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信息搜索
纪述编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加入时间:2013/6/5 9:48:00  admin  点击:900

纪述编

 

 

民间故事

 

 

 

害不死的大舜

 

李茂生

 

大舜是古时候的一个好皇帝。他在登位以前几次受害,可是每次都没有害死他。

大舜为啥遭害呢?原来他的亲妈死了,瞎爹又娶了一个后娘。没多久,后娘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叫“象”。这象傲性得很,人们就喊他做“象傲”。象傲长大成人,是个黑心子,光想一个人独霸家财,于是常和他妈在一起商商量量,要想害死大舜。俗话说“有后娘就有后老子”,瞎爹是个糊涂虫,不久就跟后娘他们走到一路上了。

有一天,后娘对大舜说:

“大舜哪!现在屋里人口多了,田只有这么一点点,眼看吃的就接不上。我和你爹商量好了,历山是座荒山,你到那里去开荒吧。三年时间把它开完了,就回来,开不完……”

后娘的话还没说完,瞎爹就在一旁用拐棍拄着地,气势汹汹地说:

“开不完就给老子死在外头!

大舜一听,晓得是一家人想害死他:历山那么大的一座荒山,三年哪能开得完呢!但是他还是答应了。他心里想:世上只有饿死的人,哪有累死的人呢!开荒就开荒吧,多鼓点劲就是了。临走的时候,象傲从牛圈里给大舜牵出一条病牛,又给了他一架破犁头,明明是在为难他嘛,可是大舜二话不说,起破犁头,牵了病牛就走了。

大舜走到历山一看,真是半块好土都没有,山上长的全是些一人多高的小树和乱草。他在山脚下简简单单地搭了个茅草棚,拿起刀就去砍树、刈草。又修整修整犁头,调治调治病牛,忙了个多月,才动手犁田。

大半年过去了,象傲在屋里闲得没事做,一天,决定到历山去看看大舜开荒开得咋样了。他一边走一边想:那么大一座荒山,说不定他连山上的一根草都还没动咧!……哪晓得走拢山前一看,吙哟!大舜都开了半座山了。那些开过的地方,都种上了庄稼,庄稼长得绿油油的。大舜正在犁田,看见兄弟来了,就欢欢喜喜接他到屋里去款待了一番。象傲看见满桌子的酒菜,心里很不自在,他连二赶三地吃完了饭,连个“谢”字都不说就走了。

象傲一走拢屋,就把脸板起。他妈问:

“你为啥子这么不高兴呢?

象傲气虎虎地把他在历山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他妈说了。他妈又问:

“那你打算咋个办呢?

象傲抓着头皮,想了一想说:

“有办法!他开荒打下的粮食,我们收回来,给他留点口粮,叫他两天吃一顿饭,饿他个半死不活,看他还有啥本事去开荒?

瞎老汉和他妈一听,就喊象傲去照计行事。

秋后大舜打下的粮食一口袋、一口袋都给象傲运回去了,大舜只剩下很少一点粮食,自己鼓起劲还是劳动。大舜活路做得好,待人谦和,遇到别人忙不过来,他又肯帮忙,所以大人娃儿都喜欢他;远处的人都愿意搬到他这来和他一起住。没有多久,原来一座光马马的历山,就变成一座热闹的城市了。大舜缺粮,大家就你一口袋,他一箩筐地给送去了,大舜吃也吃不完。

就在这个时候,大舜又碰到一件大喜事。原来尧王爷岁数大了,他看到九个儿子都不成器,当不得大事,就带着他的两个女儿,一个叫娥皇,一个叫女英的出来访贤。他要找一个既有德行又能干的人,好把江山让给他。

一天,尧王爷走到历山,打听到大舜的情况,就把大舜喊出来,当面问他一些天下大事,大舜说了很多,回答得很好,尧王爷很喜欢他,认为他是最合自己心意的人,就把两个女儿许给了他。当下拜堂成亲,自己回去和文武百官商量传位的事,留下两个女儿和大舜住在一起。

象傲听到这个消息,牙巴都恨得发痒了。他左思右想,想出一个坏主意,就把他妈找来,逗了一阵耳朵。他妈不等象傲说完,便连连点头,催他快去。

象傲脚不沾地一下子跑到历山。一走拢,就笑嘻嘻地向大舜说:

“哥哥,你在这里开荒辛苦了。我们一家人都过意不去。现在生活好起来了,爹妈特地喊我来接你回去,这荒就不开了。”说完不等大舜开腔,就跑进屋去帮大舜收拾东西。大舜看到爹妈喊兄弟来接,认为是一番好心,就欢欢喜喜地收拾好东西,带起娥皇、女英一路回去了。走的时候,历山的老百姓都舍不得离开大舜,成群结队地把他送了老远老远。

大舜走拢屋,他那瞎爹和后娘便假装喜欢,拿出好酒好菜来款待他。另外又腾出一间房子来给他们夫妇住。第二天清早,刚把早饭吃过,后娘就向大舜说:

“大舜呀!不晓得咋搞起的,井里的水不好吃。俗话说,‘井淘三道吃好水’,你就去把井淘一下吧。”

大舜一听,就连声答应了,马上起锄头和撮箕就下井去。

象傲看到哥哥一下井,赶快把事先准备好的石头、瓦块往井里丢,把井填平了,又撮了两撮箕泥巴去铺在上头,用脚踩得平平的。然后欢天喜地地跑到哥哥屋里去。他一边走一边想:这下子可好了,那两个漂亮的嫂嫂是我的了,哪天说不定我还要做两天皇帝哩。他越想越甜,走拢大舜的门口都不觉得,“嘭”的一声,头碰到门上,把象傲碰了个仰面翻天。哪知道大舜笑嘻嘻地开门出来了,看见象傲仰躺在地上,就问:

“兄弟,来得早啊?咋个不进去,躺在地上做啥?

象傲看见大舜从屋里走出来,吓了一大跳,赶快爬起来,连身上的泥巴都顾不上拍,就跑回去了。

这是咋搞起的?原来是土地老爷晓得象傲要害大舜,就在大舜下井的时候,从井底把大舜引出来,送回家了。象傲还以为是白日青天见了鬼呢。

象傲害大舜一计不成,二计又生,他鼓着贼溜溜的一对小眼睛,向爹妈说:

“莫松劲!淹他不死,我们用火来烧死他!妈,你去把他喊起来,让爹给他说,就说我们的仓房漏得很,要他去翻一下。只要他一上房子,我们就把梯子搬走,在下面点起柴火,围着房子给他一烧,看他往哪里跑!

瞎爹听说要把大舜烧死,起初还有点不忍心,好半天都不开腔。可是经不起象傲和他妈拚命纠缠,最后只得答应了。

第二天,大舜刚刚上了仓房,下面火就烧起来了。大舜慌忙中看见一个红胡子老汉走来,喊他赶快闭上眼睛。大舜把眼睛一闭,红胡子老汉就提起他的衣领,轻轻把他提到他自己的屋里去了。这个红胡子老汉原来就是火神,他晓得大舜要遭毒害,所以跑来救他。

象傲、后娘和瞎爹三个人,在仓房下面放起火,看见那火越烧越大,一会儿就把一座仓房烧光了。三个人都以为这下子大舜总该烧死了,都很高兴。象傲跑到哥哥屋里去,打算跟嫂嫂成亲。不提防大舜的房门是虚掩着的,象傲跑到门前,使劲一推,乒乓一声,一跤跌进去,跌了个饿狗抢屎,额头上立刻起了个鹅公包。大舜听到门响,走来一看,看见象傲爬在地上哎唷哎唷直叫,就赶忙去拉他起来。边拉边说:

“兄弟!来了就是了,为啥子一进门就磕头呢?

又喊娥皇、女英去弄酒菜来款待兄弟。象傲见了大舜,又惊又怕,又羞又气,从地下爬起来,连身上的泥巴都顾不上拍,就赶忙跑回去了。

象傲一跑拢屋,他妈就问:

“儿呀!你咋个这么快就转来了?事情该如意嘛?

象傲把嘴巴一撇,哭稀稀地说:“如啥子意啊!

接着就把刚才的情形向他妈说了。他妈听了,凶神恶煞地说:

“这个砍脑壳的,非把他整死不行!快点再打个主意嘛!

象傲又把他那对贼溜溜的眼晴转了两转,说:

“这么办:我明天去请他来喝酒,桌子就安到屋后头那个坝坝里。那坝坝里不是有一口井吗,我在井眼上盖床席子,席子上头安把椅子,喝酒的时候就喊他去坐那把椅子。椅子下面是空的,他一坐上去不是就掉到井眼里去了吗?他一掉下去我们就把井填了,看他还跑得脱!

他妈一听,连说:

“要得,要得,就这么办!”

到了第二天,大舜正准备出去做活路,象傲笑嘻嘻地跑来了。他对大舜说:

“哥哥,那几回真是对不起你!俗话说‘人有失错,马有失蹄’,我们把事情做错了,特来向你赔罪道歉。爹妈还备办了一些酒菜,请你哥子务必去坐一会儿。”

话一说完,又是作揖,又是打躬。大舜这人肚量素来宽敞,听到兄弟这么说,也就不去多想,欢欢喜喜地跟着他一道去了。

瞎爹和后娘看见大舜来了赶忙跑来接,说长道短,表示亲热。然后拉大舜去坐席。左让右让,硬是要让大舜坐到那个安在井眼上的椅子上去。大舜起初还不好意思去坐。三推两让,把个象傲让冒火了,他向他妈妈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就走过去,一人拉着大舜一只手,硬把大舜朝那把椅子上按。说也怪,按是按到椅子上去坐着了,椅子却稳稳地蹬在井眼上,就是不往井眼里沉。

象傲看到大舜四平八稳地坐在椅子上,文风不动,心里着实打了几个疙瘩,左解右解都解不开。他就伸起脚去把席子轻轻地跷开来一看,却看到那席子底下有个斗大的龙脑壳顶着。这一下吓得他三魂少了二魂,七魄走了五魄,一个仰翻跌在地上,爬起来就开跑。他妈看见象傲跑走,不晓得是啥子事,也赶紧跟着跑了出来。

这又是咋回事呢?原来他们把席子盖到井眼上的时候,龙王晓得大舜又要遭害了,就赶快跑来用脑壳顶住。所以大舜能安然坐在椅子上,没有掉到井眼里去。

这回事情过后,象傲和他妈晓得大舜是害不死的,就不敢再打主意去害他了。

后来大舜当了皇帝,竟一点不记旧仇,派人把瞎爹、后娘和象傲都接了去,还封了个官给象傲做。

 

(《民间文学》1964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