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六)
信息搜索
潜夫论中的五德系统(节选)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六)  加入时间:2013/6/7 9:38:00  admin  点击:1557

潜夫论中的五德系统(节选)

 

 

顾颉刚

 

 

到这里,恍然解悟,王符是要把每个帝王说成有三个父亲的:其一是感生之父,如伏羲之大人迹;其二是母所承之帝,如尧出于神农后嗣的庆都;其三,总是名义上的父,如文王的“以王季为父”。简言之,一是天系,二是母系,三是父系。受命而王的,一定要在这三个系统当中都得到了根据(如文王),至少亦要两个(如黄帝、帝喾),方有做帝王的资格;这原本是汉代人的受命论,以见帝王绝对没有平常人能够挤上去的福分而已。

这样整整齐齐的一套史说固然出于东汉王符的手笔,但这种思想则实发源于西汉。汉为尧后的说法,王莽以黄帝为初祖和以虞帝为始祖的事实,都是王符的历史学说的先导者。

王符发表了这个学说之后,似乎没有发生什么影响,这因《潜夫论》是一部较僻的书,非人人当读的;而且他排得太整齐了,“谶纬”的成分太重了,又有几处是显违旧说的,容易给人看破之故。不幸得很,清代最渊博的朴学家钱大昕倒很赞同他的说法。《潜研堂答问》(卷九)云:

问:“太史公《三代世表》谓尧舜禹稷契皆出黄帝,稷契与尧同父,尧不能用,至舜始举之。舜娶尧二女乃是曾祖姑。此皆昔人所疑,不审何以解之?”曰:“《史记》叙《世表》本之《五帝德·帝系篇》。惟王符《潜夫论·五德篇》谓帝喾为伏羲之后,其后为后稷;尧为神农之后;舜为黄帝后;禹为少昊后;契为颛顼后:少昊颛顼不出于黄帝,尧不出于喾。则舜无娶同姓之嫌,而稷契之不为尧所知亦无足怪,于情事似近之。又考《春秋命历序》称黄帝传十世,二千五百二十岁;少昊传八世,五百岁。颛顼传二十世,三百五十岁;帝喾传十世,四百岁。然则颛顼非黄帝孙,尧亦非帝喾子,可以正《史记》之谬,与《潜夫论》亦相合。”

司马迁一方面承认《五帝德》及《帝系》之说,谓尧舜皆出于黄帝,一方面又承认《尧典》及《孟子》之说,谓舜娶尧之二女,把两种不同作用的传说合并起来,于是造成了舜娶曾祖姑为夫人的笑柄,为欧阳修等所指摘(其实这个错误,在司马迁之前的《帝系》等篇已造成了。《五帝德》说舜“依于倪皇”,倪皇就是尧女娥皇,《帝系》说“帝舜娶于帝尧之子,谓之女匽氏”,这是把各种杂说随意凑合的必然结果)。钱大昕用了《潜夫论》和《命历序》的话来驳《帝系》说,意思固然很好,但他不想《帝系》还是西汉初年的作品,而《潜夫论》和《命历序》则是东汉的作品,在时间上已后了二三百年,王符既没有新得的材料,何从知道他的话是可信?又秦汉间因地域的统一而种族亦有统一的趋势,故有《帝系》等书出现,把当时所有的种姓归结于黄帝的一个系统之下;至西汉末则五行思想极盛,加以王莽图谋篡位,用了五行的历史系统作为他自己做天子的护符,所以把所有的帝王和种姓分配到“五帝”(五天帝与五人帝)的系统之下:这在时代背景上也是绝端差异的。我们既明白了它们的来源之后,自然不该用《帝系》的一元说来驳王符的五元说,也不能用王符的五元说来驳《帝系》的一元说,因为它们不是在一个题目之下出现的,而且任何方面都不是信史。

 

(《古史辨》第七册,开明书店,194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