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信息搜索
帝系新研(节选)(十五)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二)  加入时间:2013/7/4 15:14:00  admin  点击:1186

306]邴尚白:《〈容成氏〉的篇题及相关问题》反对这种看法,认为“在简文中,篇题‘讼成氐(氏)’末字与上古帝王皆写作‘某某是(氏)’不同,应该就是为了区别一般姓氏及远古传说帝王。因此,本篇篇题当为托传说中史官之容成氏以著述”(《上博馆藏战国楚竹书研究续编》,第369页)。饶宗颐《由尊卢氏谈到上海竹书(二)的〈容成氏〉——兼论其与墨家关系及其他问题》(《九州学林》总十一辑)甚至主张此篇简1前根本不缺简,认为“尊卢氏”的“尊”为写脱,“讼成氐”也不是上古帝王名。这些学者之所以怀疑篇题的“讼成氐”并非篇首的古帝王名,甚至怀疑根本没有在文章中出现过,主要大概就是考虑到“篇题‘讼成氐(氏)’末字与上古帝王皆写作‘某某是(氏)’不同”的原因。不过这种怀疑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从字体上看,篇题简“讼成氐”三字与同篇正文显然不是同一书手书写的(参看《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二)》,图版第146页),用字习惯自然可以不同。正文书手和篇题书手并非一人的情况,在现已发表的楚简中是不少的。同样发表在《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二)》中的《子羔》篇的篇题和正文也不是同一书手书写的(参看《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二)》图版第38页)。怀疑简1前没有缺简的观点更是完全没有根据,因为我们完全不能想象抄手一开始就把全篇的第一个字抄漏了。

307]参看李零:《容成氏·释文考释》,《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二)》,第250页;廖名春:《读上博简〈容成氏〉札记(一)》,简帛网,02/12/27。

308]陈剑:《上博楚简〈容成氏〉与古史传说》,台湾历史语言研究所“中国南方文明研讨会”论文,2003年。

309]李零:《容成氏·释文考释》,《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二)》,第251页。

310]参看廖名春:《读上博简〈容成氏〉札记(一)》,简帛网,02/12/27;许全胜:《〈容成氏〉补释》,简帛网,03/01/14;黄人二:《读上博楚简容成氏书后》,简帛网,03/01/15;何琳仪:《沪简二册选释》,简帛网,03/01/14(又载《上博馆藏战国楚竹书研究续编》,第450页;又载《学术界》2003年第1期,题为《第二批沪简选释》,第8990页)。

311]参见裘锡圭:《新出土先秦文献与古史传说》,《中国出土古文献十讲》,第1820页。

312]成玄英早就认为,“已上十二氏,并上古帝王也。当时既未有史籍,亦不知其次第前后”(郭庆藩:《庄子集释》,中华书局,19617月版,第358页),这可以说明成玄英还是认为这十二位帝王应该是先后即位的,只是其次序不明而已。顾颉刚先生则认为,“又如许多‘氏’(像有仍氏、大庭氏、蒲姑氏),林林总总地立着,也可约略见出那时的不统一的样子。”(《中国上古史研究讲义》,第22页)跟蒙先生的见解略似。

313]刘起:《几次组合纷纭错杂的“三皇五帝”》,《古史续辨》,第94页。

314]邴尚白:《〈容成氏〉的篇题及相关问题》,《上博馆藏战国楚竹书研究续编》,第369页。

315]陈剑:《上博楚简〈容成氏〉与古史传说》。

316]《十三经注疏·尚书正义》,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12月版,第3页。标点有所改动。

317]唐兰:《中国文字学》,开明书店,19493月版,第54页。

318]同上书,第5152页。

319]齐思和:《黄帝之制器故事》,《古史辨》第七册(中),第397398400页。又《黄帝的制器故事》,收入齐氏著《中国史探研》,河北教育出版社,200012月版,第397400页。标点略有改动。

320]李零先生已经指出了这一事实。参见《简帛古书与学术源流》,第269页。

321]关于《容成氏》没有大一统帝王世系的五帝系统,参见裘锡圭:《中国出土古文献十讲》,第30页。

322]齐思和先生根据纬书的记载认为“史皇即苍颉,苍颉即苍帝”,“苍颉为原始五帝中之苍帝(即青帝),尤为十口相传之古说也。自苍帝由青帝而变为文字之发明者,遂不能不为黄帝之臣。自苍颉成为黄帝之史臣,而苍颉之来源遂不可睹。幸古代神话尚于《纬书》中略存梗概,否则长夜冥冥,永无睹曙光之日矣。”(《黄帝的制器故事》,《中国史探研》,第400401页)这是认为苍颉原为原始五帝之一,所以苍颉成为黄帝臣并赋予其文字发明之职当是后起之说。在我们看来,单凭“苍颉”之“苍”似不能够证明苍颉是从五帝中的青帝演变而来。不过苍颉为黄帝臣前,经历了古帝王这一演变环节是无疑的。

323]李零:《容成氏·释文考释》,《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二)》,第277页。

324]陈剑:《上博简〈容成氏〉的竹简拼合与编连问题小议》,《上博馆藏战国楚竹书研究续编》,第328页,第332333页(注2)。

325]李零:《容成氏·说明》,马承源主编:《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二)》,第249页。

326]姜广辉:《上博藏简〈容成氏〉的思想史意义——上海博物馆藏战国楚竹书(二)〈容成氏〉初读印象札记》,“孔子2000”网(wwwconfucius2000com),2003/1/12。

327]裘锡圭:《新出土先秦文献与古史传说》,《中国出土古文献十讲》,第30页。

328]关于此篇的学派归属,请参看王博:《关于〈唐虞之道〉的几个问题》,《中国哲学史》1999年第2期,第33页;裘锡圭:《读〈郭店楚墓竹简〉札记三则·〈唐虞之道〉和〈管子·戒〉》,《中国出土古文献十讲》,第283285页。我们同意王先生和裘先生认为此篇是儒家某一派别(但很难确定是哪一派别)著作的观点。

329]此字亦见于同篇简17,辞例是“升为天子而不骄,不∽也”,有多种释读。今根据刘钊先生意见,暂释为“流”(《郭店楚简校释》,福建人民出版社,200312月版,第153页)。

330]荆门市博物馆:《郭店楚墓竹简》,文物出版社,19985月版,图版第39页,释文注释第157页。“杀”字释读据陈伟《郭店竹书别释》(湖北教育出版社20031月版,第65页)的意见。

331]原注:《史记·封禅书》:“自齐威、宣之时,驺子之徒论著终始五德之运。”集解引如淳曰。

332]原注:《史记·秦始皇本纪》。

333]周凤五:《郭店楚墓竹简〈唐虞之道〉新释》,台湾《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70本第3分,19999月,第747748页。

334]邓建鹏:《〈唐虞之道〉“六帝”新释》,武汉大学中国文化研究院编:《郭店楚简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湖北人民出版社,20005月版,第276页。

335]裘锡圭:《中国出土古文献十讲》,第3132页。

336]《礼记·礼运》:“孔子曰:大道之行也,与三代之英,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郑玄注:禅位授圣,不家之)……今大道既隐,天下为家(郑玄注:传位于子)……”(《十三经注疏·礼记正义》,第656660页)裘锡圭先生认为,“此文认为传子的三代之前有一个禅让时代,并肯定它是大同盛世,这跟《唐虞之道》、《子羔》以及《容成氏》相当一致。”(《中国出土古文献十讲》,第33页)

337]参见裘锡圭:《文字学概要·凡例》,商务印书馆,19888月版,第2页。

338]《孟子·万章上》:“昔者舜荐禹于天,十有七年舜崩。三年之丧毕,禹避舜之子于阳城,天下之民从之,若尧崩之后,不从尧之子而从舜也。”《史记·夏本纪》:“帝舜荐禹于天,为嗣。十七年而帝舜崩。三年丧毕,禹辞辟舜之子商均于阳城。天下诸侯皆去商均而朝禹。禹于是遂即天子位,南面朝天下。”禹是由天神变为人王,又成为受舜禅的夏后的传说人物,这些传说在西周至战国文献中演变的轨迹,请参见顾颉刚《讨论古史答刘胡二先生》,《古史辨》第一册,第134页。

339]顾颉刚:《战国人已疑禹不称帝》,顾洪编:《顾颉刚学术文化随笔》,第19页。

340]“专”的读法,参考周凤五《郭店楚墓竹简〈唐虞之道〉新释》,第742页。

341]彭裕商先生认为《唐虞之道》简文“不禅而能化民者,自生民未之有也”的观点是“源自墨学”,“其文所称‘六帝’应即《墨子》书中所言之‘六王’,指尧舜禹汤文武”(《六帝说》,《古文字研究》第二十五辑,中华书局,200410月版,第342页)。其说不确。

342]童书业:《“帝尧陶唐氏”名号溯源》,《古史辨》第七册(下),第16页,注九。

343]顾颉刚:《战国共术之古史》,顾洪编《顾颉刚学术文化随笔》,第255页。

344]童书业:《“帝尧陶唐氏”名号溯源》,《古史辨》第七册(下),第16页。

345]见《国语·楚语上》、《左传·哀公元年》《昭公三年》《襄公二十五年》等。

346]《史记·殷本纪》叙武王“封子武庚禄父以续殷祀”,可见朝代虽亡,祭祀则可以不受影响。《左传·昭公八年》说舜后之遂“世守”舜德,还说“及胡公不淫,故周赐之姓,使祀虞帝”。这都可以说明还是有有虞氏的后代奉祀舜的。

347]参见《郭沫若全集·考古编》第八卷,科学出版社,200210月版,第464465页。据杨宽《中国上古史导论》引,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曾将“黄啻”二字释读为“瑾嫡”;而较早指出当读为“黄帝”的是徐中舒《陈侯四器考释》和丁山《由陈侯因黄帝论五帝》(均见《中研院史语所集刊》第3本第4分,丁山此文即已指出“因”当读为齐威王之名“因齐”)。

348]释文参考了裘锡圭、李家浩先生的意见,参见裘锡圭:《读逨器铭文札记三则》,《文物》2003年第6期,第75页。

349]黄帝传说为上帝神话演变,杨宽论之较详。参见《中国上古史导论·黄帝与皇帝》,《古史辨》第七册(上),第189209页。

350]参见顾颉刚:《黄帝》,《史林杂识初编》,第177179页;杨宽:《中国上古史导论》,《古史辨》第七册(上),第398400页。

351]顾颉刚:《黄帝》,《史林杂识初编》,第179180页。

352]顾颉刚:《颛顼》,《史林杂识初编》,第195页。

353]丁山:《由陈侯因黄帝论五帝》根据此敦铭文主张“黄帝之为人,更不得疑其子虚乌有,谓非古帝王矣”,杨宽《中国上古史导论》批评“丁说至谬”,“古人多自认其祖先为天帝之子孙,往往尊天神为高祖。”(《古史辨》第七册(上),第260263页)

354]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中文系编:《九店楚简》,图版第14页,释文第51页,考释第114页。李家浩先生在注释中认为,“‘黄帝’下一字残存下半‘禸’旁。‘黄帝’是传说中的历史人物,那么其下之字也可能是传说中的历史人物。‘禹’字下半从‘禸’。颇疑简文此字是夏禹之‘禹’的残文。”刘国胜《九店〈日书〉“相宅”篇释文校补》认为简47号与55号可以缀合,并认为“‘黄帝’下一字之下似有合文(或重文)号。简文‘黄帝□□□庶民’或可断作一句,类似睡虎地《日书》甲种‘行’篇简一二八正‘赤帝恒以开临下民’的句式”(《简帛研究二〇〇二、二〇〇三》,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6月版,第111页)。其缀合的意见有可能是正确的,但我们认为简文并不能和睡虎地秦简《日书》类比。何有祖引周波根据红外线照片的释读意见,认为“庶”上一字当是“宫”字,其说可信;但何氏认为“黄帝”下一字是“遇”之残文,读为“寓”,“黄帝寓宫”当指“黄帝行宫”,不可信。比较同批相宅书中多见的“遇”字,此字显然不从“辵”旁,和“遇”所从“禺”的下半部分写法也不同,释为“遇”是错的;“寓宫”也并没有“行宫”的意思。此外,何氏在“庶民”和“居之”中间断句,亦不可从(参见何有祖《楚竹书释读七则》,wwwbsmorgcn,06/02/15)。综合学者的意见,“黄帝”下一字似非“禹”字,从句子的结构上看,此字所表示的有可能是一个动词。其字待考。

355]《武王践阼》篇尚未完全发表,释文根据廖名春《上海博物馆藏楚简〈武王践阼〉篇管窥》(原载中国出土资料协会《中国出土资料研究》第4号,20003月发行,又载氏著《新出楚简试论》,台湾古籍出版有限公司,20015月版)发表的照片及释文。

356]《九店楚简》,考释第110页。

357]睡虎地秦墓竹简整理小组:《睡虎地秦墓竹简》,文物出版社,19909月版,释文注释第190页、第208页。

358]李学勤:《〈日书〉中的〈艮山图〉》,《简帛佚籍与学术史》,江西教育出版社,20019月版,第146页。

359]刘乐贤:《睡虎地秦简日书研究》,台湾文津出版社,19947月版,第96页。

360]刘乐贤先生读“淒”为“济”,训为“助”,疑当训为“成”,参见《郭店楚墓竹简·成之闻之》简25“允师淒德”引“裘按”,第170页注25。

361]刘乐贤先生读“之”为“职”,疑非,当如字读。“帝以命益淒禹之火”大概是说帝命益成禹之火的意思。关于这句话中的“帝”,陈斯鹏认为“术数家用来作五卯日禁忌的依据的……恐怕不是历史事件本身,而是可能包含更多神话成分的表述。其中的‘帝’也应该理解成天帝更为合理,而不应该坐实为史书上的‘舜’”(《战国简帛文学文献考论》,中山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54月,第31页)。从九店楚简日书有“帝之所以戮六扰之日”等话看,“帝”确实很可能指的是上帝。

362]《九店楚简》,释文第50页。参见刘乐贤:《读郭店楚简札记三则·〈唐虞之道〉“益治火”》,《中国哲学》二十辑《郭店楚简研究》,辽宁教育出版社,19991月版,第362364页。

363]《九店楚简》,释文第51页。

364]齐思和:《黄帝的制器故事》,《中国史探研》,第411页。

365]同上书,第409页。李家浩先生在考释九店简相宅书的时候,把“黄帝”下一字释为古史传说中的人物“禹”,虽不见得正确,除了字形的相似外,他或许也是考虑到了简文内容和古史传说的联系。

366]同上书,第409页。

367]《汉书》,中华书局,19626月版,第17741775页。按,原标点“舍”字下有“形”字,今从刘乐贤先生将“形”字属下句“人及六畜骨法之度数、器物之形容”读(参看刘乐贤《简帛术数文献探论》,湖北教育出版社,20032月版,第47页)。

368]《九店楚简》,出版说明第2页;《五六号、六二一号楚墓发掘报告》,《九店楚简》,第162页。

369]《十三经注疏·礼记正义》,第10661067页。此书标点有误,已作改动。

370]黄怀信等:《大戴礼记汇校集注》,三秦出版社,20051月版,第641页。

371]廖名春:《上海博物馆藏楚简〈武王践阼〉篇管窥》,《新出楚简试论》,第265页。

372]顾颉刚:《五德终始说下的政治和历史》,《古史辨》第五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9月版,第464页。

373]从《容成氏》将神农氏作为尧舜以前的古帝王看,将伏羲(长沙子弹库帛书虽已见其名,但有神话色彩,并非叙述古史)、神农作为黄帝以前的古帝王肯定并不晚。《战国策·赵策二》记赵武灵王驳赵造谏胡服云:“古今不同俗,何古之法!帝王不相袭,何礼之循!宓戏、神农,教而不诛。黄帝、尧、舜诛而不怒。及至三王,观时而制法,因事而制礼。”明确把伏羲、神农排在黄帝、尧、舜之前。顾颉刚认为《国策》之作在秦并天下之后,认为伏羲出世“实在够迟”(《中国上古史研究讲义》,第64页)。刘向编辑《战国策》在西汉末,但所采用的材料应该并不是晚到西汉才出现的,说“伏羲”出世“够迟”是不可信的。顾氏称“以伏羲为首一帝,黄帝居五帝之中”的古帝序列为秦以后出现的“后期五帝说”,其实未必可信。

374]传世文献中与这种帝王系统最为接近的,如《管子·法法》称“黄帝、唐、虞,帝之隆也”(《法法》下文即称三人为“三帝”,说明“唐、虞”即指“尧、舜”,参看第一章)。《法法》的古史传说系统比较原始,可从此篇以“唐虞”指称“尧舜”,“舜”有禹、契、皋陶、后稷四人为臣与《唐虞之道》、《容成氏》的记载完全相合看出。《法法》、《唐虞之道》、《容成氏》的学派各不相同,却有着相类的传说体系,可见这些说法是当时各家派都采信的。

375]顾颉刚:《中国上古史研究讲义》,第9596页。

376]《吕氏春秋》将“神农”作为时代最前的古帝王,参看顾颉刚:《中国上古史研究讲义》,第4345页。

377]参看顾颉刚:《中国上古史研究讲义》,第4546页。

 

 

 



(郭永秉:《帝系新研》,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