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古文献卷下)
信息搜索
(晉•郭璞註)《山海經》
 
虞舜大典(古文献卷下)  加入时间:2013/6/27 17:07:00  admin  点击:1029

(晉·郭璞註)《山海經》

 

卷五

中山經

又東南一百二十里,曰洞庭之山(今長沙巴陵縣西又有洞庭陂,潛伏通江。《離騷》曰“邅吾道兮洞庭”,“洞庭波兮木葉下”,皆謂此也。字或作銅,宜從水)其上多黄金,其下多銀鐵,其木多柤梨橘櫾,其草多葌蘪蕪、芍藥、芎藭(蘪蕪,似蛇牀而香也)。帝之二女居之(天帝之二女而處江為神,即《列仙傳》江妃二女也。《離騷·九歌》所謂湘夫人稱帝子者是也。而《河圗玉版》曰:湘夫人者,帝堯女也。秦始皇浮江,至湘山逢大風,而問博士湘君何神?博士曰聞之堯二女舜妃也,死而葬此。《列女傳》曰:二女死於江湘之間,俗謂為湘君。鄭司農亦以舜妃為湘君,說者皆以舜陟方而死,二妃從之,俱溺死於湘江,遂號為湘夫人。按《九歌》,湘君、湘夫人自是二神,江湘之有夫人,猶河洛之有虙妃也,此之為靈與天地並矣,安得謂之堯女,且既謂之堯女,安得復總云湘君哉?何以攷之?《禮記》曰:舜葬蒼梧,二妃不從,明二妃生不從征,死不從葬,義可知矣。即令從之,二女靈達,鑒通無方,尚能以鳥工龍裳救井廪之難,豈尚不能自免於風波而有雙淪之患乎?假復如此,《傳》曰生為上公,死為貴神;禮,五嶽比三公,四瀆比諸侯,令湘川不及四瀆,無秩於命祀,而二女帝者之后,配靈神祇,無緣當復下降小水而為夫人也。參互其義,義既混錯,錯綜其理,理無可據,斯不然矣。原其致謬之由,由乎俱以帝女為名,名實相亂,莫矯其失,習非勝是,終古不悟,可悲矣)。是常遊於江淵澧沅之風,交瀟湘之淵(此言二女遊戲江之淵府,則能鼓三江,令風波之氣共相交通,言其靈響之意也。江、湘、沅水皆共巴陵頭,故號為三江之口,澧又去之七八十里而入江焉。《淮南子》曰“弋釣瀟湘”,今所在未詳也。瀟,音消)是在九江之間(《地理志》:九江今在潯陽,南江自潯陽而分為九,皆東會於大江,《書》曰“九江孔殷”是也),出入必以飄風暴雨。是多怪神,狀如人而載蛇,左右手操蛇。多怪鳥。

 

卷十

海内南經

兕在舜葬東湘水南,其狀如牛,蒼黑一角。

蒼梧之山,帝舜葬於陽(即九疑山也,《禮記》亦曰舜葬蒼梧之野),帝丹朱葬於隂(今丹陽復有丹朱冡也。《竹書》亦曰后稷放帝朱於丹水,與此義符。丹朱稱帝者,猶漢山陽公,死加獻帝之諡也)。汜林,方三百里,在狌狌東(或作猩猩,字同耳)。狌狌知人名,其為獸,如豕而人面(《周書》曰鄭郭狌狌者,狀如黄狗而人面,頭如雄雞,食之不眯。今交州封溪出狌狌,土俗人說云狀如勝,而腹如狗,聲如小兒啼也)。在舜葬西,狌狌西北有犀牛,其狀如牛而黒。

 

卷十二

海内北經

帝堯臺、帝嚳臺、帝丹朱臺、帝舜臺,各二臺,臺四方,在崑崙東北(此盖天子巡狩所經過,夷狄慕聖人恩德,輒共為築立臺觀,以標顯其遺跡也。一本云所殺相柳,地腥臊不可種五榖,以為衆帝之臺)。

舜妻登比氏,生宵明、燭光(即二女字也,以能光照,因名云)。處河大澤(澤,河邊溢漫處),二女之靈,能照此所方百里(言二女神光所燭及者方百里)。一曰登北氏。

 

卷十三

海内東經

湘水出舜葬東南陬,西環之(環,繞也。今湘水出零陵之營道縣陽湖山,入於江),入洞庭下(洞庭,地穴也,在長沙巴陵。今吴縣南大湖中有包山,下有洞庭,穴道潛行水底,云無所不通,號為地脉)。一曰東南西澤。

 

卷十五

大荒南經

赤水之東,有蒼梧之野,舜與叔均之所葬也(叔均,商均也。舜巡狩死於蒼梧而葬之,均因留,死亦葬焉。地今在九疑之中)。

大荒之中,有不庭之山,滎水窮焉。有人三身,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國(蓋後裔所出也)。姚姓,黍食,使四鳥(姚,舜姓也)。有淵四方,四隅皆逹(言淵四角皆旁通也)。北屬黑水,南屬大荒(屬,猶連也)。北旁名曰少和之淵,南旁名曰從淵(音驄馬之驄),舜之所浴也(言舜嘗在此中澡浴也)。

有臷民之國(為人黄色)。帝舜生無淫降臷處,是謂巫臷民,巫臷民,朌姓,食榖。不績不經,服也(言自然有布帛也)。不稼不穡,食也(言五榖自生也,種之為稼,收之為穡)。爰有歌舞之鳥,鸞鳥自歌,鳯鳥自舞,爰有百獸相羣,爰處百榖所聚。

帝堯、帝嚳、帝舜,葬於嶽山(即秋山也)。

 

卷十八

海内經

南方蒼梧之丘,蒼梧之淵,其中有九嶷山,舜之所葬,在長沙零陵界中(山今在零陵營道縣南,其山九谿,皆相似,故云九疑。古者總名其地為蒼梧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