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古文献卷下)
信息搜索
(周•墨翟撰)《墨子》
 
虞舜大典(古文献卷下)  加入时间:2013/6/27 17:09:00  admin  点击:1119

(周·墨翟撰)《墨子》

 

卷一

所染第三

子墨子言見染絲者而歎,曰:染於蒼則蒼,染於黃則黃,所入者變,其色亦變,五入必,而已則爲五色矣!故染不可不慎也!非獨染絲然也,國亦有染。舜染於許由、伯陽,禹染於臯陶、伯益,湯染於伊尹、仲虺,武王染於太公、周公。此四王者所染當,故王天下,立爲天子,功名蔽天地。舉天下之仁義顯人,必稱此四王者。

 

三辯第七

程繁問於子墨子曰:夫子曰聖王不爲樂,昔諸侯倦於聽治,息於鐘鼓之樂;士大夫倦於聽治,息於竽瑟之樂;農夫春耕、夏耘、秋斂、冬藏,息於瓴缶之樂。今夫子曰聖王不爲樂,此譬之猶馬駕而不稅,弓張而不弛,無乃非有血氣者之所能至邪?子墨子曰:昔者堯、舜有茅茨者,且以爲禮,且以爲樂。湯放桀於大水,環天下自立以爲王,事成功立,無大後患,因先王之樂,又自作樂,命曰《護》,又修《九招》。武王勝殷殺紂,環天下自立以爲王,事成功立,無大後患,因先王之樂,又自作樂,命曰《象》。周成王因先王之樂,又自作樂,命曰《騶虞》。周成王之治天下也,不若武王。武王之治天下也,不若成湯。成湯之治天下也,不若堯、舜。故其樂逾繁者,其治逾寡。自此觀之,樂非所以治天下也。程繁曰:子曰聖王無樂,此亦樂已,若之何其謂聖王無樂也? 子墨子曰:聖王之命也,多寡之。食之利也,以知饑而食之者智也,因爲無智矣。今聖有樂而少,此亦無也。

 

卷二

尚賢上第八

……故古者聖王之爲政,列德而尚賢。雖在農與工、肆之人,有能則舉之。高予之爵,重予之祿,任之以事,斷予之令。曰爵位不高則民弗敬,蓄祿不厚則民不信,政令不斷則民不畏,舉三者授之賢者,作爲賢賜也,欲其事之成。故當是時,以德就列,以官服事,以勞殿賞,量功而分祿。故官無常貴,而民無終賤。有能則舉之,無能則下之。舉公義,辟私怨,此若言之謂也。故古者堯舉舜於服澤之陽,授之政,天下平;禹舉益於陰方之中,授之政,九州成;湯舉伊尹於庖廚之中,授之政,其謀得;文王舉閎夭、泰顛於置罔之中,授之政,西土服。故當是時,雖在於厚祿尊位之臣,莫不敬懼而施;雖在農與工肆之人,莫不競勸而尚意。故士者,所以爲輔相承嗣也。故得士則謀不困,體不勞,名立而功成,美章而惡不生,則由得士也。

 

尚賢中第九

賢者之治國者也,蚤朝晏退,聽獄治政,是以國家治而刑法正。賢者之長官也,夜寢夙興,收斂關市、山林、澤梁之利,以實官府,是以官府實而財不散。賢者之治邑也,蚤出莫入,耕稼,樹藝,聚菽粟,是以菽粟多而民足乎食。故國家治則刑法正,官府實則萬民富。上有以絜爲酒醴粢盛,以祭祀天鬼;外有以爲皮幣,與四鄰諸侯交;內有以食饑息勞,將養其萬民;外有以懷天下之賢人。是故上者天鬼富之,外者諸侯與之,內者萬民親之,賢人歸之。以此謀事則得,舉事則成,入守則固,出誅則強。故唯昔三代聖王堯、舜、禹、湯、文、武之所以王天下、正諸侯者,此亦其法已。……古者舜,耕歷山,陶河瀕,漁雷澤,堯得之服澤之陽,舉以爲天子,與接天下之政,治天下之民。伊摯,有莘氏女之私臣,親爲庖人,湯得之,舉以爲己相,與接天下之政,治天下之民。傅說,被褐帶索,庸築乎傅岩,武丁得之,舉以爲三公,與接天下之政,治天下之民。此何故始賤卒而貴,始貧卒而富?則王公大人明乎以尚賢使能爲政。是以民無饑而不得食,寒而不得衣,勞而不得息,亂而不得治者。……然則富貴爲賢以得其賞者,誰也?曰:若昔者三代聖王堯、舜、禹、湯、文、武者是也。所以得其賞,何也?曰:其爲政乎天下也,兼而愛之,從而利之,又率天下之萬民,以尚尊天事鬼、愛利萬民。是故天鬼賞之,立爲天子,以爲民父母,萬民從而譽之曰聖王,至今不已。則此富貴爲賢以得其賞者也。

 

尚賢下第十

然昔吾所以貴堯、舜、禹、湯、文之道者,何故以哉?以其唯毋臨衆發政而治民,使天下之爲善者可而勸也,爲暴者可而沮也。然則此尚賢者也,與堯、舜、禹、湯、文、武之道同矣。……是故古之聖王之治天下也,其所富其所貴,未必王公大人骨肉之親,無故富貴面目美好者也。是故昔者舜耕於歷山,陶於河瀕,漁於雷澤,灰於常陽,堯得之服澤之陽,立爲天子,使接天下之政而治天下之民。……古者聖王,既審尚賢欲以爲政,故書之竹帛,琢之盤盂,傳以遺後世子孫,於先王之書《呂刑》之書然,王曰:於!來!有國有士,告女訟刑,在今而安百姓,女何擇言人,何敬不刑,何度不及。能擇人而敬爲刑,堯、舜、禹、湯、文、武之道可及也。是何也?則以尚賢及之,於先王之書豎年之言然,曰:晞夫聖、武、知人,以屏輔而身。此言先王之治天下也,必選擇賢者以爲其群屬輔佐。……是故昔者堯有舜,舜有禹,禹有臯陶,湯有小臣,武王有閎夭、泰顛、南宮括、散宜生,而天下和,庶民阜,是以近者安之,遠者歸之。日月之所照,舟車之所及,雨露之所漸,粒食之所養,得此莫不勸譽。且今天下之王公大人士君子,中實將欲爲仁義,求爲上士,上欲中聖王之道,下欲中國家百姓之利,故尚賢之爲說,而不可不察此者也。尚賢者,天鬼百姓之利,而政事之本也。

 

卷六

節葬下第二十五

故古聖王制爲葬埋之法,曰:棺三寸足以朽體,衣衾三領足以覆惡。以及其葬也,下毋及泉,上毋通臭,壟若參耕之畝,則止矣。死者既以葬矣,生者必無久喪,而疾而從事,人爲其所能,以交相利也,此聖王之法也。今執厚葬久喪者之言曰:厚葬久喪,雖使不可以富貧、衆寡、定危、治亂,然此聖王之道也。子墨子曰:不然!昔者堯北教乎八狄,道死,葬蛩山之陰。衣衾三領,穀木之棺,葛以緘之,既而後哭,滿埳無封。已葬,而牛馬乘之。舜西教乎七戎,道死,葬南己之市。衣衾三領,穀木之棺,葛以緘之。已葬,而市人乘之。禹東教乎於越,道死,葬會稽之山,衣衾三領,桐棺三寸,葛以緘之,絞之不合,道之不埳。掘地之深,下毋及泉,上毋通臭。既葬,收餘壤其上,壟若參耕之畝,則止矣。若以此若三聖王者觀之,則厚葬久喪果非聖王之道。故三王者,皆貴爲天子,富有天下,豈憂財用之不足哉!以爲如此葬埋之法。

 

卷七

天志中第二十七

……夫愛人利人,順天之意,得天之賞者,誰也?曰:若昔三代聖王堯、舜、禹、湯、文、武者是也。堯、舜、禹、湯、文、武焉所從事?曰:從事兼,不從事別。兼者,處大國不攻小國,處大家不亂小家,強不劫弱,衆不暴寡,詐不謀愚,貴不傲賤。觀其事,上利乎天,中利乎鬼,下利乎人,三利無所不利,是謂天德。

 

天志下第二十八

……故昔也三代之聖王,堯、舜、禹、湯、文、武之兼愛天下也從而利之,移其百姓之意焉,率以敬上帝山川鬼神,天以為從其所愛而愛之,從其所利而利之,於是加其賞焉。

 

卷八

明鬼下第三十一

……是故子墨子言曰:雖有深溪博林幽澗無人之所,施行不可以不董,見有鬼神視之。今執無鬼者曰:夫衆人耳目之請,豈足以斷疑哉?奈何其欲為髙君子於天下,而有復信衆之耳目之請哉?子曰:若以衆之耳目之請,以為不足信也,不以斷疑,不識若昔者三代聖王堯、舜、禹、湯、文、武者,足以為法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