹斩之。”《左传·哀公七年》载:“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这显示禹的权力已凌驾其他部落领袖之上。其实,舜在尧的朝廷摄政时,已展现了他的魄力。首先把治水不利的鲧“殛”于羽山,又流放作恶多端“尧未能去”的“四凶族”:浑沌、穷奇、梼杌、饕餮。《史记正义》引孔安国云:“殛、窜、放、流,皆诛也。”

舜是以“铁腕”措施流放“四凶”,促进部落联盟的稳定。这是尧作共主时不曾发生过的现象。

禹涂山之会、杀防风氏的表现,显然继承舜的作风而来。现代社会科学的理论,原始社会部落领袖的权力增大,出现了“王权”的现象,是早期国家建立的重要条件之一。舜禹之事,即可作如是观。

此外,舜在“即位”之后,开始设官分职,制订刑法,具备了朝廷的雏型。这些措施都替夏朝的建立奠立了基础。

虞舜在还没即位做“天子”(共主)之前,即具有卓越的农业技术和制陶技术,而成为受人民爱戴的领袖。《吕氏春秋·慎人篇》载:“舜耕于历山,陶于河滨,钓于雷泽,天下说之,秀士从之。”《韩非子·难一篇》载:“历山之农者侵畔,舜往耕焉,期年甽亩正;东夷之陶者器苦窳,舜往陶焉,期年而器牢。”《史记·五帝本纪》也有类似的记载。虞舜甚至可能是东方质优的黑陶文化创造者,《韩非子·十过篇》载:“尧禅天下,虞舜受之,作为食器,斩山木而材之,削锯修其迹,流漆墨其上,输之于宫,以为食器。”这些物质文化,随着虞舜的禅让,自然传递到了夏朝。《史记·夏本纪》载:大禹治水后,“与益予众庶稻”。夏代农业的进步,自然是继承虞舜的农业技术。

夏代的精神文化,以忠孝著称。《礼记·表记》载子曰:“夏道遵命,事鬼敬神而远之,近人而忠焉。”近代学者章炳麟(18691936)有《孝经本于夏法说》。

其实,孝道文化,应以虞舜最为著称。《史记·五帝本纪》记载,“舜年二十以孝闻”,“舜父瞽叟顽,母嚚,弟象傲,皆欲杀舜,舜顺适不失子道,兄弟孝慈”。舜虽然遭遇极端复杂的家庭环境,但却能以一般人做不到的忍让精神,维持和谐,把孝道发挥到至高的境界。尧选择舜做继承人,并以二女妻舜,就是看中舜的孝行,才放心把重要的政务交付给舜。

所以,夏代的精神文化也是继承虞舜而来,而孝道文化更成为中华文化的核心价值。

(山东省大舜文化研究会编:《第三届中国大舜文化研讨会论文集》,20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