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四)
信息搜索
尧舜传说的伦理观照——舜孝故事(三)(2)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四)  加入时间:2013/6/18 10:58:00  admin  点击:969

象儿吃饭大门望,样样工夫都不知。

娶得阳婆成后母,想来我母入阴思[44]。

杨婆心里如蛇毒,计较千般杀舜儿。

要杀前妻那个子,全谋田地共家资。

屋宅田塘一总得,屋宅全谋収象儿[45]。

就见杨婆起计较,出来堂上讲言词。

便叫丈夫来吩咐,你今听我讲言词。

人请也要钱来使,钱粮门户急精飞[46]。

日在家中闲静坐,生意不思到己时[47]。

夫便答言妻身听,妻今听我讲言词。

我去京成作卖买,怕你亏欺欺我儿[48]。

杨婆答言夫主听,你今说话不良时。

你儿我子都是子,你要三心两样思[49]。

杏公闻得妻语好,就収财物别妻儿[50]。

杨婆就见夫离去,暗计思量杀舜儿。

便叫舜儿来吩咐,你今听我讲言词。

下圆桃子红红熟,不好难为距象儿[51]。

浸得舜儿上木去,地下壮枪打舜儿[52]。

不觉灵神有惠眼,乡灵打母脚踭皮[53]。

杨婆出血声声哭,舜儿母哭泪凄悲。

舜儿引母去为屋,别换后身上衣[54]。

唱起高声骂,拾棍又来打舜儿。

打脚着踭都位你,心头暗血你无之[55]。

舜儿答言母亲听,母听我讲言词。

嘱报我莫烦恼,等我去寻良药医。

医得后手脚好,又摆事头杀舜儿。

便叫象儿来捉铁,脱落舜儿身上衣[56]。

子母二人拾棍钉,亡身打烂一层皮[57]。

手脚满身都打烂,十分妙药也难医。

打了放出后圆去,从佢死去入阴司。

声声嘱报个舜妹,千期莫讲外人之。

舜妹应声我冇讲,真口应声肚别思。

舜妹见兄身受若,满身打烂药难医[58]。

偷得三升白糯米,煲粥将来送舜儿。

舜儿见得舜妹到,双流眼泪落分飞。

舜儿答言舜妹听,小妹听我讲言词。

手脚满身都打烂,过时寸步亦难移。

要去上山摆药吃,舍条贱命入阴司[59]。

舜妹说兄莫要死,代等归又好时[60]。

舜儿就信舜妹讲,咬齿舍牙底痛时[61]。

舜儿吃了两碗粥,忙忙睡去亦无知。

上帝玉皇有惠眼,差下龙神使药医。

医得舜儿手脚好,又摆事头杀舜儿。

每日家中吃闲饭,水林谷米当泥皮[62]。

 

今日天开日子好,不好担梯去整时。

浸得舜儿上仓去,象儿担梯别处移。

心里如蛇毒,走去下圆拆竹篱。

拆得竹篱作火把,点火烧仓烧舜儿。

舜儿叫天喊地哭,过条贱命入阴司。

烧起四边火气大,我想舜儿冇翼飞。

上界仓天有惠眼,一交大雨落辞辞[63]。

大雨落来林黑火,舍条贱命入阴时[64]。

舜儿得脱向归屋,双流眼泪落分飞。

舜儿便对后讲,因何点火去烧仓。

杨婆起思高声骂,畜生开口不思量[65]。

整仓整着天火日,我在家中点得和[66]。

 

烧仓未经十五日,又摆事头杀舜儿。

你妹日问担水远,早朝去到日中时[67]。

女儿长大当摧嫁,莫将路上有何思[68]。

前时有只老古井,井中填泥剩有知[69]。

日在家中闲静坐,不好担锄去挖时。

舜儿就信母亲讲,考心考义善归衣[70]。

正想将身不去挖,受他恶话臭言词[71]。

不奈如何都着挖,过条贱命入阴司[72]。

舜儿先知害命,挖过地龛収底时[73]。

舜儿挖地后接,连连递上十多算[74]。

 

上帝玉皇有惠眼,泥化铜钱满皮[75]。

问儿剩有冇,鬼文亏心杀舜儿[76]。

舜儿不知地是宝,流泪挖泥应得迟。

指落井中骂,骂子遥遥叫舜儿。

子母抽石来填井,石头填井冇人知。

二人拍手呵呵笑,过窕舜儿冇翼飞[77]。

井里不知口夜到,何层得脱转回身[78]。

舜儿走入泥龛底,双流眼泪落分飞。

井里龙神上天奏,后井里杀舜儿。

上帝玉皇闻知秦,差下黄龙抉皮[79]。

东井引到西井出,看冲天上白云飞。

上屋叔婆来担水,看冲井里有孙儿。

手把担千来接起,面上有泥身冇衣[80]。

拾水上来洗净面,间冲孤寒个舜儿[81]。

叔婆就解衫来换,引归屋里冇人知。

叔婆偷去报舜妹,舜兄为在我家居[82]。

舜妹得闻如此语,私私偷来体一时[83]。

入到体见兄身面,双流眼泪落分飞。

眼泪落身便禾拭,出声又怕后知[84]。

叔婆也哭妹也哭,三人连哭泪妻逃[85]。

自从兄在井中日,长长底了己多机[86]。

日日长彼杨婆钉,打了又缛嘴唇皮[87]。

打了粥也不比吃,长日底饿受寒饥[88]。

一实我今都是死,舍条贱命落阴司[89]。

舜妹得兄答言舜听,小妹听我讲言词[90]。

你是女人莫要死,出嫁从夫有好时。

离色佛子为人好,后底杨婆不好时[91]。

我是男人要死去,田塘圆谋収象儿[92]。

十物田塘一总得,圆谋田地共家资[93]。

小妹你便回归屋,莫将言语后知。

今日共你偷相讲,明朝共你两分离。

舜妹转为屋里去,归迟又怕后知[94]。

叔婆就讲儿子听,我孙听我讲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