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一)
信息搜索
论中国都城的发展和民族变迁的关系(二)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一)  加入时间:2013/7/4 10:09:00  admin  点击:991

夏奴隶制国家建立,统一了大江南北的众多部落或小国,局势稍微稳定,但与四边的民族常发生战争,又形成了局部的民族迁徙。夏先后迁都多次,但从阳城、阳翟、斟、原、老丘、西河、洛汭看,均不出中原之域;商族从东方向中原迁徙,蕃(今山东滕县)、商、砥石(今河北隆平与宁普之间)、西亳(偃师)、敖(今河南荥阳)、相(今河北内丘)、庇(今河北邢台)、殷(今安阳)、朝歌(今河南淇县)都城,均在山东、河北、河南、山西,而仍以河南最为集中。从郑州商城、登封告成镇阳城、偃师二里头、安阳殷墟古城址看,夏商的都城,有城垣、护城河(或壕)、宫殿、墓葬区,显然比传说时代的邑城规模大、设备完善,有了街道和市场,可称为城市了。夏封、商封之诸侯国,自然也设都城,只不过规模比王都要小。其邑城已遍布黄河流域、长江流域。江北主要有莘、彤、褒(今陕西勉县)、邠(今陕西彬县)、岐(今陕西岐山周原)、芮(今陕西大荔)、梁(今陕西韩城)、唐(今山西临汾)、虞(今山西平陆)、有娀(今山西永济)、黎(今山西长治)、杨(今山西洪洞)、潢、江、英、原、郐(今河南密县)、申(今河南南阳)、邢(今河南沁阳)、奄(今山东曲阜)、蒲姑(今山东博兴)、薛(今山东滕县)、纪(今山东寿光)、谭(今山东章丘)、遂(今山东肥城)、缯(今山东苍山)、郯(今山东郯城)、莒(今山东莒城)、孤竹(今河北卢龙)、密须(今甘肃灵台)、鬼方(今陕西清涧)等;江南的诸侯都城或小国邑城,主要有吴(今江苏无锡梅里)、上庸(今湖北竹山)、归(今湖北秭归)、萧(今安徽萧县)、邗(今江苏扬州)、蜀(今四川成都)、彭(今四川宜宾)、彭城(今徐州)、涂山(今浙江绍兴)、曾(今湖北随县)等。周秦族从汾水流域向渭水流域迁徙,利用两河流域的肥沃土地、丰富资源,发展势力,进而统一中国。周先后以邰、幽、岐、程、丰、镐为都,使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由河洛地区转移到了关中渭水流域。至春秋战国,基本上沿周人的道路又走了一遍。秦先后以秦(今甘肃清水)、西犬丘(今甘肃礼县与西和县之间)、汧城(今陕西陇县)、汧渭之会(今陕西宝鸡县西)、平阳(今陕西宝鸡县东)、雍城(今凤翔)、泾阳、栎阳(今临潼北)、咸阳为都,扫灭六国,统一了中国。西周的70多个封国,遍布黄河、辽河、长江、珠江流域,至春秋,僭越王城洛邑,均建成相当规模的都城,如燕都蓟城(今北京市郊)、下都(今河北易县)、赵都邯郸、韩都郑、魏都安邑、大梁(今河南开封)、晋都唐(今山西翼城)、平阳城(今山西临汾)、新绛(今山西侯马)、郑都(今河南新郑)、宋都商丘、卫都朝歌、帝丘、齐都临淄(今山东淄博)、鲁都曲阜、楚都丹阳(今河南淅川)、鄂(今湖北大冶)、郢(今湖北江陵纪南城)、阳城(今河南信阳)、陈(今河南淮阳)、寿春(今湖北寿春)、吴(今江苏苏州)、越都会稽(今浙江绍兴)等。春秋战国是我国都城蓬勃发展的时期。其原因一是王室衰,小国纷纷独立,兴建都城。二是战争不已,大国兼并,国都被迫多次迁徙;三是春秋、战国,实行变法、经济繁荣。从考古发掘资料知,春秋战国至秦王朝的都城咸阳,在规模和设施上都比“三代”又进了一步。

 

二、南北民族迁徙与都城的走向

 

大江南北的民族迁徙,约始于“五帝”时代。何光岳《南蛮源流史》(江西教育出版社,1988)云:“蛮人当炎帝、黄帝在黄河流域角逐之前,已经出现在这一带。”其发源地在“甘川交界的岷山”,“岷与蛮、文、汶、缗、蒙、曼、茫、牦、髳、毛诸音相同”,“当颛顼时已分布于中原地区”。徐旭生《中国古史的传说时代》说:“这个集团,古人有时叫它作蛮,有时叫它作苗,我们感觉不到这两个名词中间有什么分别,所以就综括两个名词,叫它作苗蛮。”苗蛮被华夏、东夷、西戎所逐,部分迁于南方。《周礼》云:“王畿之外有九服,侯、甸、男、邦、采、卫、蛮、夷、镇、蕃。大行人:卫服之外谓之要服,九州之外谓之蕃国。”郑玄注:“要服即蛮服。《禹贡》五百里要服,三百里夷,五百里荒服,三百里蛮。夏时甸、侯、绥、要、荒五服连王畿,故夷蛮即在要荒,要服荒服,皆九州域也。周制:除王畿外建必服,蛮服第六服,在九州内;其夷服镇服蕃服,皆戎狄国,在九州外。”《尚书·禹贡》云:尧时,华夏“以文德,蛮来之,不制以法”。《尚书·尧典》云:舜继位后,“蛮夷滑夏,寇贼奸宄”。舜征苗蛮,卒于今湖南宁远县九疑山。苗蛮被舜战败后,“分北三苗”,迁于三危(今甘肃敦煌)。禹继位,复大征三苗。“五帝”时代,华夏、东夷族的祝融、九黎、欢兜、饕餮、邓、曼、列山、共工后裔、溪人、僚人、俚人、苍梧、重族等先后都被逐迁于苗蛮地区。甚至岭南的百越,也有相当一部分是从北方迁去的。他们系炎、黄与太、少昊的后裔,以使用石钺()而著称。何光岳《百越源流史》(江西教育出版社,1989)云:由于“自然环境的变迁,以及在与黄河中游的炎黄、东夷部落联盟的斗争中,越人处于劣势,一部分越人被炎黄、东夷族团融合而成为华夏族的成员,另一部分越人则纷纷离开黄河流域,向南迁至长江中下游以至东南沿海和珠江流域,形成大小不一、互不相属的百越部落。百越和当地土著民族融合,同时又与陆续从黄河流域南迁而来的夏人、商人、于人、闽人、瓯人、滇人、骆人、扬人、千人、隽人、常人、骠人结合,分别形成了于越、闽越、瓯越、骆越、扬越、于越、缥越、越裳、越章、越隽等部落联盟”。古文献也记载,舜“放欢兜于崇山,以变南蛮”[3]。可见南蛮当时是指河南嵩山以南的部落。

夏代的南蛮以青州、徐州较为集中。夏桀亡国后,曾带妹喜及从人南逃今安徽巢湖。商代,南方有荆、庸、濮、蜀、髳、微、越等族,商的军民已达南方,湖北黄冈的商盘龙城即是其证。古公子太伯、仲雍曾迁于吴地(今江苏无锡梅里),楚人鬻子也曾入于岐。商代以前,虽然有北南民族的迁徙,苗蛮、百越由于地理、经济、文化等原因,还处于部落阶段,并未形成都城。考古资料除可证太伯、仲雍的吴城外,其他未见发现。商末周初,东夷淮夷被迫南迁,形成南淮夷及群舒等。西周分封制,应是南方诸国都城大发展的开始,重要的都城有楚都郢、吴都城、随国都城(今湖北随县)、巢国都城(今安徽淮南)、邓国都城(今湖北襄阳山湾西南)、庸国都城(今湖北竹山)、六国都城、胡国都城(今安徽阜阳)、钟离国都城(今安徽凤阳)、彭国都城(今四川宜宾)及蜀都等。《左传·昭公九年》云:“巴、濮、楚、邓,吾南土也。”这只是周南方封国的代表,实则有不少小国都城。春秋以前的南方都城,与北方一样,政治、军事地位占主要方面,城建设施,也是为官僚机构服务。春秋战国,天下分争,东西南北中互相征战,带来了天下都城大发展,江南地区亦如此。秦为抗晋,与楚联姻,互相往来,后又大战,秦军民入楚。吴、越相争,楚又灭越,北攻齐鲁及中原。秦等攻楚,楚相继迁建了数个都城。秦统一中国,五十万军民南入珠江流域,至秦末汉初,复有南越王都城番禺(今广州)。西汉在江南封异、同姓王,王城亦是小的都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