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四)
信息搜索
舜的姚姓、妫姓与服象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四)  加入时间:2013/6/18 10:39:00  admin  点击:3419

舜的姚姓、妫姓与服象

 

叶舒宪萧兵[韩]郑在书

 

《海内经》:“帝俊生三身,三身生义均,义均是始为巧倕,是始作下民百巧。”世系是:

帝俊——三身——义均(巧倕)

三身者,《大荒南经》:“不庭之山,荣水穷焉。有人三身,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姚姓,黍食,使四鸟。有渊四方,四隅皆达。”

姚姓,《说文》卷十二《女部》:“虞舜居姚虚,因以为姓。”又说:“或〔以〕为姚,娆也。《史篇》以为姚,易也。”而娆,则说为“苛也”,一曰“扰,戏弄也;一曰嬥。从女、尧声”。《史篇》说姚为“易”,易(有易)或指“狄:翟”,所以娆也一曰“嬥”。这只能存疑。

后世记载还有——

《史记·夏本纪》索隐引皇甫谧云:“舜母生舜于姚虚,故姓姚氏。”

《世本》:“有虞氏姚姓。”

《风俗通》引《书大传》:“舜生姚虚。”(云生济阴成阳)

《路史》注引《诗含神雾》:“〔握登〕生舜于姚虚。”

《史记·五帝本纪》正义引周处《风土志》云:“舜,东夷之人。生姚丘。”

其地望,主要有二说:一是鲁豫,一是浙江。

姓从“女生”。所以有人说姚是舜的母姓。例如《五帝本纪》索隐引皇甫谧说,舜母“生舜于姚虚,故姓姚氏”。

舜也因而称“姚氏”。《楚辞·天问》:“尧不姚告,二女何亲?”其意可能是,尧并没有征得舜母姚氏的同意,就把二女嫁给了舜,这是为什么?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说:“在美洲印第安人和其他处于同一发展阶段的民族中间,缔结婚姻并不是当事人本人的事情(甚至往往不同他们商量),而是他们母亲的事情。”尧不告姚氏(舜母)而允舜娶,显然是母亲权利的旁落(参见《楚辞新探》,第612)

舜,姚姓(见前举《史记·夏本纪》索隐引皇甫谧及《说文》等);又作妫姓(见《史记·陈世家》及《说文》等)。请对照——

《大荒南经》“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姚姓”;

《大荒东经》“国,黍食,使四鸟”。

“使四鸟”是帝俊“特权”,是“国”为其属。这样,姚姓就转化为妫姓、姓。

《大荒东经》:“有国,黍食,使四鸟,虎、豹、熊、罴。”

“使四鸟”者帝俊(舜),“”当是“俊:舜”之姓。

姓(郭音口伪反;读若姽、诡),袁注认为“当为妫国”(第343)。姚、妫似有语音关系。

妫是水名,舜因居以为氏。

《史记·陈世家》:“舜为庶人,尧妻之二女,居于妫汭,后因为氏。”

所谓《虞书》云:“厘降二女于妫汭,嫔于虞。”虽后起,但《陈世家》有据。《说文》卷十二《女部》也说:“妫,虞舜居妫汭,因以为氏。”

杨宽氏指出,“妫、姚古音同,通用”;而“”字,甲骨文象“以手驭象之形,此亦当由〔舜〕服象传说推演而出”。

前此,徐中舒先生就说,舜与弟象(有鼻氏)斗争,“即由服象之事附会而起”。

这牵涉古代捕象的一种技术,即使用“象媒”,所谓“繇”(繇,与姚、妫音近),就是用驯化的母象来诱捕雄性野象。闻一多指出它们之间的音训关系说:

舜,妫姓,字本只作,古字从手从象,本义为服象以役作。妫姓一曰姚姓,姚、繇(谣)、由音近,妫一作姚,犹讹一作繇,繇读若,又读若由矣。

袁珂也补充说:“舜,这个生长在丛莽中的古代著名猎手”,在诱捕调驯凶悍和狡谲的野象过程中,几遭毒手,以后在“天女”(娥皇、女英)帮助下终于成功,使象在农业等方面为人类“服役”。这样,猎手和文化英雄舜就得到妫、姚之姓,意思就是“驯象手”,与其职任“虞”官一致。舜的驯象并且让它耕田,还见于汉画。再者,所谓夷殷文化区,大汶口文化时期墓葬里已出现精美的象牙雕筒和梳子等。刘敦愿先生指出,这是当地土特产。“有虞氏这个妫姓(即姓)部落,本来就是一个驯象之族,跟象的关系非常密切。”

至于舜的“三身”,《大荒西经》有“三面人”,属东(北)夷系统。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荒之山,日月所入。有人焉三面,是颛顼之子,三面一臂。三面之人不死,是谓大荒之野。

郭注:“言人三边各有面也。”袁注引《吕氏春秋·求人篇》:“禹西至三面一臂之乡。”三边各有一面,等于“三头”。《海外南经》有“三首国”,“其为人一身三首”。这也就是《海内西经》昆仑开明东,服常树之上伺琅玕的“三头人”——离朱。看来这本来都是东夷神话,而与西戎的——

三足(赤)

三青鸟

三头鸟/三身鸟

等遥遥相应。这又是一种夷夏东西交错复叠的神话。艾兰说:“颛顼的这些‘三面人’后代,看起来像是太阳之母羲和的那些‘三身人’后代的一种衍伸。”把“三面、三身、三头”连贯在东夷神话系统里,是有道理的。这当然跟“商均、义均、叔均、始均”可纳入同一系统相协调,而又必须承认这是两大系统神话捏合拼缀的结果。

这种“三身”或“三头”的神异,有多种形态。

《西山经》三危之山,三青鸟居之;又“有鸟焉,一首而三身,其状如,其名曰鸱”。郭注:“似雕,黑文赤颈,音洛。”

三头鸟则有:

离未

(《南山经》)

(《西山经》、《中山经》)

有如“西王母与西域女族”章所说,这是以模式数字“三”连缀起来的神鸟崇拜观念,而与“三身、三头、三面”之人相应(既可以说三头人是三头鸟的人格化,也能够说三头鸟是三头神的动物化身;或说,这是舜部三大氏族或三大部落之联合)

“三身”另一解释是,舜化为三位主神(因而有三种名称)

喾(夔)

而又是“三位一体”。《大荒南经》说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这三身又降为子属,或父子易位,但总包括着“契、昭明”。或说这包含着“喾、契、昭明”三代;或说仅指舜之“后代”:

帝俊娥皇—契挚昭明—三身

韩禄伯(Robert GHenricks)就因而说“舜的原型是契——商的奠立者和文化英雄”,其“父”为帝俊(其实是父子混淆或父子易位);“舜、契”的三身“亦即他完成帝俊始创的基业所必不可少的三种特质”。其实这些都是后人“合理化”冲动下的主观构拟。“三身”不过说“俊、舜、喾”曾经化为有三个身躯的大神罢了。

 

(叶舒宪、萧兵、[韩]郑在书:《山海经的文化寻踪》,湖北人民出版社,200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