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一)
信息搜索
三皇五帝及华夏文化探源(一)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一)  加入时间:2013/7/4 10:05:00  admin  点击:1959

三皇五帝及华夏文化探源

——中国上古神话谱系的文化人类学研究

 

黄炘佳

 

中国上古神话谱系,可以三皇五帝为概括。三皇五帝在中国家喻户晓,似乎是中国传统文化最具特征性的东西,然而又是最凌乱不堪的一套系统,我们可以举出十来二十个三皇五帝的说法。因此,历来对于这一谱系的观点,要么认为他们是实实在在的历史人物,但只举其大者,如黄、炎、尧、舜之类,盲从于史书的记载;要么就承认他们都是神话人物和宗教神灵,只承认他们有一定神话及宗教的意义,而无视于这一谱系所特有的文化上的功能意义。这就是实在派和虚无派的对立的看法。我认为,三皇五帝既不是实在的历史人物,也不是只有虚无缥缈的意义的神秘传说,而是具有独特的文化意义的体系。这个体系隐藏着华夏民族(汉族)文化起源的秘密。

 

一、问题的提出

 

现存各种史料中,关于三皇五帝的说法很多,大致可分为两类,第一类包括炎帝,第二类则把炎帝排除在外。

第一类:《礼记·月令》以五帝为太皋、炎帝、黄帝、少皋、颛顼。

第二类:如《帝王世纪》的三皇为伏羲、神农、黄帝,五帝为少皋、颛顼、高辛、唐尧、虞舜;《世本》、《大戴礼记》、《史记》则谓五帝为黄帝、颛顼、帝喾、唐尧、虞舜。按舜之后为禹,则是先儒成说,是没有争议的。这一没有炎帝的谱系大致是这样的(根据《史记·五帝纪》):

黄帝:正妃嫘祖,生玄嚣、昌意;

颛顼:昌意之子,黄帝之孙;

帝喾:玄嚣之孙,黄帝曾孙;

唐尧:帝喾之子,黄帝四世孙;

虞舜:颛顼五世孙,黄帝七世孙;

夏禹:鲧之子,颛顼之孙。黄帝四世孙。

当我们区别两类不同的神话谱系时,首先必须明确:炎帝与神农氏是两个不同的神。顾颉刚曾论证过这两者的不同,把两者合为一体只是汉儒从五行循环相生的理论出发篡改和附会传说的结果[1]。实际上,神农氏是农耕部族的神,而炎帝却是游牧部族的神(说详后),两者绝然不相同。从《史记·五帝纪》看,太史公是把神农氏与炎帝分开看待的。神农氏是黄帝的先祖,炎帝则是外来的专事“侵陵诸侯”并由此与黄帝战于“阪泉之野”的人物,两者截然不同。因此,顾颉刚的观点是正确的。只有推翻汉儒的成说,才有可能理顺诸神谱系,还其本来面目。

让我们考察一下上列的神话谱系。

在现存的各种史料中,把炎帝排除在外的神话谱系为数最多,居主流地位,而主张包括炎帝的却为数甚少。这实在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因为从《国语》说出“皆黄、炎之后也”以后,以华夏族为炎黄子孙是世所公认的。然而为什么多数的神话谱系中却没有炎帝的地位呢?何况在《史记》中,炎帝实际上被看作是一个异族的“王”,“侵陵”中国的“诸侯”,是黄帝的征战对象。这不禁引起我们对炎帝在历史上的真实地位的疑问[2]。

三皇五帝谱系的另一个问题是,根据神话传说,黄帝应该是一个农耕部族的神,而炎帝则是一个游牧部族的神,禹的治水,则应是更早的事,比传说中的炎帝和黄帝的时代更为久远得多(说详后)。但在神话谱系中,却是炎、黄同时,而禹在后。就社会历史诸形态的发展顺序而言,则上列的神话谱系显然是极不合理的。这种不合理的排列方式又是怎样形成的呢?

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我们知道,原始部落居民一定崇拜各自的神灵,不同的部落(部族)各有不同的始祖神。所以孔子曾说:“非其鬼而祭之,谄也。”[3]但就我们目前所知的,至迟到东周的时候,无论周族或夏族、商族遗民,无不以黄帝为始祖,如根据《史记》的说法,夏禹为黄帝的世孙,而商族的祖先契则是帝喾之子,同样也是黄帝的四世孙,周族的祖先弃,同样也是帝喾三子(契是帝喾次妃所生,弃却是元妃所生。但奇怪的是,契和弃却都是其母与神交合所生,而不是帝喾所亲生。这是否对周、商两族起源不同有所暗示呢?说详下文)。

对于三族同源这一传说,我们只能理解为三族融合以后宗教统一的结果。那么,夏、商、周三族在相互融合之前是否有各自的始祖神呢?如果有,他们各自的始祖神是谁呢?

回答上述三个问题,将是解开三皇五帝神话和华夏民族文化源头之谜的关键。

 

二、夏商周三族的始祖神

 

夏、商、周是上古时期的三代,是华夏民族文化形成的时代。但研究夏、商、周三族的历史文化却不能局限于三代时期,因为三族在先后建立其在中原地区的统治之前,都必然有各自独特的文化,而在建国后又都有不同程度的文化融合过程。

夏、商、周三族在它们先后建国之前,各有其不同的始祖神,这是毫无疑问的。从较原始的史料看,如《诗经》,分别歌颂了他们各自的始祖神。《商颂·玄鸟》的“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大雅·生民》的“厥初生民,时维姜嫄……载生载育,时维后稷”,分别叙述了商族与周族起源的神话。其起源不同,则始祖神也不同。《楚辞·天问》也是分别叙述夏、商、周三族不同的起源,各族起源的神话也大致与《诗经》相同,却丝毫没有暗示三族有共同的始祖神。可见三族俱为黄帝后代是后起的传说。

(1)夏禹是夏族的始祖神。

夏禹与夏族有密切关系,这应该是无可置疑的。顾颉刚曾断定禹与夏族没有关系[4],但证据不充分。实际上,《诗经》屡次说到禹的国度,如《商颂·长发》“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外大国是疆;幅陨既长,有娀方将,帝立子生商”,虽然没有明确说禹的国度就是夏,但却明确了商之前是禹的国家,而商代继夏而起,这也是《诗》、《书》所反复说到的,所以禹和夏族的关系,是无庸置疑的。

问题不在于此,而在于禹在夏族祖先谱系中的地位。按先儒成说,尧禅让于舜,舜禅让于禹,启继禹而立,始建夏国。那么夏族祖先的谱系,尧、舜是先于禹的。但这一谱系必定是后人所附会的。理由是:首先,《诗经》中只有禹而没有尧、舜,显示禹的传说在先,尧、舜的传说后出;其次,屈原《天问》,从开天辟地开始提问,然后提问鲧和禹的事情,以后才提到了尧、舜,又提到商族的起源。原文是:“伯禹腹,夫何以变化……启代益作后,卒然离……舜闵在家父何以?尧不姚告,二女何亲?……简狄在台喾何宜?玄鸟致贻女何喜……”从而显示了夏族先世的“禹——益——启”的继承关系,而尧、舜则与夏族毫无关系。第三,大禹治水,是从现存最原始的史料中就可以见到的伟大事绩。治水的神话有一种非常强烈的象征意义,它直接来源于一次史无前例的大洪水时期,与西方传说中的挪亚方舟时的大洪水是同时的。这是地球上最近一次冰川期以后的事(距今一万五千年至一万年),由于冰川消融,海水暴涨,洪水泛滥在西方发生了地中海地区被淹没的灾难[5],在中国则产生了众多的湖泊、沼泽(大部分湖沼今天都已干涸消失了)。因此,禹的传说的年代是极为久远的,他实际上就是中国的挪亚,是夏族传说中的始祖[6]。

既然禹是夏族的始祖,那么在传说中禹与启的父子关系又怎样成为可能呢?我认为,这大概是一场激烈的政治斗争的结果。启的时代是原始社会末期的军事民主制时期。启之前,益是部族居民所选举的首领,是合法的“王”。但启终于起来使用武力推翻了益的领导,建立了独裁体制。启是第一个不是由选举产生的“王”,即“僭主”。“僭主”地位在建立之初一定是不稳固的,因为他没有合法的权力来源,是任何人随时可取而代之的。为此,任何僭主在建立独裁体制的同时都必定做一件事:宣称他的权力来源于神授,即他是神的儿子或神的直系后裔,故而与生俱来地具有神性和统治者的资格。所以,如果夏启当了“僭主”后说自己是夏族始祖神禹的儿子,这在我们看来是很自然的事。《楚辞·天问》就曾质问:“禹之力献功,降省下土方,焉得彼涂山女而通之于台桑?”说禹治好了洪水,就到人间来视察,怎么就和人间的女子不检点了起来呢?这是对人神交合传说产生了疑问。就是通过这种途径,禹本是夏族的始祖神,后来却又成了启的父亲(但应注意:禹是神,启是人,这是对神话传说作出基本推断的前提)。

夏族先世的谱系为:禹……益——(禹的神授权力)——启

(2)炎帝是商族的始祖神。

炎帝是上古神话中记载最混乱的神。炎帝与神农氏相混已见上述,炎帝与黄帝为兄弟是另一个大混乱。《国语·晋语》说:“少典娶于有氏,生黄帝、炎帝。”所以炎、黄又是死对头(如《史记·五帝纪》所述),又是亲兄弟。但如果从文化融合最终导致神话融合这一点来说,则这一传说是丝毫也不值得惊奇的,正如古希腊诸神都是宙斯神所生的传说一样。

那么,炎帝本来的身份究竟是什么呢?他就是商族的始祖神。理由是:

第一,炎帝传说的地域与商族活动地域相同。《史记正义》引《帝王世纪》说:炎帝“初都陈,又徙鲁”,可见炎帝的传说地域在河南、山东一带。这正是商族活动的地域。

第二,东夷民族是炎帝的后裔,而商族是东夷民族的一支。炎帝姜姓[7],齐是姜姓之国,而姜太公亦正是东夷人,《吕氏春秋》说:姜太公是“东夷之士”,《史记索隐》引谯周曰:“姓姜,名牙,炎帝之裔。”可见东夷人为炎帝后裔。

王献唐从风俗传统、语言、制度等方面缜密考证了东夷氏族为炎帝之后裔,见其所著《炎黄氏族文化考》。而商族为夷人的一支,这从周人对商的称呼中也可看出来。如《逸周书·祭公解》:“用夷居之,大商之众。”《左传·昭公二十四年》引《太誓》:“纣有亿兆夷人。”《逸周书·明堂解》:“周公相武王以伐纣夷。”由于炎帝、夷族、商族的这种关系,可知炎帝为商族的始祖。

第三,炎帝是游牧民族的神,与商族早期的生产方式相合。按《说文解字》:“羌……牧羊之人也。从人从羊。”牧羊者曰羌,牧羊者所生曰姜,两字在字源上是一致的。可知姜姓的炎帝必为游牧民族的神灵。《帝王世纪》说:炎帝“长于姜水……初都陈,又徙鲁”,按姜水在今峡西,陈、鲁则是河南、山东之地,这反映了炎帝的部落大范围迁徙游牧的情况。而商族早期主要从事游牧业生产,直到盘庚再次定都殷墟为止,商依旧以畜牧业为主。商族在成汤之前凡八迁,其先祖(王亥)曾游牧至河北易水流域;汤至盘庚又有五次大规模迁徙,这些都反映了商族以畜牧业为主的生产方式。郭沫若也曾指出:“殷代毫无疑问是牧畜最为蕃盛的时代。”[8]因此炎帝传说的意义与商族早期游牧民族的性质是相符的。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上文引述炎帝起于西方的传说,与先儒认为商族起源于“太华之阳”的传说是极其吻合的。两者都传说起源于西方而迁徙于东方[9]。

第四,炎帝崇拜是一种对玄鸟(燕子)的崇拜,是商族的图腾。近年来在陕西华县和河南峡县等地,都出土了太阳与玄鸟(或踆鸟,即三足乌)复合形象的彩陶残片(同属于庙底沟型仰韶文化)。按《淮南子·天文训》说“日中有踆鸟”,《左传·昭公十七年》“炎帝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而《鹖冠子》则说“凤,火鸟也”,并且日中踆鸟也义同于火鸟,由此可推断炎帝崇拜是一种以日中玄鸟为图腾的崇拜[10]。而我们知道,商是以玄鸟为图腾的,故《诗经》说“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可知炎帝崇拜与商族的图腾是一致的。

第五,从现存文献看,炎帝与商有密切关系。《山海经·海内经》说“炎帝之孙伯陵”,而《国语·周语》“大姜之姪,伯陵之后”,又《左传·昭公二十年》“有逢,伯陵因之”,伯陵是谁?韦昭、杜预皆曰:“殷之诸侯。”所谓“殷之诸侯”,只能理解为殷的族人(殷并未分封诸侯,诸侯封建制是实行宗法社会制度的周代才有的)。可见炎帝是商族的始祖。

综上所述,炎帝作为商族的始祖,应是确切无疑的。炎帝的传说后来生出了许多迷雾,它与商族的关系的真相反被埋没,主要是商族与周族敌对的结果(详后文)。

商族神话谱系中还可能包括尧、舜。孟子曾说舜是“东夷之人也”,又《国语·鲁语》:“商人禘舜而祖契。”尧、舜的传说同时而后起,所以尧也是这一谱系中的一员。

于是商族诸神谱系应为:炎帝……尧——舜——契。

(3)黄帝是周族的始祖神。

黄帝是周族的始祖神,这是没有疑问的,为世所公认。黄帝是农业部族的神,与周族较发达的农业生产方式相适应;黄帝姬姓,周族亦为姬姓;黄帝传说地域在西方(今峡西一带),正是周族的活动地域。这几点可进一步证实黄帝是周族的始祖神。

问题并不在黄帝是周族的始祖神,而在于他是否也是夏、商两族的始祖神。正如本文开头所提出的疑问,自古至今的著述都认为黄帝同时是夏、商、周三族的始祖神,但这是极不合理的。从夏族与黄帝的关系来说,黄帝的传说显然后起于禹的传说,故《诗经》、《天问》有禹而无黄帝,禹的传说年代极为久远,这也已见于上文,故黄帝不可能是夏族的始祖神;从商族与黄帝的关系来说,黄帝也不可能是商的始祖神。首先,黄帝是农业部落神。《大戴礼记·五帝德》曰:“黄帝”时播百谷草木,“故教化淳鸟兽昆虫”。按《史记·五帝纪》:“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说明了黄帝是“神农氏”部族的传说人物,亦即农业部族的神。又黄帝之妻为嫘祖,是为蚕神,蚕是农业产品,证明黄帝是农业部族神。而商族在其发展初期主要是畜牧业部族,与黄帝所代表的生产方式相异。其次,黄帝传说的地域与商族也不同。商族活动地域在东方,而黄帝传说地域则在西方,大致在今峡西黄土高原一带。实则“黄帝”即黄土之神,亦即“后土”。《说文解字》“黄,泥土色也,从田”,而证之《禹贡》,九州之中,唯雍州之土色为黄色:“黑水西河惟雍州,弱水既西,泾属渭汭……厥土惟黄壤,厥田惟上上……”所谓雍州,正是渭水流域地区,在古代是农业最发达的地区(所谓“厥田惟上上”),也正是黄帝“有土德之瑞”(《史记·五帝纪》)的发祥地。起源于黄土高原的农业部族的神黄帝,不可能是东方的游牧部族的商族的始祖神。

以上确定了黄帝是周族所独有的始祖神,则周族的神灵谱系应是从黄帝到弃(后稷)的体系:黄帝……后稷。

最后需要说明的是,无论炎帝还是黄帝,其名称皆不见于《诗经》、《尚书》、《楚辞·天问》等较原始的史料,这说明诸神的名称本身就有一个演变过程。但这种演变并不是从无到有的演变,而是从含混和无意识到明确和有意识的演变,所以它与对各族始祖神的探讨是不矛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