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古文献卷下)
信息搜索
(宋•王雱撰)《南華真經新傳》
 
虞舜大典(古文献卷下)  加入时间:2013/6/27 17:08:00  admin  点击:968

(宋·王雱撰)《南華真經新傳》

 

卷二

齊物論篇

“故昔者,堯問於舜曰:我欲伐宗、膾、胥敖,南面而不釋然,其故何也?舜曰:夫三子者,猶存乎蓬艾之間,若不釋然,何哉?昔者十日並出,萬物皆照,而況德之進乎日者乎?”聖人無我而物無不順,儻有不順,則不得不伐,此《老子》所以有用兵有言之章,而《莊子》所以有堯伐宗、膾、胥敖之言也。夫無我者,與物齊也,物不我齊,則不諧矣。不諧而聖心豈得自安歟?此堯之所以南面而不釋然也。

 

卷三

人間世篇

“是萬物之化也,禹、舜之所紐也,伏義、几蘧之所行終,而況散焉者乎?”體合至虚,則可以使萬物之化,故曰是萬物之化也。禹、舜有為之名,羲、蘧,無為之至,有為無為,均是至妙,道至此而渾合,而不解散,聖人終始於其間也。夫道合則渾而至妙,離則散而猶精,得其渾則足以任之自化,得其散則亦可使之入化矣。故曰禹、舜之所紐也,伏羲、几蘧之所行終,而況散焉者乎?

 

卷四

德充符篇

“受命於地,唯松柏獨也正,在冬夏青青;受命於天,唯舜獨也正,幸能正生以正衆生。夫保始之徵,不懼之實。勇士一人,雄入於九軍,將求名而能自要者而猶若是。”木受命於地,人受命於天。地非私於松栢而使之獨青,天非私舜而使之獨正。蓋松栢不變其至堅,而大舜能守其正性,故曰:受命於地唯松栢獨也正,在冬夏青青,受命於天唯舜獨也正。夫天下之人,不知舜能守其正,而皆稱為聖人,豈自悟其幸生而正而自喪其正,唯能知其本正而守之,亦可正於衆人矣,奚獨聖人歟?故曰:幸能正生以正衆生。

 

卷六

天道篇

“聖人之静也,非曰靜也,善故靜也。萬物無足以鐃心者,故靜也。水靜則明,燭鬚眉,平中准,大匠取法焉。水靜猶明,而況精神聖人之心靜乎?天地之鍳也,萬物之鏡也。夫虚靜恬淡寂漠無為者,天地之平而道德之至,故帝王聖人休焉(未嘗動也)。休則虚,虚則實,實者倫矣;虚則靜,靜則動,動則得矣;靜則無為,無為也則任事者責矣;無為則俞俞,俞俞者,憂患不能處,年夀長矣。夫虚靜恬淡寂漠無為者,萬物之本也。明此以南鄉,堯之為君也;明此以北面,舜之為臣也。以此處上,帝王天子之德也;以此處下,玄聖素王之道也。以此退居而間游,江海山林之士服;以此進為而撫世,則功大名顯,而天下一也。靜而聖,動而王,無為也而尊樸素,而天下莫能與之爭美。”聖人非有意於靜,以其歸根而靜也。歸根而靜,則靜之至。故曰非曰靜也,善故靜也。夫靜之至,則嗜慾忘而天機深,外物安足以動矣?故曰萬物無足以鐃其心者,故靜也。然而聖人之至靜,愈於水之所靜也。水靜則明見於毫末,其平則大匠取法焉。聖人之心靜,則精神完復而洞徹,雖天地之大,萬物之衆,不可逃吾照之也,故曰而況精神聖人之心,靜乎天地之鑒也。萬物之鏡也虚者,所謂曠兮若谷也,靜者所謂其息深深也,恬淡者所謂希夷也,寂漠者所謂晦黙也,無為者所謂自然也,此皆真空妙有之至也,雖天地道德不出於此數者矣,帝聖所以處之而息焉,故曰夫虚靜恬淡寂漠無為者,天地之平,道德之至,故帝王聖人休焉。夫帝聖既處此數者而心休,心休則虚,虚則靜,靜則無為,無為則自得矣。然而虚則未嘗不實,實則極天下之理也,故曰虚則實,實者倫矣。靜則亦未嘗不動,動則無一事之失也,故曰靜則動,動則得矣。無為則亦未嘗不為,為則無有不當也,故曰無為也則任事者責矣。任事者責矣,則自得,自得則悲哀不能入,而形未嘗哀也,故曰無為則俞俞,俞俞者,憂患不能處,年壽長矣。

“昔者舜問於堯曰:天王之用心何如?堯曰:吾不敖無告,不廢窮民苦死者,嘉孺子而哀婦人,此吾所以用心已。舜曰:美則美矣,而未大也。堯曰:然則何如?舜曰:天德而出寧,日月照而四時行,若晝夜之有經,雲行而雨施矣。堯曰:然則,膠膠擾擾乎!子天之合也,我人之合也。夫天地者,古之所大也,而黄帝、堯、舜之所共美也,故古之王天下者奚為哉?天地而已矣”。夫堯不敖無告,不廢窮民苦死者,嘉孺子哀婦人,此雖為惠,而以心惠物也。夫以心惠物,則仁於一物,而所惠不廣矣。故舜曰而未大也,豈若無心惠物乎?故無心惠物,則所惠者大,而物安平,故舜又曰天德而出寧。

 

卷七

天運篇

“夫德遺堯、舜而不為也,利澤施於萬世,天下莫知也,豈直太息而言仁孝乎哉?夫孝悌仁義忠信貞亷,此皆自勉以役其德者也,不足多也。故曰:至貴,國爵并焉;至富,國財并焉;至願,名譽并焉。是以道不渝”。夫萬物皆備於我,而我能全之而不虧,則至貴、至富、至願所以并之焉其道安有加損矣。故曰:至貴,國爵并焉;至富,國財并焉;至願,名譽并焉。是以道不渝。

 

卷十二

徐無鬼篇

“卷婁者,舜也。羊肉不慕蟻,蟻慕羊肉,羊肉羶也。舜有羶行,百姓悦之,故三徙成都,至鄧之墟而十有萬家。堯聞舜之賢,舉之童土之地,曰冀得其來之澤。舜舉乎童土之地,年齒長矣,聰明衰矣,而不得休歸,所謂卷婁者也。”大人者,德之所以充實也。德之充實,則處上而不貴,功成而不居,贍足萬物而不知其所用,衣被天下而無得而為稱,此大人之道若是矣。故曰:生無爵,死無謚,實不聚,名不立,此之謂大人。夫爵諡者,度外之物也;名實者,天下之虛器也。大人豈有心於四者乎?此莊子所以有無立之言也。

 

卷十六

讓王篇

“堯以天下讓許由,許由不受,又讓於子州支父,子州支父曰:以我為天子,猶之可也,雖然,我適有幽憂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下也。夫天下,至重也,而不以害其生,又況他物乎?唯無以天下為者,可以託天下也。舜讓天下於子州支伯,子州支伯曰:予適有幽憂之病,方且治之,未暇治天下也。故天下,大器也,而不以易生,此有道者之所以異乎俗者也。舜以天下讓善卷,善卷曰:余立於宇宙之中,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絺;春耕種,形足以勞動,秋收斂,身足以休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於天地之間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為哉?悲夫!子之不知余也。遂不受,於是去而入深山,莫知其處。舜以天下讓其友石户之農,石户之農曰:捲捲乎后之,為人葆力之士也。以舜之德為未至也,於是夫負妻戴攜子,以入於海,終身不反也。”夫堯、舜者,聖人之有為也。有為卒至於無為,無為之(原本有闕文)。

“舜以天下讓其友北人無擇,北人無擇曰:異哉!后之為人也。居於畎畝之中而遊堯之門,不若是而已,又欲以其辱行漫我,吾羞見之。因自投清泠之淵。”聖人能全其天樂也,天樂全則萬物不足以憂之,此孔子窮於陳、蔡而弦歌不息也。子路、子貢者,不知聖人樂天知命而不憂,以為君子之無耻,此孔子不得不語之以窮通之理也。夫窮者非窮於道也,通者非達於時也,以不能知道則謂之窮,能通於道則謂之通。聖人於道不窮而曲通,所不遇者時而已,豈若細人而自窮於道乎?此聖人自得如此,而不改其樂也。樂不改,則利害榮辱不能汨於中,任其所變而已矣,此子貢遽悟,而所以有古之得道者窮亦樂通亦樂之言。又曰:道德於此,則窮通為寒暑風雨之序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