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信息搜索
舜与龙山文化黑陶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加入时间:2013/7/4 15:21:00  admin  点击:1483

舜与龙山文化黑陶

 

马新义

 

龙山文化是以黑陶为标志的一个社会发展阶段,据考证,精美绝伦的黑陶与舜“陶河滨”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黑陶蛋壳杯何以被考古界誉为“四千年地球文明最精致的代表”,又何以被专家们称之为“舜陶”呢?本文综合古籍传说和地下发掘资料及各方面的研究成果分述如下。

 

龙山文化黑陶的发现与命名

 

192844日,是一个中国考古史上里程碑一般的日子。这一天,国立中央研究院的考古学家吴金鼎先生来到山东章丘县龙山镇,在平陵城的古文化遗址上发现了数片漆黑、光亮、有的甚至薄如蛋壳的陶片。经考证这些陶片竟是4000多年前的先民创造的历史文化遗存,这一发现立即轰动了世界,揭开了考古史上划时代的一幕。

在此之前,考古发现中只有工艺粗糙的红陶、灰陶和彩绘陶器,其工艺水平远不能与黑陶相比。黑陶工艺精美,造型典雅、生动,它的特点是黑如漆、亮如镜、声如磬、硬如瓷,而且还能达到像蛋壳一样薄,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龙山文化黑陶,这一在4000多年前曾经光芒四射的远古工艺使现代人为之惊叹不已,被世界各国誉为“四千年地球文明最精致的代表”。我们的祖先是如何创造了这等令现代文明无法企及的业绩?更令人迷惑不解的是,这种高超的制陶工艺为何竟神秘地失踪长达四千多年之久呢?这是史学界的不解之谜,是考古界和人类文明史上的千古之谜!

黑陶的独特工艺及其神秘的历史决定了它作为民族瑰宝的地位,也正因为黑陶的发现,考古学上又增添了一个令国人自豪的断代专业术语——“龙山文化”。

舜的时代是龙山文化的鼎盛时代

 

据史料记载和考古专家们的考证认为:龙山文化黑陶的发展与生于山东诸城的古代帝王虞舜“陶河滨”有关。虞舜,姓姚,名重华,生卒于原始社会末期,奴隶社会已进入黎明期的时代。今北京故宫中有重华宫即是为纪念虞舜所建。据《孟子·离娄下》载:  “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人也。” 《史记·五帝本纪》又载:  “舜耕历山,历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雷泽之人皆让居,陶河滨,河滨器皆不苦窳。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诸冯位于诸城境内潍河西岸,原有古迹舜庙,毁于“文革”后期。现已重建并对外开放。村北的丘岭名历山,相传舜耕于此。村东靠潍河边传为舜制陶的地方。

龙山文化黑陶由考古学家最早发现于龙山并因此而得名,但这并不意味着在此之前别的地方就没有出土过黑陶,只不过一般人即使见到由于缺乏专业知识而熟视无睹,不认识其文物价值而已。建国后随着考古工作的发展与普及,在虞舜的故乡诸冯周围曾先后发现了40余处龙山文化遗址,这些遗址是东夷部落首领少昊氏的后代居住的地方,1976年至1978年,山东省与潍坊地区的考古工作者曾对诸城皇华镇的呈子遗址先后进行了两次考古发掘,其中发现的龙山文化墓葬就多达88座。这些墓葬分为北、东、西三区,东区穷人的墓葬最多,这些墓小,无随葬品,西区为平民葬区,而北区墓宽大并有随葬品,随葬品多而精,主要是黑陶,最贵重的就是高柄蛋壳陶杯。在呈子遗址发现的珍贵高柄蛋壳陶杯就多达20余件。从这些墓葬可以看出悬殊很大的贫富差别,证明了黑陶象征着尊贵和富有,而高柄蛋壳陶杯则更是一种权力的象征。

1988年在离诸冯西北二十里的老梧村村前,发现了原始部落遗址,其中挖掘到的住宅遗址,深半米,圆如草垛底,其中有灰层十余公分,灰层中有精美的黑陶蛋壳杯和石镞,可证黑陶的时代是新石器时代。在呈子遗址的龙山文化层中还意外地发现了一片残铜片,这证明了龙山文化是在新石器时代的末期,人们已经掌握了冶炼铜的技术,并且还能制作成器物,社会发展已将步入新的时代——青铜时代。诸城的考古发现佐证了龙山文化是新石器时代晚期的文化遗存,虞舜正是生活在这个时代。大量的出土文物和史料记载证明,舜的时代是龙山文化的鼎盛时代。

 

中国古陶瑰宝——高柄蛋壳杯

 

在龙山文化黑陶中最神奇的要数高柄蛋壳杯了,因为它通体黑光发亮,质地细腻,胎壁薄如蛋壳,造型美观,制作精湛。高度超过25厘米的高柄杯一般重量不超过2两,壁厚05毫米左右。只要玩过泥的人都知道,这么薄的泥胎要成型、打光是不可思议的事。但是,出土的实物证明,4000多年前的先民的确做到了。其工艺之绝妙,令人叹为观止。它不仅体现出了4000多年前制陶专家们高超的技艺,也体现出了先民们强烈的审美意识,它说明了龙山文化时期的制陶技术比大汶口文化时期有了很大的发展。而且,这么薄的陶器,根本就不是使用的器具,这说明了人们制作黑陶蛋壳杯不是为了使用,而是有了美的追求,开始创作供人们欣赏的艺术品,同时也是追求一种人类陶艺的极限。从实用器皿到美的享受、精神的追求,这是人类智慧、人类文明的飞跃性发展。当时的蛋壳陶的制作工艺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程度,直到四千多年后的今天,仿造起来仍然是一个难度很大的工艺技术课题。在全人类的发展史中,陶器是与人们的生活最亲和、最受重视的工艺。可是,无论是时间晚于中国龙山文化数百年的古希腊文明还是晚一千多年的古罗马文明,都不曾创造出像中国的黑陶蛋壳杯一样精美的陶器,找不到如此精美的陶制艺术品。也正因为如此,黑陶蛋壳杯才令世界叹服,被世界各国誉为“四千年地球文明最精致的代表”。

 

舜“陶河滨”最早应是在故乡的潍河之滨

 

舜“陶河滨”是哪条河之滨呢?让我们回顾一下龙山文化的发展趋势:继章丘龙山文化发现之后,除胶东半岛外,山东西部、江苏、安徽、河南、河北也陆续发现了龙山文化,可见龙山文化的广泛影响。而山东东部(即莱夷古文化),就黑陶而言对中原及周围同时代文化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龙山文化的制陶技术自东而西直至中原的发展态势是很明显的。如章丘城子崖、河南后岗的龙山文化都承袭了许多山东东部沿海地区龙山文化的因素。制作难度最大的黑陶高柄蛋壳杯除了沿海一带先民能制作外,其他地方则没有发现过。而在舜的故乡诸城龙山文化的遗址发掘出土的黑陶蛋壳杯数量之多,分布之广在全国也是罕见的。遗址多达40余处。皇华镇呈子、枳沟镇前寨、九台、凉台、都吉台、老梧村等龙山文化遗址中均有精美的黑陶出土。

舜制陶出名是在从政之前,因为他在河滨做陶做得好,才“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舜是一位制陶专家这是无疑的,他在制陶方面肯定有独特的创造,并对黑陶的发展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否则也就不会在他制陶的河滨出现一年成村落、二年成集镇、三年成都市的奇迹。这说明当时人们都慕名前往舜制陶的地方来学习先进的制陶技术,因而形成了相当规模的制陶行业,促进了发达的陶器贸易。

舜在制陶方面的创造应当是与发明快轮生产有关,这种技艺大大提高了制陶效率和工艺质量,实现了制陶发展史上的一次飞跃。在烧窑的技术方面,发明了烧窑晚期闷窑,用烟熏法进行高渗碳处理,使所生产的陶器质地坚硬,乌黑光亮,否则就不可能生产出黑陶来。另一个创造就是发明了模具,使陶坯在模具中达到薄度的极限而不变形。

黑陶被发现后,一些有识之士开始探索这种失传四千多年的黑陶制作工艺之谜,一些制陶专家、硅酸盐研究人员都曾苦苦探索过却一无所获。直至20世纪80年代,诸城市博物馆的同志在桃林乡杨家庄子龙山文化遗址的考古中,意外采集到了一件造型奇特的陶器,经分析鉴定,认为这是一件专门烧制蛋壳陶杯的陶体匣钵,山东省博物馆的专家用这件匣钵反复试制竟获成功,蛋壳陶杯的制作之谜始被揭开。

正因为舜对黑陶的创造和喜爱,所以舜特别喜欢黑色,以致他的喜好也影响到禹和当时的社会。据古籍传说:有虞氏、夏后氏都尚黑,墨子行夏道,衣服用黑色布。韩非子说舜和禹都在木制饮食器、祭器外面涂漆,当也是尚黑的意思。

1992年,笔者到诸冯村东潍河岸边,看见这里因为用推土机挖土形成了一个比地平面要低四五米的空场子,这里应当是古代制陶的遗址,周围挖掘数米深,中间残留的古陶片积层高达4米多,如宝塔状,成分主要是灰陶片,黑陶因为太薄,这种环境难于保存。有一位60多岁的老人告诉我,从老辈就传说,这里就是舜当年制陶的地方。这些陶片积层是近几年挖土后残存的,那个塔状的陶片堆是还没挖完的一部分。老人还指着空场里的一块小菜地告诉我,他在这里开了这块菜地,秋天他挖萝卜窖子时挖到了一眼古井,怕被人给毁了就找了一块石板盖上,又用土埋好。接着,他领我到他的菜园边,用铁锨挖了挖,土下露出了一块石板。我和他一起掀开石头,下面露出了一眼古井。井是用砖砌成的,砖和一般盖房子的砖不同,不是平面的,记得好像呈波浪状,井因上层挖了几米,剩余部分已不太深。老人认为这就是古代烧窑用的井,是真正的“舜井”。遗憾的是,十年后我带着照相机再次来到这里时,那珍贵的文化积层已荡然无存,连当年那位老人领我看的古井也只剩下了一个井底。精美的黑陶是在粗糙的灰陶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在龙山文化的墓葬中黑陶、灰陶都有,诸冯村东河滨这些灰陶文化遗存不能排除与舜陶河滨有关,甚至不能排除这就是舜“陶河滨”的实物资料。有人以古籍所载“河”为“黄河”专称,而对舜“陶河滨”之潍河说持否定态度,是有道理的。但是,舜制陶并非只在黄河之滨,在家乡诸冯时,他就已经掌握了精湛的制陶工艺,并在潍水边取土制陶,并非无稽之谈。或者说,正是因为潍水之滨制陶的经历,为他后来在黄河之滨制陶积累了经验。综上所述,出生于诸城的舜无疑对黑陶的发展做出过重大贡献,并产生过深远的影响。精美的黑陶制品与蛋壳陶是以舜为代表的一代陶工的伟大创造,我们将其称为“舜陶”,应是当之无愧的。

黑陶工艺失传之谜

 

由于制陶技艺神秘地失传达4000多年之久,其制作工艺及失传原因都成为千古之谜。中央电视台曾播出过专题节目,由专家们座谈龙山文化黑陶制作工艺的失传之谜,专家们也众说不一。有一种观点认为:一种工艺发展到极致的时候必然衰亡;有的则认为:由于部落的迁徙、自然灾害或战乱使这一绝技失传等,但对于为何失传竟长达四千多年之久再没有复苏却无法作出解释。祖先带着制陶的真谛远远地去了,未留下只言片语,只留下了一个令后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千古之谜。我认为:由于黑陶制作工艺难度很大,且又是和平盛世的一种奢侈品,一经战乱或水灾,或失去市场,或艺人失传,再研究难度很大,这当是黑陶失传的重要原因。同时,黑陶所用的陶土要求很高,一般粘土极易干裂,不易成功,这也是失传的原因之一。

所幸现在在这片土地上,舜陶又获得了新生。诸城市舜王街道老梧村的马新友经过20多年的执著探索,不仅研制出了一般的黑陶,还研制出了色泽鲜艳、红若丹朱的朱砂陶,连难度极高的黑陶蛋壳杯也试制成功。而马新友也被潍坊市政府授予“黑陶工艺传承人”的称号,这种古代陶艺的重生,应当说是舜帝故里的一大幸事。

综上所述,舜生活的时代从时间上来说,是黑陶文化的鼎盛时代,舜对黑陶文化的发展所做出的巨大贡献是无可置疑的。舜陶河滨的史料记载与舜帝故里诸城考古的佐证二者空间上的一致性说明:舜陶河滨应当是在他的故乡的潍河之滨,或者说,肇始于潍河之滨。

(张福秀、许传平编:《诸城大舜研究》,人民出版社,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