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信息搜索
尧舜篇(二)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加入时间:2013/6/5 9:46:00  admin  点击:878

 

尧舜篇(二)

 

 

袁珂

 

 

 

 

帝喾的神话,和帝俊的神话的某些地方是相像的,因为我们前面说过,他们原都是一个人的化身。见于书传上记载的帝喾,已经是经过了一番历史化,成为半人半神的了,但还是有好些地方看得出来,他原是一个天神,而这天神乃是东方的上帝帝俊。

据说,他生下来就很神异,自己说他的名字叫“夋”[1],这夋,实在就是帝俊,也就是那个有着一个鸟的头、猕猴的身子的奇怪生物。又说他是黄帝的子孙后代[2],当他在人间作“天子”的时候[3],也和在天上作上帝的他的族兄弟颛顼[4]一样,非常喜欢音乐。颛顼叫飞龙仿效八方风的声音,作了八支曲子,又叫一只猪婆龙睡在地上用尾巴敲打它的肚子;帝喾却命乐师咸黑作了《九招》、《六列》、《六英》……种种歌曲,又命乐工有倕作了鼙鼓、钟、磬、笭、管、壎、箎、鞀、椎钟……等乐器,于是叫人把这些乐器按着乐谱吹打起来,又叫一些人在两旁有节拍地拍着巴掌。在音乐声和拍掌声中,一只叫做“天翟”的凤鸟,受了帝喾的差遣,便展开它美丽的翅膀,雍容而有度地在殿堂上翩跹地舞蹈起来[5]——这比颛顼的猪婆龙的音乐表演,似乎更有趣些吧。不过从凤鸟天翟的舞蹈,不由也教人联想到在东方荒野里帝俊和它们交朋友的那些五彩鸟的舞蹈,恐怕竟是一回事情的两种不同的传说呢。

帝喾时候的一件大事情,就是房王或犬戎的作乱(在“天辟篇”里我们已经把这个故事讲过了),就是房王似乎更可靠,因为据有的书上记载,帝喾也姓房[6]。那末光景就是一场内争,正像他的两个儿子的内争一样,也正像我们不久就要讲到的舜和他的弟弟象的内争一样。我们知道,同一的传说,总是以不同的形式再出现的,这并不足怪。

帝喾这两个儿子,一个叫做阏伯,一个叫做实沉,弟兄俩住在荒山野林里,各逞意气,互不相让,一天到晚都在舞枪弄棒,不是你来打我,就是我去杀你。作为父亲的帝喾拿他们简直没有办法,后来只好把阏伯搬到商丘去,叫他管理东方的晶莹明亮的三星;三星,又叫心宿,也叫商星,是情人们的星,它象征爱情像心一样地贞固;又把实沉搬到大夏去,叫他管理西方的参星。两兄弟分隔开来,从此不见面,于是才风平浪静,没有闹什么乱子了[7]。他们管理的两个星座也是东出西没,彼此不碰面。所以杜甫诗里有“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这样的话,一般人也把弟兄不和睦叫做“参商”。

帝喾有一个妃子,是邹屠氏的女儿。据说黄帝杀了蚩尤以后,就把好人都搬到邹屠这地方来,而把坏人都流放到北方寒冷荒凉的地方去。帝喾的这个妃子就是好人当中的精英,她走路脚不沾地面,而是乘风驾云,在半空中往来,像华胥国的人民一样,是介乎人和神之间的异人。她常常这么飘然而来,飘然而去,遨游在伊水和洛水之间,帝喾对这个潇洒的姑娘发生了兴趣,就纳她做自己的妃子。这妃子经常梦见吞吃太阳,做一次吞太阳的梦,就生一个儿子,一共做了八次这样的梦,就生了八个儿子,一般人都叫她这八个儿子做“八神”[8]。这个故事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只不过使人联想到生了十个太阳的帝俊的妻子羲和,和帝俊的八个开始创作歌舞的儿子罢了。

当帝喾确实已经“人化”,成为古代的帝王之一的时候,据说他有这么四个妻子:大的一个妻子叫姜嫄,是有邰氏的女儿,生了后稷;第二个妻子叫简狄,是有娀氏的女儿,生了契;第三个是陈锋氏的女儿庆都,生了帝尧;第四个是娵訾氏的女儿常仪,生了帝挚[9]。这常仪,又和帝俊的生月亮的妻子常羲同名,可见帝喾就是帝俊。帝喾这四个妻子所生的四个儿子,都是不同凡响的:有的成为一个民族的始祖,如像契成了殷民族的始祖,后稷成了周民族的始祖;有的就直接继承老子的王位,做了人间的帝王,如像帝挚和帝尧[10]。

儿子做了帝王的母亲们没有什么故事好讲,倒是儿子做了民族始祖的母亲们,有一些关于“始祖诞生”的有趣的神话。

先讲殷民族始祖契诞生的神话。据说有娀氏有两个女儿,大的一个叫简狄,小的一个叫建疵[11],两姐妹都非常美丽。她们共同居住在九重高的瑶台上,每到进餐的时候,就有人在旁边敲鼓作乐。有一天,天帝打发一只燕子去看她们,燕子飞到她们的面前,回旋着,嗌嗌地鸣叫着,一时惹动了她们的欢喜,她们都争着去捉扑这只飞鸣的燕,终于被她们用玉筐盖住在里面了。停一会儿打开玉筐一看,燕子从玉筐里飞逃出来,向北边飞去,不再飞回,里面却遗留下两个小小的蛋。两姐妹就只好失望的歌唱道:“燕燕飞去了!燕燕飞了去了!”据说这就是北方最初的乐歌[12]。

至于燕子遗下的那两个蛋呢,据说给简狄吞吃了,后来就有孕,生了殷民族的始祖“契”。也有说她和别的两个女郎在河里洗澡,看见玄鸟(就是燕子)从天空堕下一个蛋来,简狄把这蛋抢来吃了,后来就怀孕生了契[13]。说法虽然稍微不同,事实却只有一个:就是殷民族原是天帝派玄鸟下来传留的后代[14]。所以始祖契又被他的子孙们尊称做玄王[15];由于曾经帮助大禹平治过洪水,舜帝爷给他做了司徒的官[16]。

周民族始祖后稷诞生的神话却没有这样的天真烂漫,而是已经略微染上了人世间的悲苦的色彩。

据说有邰氏的女儿姜嫄,有一天到郊野去游玩,在回家的路上,偶然发现地面上有一个很大很大的足迹,又是惊异,又是觉得好玩,便想试用自己的足去踏在这大人的足迹上,比一比大小的差别。哪知道足迹太大,她的足踏不满,刚刚踏到拇趾的地方,就仿佛精神上受了一种什么感动,回来不久,就怀了孕,到时候生下一个怪胎,既不是猫,也不是狗,而是一个圆圆的肉球[17]。她害怕了,便暗地把它抛弃在村落间一条狭窄的小巷里。小巷里常有牛羊经过,可是说也奇怪,过路的牛羊都小心翼翼地绕着道儿走,生怕踩着伤害了它。她又带着肉球想把它抛弃到山林里去,可巧正碰见一大帮人在那里砍树,闹哄哄地,没有抛弃成功。回来的路上,经过荒野地里的一个水池,池里结了冰。她狠了狠心,就把肉球抛弃在池子里的寒冰上。稀罕的事儿这时候发生了:忽然有一只大鸟从天边飞来,绕着寒冰上的肉球回翔悲鸣。它终于落在肉球旁边,用一只翅膀盖在肉球上面,一只翅膀垫在肉球下面,恰像母亲怀抱着爱儿,使它身体受到温暖一般。惊奇万分的姜嫄忍不住走了过去,想看个究竟。大鸟见有人走来,“嘎”地怪叫了一声,丢开肉球,从池面飞起,向着高高的天空边飞边叫,一直飞去。大鸟刚刚飞去,就听见有婴儿宏亮的“哇哇”哭泣声从肉球中传来。姜嫄赶紧跑过去一看,只见肉球已经像蛋壳似的破裂开,一个胖壮结实的红彤彤的小男孩正躺在裂开的肉球里舞动着他的小手小足呢[18]。有的书上叙写这段神话时,还说婴儿刚破壳出来身上就带着弓箭,弯着小弓,搭上小箭,做出要向天空发射的架势,使坐在九重高天的天帝都受到了惊骇。不过天帝终于还是爱怜这神奇的小孩,后来保佑他的事业发展、子孙繁昌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19]。却说姜嫄见既不是怪胎,而是自己亲生的可爱的孩子,不禁又是惊讶,又是欢喜,断线珍珠似的泪水从脸上流下。赶紧把婴儿从冰上抱起,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衣裳包裹着他,把他带回家去,抚养起来。因为他曾经被抛弃过,就给他取个名字叫“弃”[20]。这弃,据说就是后来周民族的祖先,他从小就喜欢农艺,长大后教人民栽种五谷的方法,所以他的子孙又尊称他做“后稷”。

后稷小时候就有远大的志向。他做游戏,总是喜欢把那野生的麦子、谷子、大豆、高粱以及各种瓜果的种子采集起来,用小手儿亲自种到地里。后来五谷瓜豆成熟了,结的果实又肥又大,又甜又香,显然比野生的好得多。等到后稷长大成人,他在农业上便积累了一些经验了。他开始用木头和石块制造了几样简单的农具,教他家乡一带的人们耕田种地。靠打猎和采集野果为生的人们,当人口繁多、食物不足的时候,生活的确也时常发生困难;看见后稷在农业上的成就,也都渐渐地信服了他,于是耕种的事儿——这件新鲜的有意义的劳动,就在后稷母亲的家乡有邰流传开来,以至当时做国君的尧都知道了后稷和他家乡人民的工作成绩。因此之故,尧就聘请后稷来做了农师,要他指导全国人民在农业方面的各种工作。后来继承尧做了国君的舜,又把邰这个地方封给后稷,做了他和他的人民的农业试验场[21]。

这个具有神性的英雄,传说他还曾经到天上去,把天上百谷的种子带到凡间来,让人们将它们撒播在大地上,使遍野都长出最美好的农作物。从此以后,人们吃穿不愁,生活过得更是幸福了[22]。

后稷有一个弟弟,叫台玺。台玺生了一个儿子,叫叔均,他们都是农业上的能手。叔均还发明了用牛力来代替人力耕种的方法,更把农业朝前大大地推进了一步。这我们在前面帝俊的神话里已经讲过了。

后稷死了以后,人民为了纪念他的功德,就把他埋葬在一个山环水绕、风景非常美好的地方[23];这地方就是有名的都广之野,神人们上下往来的天梯建木就在它的附近[24],古时候有名的神女“素女”也出在这里[25]。这真是一片肥沃的原野,各种各样的谷物在这里自然生长,米粒白滑像脂膏;还有鸾鸟唱歌,凤凰跳舞种种神奇的景象[26]。后稷在人民的心目里,是光辉的和伟大的,所以一切传说,都不免带着几分想象和夸张,但从这里也可以看出人民对于这位爱好劳动并引导他们走向幸福生活的远祖的真诚爱戴[27]。

 

注释:

1]《初学记》卷九引《帝王世纪》:“帝喾生而神异,自言其名曰夋。”

2]《史记·五帝本纪》:“帝喾高辛者,黄帝之曾孙也。”

3]神话或历史当中的古帝王,都是神职而兼人职或人职而兼神职的,要确切地分辨出谁是人谁是神相当困难。但为了叙述的方便又不能不作大体上的区分,只好把颛顼以前的古帝王属之神,帝喾以后的古帝王属之人。把帝喾当做帝王,一则因为天上的五方帝(当然是较后起的传说)中已无他的位置,二则从他以后,历史的气味的确比较浓厚些,所以就这么办了。

4]据《史记》,颛顼是黄帝的孙子;据《山海经》,则是黄帝的曾孙,在有《山海经》可据的时候,当然据《山海经》,帝喾《山海经》未载其世系,只得据《史记》。于是他们就成了族兄弟,这样处理似乎也好,以免又落进历史的窠臼。

5]《吕氏春秋·古乐篇》:“帝喾命咸黑作为声歌,《九招》、《大英》、《六列》;有倕作为鼙鼓、钟、磬、笭、管、壎、箎、鞀、椎钟,帝喾乃令人抃,或鼓鼙,击钟磬,吹笭、展管箎,因令凤鸟天翟舞之。”

6]谯周《古史考》(辑本):“高辛氏或曰房姓,以木德王。”

7]《左传·昭公元年》:“昔高辛氏有二子,伯曰阏伯,季曰实沉,居于旷林,不相能也,日寻干戈,以相征讨。后帝不臧,迁阏伯于商丘,主辰,商人是因,故辰为商星;迁实沉于大夏,主参,唐人是因:以服事夏商。”

8]《拾遗记》卷一:“帝喾之妃,邹屠氏之女也,轩辕去蚩尤之凶,迁其民瞽者于邹屠之地,迁恶者于有北之乡。女行不践地,常履风云,游于伊洛,帝乃期焉,纳以为妃。妃常梦吞日,则生一子,凡经八梦,则生八子,世谓为八神。”

9]《世本·王侯大夫谱》:“帝喾元妃有邰氏之女曰姜嫄,是生后稷;次妃有邰氏之女曰简狄,而生契;次妃陈锋氏之女曰庆都,生帝尧;次妃娵訾氏之女曰常仪,生挚。”

10]《史记·五帝本纪》:“喾崩,帝挚立。不善,崩,而弟放勋立,是为帝尧。”

11]《淮南子·地形篇》:“有娀在不周北,长女简狄,少女建疵。”

12]《吕氏春秋·音初篇》:“有娀氏有二佚女,为之九成之台,饮食必以鼓。帝会燕往视之,鸣若谥隘。二女爱而争搏之,覆以玉筐,少选,发而视之,燕遗二卵,北飞,遂不返。二女作歌一终,曰:‘燕燕往飞!’实始作为北音。”

13]《史记·殷本纪》:“殷契母简狄,有娀氏之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坠其卵,简狄取吞之,生契。”

14]《诗·玄鸟》:“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15]《诗·长发》:“玄王桓拨,受小国是达,受大国是达。”朱熹注:“玄王,契也;或曰,以玄鸟降而生也。”

16]《史记·殷本纪》:“契长而佐禹治水有功,帝舜乃命契为司徒。”

17]《诗·生民》:“先生如达。”朱熹注:“达,小羊也;羊子易生,无留难也。”按羊子易生者,以其胞衣完具,形如肉球,坠地而后,母始为破之。据《诗·生民》后文所写“鸟覆翼之,鸟乃去矣,后稷呱矣”等情景,后稷初生当是一如胞胎之肉球,故言“如达”。

18]《史记·周本纪》:“姜嫄出野,见巨人迹,心忻然悦,欲践之,践之而身动,如孕者,居期而生子。”《诗·生民》:“(后稷)诞寘之隘巷,羊牛腓字之;诞寘之平林,会伐平林;诞寘之寒冰,鸟覆翼之;鸟乃去矣,后稷呱矣。”前段《史记》所叙较合理,后段《诗经》所写则较生动。

19]《楚辞·天问》:“投之冰上,鸟何燠之?何冯弓挟矢,殊能将之?既惊帝切激,何逢长之?”

20]《史记·周本纪》:“姜嫄以为神,遂收长养之。初欲弃之,因名曰弃。”

21]《史记·周本纪》:“弃为儿时,屹如巨人之志,其游戏,好种树麻菽,麻菽美。及为成人,遂好耕农,相地之宜,宜谷者稼穑焉,民皆法则之。帝尧闻之,举弃为农师,天下得其利,有功。帝舜封弃于邰,号曰后稷。”

22]《书·吕刑》:“稷降播种,农殖嘉谷。”《山海经·海内经》:“帝俊生后稷,稷降以百谷。”

23]《山海经·海内西经》:“后稷之葬,山水环之。”

24]《淮南子·地形篇》:“后稷垅在建木西。”

25]《山海经·海内经》:“西南黑水之间,有都广之野,后稷葬焉。其城方三百里,盖天地之中,素女所出也。”按“其城方三百里”以下十六字系经文误入郭璞注中,今从王念孙、郝懿行校,补还经文。

26]《山海经·海内经》:“(都广之野),爱有膏菽、膏稻、膏黍、膏稷,百谷自生,冬夏播琴(种)。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灵寿实华,草木所聚。”

27]见于近人记载的,还有这么一个关于后稷诞生的民间传说——崔盈科《姜嫄之传说和事略及其墓地的假定》:“相传姜娘娘当女子时,有一年冬季雪后,她独自个到场里去拖柴;但是大雪之后,场里是一片雪,她就无处下足。适有新从雪中走过的一行很大的足迹,她即履其迹而行。因为那是神人的足,从此她遂身怀有孕,及胎满出丑(无夫而生子,俗谓“出丑”),她的母亲就叫她骑了一头骡子,到野外生产去。她在野外正要生产,骡子亦要生产骡驹,她恐怕耽误自己行程,即用金针将骡子的牝门扎住,从此骡子就永远不生骡驹。她生产后,即将胎儿抛在池中。时值六月,池水忽结成冰,儿得不死,还有些鸟儿下来,护着胎儿,这胎儿就是现在的稷王爷。”(见《古史辨》第二册上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