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信息搜索
尧舜篇(一)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加入时间:2013/6/5 9:46:00  admin  点击:1147

尧舜篇(一)

 

 

袁珂

 

 

本篇虽然题名为“尧舜篇”,主要讲的却是舜,而帝俊和帝喾,无非又都是舜的化身。

中国这地方,在古代,原住着好些不同的民族,每个民族都有他们奉祀的上帝鬼神和他们所传说的神话。随着时间的进展,民族和民族间的宗教和文化不断地彼此吸收、改变,上帝鬼神的数目加多了,传说的神话渐渐演化做了历史,也常复杂而矛盾了。一件事情可能分派到几个身上,一个人也可能化身做几个人,像帝俊、帝喾和舜就是一个人化身做几个人的具体的例子。

帝俊,是东方殷民族所奉祀的上帝(他和前面所讲的东方天帝伏羲是并不相同的);“俊”,本来作“夋”,甲骨文作“”,又作“”,此外还作别的许多大同小异的形状,但都不出上面两种的范围。有人根据了第一种,说画的大约就是猩猩[1];有人根据了第二种,说应该是鸟头而人身的怪物[2]。我们的看法却比较地折衷。

先从文字看,的确画的是一个鸟头,它那鸟形的尖嘴,还显著地伸出来;是比较简单的画法,鸟嘴虽不显著,但既然和同是一字,它的头当然也只能是鸟头而不能变为兽头的了。可是下面的身子,却不大像人的身子,因为好些这个字的图形下面,还有一条短短的尾巴,如像,它那弯曲上翘的短尾巴更是显明,人不会长着这种东西的,所以与其说它的身子像人,倒不如说是像猕猴。又还有一些图形,画作,似乎手里还拄了一只拐杖,大约真是如一般的说法:他只生了一只脚[3]。他的头上,画作或,又似乎还生了两只角[4]。综合起来看,东方殷民族所奉祀的上帝帝俊,就是一个长着鸟的头,头上有两只角,猕猴的身子,脚只有一只,手里常常拿了一只拐杖,弓着背,一拐一拐地走路的奇怪生物,这就是他们的始祖神了。

帝俊,就是那个生了殷民族的始祖契和周民族的始祖后稷的帝喾,也就是那个在历山脚下用象来耕田后来当了皇帝的舜[5]。大家都知道:舜是尧的女婿,帝喾呢,据说又是尧的父亲[6];而舜和帝喾,又同是一个人,这人一会儿在给人当父亲,一会儿又在给人做女婿,当古代的神话传说演变为历史的时候,所造成的复杂矛盾的情况往往如此。所以关于帝俊、帝喾和舜这几个人为什么会同是一个人的化身的一些学者们的繁琐而枯燥的考证,就不打算在这里引述了,只准备把有关他们的神话写出来,读者们从这些神话当中,自然会得到一个解答这问题的大概的观念。

先讲帝俊。帝俊,前面说过,是东方殷民族所奉祀的上帝,这个上帝的伟大,实在和西方周民族所奉祀的上帝黄帝相当。不过周民族是最后战胜殷民族的民族,所以关于黄帝的神话,保存下来的自然就要多一些,看来也就似乎更伟大些,以后历史化了的黄帝,又从上帝变而为人王,关于这个人王的后起的传说就更多了,所以黄帝终于成为人神共祖的老祖宗,比帝俊的声势显得浩大。帝俊呢,是战败民族的上帝,情景不免要暗淡些,关于他的神话恐怕多半都散失了,只剩下些不很连贯的片段。但就目前剩下的这些不很连贯的片段看,也可以推想到当时这位东方上帝的声威的煊赫了。

传说帝俊的妻子一共有三个。一个叫做娥皇,这娥皇生了下方的一个国家,叫做三身国,一国的人通长着一个头三个身子,姓姚,吃五谷,役使豹子、老虎、狗熊、人熊四种野兽做他们的仆人[7]。这个妻子还只是一个平常的妻子。他的另外两个妻子可就伟大了:一个是太阳的女神,名叫羲和,生了十个太阳儿子,常常在东南海外的甘渊,用清凉甜美的泉水替她新诞生的太阳儿子们洗澡,使一个一个的太阳鲜洁而明亮,好让他们轮班出去工作的时候,更能尽到他们的职责[8];另外一个是月亮女神,名叫常羲,生了十二个月亮女儿,也常在西方荒野的某个地方替她的月亮女儿们洗澡,用意大约也和太阳女神洗她的儿子们差不多[9]。

在东方的荒野,在那人的脸、狗的耳朵、野兽的身子的奢比尸神的附近,有一些羽毛美丽的五彩鸟,面对着面,在那里翩跹地舞蹈。帝俊时常从天上下来,和这些五彩鸟做朋友。说不定当他高兴的时候,他也会用他那仅有的一只脚,拄着他的拐杖,杂在这些五彩鸟当中,一拐一拐地和它们一同跳舞呢。帝俊下方有两座坛,就是这些五彩鸟在替他管理着[10]。

帝俊为什么单单喜欢和这些五彩鸟交朋友呢?这是说来话长,有它的缘故的。原来五彩鸟有三种:一种叫做皇鸟,一种叫做鸾鸟,还有一种叫做凤鸟[11];其实都是古代传说的凤凰。它的形状据说象鸡,长着五色的羽毛,“饮食自然,自歌自舞”,只要它一出现在世间,天下就会太平无事[12]。连生长在乱世的孔子也有“凤鸟不至”的感叹[13],我们就可以想见它的名贵了。这种名贵的鸟,生长在东方的君子之国,翱翔在四海之外,据有的书上说,就连那尊贵的黄帝也都没有见过凤凰而想要见它一见。黄帝曾经问他的臣子天老,凤凰是什么样子。天老大约也没有见过凤凰,只好凭着他丰富的想象力告诉黄帝说:“凤凰的样子前半段像鸿雁,后半段像麒麟,蛇的颈子,鱼的尾巴,龙的文彩,乌龟的背脊,燕子的下巴,鸡的嘴……”描写了一大通[14],把飞禽、走兽、爬虫、游鱼各种动物的特征都集中起来荟萃在凤凰的身上,凤凰于是成了非常神秘的生物,其实它原来也并不这么神秘的。“凤”字甲骨文作“”,除了“”别有解释以外,整个形体,画的就是一只孔雀。有的这字的下方,还作“”形,它那尾部的圆斑,更是显明。在古代的中国,当黄河两岸甚至连大象和犀牛都有的时候,是曾经有过这样的生物的,后来气候发生变化,才逐渐稀少终至于绝迹了。帝俊从天上下来所结交的五彩鸟朋友,大约就是这种生物。而殷民族神话里的简狄吞了玄鸟(燕子)蛋就生了殷民族始祖契的这种传说,作为他们始祖神的帝俊,形貌上又明显地长着一个鸟的头,这鸟头,除了是玄鸟的头,不能有别的解释。玄鸟本是东方民族崇拜的神鸟,在想象中加以美化,它就成了像孔雀那样的凤凰。所以在同一作者记述简狄吞燕卵生契的同一故事里,《天问》作“玄鸟”,《离骚》作“凤皇”[15],可见凤凰就是玄鸟,也就是燕子。长着一个燕子头的东方上帝帝俊,他和东方荒野里的这些五彩鸟们,原来在很早以前都是同类,无怪他要从天上下来和它们交朋友,并且说不定还会夹在它们当中跳舞了。

0帝俊本人的神话,除了上面说的他和五彩鸟交朋友以外,还有这么一条:说在北方荒野的卫丘,方圆有三百里辽阔,丘的南面,有帝俊的竹林,竹很大,只要剖开它的一节,就可以成为两只天然的船[16]。这种竹,据说南方荒野里也有,名叫“涕竹”,几百丈长,三丈多粗,八九寸厚,也是剖开来就可以做船,大约也该是帝俊的竹[17]。而且从“涕竹”这名称,还使我们联想到本篇末章就要讲到的美丽的斑竹的故事,它更该非是帝俊的竹不可。

帝俊子孙们的神话比较丰富一些。据说帝俊不单生了太阳和月亮,地面上许多国家,也都是他传下来的子孙。例如在大荒的东野,帝俊生了中容、司幽、白民、黑齿四国。内中司幽国最特别,他们分做男女两个集团,男的集团叫做思士,不娶妻子;女的集团叫做思女,也不需要有丈夫。但虽说这样,却是神妙得很,他们只要好像白般瞪着眼睛互相望一望,就能够受感动,生出孩子来[18]。

在大荒的南野,帝俊生了三身和季厘两国。三身国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大水池,舜常常到这里来沐浴,所谓舜,恐怕就是帝俊的化身吧[19]。在大荒的西野,有西周国,也是帝俊生的。帝俊生了后稷和台玺,台玺又生了叔均,后稷把百谷从天上带下来,于是叔均就代替他的父亲和伯父播种百谷,开始把野牛驯服了,用来耕田,后来叔均的子孙们组成一个国家,就叫做西周国[20]。

帝俊的子孙里还有许多聪明能干的人,发明了种种文化上的事物:番禺造船;吉光用木头做车子;晏龙制造琴瑟;八个不知名的儿子创作歌舞;义均的心思和手艺最灵巧,能够制造种种工艺上的物事[21];上古文明的曙光在帝俊时候便渐渐发射出来了。

帝俊的这些子孙当中,特别值得提出来说说的,是义均。义均的名字,又叫做“倕”,因为他心思和手艺很灵巧,一般人又都叫他做“巧倕”,他是尧时候的一个有名的工匠[22],他创造发明了许多有用的东西,给人民带来很大的幸福。例如在工业用具方面有规矩准绳;农业用具方面有铫,有耒耜,有耨[23];武器方面有弓[24];乐器方面有鼙、鼓、钟、磬、笭、管、壎、箎、鞀、椎钟[25]等等。

可是不知道怎么一来,据说到周朝时候,鼎彝上面却刻绘了他衔着手指头的形象,告诉人们说灵巧的心思和手段全无用处,只会引人走上邪道,不会给人什么好处[26]。这事不知道是不是真实的,假如真有这么一回事,大约也正说明当时的统治阶级生怕人民在制作各种工艺品的劳动中,心思一天天地聪明起来,将会对他们的统治有很大的不利吧?

 

注释:

1]郭沫若《先秦天道观之进展》:“夔字本来是动物的名称,《说文》说:‘夔,贪兽也,一曰母猴,似人。’母猴一称猕猴,又称沐猴,大约就是猩猩(Orang-utan)。”

2]见吴其昌《卜辞所见殷先公先王三续考》。

3]王国维《古史新证》称“”为“”,吴其昌《卜辞所见殷先公先王考》复说“”与“夔”乃系一字,而《说文》曰:“夔,一足,从攵。”故“”亦当为一足。

4]“”即“夔”;《汉书·杨雄传》孟康注:“夔有角,人面,,耗鬼也。”又《文选·东京赋》薛综注:“夔,有角。”知亦当有角。

5]《帝王世纪》:“帝喾生而神异,自言其名曰。”,《山海经》作帝俊,郭璞于《大荒东经》“帝俊生中容”下注云:“‘俊’亦‘舜’字假借音也。”

6]《世本·王侯大夫谱》:“帝喾次妃陈锋氏之女曰庆都,生帝尧。”

7]《山海经·大荒南经》:“有人三身,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姚姓,忝食,使四鸟。”按《山海经》凡记帝俊子孙在下方为国者,均有“使四鸟:豺、虎、熊、罴”或“使四鸟”语,殊为可怪。意或玄鸟本是鸟兽之长,而帝俊复系玄鸟化身,故他的子孙也有役使百兽的能力欤?

8]《山海经·大荒南经》:“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浴日于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

9]《山海经·大荒西经》:“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

10]《山海经·大荒东经》:“有神人面犬耳兽身,名曰奢比尸。有五采之鸟,相向弃沙。惟帝俊下友。帝下两坛,采鸟是司。”郝懿行笺疏:“沙疑与娑同,鸟羽婆娑然也。”而于“弃”无释。按“弃沙”或原作“沙”即“娑”,盘旋而舞之貌也。

11]《山海经·大荒西经》:“有五采鸟三名,一曰皇鸟,一曰鸾鸟,一曰凤鸟。”

12]《山海经·南次三经》:“丹穴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皇。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

13]《论语·子罕》:“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乎!”

14]《韩诗外传》卷八:“黄帝即位,宇内和平,未见凤凰,惟思其象。乃召天老而问之,曰:‘凤象何如?’天老对曰:‘夫凰象,鸿前麟后,蛇颈而鱼尾,龙文而龟身,燕颔而鸡喙……’”因为他把凤凰描写得太神秘了,故说他“大约也没有见过”。

15]《屈原·天问》:“简狄在台,喾何宜?玄鸟致贻,女何喜?”《离骚》:“望瑶台偃骞兮,见有之佚女。……凤皇既受诒兮,恐高辛之先我。”

16]《山海经·大荒北经》:“(卫)丘方员三百里,丘南帝俊竹林在焉,大可为舟。”

17]《神异经·南荒经》:“南方荒中有涕竹,长数百丈,围三丈六尺,厚八九寸,可以为船。”

18]《山海经·大荒东经》“司幽之国”下郭璞注:“言其人直思感而气通,无配合而生子,此庄生所谓白鹄相视,眸子不运而感风化之类也。”郝懿行笺疏以为按《庄子》“鹄”当作“”,“感”字衍。

19]《山海经·大荒南经》:“有人三身,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有渊四方,舜之所浴也。”

20]《山海经·大荒西经》:“有西周之国。有人方耕,名曰叔均。帝俊生后稷,稷降以百谷,稷之弟曰台玺,生叔均,叔均是代其父及稷播百谷,始作耕。”《海内经》:“叔均是始作牛耕。”

21]《山海经·海内经》:“帝俊生禺号,禺号生淫梁,淫梁生番禺,是始为舟。番禺生奚仲,奚仲生吉光,吉光是始以木为车。帝俊生晏龙,晏龙是为琴瑟。帝俊有子八人,是始为歌舞。帝俊生三身,三身生义均,义均是始为巧,是始作下民百巧。”

22]《山海经·海内经》:“义均是始为巧。”又云:“又有不距之山,巧葬其西。”知义均即巧。郭璞注:“,尧巧工也。”

23]《世本》(张澍集补注本):“垂作规矩准绳。垂作铫。垂作耒耜。垂作耨。”

24]《荀子·解蔽篇》:“作弓。”

25]《吕氏春秋·古乐篇》:“帝喾命有作为鼙、鼓、钟、磬、、管、、椎钟。”

26]《淮南子·本经篇》:“周鼎著,使衔其指,以明大巧之不可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