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信息搜索
帝舜南巡建九嶷观象台与舜葬九嶷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加入时间:2013/7/4 15:22:00  admin  点击:1515

帝舜南巡建九嶷观象台与舜葬九嶷

 

雷运福 蔡建军

 

许多文献记载,帝舜晚年南巡是为了南征三苗。而帝舜南巡时已过耄耋之年且随同人员不多,不可能是南征三苗之行,况且史书已明确记载帝舜在位时已征服南部三苗;也有帝舜是受禹排挤被迫流放江南九嶷之说;还有帝舜是归九嶷安度晚年之说。若后二说成立的话,帝舜南巡江南九嶷时肯定会携娥皇、女英二妃同行,而史书记载与神话及传说等均为二妃未从行,而是帝舜崩后千里寻夫死于途中。因此,不少人就对帝舜南巡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嶷提出怀疑。实际上,帝舜晚年南巡江南九嶷是一次以观测天文为主的科学考察活动。

从《尚书》的记载可知,远古的尧舜时期,部落首领、巫师已掌握观测天象确定二分二至四时与校正年岁确定闰月的方法。我国地处北半球,黄河流域的巫师从观测日影中得知,黄河流域的太阳总是斜照大地的,正午观测立杆总有太阳投影,越往南其投影越短。因此而科学推测出,南方有一个“日中无影”的“天地之中”即天与地的正中。从而人们认为南方是一个神秘的处所,纪时历法因南天星象而定,方位以南方为基准,并把磁石条永指南方现象认为是南方天神之力所致,南方是天神的居地。以上这些正是科学认知与巫学认同的掺和。唐虞人认为越往南就越接近于“天地之中”,认为到“天地之中”便能解开南方的奥秘,在“天地之中”更有利于观测天象。而作为垄断天文观测与制定历法的帝舜,在位时虽然多次南巡,但没有到过今湖南永州的南岭一带,更谈不上到过“天地之中”。寻找“天地之中”并到“天地之中”观测天文,探索南方奥秘,是帝舜晚年南巡江南九嶷的目的。帝舜晚年南巡江南九嶷也可以说是远古时期中国的一次科学大考察。

 

一、古代历法据南天星象而定

 

帝舜是测天授历者,是巫师,把探索南方自然奥秘和巫学之谜作为自己的神圣职责是可以理解的。远古时代的中国,观测天象,颁告历法,巫祝通灵是由统治者垄断的。早期的部落首领本身就是巫师,帝王通常都是最大的巫祝,他向人民传达天神的意旨,颁告天象和历法,预卜吉凶。“舜乃上古大巫”,被誉为天神。孔子《论语·尧曰》:“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舜亦以命禹。”即帝尧将观测天象、制定历法的重担传给了舜,帝舜又传给禹。帝舜接过这一重担后,便“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肆类于上帝,禋于六宗。……协时月正日,同律度量衡”(见《尚书·尧典》)。天文学是古代帝王所掌握的神秘知识,对于农业经济来说,作为历法准则的天文学知识具有首要的意义,谁能把历法授于人民,他便有可能成为人民的领袖。

《尚书·尧典》开头的一个很大篇幅讲的就是尧舜时期的天文历法:“乃命羲和,钦若昊天……申命羲叔,宅南交。平秩南讹,敬致。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厥民因……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这段只有164个字的记载,蕴藏了巨大的天文地理信息与历史信息。当时的历法是根据南天星象而定,二分二至之四时也是根据南天星象而确正。“日中星鸟,以殷仲春……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宵中星虚,以殷仲秋……日短星昴,以正仲冬。”这段话的意思就是“昼夜长短相等,南方朱雀七宿星黄昏时出现在南天的正中,依据这些确定春分时节。白昼时间最长,东方苍龙七宿中的火星黄昏时出现在南天正中,依据这些确定夏至时节。昼夜长短相等,北方玄武七宿中的虚星黄昏时出现在南天的正中,依据这些确定秋分时节。白昼时间最短,西方白虎七宿中的昴星黄昏时出现在南天正中,依据这些确定冬至时节。”显然,根据南天星象,可以确定二分二至四时和春、夏、秋、冬四季。反过来,用测日影确定的二分二至四时可以校正观测南天星象确定的二分二至四时与春夏秋冬时节。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冯时著《中国古代天文考古学》论证了中国古代尧舜时期是以大火星授时纪历。大火星授时纪历也是一种南天天象纪历。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山东大学教授庞朴先生于1978年、1984年、1989年发表系列论文指出,“中国古代确实存在过一部以大火星纪时的历法,它的滥觞约当大火星处于秋分点的公元前2800年左右,即传说的所谓尧舜时代”。“火历退出历史舞台大约是殷商时期。”火历的最大一个特色就以大火昏见之时为“岁首”。上文所言“日永星火,以正仲夏”中的“星火”就是指大火星。大火星就是指二十八宿中的东宫七宿之心宿二,属红色一等亮星。大火星也叫大辰,自古以来辰星就同日月并称,如常说的“日月星辰”,平常所说的时辰一词,也源于作为标准时间的这颗辰星。《左传·昭公十七年》孔颖达《正义》:“大火谓之大辰。李巡云:‘大辰,苍龙宿之心,以候四时,故曰辰。’”《公羊传·昭公十七年》:“大辰者何?大火也。大火为大辰,伐为大辰。”何休《注》:“大火谓心,伐谓参、伐也。大火与伐,天所谓示民早晚,天下所取正,故谓之大辰。辰,时也。”大火星的出没对于古人授时定候起到指示作用,即通过对大火星出没的观测来指导“出火”、“入火”的农业生产实践。原始农业以焚田为农业生产工作的第一步,这一步必须准确把握,过早烧田,种子发芽之后如果没有雨水就会枯死;过晚烧田又会受到雨水的干扰。“辰”是非曲直“时”的同义语,并且是“農”的字根,这也体现了辰的纪时劝农作用。古人通过长期的观象授时活动发现,这个时间确定在心宿二昏见于东方的时候最为适宜,而心宿二命名为大火星也简称火星。《左传·襄公九年》之杜预《集解》:“谓火正之官配食于火星。建辰之月,鹑火星在南方,则令民放火。建戌之月,大火星伏在日下,夜不得见,则令民内火,禁放火。”孔颖达《左传正义》:“火正之官居职有功,祀火星之时以此火正之神配食也。……而火正又配食于火星者,以其于火有功,祭火星又祭之后稷,得配稷。”火星火正与农业密切相联。正因为以辰星(大火星)的出没作为标准时间,故称之为“火正”。这种标准时间的“火正”主要是为农业生产服务,被广大人民群众所掌握。

 

二、磁石的指南性与帝舜都城的正南方

 

磁石的指南性很早就被发现,《山海经·北山经》:“灌题之山……匠韩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泽,其中多磁石。”磁石即具有指南性的磁石。《古今注》卷上:“大驾指南车,起黄帝,帝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蚩尤作大雾,兵士皆迷四方,于是作指南车以示四方,遂擒蚩尤而即帝位。”指南车,也叫轩辕车,后人把黄帝称为“轩辕黄帝”或称“轩辕氏”,这就暗喻了他依靠指南车定天下而称帝的因果关系。可见,远古的黄帝时期,磁石的指南作用就被发现。在磁石产区,磁石的指南性是很容易被发现的,磁石条在外力作用下(如水的冲洗)而移动,当支撑磁石条的面积很小时,地磁力就会大于磁石条与支撑面的磨擦力,磁石条静止时就会指向南极,无数的磁石条一致指向南极的现象极易被先民们惊奇地发觉,黄帝的轩辕车实际上就是载有磁石条,能使磁石条指向南方的指南车。磁石条永指南方的科学原理,先民们并不知晓,在生产力水平低下的远古时代也不可能知晓,他们感到很神奇,认为是南方天神之力所致,把南方视为神秘之地。根据当时测量日影的情况已经知道南方有“天地之中”,探索南方奥秘是中原帝王的心愿。从文献记载的情况来看,黄帝及其之后的几位帝王均未到本国南疆,当时南方还属三苗的势力范围,与中原时有冲突发生,虞舜时期已征服南方三苗,南方成为中国版图。《吕氏春秋·离俗览》:“三苗不服,禹请攻之。舜曰:‘以德可也。’行德三年,而三苗服。”《淮南子·氾论训》:“舜执干戚而服有苗。”帝舜在位时德治三苗,与三苗的感情加深,让位后探索三苗土居民族住地的南方奥秘(“天地之中”的奥秘、磁石指南的奥秘)的时机已经成熟。

帝舜晚年从都城出发往正南方寻找“日中无影”的“天地之中”,用并不复杂的定向工具就能做到,用三根标杆定直线,另外用两根标杆测日出投影,再用两根标杆测日落投影而定东西两向,根据东西两向再定南北两向即定四方,遇到高大山岭、宽阔水面目测定位后再用磁石指南校正,即使没有磁石条指南而观测日出日落的投影也能确定正南直线,只是这项工作必须在晴天才能进行。依此进行下去即可找到都城正南面“日中无影”的“天地之中”即“南正”。

《论衡》中记载,把磁铁制羹匙状的东西,称为“司南勺”,与磁条、磁针一样具有指南性,当时人们把“司南勺”放在叫做式盘的平板上使其旋转,用来占卜。最初,磁石是帝王或巫师专用的东西。由于磁石的指南性,巫师们把南方定为占卜的基准方,随后在日常生活的四面八方程序中,南方也逐渐占据了正统地位。如《山海经》中的方位排序是:山经为南山经第一、西山经第二、北山经第三、东山经第四、中山经第五;海外经为海外南经第六、海外西经第七、海外北经第八、海外东经第九;海内经为海内南经第十、海内西经第十一、海内北经第十二、海内东经第十三。《史记·天官书》所记八风占,其排序为南风、西南风、西风、西北风、北风、东北风、东风、东南风,大体上呈现为南西北东的展开程序。按南、西、北、东的排列次序是一种以南为基准方的巫学排列次序,也是传承的最原始的排列次序。在汉徐岳《数术记遗》中甄鸾有注:“司方者,指南车也。”《文选·(左思)吴都赋》:“俞骑聘路,指南司方。”吕向注:“指南,车名,上有木人常指其南方,故曰司方。”以上指南、司南即为“司方”。方,就是指基准方——南方。可见,《尚书·尧典》中的舜“陟方乃死”之意就是指帝舜巡行边远南方而死。这个“陟方乃死”的“方”字:一是指南方,二是指边远南方,三是指“天地之中”的边远南方或曰“南正”。帝舜崩葬的九嶷山,地处虞舜都城的同一纬度上,是虞舜都城的正南方。

 

三、南方九嶷为“日中无影”的“天地之中”

 

今天的人们知道大地是球形的表面,地球在自转的同时又围绕太阳公转,地球自转的平面叫赤道平面,地球公转的平面叫黄道平面,地轴与黄道平面的交角为66°34′,赤道平面与黄道平面的交角为23°26′,这种地球与太阳的关系表现在地球上就出现了一系列的自然状况:在一年中,白昼时间与黑夜时间长短的差距,随着地理纬度和季节的变化而变化,南极与北极差距最大,赤道的差距最小为O即白昼黑夜均为12小时;春分日和秋分日白昼时间与黑夜时间相等,夏至日北半球白昼时间最长黑夜时间最短,冬至日北半球白昼时间最短黑夜时间最长,我国地处北半球,这四日就是我国历史上所说的“二分二至”四时点。太阳直射地球表面只在一定区域出现,即北纬23°26′(北回归线)至南纬23°26′(南回归线)之间,夏至日太阳直射北回归线,之后逐渐南移直至秋分日回归赤道,秋分后逐渐南移直到冬至日太阳直射南回归线,之后逐渐北移直至春分日回归赤道,春分后逐渐北移直到夏至日太阳又直射北回归线,春分日秋分日太阳直射赤道。当然,远古尧舜时期的人不知道大地是球形的表面,认为是方形的。帝舜以前的中原人不知道大地上的太阳直射点在什么位置,也不知道太阳直射地面的范围这么宽广且随季节的变化而直射点变化,帝舜南巡期间探索了太阳直射点的变化,但还不可能认识直射面宽到南回归线至北回归线之间。

湖南永州市地处东经110°06′~112°21′,北纬24°39′~26°51′,山西境内尧舜都城今山西临汾市的地理坐标为东经110°22′~112°34′,两者在同一东经坐标范围内。可见,永州市地处唐虞都城的正南。“巨石棚”所在地零陵黄田铺镇(老区)的东经坐标为111°03′~111°34′,与尧舜都城地在同一经度上。广西苍梧县地处东经104°29′~112°04′,广东封开县地处东经111°02′~112°02′,在尧舜都城的正南向,又刚好在北纬23°26′的北回归线左右,夏至日正午这里“日中无影”。这里也是九嶷山的正南,距九嶷山主峰只195公里。

前面已述,在北回归线上,夏至日太阳直射地面,正午出现“日中无影”即为“天地之中”,当然赤道才是“天地之中”的中心,唐虞时期生产力水平的局限性还不可能认识到这个层面。而苍梧、封开一带的地形地貌、气候与社会状况又不利于长期进行天象观测,当时南疆并没有全部平定,还有不愿归服而退居岛屿的三苗,他们常来侵扰,加上近临南海,台风经常发生,海潮频繁涨落,中原人初来南海边,对此感到畏惧。“日中无影”也随着季节的变化而变化,南方的神秘面纱并未从科学的一面去揭开,因此,帝舜只好用巫学即神学与科学掺和的观念来对待神秘的南方,于是便在就近就高的九嶷山三分石设天文观象台,并以具有巫学特征的香炉石、三分石作为祭天神之台,祭太阳神之台,把香炉石、三分石视为众天神上下于天的中梯即天梯。帝舜崩于九嶷山,葬于九嶷山,为天象观测和探索南方奥秘鞠躬尽瘁。若不是这样的话,那么舜葬九嶷香炉石也是不可理解的。帝舜的作为造就了九嶷为天神之山。

九嶷为帝舜南巡时得名,源于“天地之中”与“九五之尊”。关于九嶷“日中无影”为“天地之中”前面已述,这里重点谈一谈“九五之尊”的起源与九嶷的得名。上古先民外出活动首先就是辨别方向,最初人们是以太阳升降为参照物辨别东、南、西、北四方位,面向太阳升起的一方为东方,背面为西方,右边为南方,左边为北方,本人站立之地为中央方。粗略的五方定位即形成。精确的五方定位是观测日影确定二分二至日。上古先民观测日影通常在设立的方坛或圆坛的中央进行,观测的对象有巨石、大树、立柱等,观测点就在东南西北四方的中央。能掌握测天之术的人往往就是该部落的首领或首领指挥下的巫师,他(们)是该部落最杰出的智慧者,连同方丘圆丘及其观测物被视为主宰四方者、尊贵者。那么在抽象的五方图画中就以中央为尊贵,四方配数理分别为一、二、三、四,中央为五,以五为尊,被视为“地中”。作为一个国家就是以首都为中心为尊贵,以国王为中心为尊贵。古代配置五方帝,以黄帝为尊而居中;五方配五色,中央为黄,以中央的黄色为尊贵。古代皇帝的衣着、用具概用黄色。《说文》:“五,五行也,从二,阴阳在天地间交午。”

随着生产生活与社会活动的需要,方位划分越来越细,由原来的四方五位即五方位,发展到后来的八方九位即九方位。九宫八卦图就是源于九方位图。伏羲先天九宫八卦图以南方为乾为上为一,中央为九为尊。今天我们见到的传说为周文王的九宫八卦图,南方为上为九为尊,中央仍以五方位的中央数理五为尊。从以上方位图象来看,五方位图为方形即为大地之形,以中央方位配数为五;九方位图似圆形天穹之形,以中央方位配最大的阳数九。以数理九为中宫的先天九宫八卦,它体现了以中央为天尊为上九,以南为乾天为尊。我国的五方位九方位都是由观测太阳运行而得,以南为上为乾为天,其中含意就是南方是天神之地。我们再来看一看以五为中宫的九宫八卦图,它既体现了原始的五方大地的中五之尊,又体现了九天之尊。南方为火为九为天,就居住在黄河流域的中原人而言,南方是太阳运行时间最长的一个方位,太阳为火,又南方是“天地之中”,南方之数理故配九,南方和中央方均为尊贵方。

“中华一万年文明起源于永州,五千年文明盛于黄河流域”的学说观在从先天九宫八卦到后天九宫八卦的演变中得到认证。

通用的九宫八卦,以地五为中宫之尊,以天九为南方之尊,这就是“九五之尊”,“九五之尊”就是“天地之中”之尊与“国都”之尊,“天地之中”在“国都”之南,“天地之中”为天神巫学之尊,“国都之中”为国王统治之尊。君子帝王“面南而治”就是面对南方天神居所而治。

九嶷香炉石、三分石虽不位于用今天的数学物理天文知识计算出来的理论北回归线内,但能观测到“日中无影”的天象。其一,九嶷山近临今广西苍梧县、广东封开县夏至日太阳直射地面的北回归线北纬23°26′,在当时的水平精确度、垂直精确度和距尺精确度下,九嶷山夏至日是当时计量精确度允许下的“日中无影”。其二,今天我们所说的太阳回归区域是以地球为近似球形、并理论设定地球为光滑的弧形表面计算得出的理论数,也就是说太阳直射纬度线上的任何一个点与地球的切线除切点外与地球表面不相交。而自广东封开县北回归线以北,地势逐步抬高,到九嶷山香炉石、三分石一带海拔达到1959米,到都庞岭主峰海拔达到2009米,仅距北回归线水平距离195公里之处其相对海拔高差却达1600米左右,加上地球表面所凸出部分的都庞岭、九嶷山本身也有一个中心引力,这个引力对地球中心的引力起到一个缓冲作用,这就使位于理论北回归线以北的这种特殊地形地貌的都庞岭、九嶷山成为了事实上的太阳直射区。其三,已科学证实,由于受岁差运动、章动周期、极移和地球板块运动的影响,太阳直射地球的北回归线逐年向南移动。其四,今天地球自转与绕太阳公转的关系同四五千年前是有差别的,如太阳经过四五千年的大量热辐射,对其行星地球的引力减弱的趋势是肯定的,即四五千年前地球绕太阳公转的倾斜角比现在要大,这些差别就使九嶷山正处在太阳直射地球的当时的北回归线区域。九嶷山就是当时的“日中无影”的“天地之中”。

帝舜当年夏至日测得的九嶷“日中无影”是北向边界的“日中无影”,再往南直至南海边均可见“日中无影”,也就是说“日中无影”的“天地之中”范围很广,但在当时的生产力水平下是不可能越过海洋找到“日中无影”的中心位置——赤道。九嶷山香炉石、三分石一带的山峰是“日中无影”区的最高山脉,有利于天象观测,也是具有巫学特征的山脉。在上古的巫学思维中,“天地之中”是天与地的交通感应之地,是天神上下于天之处所,地天交通所依托的中梯或言天梯就是高山、巨石、大树等,而九嶷山香炉石、三分石正具备了这一特征。《淮南子·地形训》:“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景,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注》:‘都广,在南方。’”《山海经》中也有天神依建木上下于天之记。“天地之中”这一方位为九天尊位,配阳极之数九。中宫之九数原本就是指“日中无影”的“天地之中”。作为天文巫师的帝舜从测得的日影可知,九嶷是“天地之中”的北向范围而不是“天地之中”的中心(赤道),那么香炉石、三分石这一位置就是近似“天地之中”,故帝舜命名香炉石、三分石为“九嶷”。《增韵》释疑为:“疑,似也。”九嶷就是近似“天地之中”的意思。九嶷五岭体现的就是“九五之尊”,九嶷为天神之山,五岭为帝王之岭。

在2007年5月的湖南省舜文化研讨会中,作者畅述了以上观点以及帝舜观象台等观点。2008年的夏至日,作者应蓝山县委副书记蔡建军先生之邀正在蓝山县考察古文化时,一行七人见证了“九嶷日中无影”。

 

四、帝舜于九嶷三分石设观象台

 

前面已述,帝舜南巡江南九嶷是为了寻找“日中无影”的“天地之中”,并在“天地之中”设台观测天象。九嶷山主峰就是蓝山县、宁远县交界的香炉石、三分石。关于帝舜在九嶷山设观象台一事,春秋战国时期左丘明的《国语》有记载。在其《吴语·夫差伐齐》中是这样说的:“昔楚灵王不君,其臣谏以不入。乃筑台于章华之上,阙为石郭,陂汉,以象帝舜(台)。”《国语·楚语》中有“灵王为章华之台”。“乃筑台于章华之上”,即筑章华台。“阙为石郭”,即凿石建成石台和砌成石围。“陂汉”,即筑坝引汉水环绕望气灵台。“以象帝舜”,即仿效帝舜台那石台高耸、周郭石围、溪水环绕的景象。文中“以象帝舜”当然是指以象帝舜台,因前文已言“筑台”,所象者当然就是“台”。魏晋时期的韦昭在《国语注》中的该条言“舜葬九嶷,其山体水旋其丘,故壅汉水使旋石郭,以象之也。”韦昭对舜葬九嶷的山体水旋其丘的注释未错,对雍汉水使旋石郭的注释也没错。但给人一种误解,使人误认为石郭就是帝舜的墓葬棺椁,其实帝舜的墓葬就在帝舜生前的观象台附近,其观象台设在三分石顶,附近有祭天神的天然石台,这天然石台还是天神上下于天的“天梯”。石台和观象台周围又有天然的石围,胜似城墙。这种石围、石墙也称石郭。

帝舜设观象台于三分石期间,是居住在香炉石的,香炉石有较大区域的平坦山地,有供生产生活用的水源,适合居住。帝舜驾崩后也是安葬在香炉石。香炉石也有天然的石台石郭。这里的石郭并不是指棺椁,而是指石台四周的天然石围。作单句分析,韦昭的解释没有错误,但“台”、“墓”不辨还是有错的,因韦昭没有认识到帝舜建有观象台,也不可能有“台”、“墓”之分。这一点,韦昭以后的人,认识多是错误,把“象帝舜台”误认为是象帝舜墓,把石郭误认为是石棺石椁。岳麓书社1994年出版的《白话国语》,把这段话翻译成“于是在章华之上筑台,在旁边凿出一副大石棺,堵塞汉水绕石棺一周,仿效帝舜的墓葬”。这种理解与翻译显然是错误的。帝舜设台三分石,崩后葬香炉石,从西汉墓出土的《地形图》就是这么标示的。

我认为楚灵王的章华台同墓葬和石棺石椁类并无关系。从《国语》本篇和《国语》的《楚语·灵王为章华之台》篇中的内容,便可知楚国章华台为望气灵台,具有望气、军事、宴会、祭典、游乐等功用。《楚语》中有“先君庄王为匏居之台,高不过望国氛,大不过容宴豆,木不妨守备”。章华台与匏居台的功用类型差不多,只是章华台比匏居台规模大、规格高、功能强。“望国氛”之台,就是国家的望气灵台,即观望显示国家吉祥与凶灾的气色,也属于古时观天象的内容。“容宴豆”就是指能够举行国家级的宴会,包括祭典活动。“木不妨守备”就是指建造的木榭不影响军事守备和便于瞭望卫兵所在地为度。《楚语·灵王为章华之台》中有伍举对楚灵王赞叹“台美夫”时的谏言:“不闻其以土木之崇高,彤镂为美,而以金石匏竹之昌大,嚣庶为乐;不闻其以观大、视侈、淫色以为明,而以察清浊为聪。”从中可知楚国章华台的高大华丽,设施齐全,游乐功能之强。章华台倾楚国财力历时七年而建成。章华台被誉为春秋时期“天下第一台”,如此之章华台怎么能仿效一个坟墓来建呢?显然“以象帝舜”不是指“以象帝舜墓”,《国语》中明明就是说“以象帝舜台”,帝舜台就是指帝舜在九嶷山三分石设立的“天文观象台”。也就是说,在春秋时期,帝舜及其帝舜天文观象台影响极大。在楚国国王及其臣僚心目中,帝舜台是具有崇高地位而又神圣不可侵犯的,因而才会仿效帝舜观象台建楚国望气灵台。楚末屈原、宋玉留下的歌咏帝舜与九嶷天神的《楚辞》就是一个例证。随着楚国被秦国吞并,秦国统一天下后短时又覆灭,汉朝的兴起与更替,神圣的九嶷帝舜观象台在皇王与臣僚以及文人的脑海中被洗涤干净。秦始皇的五十万大军戍五岭,汉初的重军守九嶷,帝舜观象台周围的土著民族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沉重打击,有的被迫往西南方向迁移,西南部如云南一带的许多传说和神话实际上就是从九嶷带过去的,上千年来传承的九嶷地域文化受到战争的冲击而失传。汉代以后的文人不知道九嶷是天神之山,其上有帝舜台、天神台就不奇怪了,不知道九嶷是“天地之中”那就更不奇怪了。因此,后人对楚灵王所建章华台的曲解和对帝舜台的曲解也是可以原谅的,因为到汉代以后就仅仅剩下了“舜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是为零陵”之说。汉代的九嶷人对舜葬香炉石并于三分石设观象台一事还是一直传承的,因此才有西汉墓《地形图》帝舜葬地的标示和九柱、七杆的示意符号。

探索南方奥秘是中原帝王的心愿。舜帝在中原时,根据测量日影的情况就知道南方有“天地之中”。从文献记载的情况来看,黄帝及其之后的几位帝王均未到南岭南疆,当时南方还属三苗的势力范围,与中原时有冲突发生,虞舜时期已征服南蛮三苗,南方成为中国版图。《吕氏春秋·离俗览》:“三苗不服,禹请攻之。舜曰:‘以德可也。’行德三年,而三苗服。”《淮南子·氾论训》:“舜执干戚而服有苗。”舜帝在位时德治三苗,与三苗的感情加深,让位后探索三苗土居民族住地的南方奥秘,如探索“天地之中”的奥秘、南天星象的奥秘、磁石指南的奥秘、四季如春奥秘之时机已经成熟。寻找“天地之中”并到“天地之中”观测天文,探索南方奥秘,是统一全中国后的舜帝的迫切欲望,也是舜帝晚年南巡江南九嶷的目的。舜帝晚年南巡江南九嶷也可以说是远古中国的一次科学大考察。

尧舜都城—东安县舜皇山—零陵黄田铺三足乌巨石—都庞岭—九嶷山—广东封开县和广西苍梧县这一舜帝晚年南巡路线在同一经度上,决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舜帝探索“南正”这个“天地之中”的必然途经。

 

五、西汉《地形图》舜葬标识九嶷观象台标识

 

西汉墓《地形图》,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帝舜”标识山系的特殊画法,及其九根三节柱状符号、七根无节杆状符号的标示。尤慎先生在《马王堆地形图中的舜帝陵庙》一文中列举了过来一些专家学者关于九根三节柱状符号所表示的物象。第一种看法是表示九座山峰。我认为九柱示意九峰的可能性不大,图中的九嶷核心区就是标示九嶷之峰,怎么还会多此一举再示九峰呢?岂不乱套?第二种看法是舜庙前的九块石碑。我认为这更不可能,碑的数目是不确定的,九柱与碑毫无关系。第三种看法是舜帝陵庙的九根柱子。加上前几年在玉琯岩发掘的宋代舜庙五进房子的遗址,合示帝王陵庙的九五之尊。此外,还有九柱表示男性阳根的说法和九柱是百越少数民族的牂柯柱的说法。尤慎先生就九柱状符号的规整一致与主次排列,认为是表示舜帝陵庙面前的九根立柱,又根据柱状符号顶部有《驻军图》中山形线那种月牙形的黑体符号,认为这是立柱之所以用九根是取“九峰相似,行者疑焉”之说。我虽然不赞同这种说法,但我非常赞赏尤慎先生的“《地形图》中的九嶷山核心区南线起于香炉石、三分石、黄龙岭、畚箕窝一线”。“九柱状表示舜帝陵庙所在地,在今蓝山县三分石灵江原头处”的看法,这一看法比之前其他人所说的九柱符号表示的舜帝陵庙在今宁远县九嶷山乡政府所在地或说在玉琯岩处的看法,确实是一种截然不同的看法,第一次明确了起始山体,且对其南边起点山头的看法已接近《地形图》的原本所示。西汉墓《地形图》中九根三节柱状符号、七根无节杆状符号所示,我有一些新的看法。

一是九柱三节状符号并旁注“帝舜”二字所示之地是帝舜的葬地,位置在最南一排的东部山峦。对照实地这个山头就是香炉石主峰。九柱状符号就是标示在该山头上,其葬地或说舜陵必在该山头上。而他人所说的陵庙所在地就不一定是葬地,且均没有认定在最南一排的山峦上,而是认为在其山的南部。

二是七杆状符号所示之地是帝舜生前的观象台所在地,位置就在最南一排东起第二山峦(香炉石次峰)北对面的第一个山峦。对照实地这个山头就是三分石。三是以帝舜葬地、帝舜台为标志的九嶷山核心区山峦的图示信息比《地形图》中其他山峦的图示信息丰富,一些单个山峦使用了特有的等高线画法,能表示山峦大小、山形走势、走向、山峦之间高低。

四是以帝舜葬地为标志的九嶷山核心区山峦的测量描绘。该图经过了从山脚到山顶、由山顶到山脚、由较高山峦到较低山峦的测量与描绘。即以南起第二排的最高山峰(三分石)为观测原点,测量描绘始于九柱状符号所在山头(香炉石),图中南北向的主体山脉是由南向北、由高山峦依次向低山峦测量描绘,即俯视式。西部山脉是立于原点背东向西地测量描绘,其高山、低山是以山顶与山脚的高差来定的。该《地形图》的方向是南上北下,平看是北近南远,当然这是根据文字的方向来定的。除文字外,图形读识没有方向性。而以帝舜葬地为标志的九嶷山核心区山峦图形的读识却有严格的方向性,即以南起第二排的最高山峰(三分石)为观测原点,以最南部最高山(香炉石)为参照物,南近北远地或由高到低地读识,或说置身于九柱状符号东二柱落脚山峦(三分石)然后背南面北地读识,背东面西地读识。这是解读该图形的一个关键点。对观测原点三分石的描绘,是一种完全的等高线画法,与当今的三分石实地等高线图一模一样。香炉石的主峰和次峰是等高线画法与侧视画法相结合的放大性绘图。其他山峦除正投影确定山体大小外,有的是等高线画法,有的还结合了侧视画法。九根三节柱状符号和七根杆状符号是九嶷山核心区山峦测量描绘成功后才标示的。大家一致认同帝舜葬地山系的描绘比较周围图形的比例有所放大。我发现,帝舜葬地的香炉石又比主区内其他山峰的比例有所放大。这些独特之处,也说明制图者对帝舜葬地的高度关注和对帝舜的崇高敬仰。

五是九嶷山核心区山峦的四界。对照实地,《地形图》所示山峦,南以蓝山县的香炉石基部山脚南面一线的悬崖为界,北以宁远九嶷山乡的马颈坳村和枫木铺村的黑冲圆一线的山顶为界,东部以蓝山县界山紫良乡的悬崖为界,西部以宁远畚箕窝主峰及其相连的系列高峰为界。与其相临的香龙岭、双木脑山峰、八仙下棋主峰已不在九嶷核心区之列。今道县与宁远交界的癞子山脉,江华与宁远、蓝山的三县交界之地,宁远县九嶷山瑶族乡的玉琯岩和今舜帝陵一带等均不在帝舜葬地的九嶷山核心区范围。即以三分石为原点,其南面、西面、北面以看到的最高山峰为界(山峰在界内),只东面以悬崖为界。以帝舜葬地为标志的九嶷山核心区山系的范围并不大,没有他人言及的北到玉琯岩地区那么广大。其《地形图》所绘山头对照实地可以一一点出,图中的山形走向完全符合实地山形走向,核心区的四周可以实地精确圈定。最大边幅南北长约5公里、东西宽约7公里,圈内总面积约20平方公里。这是对局部特殊地形地貌的测绘,而不是指一个独立山体山系。可以说,不临其境,不解其意。具体见长沙马王堆西汉墓出土《地形图》中帝舜葬地与九嶷山核心区的实地考证图(万分之一地形图制作)。

六是九柱三节状符号、七杆状符号标示物的所在地。前面,我们已分析了九嶷山核心区山峦的测量与成图过程,掌握了这一点就不难找出两标示物的所在地。九柱三节状符号标示物的所在地就是南部东起第一个山头,因九柱中的东起一、二柱的基部落在这个山头顶,其余柱状符号均没有落定在山头上而是虚掩而过,九柱状符号是在这个山头上人文活动的放大性标示,这个山头就是香炉石主峰。同样的道理我们可以确定七杆状符号是南部东起第二个山头以北的第一个山头上的人文活动放大性标示,即七杆中南起第一杆基部落在这个山头,其他六杆没有落定在山头上而是虚掩而过,这个山头就是三分石。

七是关于九柱三节状符号、七杆状符号及“帝舜”二字的示意问题。我认为九柱状符号是帝舜葬地即帝舜陵之祭祀仪式中“燃香”的标示,“帝舜”二字示意该处为帝舜葬地。用“燃香”表示对帝舜的祭祀。每柱造型均一样且分为三节,基部一节较上二节细。第一节为涂黑体示意为木质;第二节较第一节大,为纵行线,示意外裹的香体;第三节为波纹线形,示意正燃烧着的香体且香体燃烧后残灰并未掉下,每根立柱看上去就是一支正在燃烧的大香,九柱就是九根正在燃烧的大香。重大活动或某一道场或一般寺庙庵观行香均用大香,这是自古以来的习俗。现在民间百姓行祭的用香称线香即细香,细香之称是相对惯用的粗香、大香、巨香而言的。九嶷是天神云集之地,帝舜是五帝之一也视同天神,天神与帝王为至尊,其祭祀用香按最高规格即每组9根,一般规格为每组3根。或说汉代行祭原本行香就是九根的习俗。七杆状符号应是帝舜观象台的测量标杆标尺示意,七杆状符号标示帝舜观象台。前面已述用七根标杆就可以完成“南正”的寻找和东西南北四方定位。寻找“天地之中”的标杆,在这里已被视同为“法器”。杆顶的弧形黑体符号表示为圆杆,与板材类加以区别。祭祀是一种怀念先贤先祖民族始祖的行为,祈祷天神保佑赐福的行为也是祭祀,祭祀所用有三大件,即祭品、香火、祭仪,而祭品可多可少,祭仪可详可略且随着时代不同而不同。这三大件中,唯有燃“香火”能准确标示祭祀作为,“香火”也属一种祭品,燃“香火”又是一种祭仪,燃“香火”本身集祭品、祭仪、香火三者于一体。平常所说的“香火旺盛”正点中了祭祀的核心。且用香有严格规定,现在而言一般祭祀用香一律为3根一组,9根一组也许就是帝王、天神的祭祀规格,或许是西汉时的祭祀规格。实际上图中的九香也可以看成是3根一组,共3组9根,中间一组的3根香明显高出。燃香火,是与祭祀对象的灵魂进行交流的一种信息即中介物。

秦汉时期,行香已成为祭祀行为中不可缺乏的仪式和主要祭祀器物。这一时期道教教团的形成,云香便成了神仙凌虚天际的重要代步工具之一。《上清大洞真经》的上香咒有:“玉华醩景,九炁含烟,香云密罗,俓冲九天,侍香金童,传言玉女,上闻帝前,令臣长生,世为仙真,随心所愿,莫不如言。”说明汉代道教的形成,香是与神仙,仙境为连结一体的意象概念,甚至具有与神灵相通,上达天庭的神圣宗教意义。用燃九香云烟来祭九天神仙。《后汉书·西域传》云:“汉明帝时,佛始入中国。……昆邪王,杀休屠王,以其众来降,得其金人之神,武帝置之甘泉宫。祭不用牛羊,惟烧香礼拜。帝使依其国俗祀之。”可见至汉武帝时已有“烧香礼拜”之称。《香乘》卷八中引用《汉武外传》:“武帝尝修除宫掖,燔百和之香,张云锦之惟,燃九光之灯,列玉门之枣,酌蒲萄之酒,以候王母降。”其仪式是“燔百和之香,燃九光之灯”来祭候王母神仙的降临。说明秦始皇、汉武帝追寻神仙传说与长生不老之术以及祭祀与道教上香,其仪式均离不开燃九香或附明九灯。说明西汉墓《地形图》用燃九香来标示对帝舜的祭祀是顺理成章的事。自汉代以来,燃香行祭习俗一直未变,而伴随燃香的明九灯行祭今天已改为伴随燃香的明对烛行祭。燃香是告知神灵我在行祭并转达祈祷的内容,明烛是照亮神灵前来受祭的路途。

帝舜崩后葬香炉石,香炉石就成为了后人行香祭舜的中心。香炉石也是帝舜南巡的活动中心,因而又是帝舜及其后人行香祭天神的“道场”。香炉石得名于祭祀行香,故帝舜葬地用“行香”标示。

1973年西汉墓《地形图》出土以来的三十多年时间,帝舜葬地与九嶷核心区的深入实地比对图形研究一直处于空白状态,或说谜入误区,直至今日才被首次精确圈定,亦即实地考证确认。可以说,这是长沙马王堆西汉墓考古及其《地形图》研究的一个新发现,也是舜文化研究的一个重大发现。

六、陟方乃死与古籍所记舜葬九嶷

 

(一)“陟方乃死”意为巡行南正之九嶷观象方台而死

前面已述,指南、司南即为“司方”。方,就是指基准方——南方。可见,《尚书·尧典》中的舜“陟方乃死”之意就是指帝舜巡行边远南方而死。这个“陟方乃死”的“方”字:一是指南方,二是指边远南方,三是指“天地之中”的边远南方或曰“南正”。帝舜崩葬的九嶷山,地处虞舜都城的同一纬度上,是虞舜都城的正南方。陟,《说文解字》言为登升之意,由峊、由步会意。罗振玉根据甲骨文、金文中陟的写法,认为“峊,示山陵形;步,象二足由上而下”。《尔雅·释山》中对陟的解释是“山三重累者名陟”。而九嶷山的香炉石、三分石正是山的三重累者。即从“蟠基苍梧之野”的江华县或广东广西的九嶷山脚到海拔为720米左右的蓝山县紫良乡政府所在地为山的一重累;从蓝山县紫良乡政府所在地登上海拔为1400米左右的香炉石、三分石诸峰底部即为山的二重累;再登上海拔为1800米左右的香炉石、三分石顶峰即为山的三重累。三重累的山,全国并不多见。三重累的山,与山外有山的三重山是截然不同的。舜帝“陟方乃死”之意就是指舜帝在九嶷登上南正三分石这个观象方台时逝世的。在中国的三皇五帝或说历代帝王中,巡狩而崩者有数位,而“陟方乃死”这一特定语只有舜帝能用。如大禹、秦始皇巡行而死却断然不能用“陟方乃死”。以上山的第三重累就是九嶷,为宁远、蓝山交界之山,即香炉石、三分石一带诸峰;以上山的第二重累就是九嶷山,在宁远、蓝山、江华、道县四县交界之地;以上山的第一重累就是广至湖南、广东、广西的三省交界之地,为九嶷山的概称,即广义的九嶷山,也就是唐代元结所言九嶷山。这也是九嶷与九嶷山的区别。

(二)先秦典籍记载

《山海经》为中国最古老的一部地理志,书中多处记载舜帝葬地事。《山海经·海内南经第十》:苍梧山,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山海经·大荒南经第十五》:赤水之东,有苍梧之野,舜与叔均之所葬。《山海经·海内经第十八》:南方苍梧之丘,苍梧之渊,其中有九嶷山,舜之所葬,在长沙零陵界中。《山海经·海内东经第十三》:湘水出舜葬东南陬,西环之,入洞庭下。

《尚书》为中国古代的第一部史书,属世界著名的典籍之一。《尚书·尧典》(《舜典》)载:“舜生三十征庸,三十在位,五十载陟方乃死。”

《孔子家语》记载舜帝“三十在位,嗣帝五十载,陟方岳,死于苍梧之野而葬焉”。

《竹书纪年》对舜帝的葬地记载,说是舜帝在“命夏后总师,遂陟方岳”,又曰“有苍梧之山,帝崩,遂葬之”。

《国语》是中国第一部国别史,说“舜勤民事而野死”。

《礼记·檀弓》记述“舜葬于苍梧之野,盖三妃未之从也”。三妃者,除娥皇、女英外,另有登比氏。

《左传》:舜葬苍梧,象为之耕。

《大戴礼记·五帝德》记有孔子论述舜帝的话:“道死,葬于苍梧之野。”

《墨子·节葬下》对舜帝之葬则曰:“舜西教乎七戎,道死,葬南已之市。衣食三领,彀木之棺,葛从缄之。已葬,而市人乘之。”《孟子·离娄下》:“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却没有说葬地。大概在孟子看来,死葬为一,即葬鸣条。

(三)秦汉时期典籍记载

《吕氏春秋·安死》记载:“舜葬于纪市,不变其肆。”高诱注:“传曰‘舜葬苍梧九嶷之山’,此云‘于纪市’,九嶷山下亦有纪邑。”按“于纪市”,这里的“于”系介词,在也。“葬于纪市”即“葬在纪市”。

长沙马王堆西汉古墓出土帛书地图,在九嶷山香炉石旁标有“帝舜”二字,为舜陵所在地。

《淮南子·修务训》:(舜)南征三苗,道死苍梧。

汉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舜)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是为零陵。

汉司马迁《史记·秦始皇本纪》:(秦)三十七年(前210)十月癸丑,始皇出游。……十一月,行至云梦,望祭虞舜于九嶷山。

许慎《说文》:九嶷山,舜所葬,在零陵营道。

《帝王世纪》:有苗氏叛,舜南征,崩于鸣条,年百岁,殡以瓦棺,葬苍梧九嶷山之阳,是为零陵。下有群象为之耕。

刘向《列女传》:舜陟方,死于苍梧。……二妃死于江湘之间。

王充《论衡》:儒书言:舜葬于苍梧,禹葬于会稽者,巡狩年老,道死边土。圣人以天下为家,不别远近,不殊内外,故遂此葬。

东汉文史家蔡邕曾多次到过九嶷山,身临其境,考察其实,体验其情,慷慨激昂地写下了著名的《九嶷山铭》:“岩岩九嶷,峻极于天。……逮于虞舜,圣德光明。……受终文祖,璇玑是承。太阶以平,人以有终。遂葬九嶷,解体而升。登此崔嵬,托灵神仙。”

《汉书·武帝纪》:汉武帝南巡狩于盛唐“望祀虞舜于九嶷山”。

此外,还有“禹南巡至衡山,筑紫金台望九嶷山而祭舜”的记载。

(四)秦汉之后典籍记载

晋皇甫谧《帝王世纪》:舜“南征崩于鸣条,殡以瓦棺,葬于苍梧九嶷山之阳,是为零陵,谓之纪市。”

南朝梁任《述异记》:“湘水去岸三十里有相思宫,望帝台,昔舜南巡狩而没,葬于苍梧之野。”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湘水》:“营水出营阳泠道县南山,西流径九嶷山下,蟠基苍梧之下,峰秀数郡之间,罗岩九举,各导一溪。岫壑负阻,异岭同势,游者疑焉。故曰九嶷山。大舜窆其阳,商均葬其阴。”

《方舆胜览》:“九嶷山亦名苍梧山,其山有朱明、石城、石楼、娥皇、舜源、女英、箫韶、桂林、杞林九峰。又有舜峰,不列九峰之内,因为舜所葬处,被道教列为第二十三洞天。”

唐代元结《舜庙状》:仅按地图,舜陵在九嶷山中,舜庙在大阳之溪。

明万历《九嶷山志》:“三峰并峙如玉笋,如珊瑚。其上有仙桃石、步履石、马蹄石。尤以香炉石最精美,有足有耳,形质天然。峰上有冢,以铜为碑,字迹泯灭不可认,疑为舜冢。”

《大清一统志》:“禹南巡,至衡山,筑紫金台,登台望九嶷,以祭舜。”   《衡湘稽古》:“三峰(分)石深处有冢,有铜碑额,字不可识,传为舜冢。”

《蓝山县志》(1933年雷飞鹏等纂修)卷一第20页“重华勤野,缥缈苍梧,旧传舜乡,化亦遐矣”。卷五第289页有“三峰石”照片一帧,并记“三峰石即舜墓,去舜祠四十里”。卷五第293页有“石榴峰皇英(娥皇女英)故祠”图片一帧,第294页有“石榴峰皇英故祠梳妆台”图片一帧,谓祠之前右叠石如峰,案右端石持起如镜。卷五第327页载“三峰石去舜祠四十里,高不可仞,瀑布飞空,晴天雨濛,其下有冢,以铜为镜,传为舜陵,然碑字不可识也”。卷五第328页载皇英祠有二,一在石榴峰,一在百叠岭,又记“二妃随驾幸荒山,龙驭天外望不还,滴尽九嶷山下泪,千年湘竹尚含斑”。

(五)当代伟人毛泽东认定舜葬九嶷山

毛泽东主席《七律·答友人》诗:“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诗文无疑是认定舜葬九嶷山。

中国林科院一级研究员、农林生物学家、教育家乐天宇先生认定舜葬九嶷山三分石。乐天宇(19011984),原名天愚,湖南宁远县人。早年投身中国人民革命事业。1981年自费创办九嶷山学院,开全国民办大学之先河。1962年、1980年两度回家乡湖南,在宁远县九嶷山林场、蓝山县荆竹林场考察斑竹及森林资源,并先后两次从蓝山县紫良乡深入九嶷香炉石、三分石腹地考察。1961年,乐天宇先生转送给毛泽东主席一枝故乡斑竹并作《九嶷山·呈毛公》七言律诗:“三分石耸楚天极,大气磅礴驱舞龙。南接三千罗浮秀,北压七二衡山雄。西播都庞越城雨,东嘘大庾骑田虹。我来瞻仰钦舜德,五风十雨惠无穷。为求山河添锦绣,访松问柏谒石枞。瑶汉同胞殷古谊,长林共护紫霞红。于兹风雨更调顺,大好景光盛世同。”从而引发毛泽东主席《七律·答友人》这首脍炙人口的著名诗篇问世。

原国家主席江泽民于2004年题辞“九嶷山舜帝陵”。

以上可见,有关舜帝的葬地,大家基本上达成共识,认定在九嶷山,即苍梧山。因此舜葬九嶷,成为历史铁案。具体来说,舜帝于九嶷三分石设观象台,崩后葬于九嶷香炉石。

(《舜帝与九嶷山》,湖南人民出版社,201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