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信息搜索
三大远古文化奇迹辉映虞舜时代东夷文明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加入时间:2013/7/4 15:21:00  admin  点击:989

 

三大远古文化奇迹辉映虞舜时代东夷文明

 

刘凤君

 

近些年在山东中部地区——潍坊至济南一带发现的昌乐骨刻文,在昌乐发现的崇山石祖林和首阳山岩书这三大远古人类文化奇迹,已震惊世界。前两者是龙山文化时期的遗物,岩书则是龙山文化至岳石文化时期的创举。这个时期也正是传说时代的盛期。蚩尤和虞舜等伟大先贤都应该生存和活动于这个时期。他们是东夷文化盛期的英雄。遗存至今的三大远古文化奇迹,也从另一个角度,铭刻了先贤们的丰功伟绩。

 

昌乐骨刻文是中国早期的一种文字

 

20世纪80年代以来,山东省胶济线西段的邹平、桓台、淄博、青州、寿光和昌乐等地的古文化遗址经常出土刻画文字的骨头、滑石器、陶器和陶片等。这一地区山东龙山文化遗址分布得非常密集,这些刻画文字的遗物多出自这些文化遗址中。大多数是当地群众在深翻土地或挖深沟时发现的,多已被毁掉。考古工作者在田野考古发掘和调查时也有所发现。但这些发现都没有引起学术界的足够重视。自20世纪末开始,有些文物爱好者开始从当地群众手里搜集这些资料。

2005年春天济南景鸿堂请我看一片刻字的骨头,我当时鉴定为史前的遗物,是早期文字。20077月我见到昌乐县收藏的一批刻字骨头,首先在学术界肯定这是龙山文化时期的遗物,和安阳占卜的甲骨文不一样,是中国早期的记事图画象形文字,距今40004500年,比安阳甲骨文早1000多年。定名“昌乐骨刻文”。我进一步指出:  “昌乐骨刻文”的命名和考古学中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的命名一样,都是以小括大、以点带面,每个命名都代表某一时期某一地区的一种文化现象。  “昌乐骨刻文”就是指今天山东中部地区的潍坊至济南一带龙山文化时期产生和使用的一种文字。时值东夷文化盛期,是中国进入文明的主要标志之一,也是商代甲骨文的主要源头之一。

当时我之所以肯定这些骨头上刻的是一种字。其主要根据有四点:  (1)这批刻画的字符很多,应该是一种文字记事现象。  (2)这些刻画多数像人物、动物和植物的图象形符号,“书画同源”在这里得到了很好解释;  (3)这些刻画符号的布局和结构有规律可循,有些偏旁多次出现,说明它们已在一定的地区内被普遍认可和广泛重复使用;  (4)近几年在昌乐县周围的邹平、桓台、寿光、临淄等地,以及江苏高邮龙虬庄和西安花楼子等地都已发现过龙山文化和岳石文化时期的文字,遗感的是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这批骨刻文的大体年代是清楚的。推断其年代的根据主要有以下七个根据:第一,根据同出典型器的年代和刻字骨头的石化程度;第二,考虑到这批字的造型特点介于大汶口文化刻画符号与商代安阳甲骨文之间;第三,许多凤鸟纹与已发现的山东龙山文化玉凤鸟形佩很近似,有一些近似微刻文字,和同时期良渚文化玉器微线雕有异曲同工之妙;第四,这批骨刻文的刻画技法和字的造型特点均和西安花楼子龙山文化遗址出土骨头上的刻字类同;第五,也考虑到有刻字的象骨,大象在这地区生存时间较长,直到商代初期才逐渐南移;第六,这批刻字是用石质工具硬刻画的,与安阳甲骨文用金属刀刻得俨然有别;第七,这批骨刻文主要出土在龙山文化遗址中,如昌乐袁家庄遗址就是一处龙山文化时期的城址。从遗址暴露的地层剖面分析,骨刻文皆出土于龙山文化地层及其以上土层。经过这样综合分析,我认为这批刻字是山东龙山文化时期的遗物,距今约40004500年,属东夷文字,是中国早期的图画象形文字。它和安阳殷墟占卜甲骨文不同,没有占卜痕迹,是一批记事文字。这批文字的发现也是世界文字史研究中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它和古埃及的象形文字具有同样的重要意义。

昌乐骨刻文多数是一种线描减笔画,另一部分则是指事会意形象符号。早期的字,也可以视为画,  “书画本来同”是中国字的早期表现形式,仅用中国字成熟后的“六书”理论是不能完全解释和理解它们,它比较系统地反映了中国史前美术的审美特征。所以,物象的审美再创作性、指事的组合象征性、龙凤文化与凤字多样性,应是昌乐骨刻文的三个基本造字规律。我们只有认识这些规律,才能很好解读它。

 

崇山石祖林是人类远古文化奇迹

 

2008722日,我在昌乐县编著《昌乐骨刻文》。下午在县政协王泳亮副主席等人的陪同下,去看了一个民间叫石吊山的地方。山很矮,仅有20米左右。爬上一个个的阶梯,特殊的山体和周边环境,我认为这是古代的一处祭祀遗址。

山顶凹凸不平,往前一看,在数百平方米的范围内,地上满目尽是较大石块和残缺不全的根根石柱根基。还好,在离我约30米的南边,还有一根高大的石柱挺拔在哪里。太像了,简直无与伦比!男性生殖器精神勃起的形象表现得惟妙惟肖。我当时就肯定:“这是远古人类文化奇迹,这是石祖林!”

这座小山叫崇山,南北长约400米,东西约200米。南部现存一些砖和瓦等建筑残迹,据了解,过去这里有很多庙宇建筑,每年都有盛大的庙会。北部亦可分南北两小部分。北小部分就是安置石祖的地方,南北约100米,东西约80米。

现存石祖主要分布在北小区的西半部。残存的石祖虽多已残毁,但根部多数还埋在原处。原埋有10多根石祖,都系坚硬的黑色火成岩雕成。较完整的一根石祖,安置在此小区的最南端,地面以上高约350厘米,呈圆柱状,直径约100厘米。另外残存的石祖亦呈圆柱状或近似圆柱状,直径有的大到130厘米,小的仅有50厘米左右。根据比较完好的一件石祖分析,直径130厘米的石祖,完整时可能高出地面近500厘米以上。

此小区东边横放着一石祖的根基部,残高约100厘米,显得弥足珍贵。古人凿好安置地面的底部保存较好,残存的输精管和睾丸逼真生动。另一端断面有三道深50厘米的炮眼,内放膨胀水泥后这根石祖被胀破了。

此小区以南的南小区,是一处天然巧成的巨石区,距北小区南边保存较好的石祖40多米。巨大的黑色火成岩竖石紧紧贴附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小山包。该山包已被开采一半多,目前还残存未完成的石祖雕件,证明北小区安置的石祖应是在南小区开采石料并加工的。

这些石祖的雕刻技术非常特殊,没有任何的一点金属工具刀刻斧凿痕迹。仔细分析这些石祖的造型和制作工艺,雕刻技术非常古典高远,它们是远古时期“它山之石,可以攻玉”雕刻工艺的代表作。其制作大体可分四个步骤:  

第一个步骤是选料。选料在这里可能是件比较简单的事,因为都是就地取材。南面小山包里就可很容易开采到竖长方形的大石头,放在合适的地方就可以进行加工石祖。现存未加工好的石祖可资为证。

第二个步骤是开荒。其基本方法是硬石撞打和以软击硬法。所谓的硬石撞打法,就是用比较坚硬的有一定锋利程度石块,找好突破点,撞打掉多余的部分,显出石祖的大体形状。所谓的以软击硬法,就是选用韧性较强的硬木块作为中介工具,用石块打击木块的顶端,木块就起到了凿子的用途,另一头利用一定的角度撞击掉多余的石料,逐渐雕凿出石祖的雏形。

第三个步骤是细加工成型。仔细观察石祖,制作时的细加工法比较原始,主要采用宽长皮条加沙掺水摩擦而成。现存石祖的表面自上而下都存有一道道微微看得清楚的螺旋纹状加工痕迹,宽度约在10厘米至20厘米之间。这种细加工法虽然很原始,但一段一段大面积磨擦而形成的凹凸现象,使石祖更显得筋肉突起,生动逼真。

第四个步骤是细部特殊加工。大家在观察分析石祖的时候,都为现存较好的一根石祖自上而下突起的输精管和输精管中间自上而下的裂缝线而叹绝。在其他残石祖上亦发现有这条突起的输精管和输精管中间的裂缝线。自上而下突起的输精管是在开荒时加工成的,因为没有细加工,比较粗糙。开荒之后,把横放在地上的石祖,放置成输精管一面朝上,在输精管的上、中、下各部位,分别凿上下竖长的小深槽,然后塞进较坚硬的干木块,再慢慢放进水去,使其逐渐膨胀,形成上下相连的裂纹。我们细分析输精管裂缝,都不裂透,仅深510厘米。证明它不是自然裂缝,而是人工巧妙凿槽膨胀而成。

这些石祖应是龙山文化晚期的遗物,是东夷文化进入父系氏族社会盛期的作品,也是巨石文化崇拜时期留下的奇迹,距今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和昌乐骨刻文的年代大体接近。我推断这些石祖年代的依据主要有以下五点:

其一,这些石祖被破坏和风化得较严重。根据一般经验推测,这样坚硬的石头被风化成这种程度,需要数千年的时间。

其二,这些石祖的制作工艺非常原始。是远古“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制作工艺的具体解释和说明。不见任何的金属雕刻痕迹,说明它们都是青铜工具发明之前的作品。

其三,这是一些特殊的男性生殖器大型雕刻艺术,只有在一定特殊的社会历史条件下才可能产生。龙山文化时期正值父系氏族社会发展的盛期,对人类增长的渴求促进了对男性生殖器的狂热崇拜,在这种社会背景下雕刻大型的男性生殖器艺术,应在情理之中。进入封建社会以后,对性的掩饰遮盖住了性文化艺术的发展,仅在一些隐蔽而不公开的场所见到一些登不了大雅之堂的小型男性生殖器雕塑艺术。

其四,我们初步推断这些石祖是4000年前龙山文化时期的遗物,这个时期正值世界范围内的巨石文化崇拜时期,欧洲的巨石阵、古埃及太平洋复活节岛的石人等都是这时期的代表作。中国境内胶东半岛和辽东半岛等地的大型石屋,新郑具茨山大型石棚等,也是这个时期左右的遗物。只有在这种特定的文化氛围之下,才能激发这种宏大的审美情怀,创作惊人的在今天看来不可理解的大型石雕艺术。   

其五,雕刻安置这些石祖,可能延续了上百年或更长的时间。根据考古发现的资料证实,这一地区的龙山文化遗址非常密集,当时不但人口众多,经济繁荣,而且文化非常发达,昌乐骨刻文就产生和发展在这个时期。因此,龙山文化时期优越的社会条件为石祖的雕刻和安置奠定了坚实的社会基础。

 

首阳山岩书是中国早期文字的鸿篇巨著

 

昌乐骨刻文与崇山石祖林的发现鉴定和宣传,带动了全县人民热爱古文化的热情。200812月昌乐县宣传部文史爱好者向县政协提供了首阳山发现疑似古文字的信息。县政协领导高度重视,立即组织有关人员进行现场考察,初步认为这是人工刻画的,起名为“首阳山岩书”。并立即邀我前去鉴定研究。

20081220日,我在县政协领导的陪同下,对首阳山岩书进行了第一次考察鉴定。这处岩书位于昌乐县城东10华里的首阳山南麓水库边,字刻画在较为平整的石面上,现暴露面积约20平方米,周围的字可能还被土埋在地下。随后,我又多次前往首阳山观察岩书,特别是最近在428日的一次考察,在一片新暴露石面上,经过冲洗后发现了保存清晰完好的一组图像文字,使我对首阳山岩书有了更确切地认识。

这处岩书是古东夷先民在这里祭祀时刻画记录下来的一些文字和符号。整个岩书分前后两个时期刻画完成。第一期阴刻线条多数较细,刻画较浅,主要以图画的形式反映当时发生的一些事件。多数是动物和人物的形象,为图画象形文字,与昌乐骨刻文相似之处较多,可能和骨刻文一样,都是山东龙山文化时期的文字;第二期的文字符号阴线刻较粗深,有的刻画在一期图画文字上面,字的造型较简单,笔画较少,多为符号象形文字,其风格特点和桓台史家遗址岳石文化祭祀坑出土骨头上的刻字相通之处颇多。第二期有一个特殊的字符,刻画得很像石祖的形象,很可能是模仿崇山石祖林的刻画。如果这一推断不误,首阳山岩书创作年代应晚于距今4000年的石祖林。综合起来推断,第二期岩书的创作年代可能在岳石文化早中期。这处岩书是继“昌乐骨刻文”和“崇山石祖林”发现之后的又一重大发现,  是中国早期文字的鸿篇巨著。首阳山岩书不但和昌乐骨刻文互相印证,而且对研究中国早期文字的发展演变都是极为重要的实物资料。

 

三大远古文化奇迹辉映东夷盛期文明

 

我理解中的东夷文化,其范围,是指远古时期以今天的山东地区为中心,南至今天的苏北,西括今天的豫西,北可沿渤海湾达辽东半岛,东边范围较宽广,广义上可包括朝鲜半岛等地。其时间应从8000年前的后李文化开始,因为这时已开始形成本地区的文化特征,下限可考虑划为西周初年姜氏封齐。

东夷文化发展到山东龙山文化时期,进入了盛期。经过近几十年的考古工作,发现这时期的文化已经非常发达,特别是今天山东省中部地区的潍坊至济南一带,其文化在全国处在领先水平。这一地区龙山文化遗址密集,现发现的龙山文化城址非常多,被考古学家誉为龙山文化遗址群。当时的人口密集,从已发现的众多龙山文化墓群可以得到资证。大汶口文化时期发展起来的贫富分化,到这时已更加悬殊,而且阶级区分和对立也已十分明显。高度发展的文化,带动和引导了工艺水平的突飞猛进。蛋壳陶的产生和发展,使中国制陶业发展到顶峰,至今还未有所及者。龙山文化时期的琢玉技术,从目前发现的资料分析,其水平可与良渚文化玉器媲美。

三大远古文化奇迹的发现,辉映了高度发达的东夷文化盛期文明,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骄傲,也是世界重要文化遗产。崇山石祖林恢宏的气度,展现了东夷文化的璀璨和博大;精湛的雕刻艺术技巧,在当时的各文化区域中无与伦比。昌乐骨刻文和首阳山岩书的发现,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东夷文化盛期的山东龙山文化将成为有文字记载的历史。

(张福秀、许传平编:《诸城大舜研究》,人民出版社,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