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三)
信息搜索
从《孟子》对舜帝论述说起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三)  加入时间:2013/6/21 11:01:00  admin  点击:1208

从《孟子》对舜帝论述说起

——论舜与舜文化

 

周一谋

 

舜,又称虞舜,是继唐尧之后的又一贤君,常常尧舜并称。在先秦典籍中,除了《尚书》的《尧典》与《舜典》之外,以较多篇幅论述舜的生平事迹者,恐怕要首推《孟子》。在孟子心目中,尧舜是中国古代贤明政治的代表,人伦道德的典范,聪明智慧的化身。汉代司马迁在写作《史记·五帝本纪》时,除了参考《尚书》的有关记载之外,还必须参考《孟子》及其他有关文献,从《五帝本纪》中《舜本纪》的具体内容来看,可说有相当部分是取材于《孟子》的。因此,将《孟子》一书中有关舜的论述加以研究,这对于全面了解舜文化无疑是很有帮助的。本文拟对舜的生平、舜的成才、舜的政治理想和思想道德文化修养等各个方面加以探讨和研究。

关于舜的生平,《孟子》有这样的记载:“舜生于诸冯,迁于负夏,卒于鸣条,东夷之人也。”[1]诸冯,地名,在山东菏泽市南五十里,相传为舜所生处。(有言舜出生于山东定陶县者,定陶离菏泽亦很近)山东诸城市亦名诸冯。又山西垣曲县东北五十里有诸冯山,《方舆纪要》云舜生于此地。《尚书》未言舜的出生地。依《孟子》所述,舜的出生地当在今山东境内,才能与“东夷之人也”的结论相吻合。《史记·五帝本纪》:“舜,冀州之人也。”冀州,古代九州之一,范围很广,指今山西和陕西间黄河以东,河南和山西间黄河以北,以及山东西北,河北东南部地区。《史记》正义云:“蒲州河东县本属冀州,宋永初《山川记》云:蒲坂城中有舜庙,城外有舜宅及二妃坛。”依此说则舜的出生地也有可能在今山西永济市的蒲州镇。负夏,古邑名,又作负瑕,在今山东兖州市北。《史记·五帝本纪》:“舜就时于负夏。”这就表明,舜后来又迁移到今山东兖州以北居住。《孟子》有舜耕于畎亩之说,却不言具体地址。《史记·五帝本纪》:“舜耕于历山。”历山究竟在何处,说法不一。①在今山东济南市南,又名舜耕山、千佛山。《水经·济水注》:“山上有舜祠,山下有大穴,谓之舜井。”②在今山东菏泽市东北。《水经·瓠子河注》:“雷泽西十许里有小山……谓之历山,有陶墟,为舜耕陶所在。”③在今山西垣曲东北,为中条山主峰之一。山上有舜王坪。④在今山西永济市东南。《水经·河水注》:“历山谓之历观,舜所耕处也。”尽管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依“迁于负夏”、“就时于负夏”等说,当以今山东济南市南的舜耕山为是,此地离兖州之北亦不远。

《孟子》说舜卒于鸣条。鸣条,又名高侯原,在今山西运城市安邑镇北,一说在今河南封丘东。卒于鸣条之说显然与其他文献所载相左。《尚书·舜典》言舜“陟方乃死”,并未言及死地。《礼记·檀弓》则说“舜葬于苍梧之野”。《史记·五帝本纪》所载较详,言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是为零陵”。与《礼记》所载一致。《史记》的记载,后又被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古地图(图比《史记》成书早近一个世纪)所证实。所谓苍梧之野,指的就是今湖南省宁远县境内,并且明确指出,舜被埋葬在九疑山。并因之称“零陵”。后来又设零陵郡,治所在今永州市。由此可见,在九嶷山召开舜文化研讨会,其意义是十分重大的。

《尚书·舜典》言舜名重华。依《史记·五帝本纪》所载,舜为颛顼之后,为黄帝之八世孙。《尚书·尧典》谓舜乃“瞽子(盲人之子),父顽、母嚚、象傲、克谐以孝。”言舜的父亲很顽固,母亲愚恶,弟弟象很傲慢,舜却能以孝悌之心处理好与他们的关系。依《孟子》与《史记》所述,舜的父亲名瞽叟,其生母早逝,瞽叟续娶,生象。瞽叟与后妻及象“皆欲杀舜”。而舜总是以孝悌之道待之。尧闻其贤,竟让九个儿子拜舜为师,又将两女儿(即娥皇、女英)下嫁给他。如《孟子》所说:“帝使其子九男二女,百官牛羊仓廪备,以事舜于畎亩之中。”[2]然而瞽叟与后妻及象欲杀害舜之心愈演愈烈。“父母使完廪,捐阶,瞽叟焚廪;使浚井,出,从而掩之。象曰:谟盖都君,咸我绩,牛羊父母,干戈朕,琴朕,弤朕,二嫂使治朕栖。”[3]瞽叟让舜修仓廪,却把梯子撤掉,放火焚烧仓廪;又让舜挖井,待舜入井中,即用土填塞之,皆欲致舜于死地。象认为自己谋杀舜的功劳最大,说将牛羊、仓禀分给父母,兵器、乐器及舜所取二妃则归自己。然而聪明的舜早有防备,每次都能顺利地脱险,使其父母与象的阴谋全都破产。但是舜仅仅限于避难而从来不考虑报复,恰恰相反,始终以孝悌之道对待父母兄弟。

舜既是一位勤苦耕作的农民,又做过渔夫、陶工及工匠之类。他历经磨难而能成才。所以孟子很有感慨地说:“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4]孟子认为,虞舜,商朝贤相傅说,泰国贤大夫百里奚等,都是从艰难困苦中磨炼出来的。一个人倘若不经过各种艰苦磨练,那就很难成长。因此上述这段话经常为后人所引用,正好可以说明“艰难困苦,玉汝于成”之意。

孟子认为,舜的政治主张就是实行仁政。他说:“舜明于庶物,察于人伦,由仁行义,非行仁义也。”[5]意即舜能明白万物的生长规律,深知人伦之理,具有仁义之心,实行仁义乃是自觉行动,并非内心自私自利的勉强行仁义者。孟子又说:“尧舜之道,不以仁政,不能平治天下。”[6]并且指出:“殃民者,不容于尧舜之世。”[7]表明尧舜的政治主张就是实行仁政,爱护百姓,倘若有谁给老百姓制造灾难,那就与尧舜的政治主张是水火不相容的。孟子又引孔子的话说:“唐虞禅,夏后殷周继。”[8]意即唐尧虞舜时选拔继位人实行的是禅让制,而夏禹以后却实行的是父死子继的世袭制。所谓禅让制,是说尧作为部落联盟领袖时,经过四岳推举舜为继承人,尧对舜进行过三年考核,使帮助办事,在尧生前,舜摄政28年,及至尧死后,舜乃继位。舜用同样的方法推举出禹,又经过长期治水的考验,便正式确定禹为接班人。尧舜都把挑选继承人当做政治上的头等大事,苟不得其人,则不胜忧虑之至。如孟子所说:“尧以不得舜为己忧,舜以不得禹、皋陶为己忧。……为天下得人者谓之仁。是故以天下与人易,为天下得人难。”[9]孟子认为,尧舜都把选拔理想的继承人当做行仁政的重要保证,由于人才十分难得,因而为天下选拔贤能的继承人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尧舜主张任人唯贤,反对任人唯亲,他们不让自己的儿子继位,而是经过推举、考核之后,把贤能之人选拔出来,使之做出实绩,然后再继承大位。这种做法不仅使孟子大加赞颂,亦为后世之人广为赞扬。

孟子又说:“尧舜之道,孝悌而已。”[10]他对舜的孝道更有突出的论述。万章曾经询问孟子,《诗经》上说过“娶妻如之何?必告父母”。而舜娶尧之二女却没有告诉瞽叟与继母,是否不合礼制和孝道呢?孟子回答说:“告则不得娶,男女居室,人之大伦也,如告,则废人之大伦,以怼父母,是以不告也。”[11]意即舜娶尧之二女,如果事先告诉,会引起反对,不听则遭怨恨,还不如不告诉为好。孟子又评论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舜不告而娶,为无后也,君子以为犹告也。”[12]孟子认为舜娶尧女是为了子女,不孝表现在三个方面:父母有过错而不能进谏言者为一不孝;父母年老而不能尽心尽力赡养为二不孝;不及时娶妻生育后代为三不孝。在这三不孝中,尤以不能及时娶妻生育子嗣最为不孝;由于解决了子嗣问题,就是对父母孝敬的表现,所以不告诉也等于告诉一般。孟子曾经指出,舜继承帝位后,仍很孝敬父母,倘若父母感到不满意,他心中是很不安的。孟子说:“天下之士悦之,人之所欲也,而不足以解忧;好色,人之所欲,娶帝之二女而不足解忧;富,人之所欲,富有天下而不足以解忧;贵,人之所欲,贵为天子而不足以解忧。人悦之、好色、富贵,无足以解忧者,惟顺于父母可以解忧。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有妻子则慕妻子,仕则慕君,不得于君则热中。大孝终身慕父母,五十而慕者,予于大舜见之矣。”[13]意即大舜处处受人欢迎和称赞,又娶了尧之二女这样美丽的妻子,已经富有天下,贵为天子,却仍然不能解除忧愁,这是由于其父母对他不满意之故。人们少年时敬爱父母,青年时则喜爱漂亮的异性,娶妻以后则疼爱妻子,做了官后则忠爱国君,如国君不满意则内心很痛苦。大孝之人则一辈子孝敬父母,娶妻、做官以后也都是这样,到了五十岁以后却仍然那么孝敬父母,我只看到了大舜这样一个典型人物。这是孟子对舜的孝道所作的充分肯定。

虞舜很善于学习他人长处,十分注重个人修养。孟子曾说:“舜之居深山之中,与木石居,与鹿豕游,其所异于深山之野人者几希。及其闻一善言,见一善行,若决江河,沛然莫之能御也。”[14]孟子认为,舜虽耕于深山之中,常与草木鹿豕等为伴,与一般农民没有多大区别,但他只要听到有合乎人伦道德的善言,见到谁做了有利于他人或社会国家的好事,就竭尽全力学习和仿效之,不断提高自己的德行修养,这就是舜异于众人之处。舜是一个言行一致、心口如一的人,素来反对口是心非的伪君子。万章曾询问孟子,孔子为什么要把“乡原”这种人称为“德之贼也”?孟子回答说:“非之无举也,刺之无刺也,同乎流俗,合乎污世,居之似忠信,行之似廉洁,众皆悦之,自以为是,而不可与入尧舜之道,故曰德之贼也。”[15]孟子认为,“乡原”就是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人,这种人十分狡猾。你要批评他又找不到具体缺点错误,要想讽刺他也找不到什么具体内容,表面上装扮成忠信廉洁的正人君子,实际则与社会上一切丑恶势力同流合污。这样的人往往能蒙骗群众,受人称赞,他们也自以为是,不断进行自我欣赏。这种人与尧舜之道是格格不入的,必须要受到舜的痛斥。故孔子称“乡原”为德之贼,认为有道德的人应当辨明是非,分别清浊,绝不能与之为伍。

舜文化的内容博大精深,包罗极其广泛,不但包括政治、经济、思想、道德、伦理,而且还涉及养生保健与生殖文化。在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的竹简《十问》中,就曾假托尧与舜互相问对以讨论如何保护好性机能的问题。该书写道:“尧问于舜曰:天下孰最贵?舜曰:生最贵。尧曰:治生奈何?舜曰:审乎阴阳。尧曰:人有九窍十二节,皆设而居,何故而阴与人俱生而先身去?舜曰:饮食弗以,谋虑弗使,讳其名而匿其体。其使甚多而无宽礼,故与身俱生而先身死。尧曰:治之奈何?舜曰:必爱则喜之,教而谋之,饮而食之,使其题悴坚强而缓事之,必监之而勿予,必乐矣而勿泻,材将积,气将褚,行年百岁,贤于往者。舜之接阴治气之道。”尧首先提出该怎样养生的问题,舜问答说应当按照天地阴阳变化的规律办事。尧又问人体各种器官与生殖器官同时产生,为什么生殖器官最先衰痿?舜回答说,生殖器官有其专职,吃饭用不着它,思考问题也用着它,它生长在人体的隐蔽之处,一般都忌讳直呼其名。但人们追求房中之乐,房事过于频繁,而不加以节制和宽缓,所以生殖器官最先衰痿。尧进而又问应当怎样保护好性器官?舜回答说,必须高度重视性器官和爱护性器官,应当千方百计地保护好性机能,既要注意饮食滋补,又要节制房事,即使阴茎已经勃起(所谓“题悴坚强”就是指阴茎勃起),也不要随便进行交媾,绝不可滥施泄泻,要巩固精关,爱护阴精,使人体内的精气得以积蓄。倘能如此,就可以健康地坐享百岁之天年。这就是舜的房事养生保健原则。古人认为尧舜都是圣人,而圣人是无所不知和无所不晓的,故有关性保健的知识也假托尧舜之口加以论述。这段论述虽属假托,却很有价值,非常值得重视。现代科学研究亦证明,一个人倘能长期保持性机能不衰,则十分有利于健康长寿。

由于尧舜是中国古代贤明政治的代表,人伦道德的典范,聪明智慧的化身。所以孟子一再号召人们向尧舜学习,并说:“人皆可以为尧舜。”[16]孟子认为,一个人只要刻苦学习,加强自我修养,就可以达到尧舜那样的思想道德水平。孟子又说:“舜人也,我亦人也,舜为法于天下,可传于后世,我由未免为乡人也,是则可忧,忧之如何,如舜而已。”[17]认为舜是人,平民也是人,舜所立法度能流传于后世,平民却为达不到舜的水平而忧虑,能忧虑就会迫使自己不断向舜学习,最终就能达到舜的思想道德境界。尧舜作为古代政治家和思想道德的典范,对后世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也是后人学习的楷模和鼓舞力量。“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18],直到今天,尧舜精神仍然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凝聚力量,仍在继续激励和鼓舞着我们炎黄子孙不断革故鼎新,求真务实地向前迈进。

 

 

 

注释:

1][5][17]《孟子·离娄下》。

2][3][8][11][13]《孟子·万章上》。

4][7][10][16]《孟子·告子下》。

6][12]《孟子·离娄下》。

9]《孟子·滕文公上》。

14]《孟子·尽心上》。

15]《孟子·尽心下》。

18]《毛泽东诗词》七律二首《送瘟神》。

 

(选自《舜德千秋》,九嶷山舜文化研究会编,海南出版社,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