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三)
信息搜索
墨学之渊源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三)  加入时间:2013/6/21 11:13:00  admin  点击:962

墨学之渊源

 

方授楚

 

墨学由墨子之时代、环境、出身及其个性决定,而非墨子以前所能有也。吾前谓墨子未自著书,与时人之说不同,似有损于墨子之伟大;然以吾观之,墨学乃墨子以前所无,由其一人倡导而成,诚所谓“开山祖师”也,其伟大何如!

然自来言墨学渊源者,则有三说:

(一)有谓原于尧舜者。《韩非子·显学篇》曰:

“孔子、墨子俱道尧舜而取舍不同,皆自谓真尧舜。尧舜不复生,将谁使定儒墨之诚乎?”

《史记·自序》载司马谈论六家要旨曰:

墨者亦尚尧舜道,言其德行,曰:堂高三尺,土阶三等,茅茨不翦,采椽不刮;食土簋,啜土刑,粝粱之食,藜藿之羹;夏日葛衣,冬日鹿裘。其送死,桐棺三寸,举音不尽其哀,教丧礼必以此为万民之率。使天下法若此,则尊卑无别也。

是韩非与司马谈以为原于尧舜也。

(二)有谓原于夏禹者。《庄子·天下篇》曰:

墨子称道曰:“昔者禹之湮洪水,决江河,而通四夷九州也,名山三百,支川三千,小者无数。禹亲自操槖耜,而九杂天下之川;腓无胈,胫无毛,沐甚雨,栉疾风,置万国。禹,大圣也,而形劳天下也如此。”使后世之墨者,多以裘褐为衣,以跂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曰:“不能如此,非禹之道也,不足谓墨。”

《淮南子·要略训》本之,曰:

墨子……背周道而用夏政。禹之时天下大水,禹身执虆臿,以为民先,剔河而道九岐,凿江而通九路,辟五湖而定东海。当此之时,烧不暇,不暇扢;死陵者葬陵,死泽者葬泽。故节财,薄葬,闲服,生焉。

是庄子、淮南王以墨学原于禹也。

(三)有谓原于史佚者。《汉书·艺文志》谓“墨家者流,盖出于清庙之守”。而所列墨六家,八十六篇,则首《尹佚》二篇,原注:“周臣,在成康时也。”次《田俅子》,次《我子》,次《随巢子》,次《胡非子》,末为《墨子》七十一篇。近人江瑔本之,曰:

墨子之学,出于史佚,史角。史角无书,史佚有书二篇,《汉志》列于墨家之首,且谓周臣,在成康时。则由史佚历数百岁而后至墨子,未有墨子之前,已有墨家之学(《读子卮言》卷二页28)。

此即墨学出于史佚之说也。

按以上三说,皆他家所述,而非墨子之所自道也。今观《墨子》书中,绝未言及史佚。且史佚远在周初,以时代情状核之,不得有私人著述。《尹佚》书汉以后不传,近世马国翰辑本一卷,仅录《左传》、《周书》所载史佚语及遗事,亦与墨家之旨不类。则《汉志》所著录者,或后人所依托,未足据也。书中虽言及尧舜夏禹,亦未足定为其学之所从出。清儒汪中之论,最为通达,其言曰:

墨子质实,未尝援人以自重。其则古昔,称先王,言尧舜禹汤文武者六,言禹汤文武者四,言文王者三,而未尝专及禹。墨子固非儒而不非周也,又不言其学之出于禹也。公孟谓君子必古言服然后仁,墨子既非之,而曰“子法周而未法夏,则子之古非古也”。此因其所好而激之,且属之言服,甚明而易晓。然则谓墨子背周而从夏者,非也。惟夫墨离为三,取舍相反,倍谲不同,自谓别墨;然后托于禹以尊其术,而淮南著之书尔。——《述学墨子后序》

汪氏谓墨子非背周道虽有未安,其言非从夏政,则确切不移;夏禹既非墨学所从出,则墨学不出于尧舜,尤无待论矣。汪氏又曰:“墨子者盖学焉而自为其道者也。故其《节葬》曰:‘古圣王制为葬埋之法’,又曰:‘子墨子制为葬埋之法’,则谓墨子自制者是也。”此言亦得其实。吾故曰,墨子以前无墨学。

夫尧舜本儒墨所同道,墨子称禹,孔子亦曰:“禹!吾无间然矣!……禹!吾无间然矣!”(《论语·泰伯》)反复赞叹,此亦孔墨所同。《淮南子·要略训》曰,“墨子学儒者之业,受孔子之术”;《主术训》亦曰,“孔墨皆修先圣之术,通六艺之论”。按六艺之名非当时所有,然墨子之学长于《诗》、《书》、《春秋》,学问之基础,固与孔子相同也。而卒至于大异者,此墨子有创造之精神,与独特之学说,非儒家之官学所能包也。

墨学为墨子所独创,故九流多以其学术名家,而“墨”乃独举其倡导者一人之姓以名家,此与众不同者也。

 

(方授楚:《墨学源流》,《民国丛书》第四编第5册,上海书店据中华书局1937年版影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