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信息搜索
大舜、龙山文化与中华早期文明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加入时间:2013/7/4 15:18:00  admin  点击:698

大舜、龙山文化与中华早期文明

 

安作璋

 

四五千年前舜耕历山的故事以及与之同时期的龙山黑陶文化的发现,引出了中国远古史上若干谜一样的疑难问题:舜,何许人也?何方人士?舜耕历山,究竟在何处?舜与龙山文化、中华早期文明有何关系?舜与夏、商、周三代王朝有何关系?与齐鲁文化有何关系?等等。关于舜,我在1997年为济南市舜耕山庄大舜铜像所撰的铭文中曾简要地记述了舜的生平和业绩,其文云:

舜,姚姓,又曰妫姓,有虞氏,名重华,史称虞舜,生于诸冯,东夷之人也。耕历山,渔雷泽,陶河滨,作什器于寿丘。父顽母嚚,曲尽孝道,所至民多归之。唐尧任以政事,举八元八恺,除四凶,天下大治。摄政三十年,受尧禅即帝位。命禹治水,后稷种百谷,契施五教,皋陶作刑。于是四海之内,咸戴帝舜之功。后南巡,卒于苍梧之野,葬于零陵。

这篇铭文乃根据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及其他有关舜的历史文献综合而成。据最早的一些历史文献记载:

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

——《孟子·离娄》

古者舜耕历山,陶河滨,渔雷泽。尧得之服泽之阳,举以为天子,与接天下之政,治天下之民。

——《墨子·尚贤中》

历山之农者侵畔,舜往耕焉,期年甽亩正。河滨之渔者争坻,舜往渔焉,期年而让长。东夷之陶者器苦窳,舜往陶焉,期年而器牢。

——《韩非子·难一》

舜一徙成邑,再徙成都,三徙成国,而尧授之祥禅位,因人之心也。

——《吕氏春秋·贵因》

舜耕于历山,陶于河滨,钓于雷泽。天下悦之,秀士从之。

——《吕氏春秋·慎人》

西汉司马迁作《史记·五帝本纪》,关于舜的生平业绩,除根据古传说及实地调查所得资料外,即大体参考了上述诸说,而大同小异。详见篇末“太史公曰”,不备引。

从以上引文,可得以下几点认识:第一,文只所列地名,据后人考证:诸冯在今山东诸城,负夏、服泽在今山东泗水县境内,鸣条在今河南开封市附近;历山在山东济南市;雷泽即兖州泽,又称雷夏泽;河滨,当指泗水之滨。可见舜的活动,除鸣条外,大体不出今山东地区。第二,舜的时代,农业、渔业、手工业都很发达,尤其是制陶手工业,更是远近闻名,这可由龙山文化考古材料得到证实。第三,舜的时代已有城邑,并出现了早期国家。

虞舜王朝是夏、商、周三代之前的一个新兴王朝,故在《左传》、《国语》、《礼记》等古代史籍中,虞、夏、商、周四代往往连称。如《左传》庄公三十二年载周内史过曰:“国之将兴,明神降之,监其德也;将亡,神又降之,观其恶也。故有得神以兴,亦有以亡,虞、夏、商、周皆有之。”  《国语·郑语》载史伯曰:  “夫成天地之大功者,其子孙未尝不章,虞夏商周是也。”《礼记·祭义》也说:“虞夏商周,天下之盛王也。”诸如此类之文句,不胜列举,说明虞朝应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朝代。

大舜,是中国古代的圣王明君,他以德治国,  “善为民除害兴利,故天下之民归之”。他设官分职,任命禹为司空,“平水土”;弃为后稷,  “播时百谷”;契为司徒,  “敬敷五教”。后来禹治水有功,其子启承其余绪,创立了夏朝,契和弃则分别为商、周两朝的始祖。史称“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大舜文化既开了夏商周三代文明的先河,又是之后齐鲁文化的源头。在历史上,大舜不但长期为人民所爱戴,而且受到管子、孔子、孟子等齐鲁大师们的尊崇,如管仲称赞“尧舜,古之明王也,天下推之而不倦,誉之而不厌,永远不忘”。又如“仲尼祖述尧舜,宪章文武”。  “孟子道性善,言必称尧舜。”毛泽东同志也以“六亿神州尽舜尧”的诗句来歌颂中华民族各族人民崇高的道德精神面貌。

反映大舜时代的考古资料即是举世闻名的龙山文化。龙山文化因其首先发现于山东济南章丘龙山镇而得名,它与山东的大汶口文化一脉相承,这已是公认的考古事实。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已十分具体而生动地显示了文明时代即将到来的情景,那么在发展序列上属于大汶口文化之后的龙山文化更是无疑地已进入了文明时代。龙山文化的年代,约相当于公元前2500年至公元前2000年,大约有100多年的时间已进入了夏朝的积年范围。史学界一般认为夏朝是中国历史上的奴隶制王朝,因此紧接夏禹之前的大舜和龙山文化时代理应早已出现了文明的曙光。

龙山时代,山东地区的社会经济有了很大发展。农业生产工具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石镢和木耒。粮食作物除了粟、黍以外,还开始种植水稻。目前已发掘的龙山文化遗址,差不多都有比较规整的贮藏物品的窖穴。手工业生产工具则出现了用黄铜制作的锥形器。制陶业的发展和进步最为显著。整套的磨光黑陶器物群,构成龙山文化区别于其他同期考古学文化的突出特征,达到了当时中国制陶业唯一能够达到的最高水平。

社会经济的发展,为文明的产生创造了条件。龙山时代,文明的诸要素已经出现了。一是金属冶铸业和金属工具的出现,表明山东地区已进入金石并用的时代。二是规模空前的贵族大墓的发现,标志着贵族与平民的对立具有阶段社会的特点。三是大量礼器的出现,说明体现早期奴隶制社会的等级名分制度的礼制已经形成,而礼制的形成是文明时代已经到来的标志。  

最值得注意的是城市的出现。早期的城市往往是一个地区的权力统治中心,兼有政治的、军事的、宗教的、经济的乃至文化的多种功能。它的出现意味着城市与乡村的对立已经形成,这是文明社会所特有的现象,目前在我国发现的最早的城址已有多处,其中城子崖龙山城址最大,面积达20多万平方米,它显然已超出城堡的范畴,是目前已发现的我国历史上最早的城市。它给予我们一个强烈的暗示:黄河下游的山东地区有可能先于黄河中游的中原地区而进入文明时代。在金石并用时代,修筑规模如此庞大的城市,不知要动用多少人力和物力,没有一个强大统一的权力中心是不可想象的。因此,龙山时代的城子崖很可能就是大舜时代某一邦国的国都。

近年又在山东邹平丁公村龙山文化中晚期遗址中发现了陶文,说明这一时期已有了文字。

冶铜业和黄铜工具,贵族与平民的对立具有阶级社会的特点,礼器和礼制的形成,最后特别重要的是城市和文字的出现,凡此种种,都使我们完全有理由得出这样的结论:龙山时代山东地区已跨入文明社会的门槛,龙山时代就是中华文明的黎明时期。

山东龙山文化的出现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与现实意义:

()七十多年前济南章丘龙山镇城子崖遗址的发掘,为中国考古学的建立与考古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具有不可磨灭的功绩。

()龙山文化遗址大量的发掘和研究,有力地批判了中国文化西来说,并为探讨人类文明的起源问题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和途径。

()龙山文化遗址的普遍发现和研究,证明了山东地区早在四五千年前就已进入了人类的文明时代,证实了历史文献记载的大舜与大舜文化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历史文献与考古资料的结合研究,将对发展山东地方经济与文明建设,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均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张福秀、许传平编:《诸城大舜研究》,人民出版社,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