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古文献卷下)
信息搜索
(宋•楊時編)《二程粹言》
 
虞舜大典(古文献卷下)  加入时间:2013/6/27 17:12:00  admin  点击:798

(宋·楊時編)《二程粹言》

 

卷上

子曰:異端之説雖小道,必有可觀也。然其流必害,故不可以一言之中,一事之善,而兼取其大體也。夫楊、墨亦是堯、舜而非桀、紂,其是非豈不當乎?其所以是非之意,蓋竊吾之似欲成其説耳。

劉絢問:孔子何為作《春秋》?子曰:由堯、舜至於周,文質損益,其變極矣,其法詳矣,仲尼參酌其宜以為萬世王制之所折中焉,此作《春秋》之本意也。觀其吿顔子為邦之道可見矣。

或問:《易》有《大過》,何也?子曰:聖人盡道而無過,故曰“大過”,亦當事之大耳。猶堯、舜禪遜,湯、武放伐之類也。道無不中也,無不常也,以世人所不常見,則謂之大過於常耳。是故立非常之大事,興不世之大功,成絶俗之大德,皆大過之事,而實無所過也。

子曰:為治而不法三代,苟道也。堯、舜不可及已,三代之治,其可復必也。

子曰:天下之事,無一定之理,不進則退,不退則進,時極道窮,理當必變。惟聖人為能通其變於未窮,使其不至於極,堯、舜時也。

 

卷下

子曰:泰山雖高矣,絶頂之外無預乎山也。唐虞事業自堯、舜觀之,亦猶一雲過於太虚耳。

子曰:桓魋不能害己,孔子知矣,乃微服過宋。象將殺己,舜知之矣,乃同其憂喜。饑溺而死有命焉,而禹、稷必救之;國祚脩短有數焉,而周公必祈之。知性命並行而不相悖,然後明聖人之用。

子曰:天子之職守宗廟,而堯、舜以天下與人;諸侯之職守社稷,而大王委去之。惟聖賢乃與於此,學者守法可也。

子曰:聖賢在上,天下未嘗無小人也,能使小人不敢肆其惡而已。夫小人之本心,亦未嘗不知聖賢之可説也,故四立堯朝必順而聽命,聖人豈不察其終出於惡哉?亦喜其面革畏罪而已。苟誠信其假善而不知其包藏,則危道也。是以雖堯、舜之盛,於此未嘗無戒,戒所當戒也。

子曰:堯、舜生而知之者也,湯、武學而至之者也,文之德似堯、舜,禹之德似湯、武,雖然,皆聖人也。

或問:舜能化瞽象於不格姦,而何爲不能化商均也?子曰:舜以天下與人,必得如己者,故難,於商均之惡,豈聞如瞽象之甚焉?

或謂:顔子爲人,殆怯乎?子曰:孰勇於顔子?顔子曰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爲者亦若是。有而若無,實而若虚,孰勇於顔子!

或問:舜不告而娶,爲無後也,而於拂父母之心,孰重?子曰:非直不告也,告而不可,然後堯使之娶耳。堯以君命命瞽瞍,舜雖不告,堯固告之矣。在瞽瞍不敢違,而在舜爲可娶也。君臣父子夫婦之道,於是乎皆得。曰:然則象將殺舜而堯不治焉,何也?子曰:象之欲殺舜無可見之迹,發人隠慝而治之,非堯也。

子曰:荀子謂博聞廣見可以取道,欲力行堯、舜之所行,其所學皆外也。

子曰:在邦家而無怨,聖人發明,仲弓使之,知仁也。然在家而有怨者焉,舜是也;在邦而有怨者焉,周公是也。

子曰:堯、舜、孔子,語其聖則不異,語其事功則有異。

子曰:象憂喜舜亦憂喜,天理人情之至也。舜之於象,周公之於管叔,其用心一也。管叔初未嘗有惡,使周公逆度其兄將畔而不使,是誠何心哉?惟管叔之畔非周公所能知也,則其過有所不免矣。

或問:後世有作虞帝弗可及,何也?子曰:譬之於地,肇開而種之其資毓於物者,如何其茂也,久則漸磨矣。虞舜當未開之時,及其聰明如此其盛,宜乎後世莫能及也。胡不觀之,有天地之盛衰,有一時之盛衰,有一月之盛衰,有一辰之盛衰。一國有幾家,一家有幾人,其榮枯休戚未有同者。隂陽消長,氣之不齊,理之常也。

楊廸言於子曰:心迹固夫子以爲無可判之理,廸也疑焉。子曰:然則舜同象之憂喜,孟子不以爲僞,卽是宜精思以得之而何易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