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信息搜索
尧舜篇(三)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加入时间:2013/6/5 9:46:00  admin  点击:859

尧舜篇(三)

 

 

袁珂

 

 

 

在讲舜的故事之前,还得先把尧的故事讲一讲,因为舜是尧的女婿,后来又继承尧做了国君,两人原是有着密切的关系的。

提起尧,谁都知道他是历史上出名的节俭、朴素、顾念人民的好国君,人们对于他,几乎绝无不同的意见。传说他住在用参差不齐的茅草盖就的屋子里,屋子里的柱和梁都是拿山上采下来的粗糙木头架好就算事,连刨都不刨光一下;喝的是野菜汤,吃的是粗米饭,身上穿的是粗麻布衣服,天气冷了就加上一件鹿皮披衫挡风寒;使用的器皿不过是些土碗土钵子。所以后来的人听说当皇帝的尧过的竟是这么一种刻苦俭朴的生活,不禁感叹地说:“恐怕就连守门小官过的生活也比尧过的生活好些呢!”[1

尧又是怎样的顾念人民呢?据说,假如国里有一个人肚子饿没饭吃,尧必定说:“这是我使他肚子饿的。”假如国里有一个人身上冷没衣服穿,尧必定说:“这是我使他穿不上衣服的。”假如国里有一个人犯了罪,尧必定说:“这是我陷害他到罪恶的泥坑里去的。”[2]——他就是这么,把一切的责任都担在自己的肩头上,所以在他做国君的整整一百年当中,即使有可怕的大旱灾,大旱灾之后又继之以大水灾,人民对于这个好国君,仍旧是衷心爱戴,毫无怨言。

因此据说在他的宫廷——也就是那几间茅草房——里,一天当中,忽然呈现出了十种吉祥的征兆:什么喂马的草料变做了稻子啦,凤凰飞到天井里来啦……等等[3]。这些都不必细讲了,只略把当中的两种作为吉祥的征兆而出现的草和一种奇异的浮槎来讲一讲。

一种草叫做“蓂荚”,又叫做“历荚”,生长在阶沿的缝隙中。这种草非常奇特,每月初一,就开始生长出一个豆荚,以后每天生长一个,到月半就生长十五个。十六以后,又每天落下一个,到月底就落完了。假如是月小二十九天,那么它就剩下一个豆荚挂在上面焦枯了不落下来。到下个月它又重新这么表演一番。人们一见豆荚的或生或落,就知道这天是这月的哪一天。这吉祥的草就做了尧的活动日历,给他办公以很大的方便[4]。

还有一种草,更是奇特,它生长在碗橱里,叫做“萐蒲”。它的叶子像一把把的扇子,能够自然地摇动,一摇动就有习习的凉风生出来,可以驱逐苍蝇和虫子,并且可以使碗柜里存放的食物不会因为天气热就变得酸臭。这对于节俭的尧当然也是很有好处的[5]。

再说浮槎。据说尧做国君的第三十年的时候,西海上忽然出现一只巨大的浮槎,槎上闪耀着亮光,晚间明亮,一到白天,光就熄灭了。这光乍大乍小,在漆黑的夜晚看来,浮槎竟像横贯着一轮忽闪忽闪的明月。浮槎绕着四海游行,十二年一周天,就算游行完了。然后又周而复始。人们便把这槎叫做“贯月查(槎)”[6]。

尧不但本人是一个好国君,在他左右办事的,也差不多全是一些有名的贤臣:如像后稷作农师,倕作工师,皋陶作法官,夔作乐官,舜作司徒,掌管教育,契作司马,掌管军政……等等[7]。也都不必细说了,只把做法官的皋陶和做乐官的夔的故事略说一说。

皋陶的状貌,长得很奇:脸色青中带绿,好像刚削下来的瓜皮[8],嘴巴长长地伸出来,像马嘴巴。他当法官,可真是精明干练,铁面无私,无论什么疑难的案子到他手里,他都能马上弄它个一清二楚,决不含糊[9]。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本领呢?原来据说他养有一只独角神羊,叫做“解廌”的,替他效了很大的劳。这羊长着青色的长毛,身躯庞大,有点像熊,夏天住在水泽边上,冬天住在松柏林里,性情极忠耿正直。遇到两人发生了争端,它总是用角去触那没道理的一方[10]。马嘴的皋陶就养着这么一只神羊,他审问案件只消把争论的双方叫上堂来,命这样用角向下面触去,谁是谁非,谁有道理谁没理,一下子全都明白了;真是再简单省事不过。所以他对于这只替他效劳的神羊,看得比什么都宝贵,进进出出都不忘要去侍候它[11]。当然,如果他的羊真是出了什么毛病,他这法官也就很难当下去了。和神羊触邪的情况相仿的,据说尧时候朝堂的庭阶上,生有一种叫做“屈佚草”的草,凡是有奸佞的人入朝,那草就会弯曲了它的茎干,用茎干的尖端指向那佞人,所以又叫“指佞草”[12]。这比神羊触邪更方便多了。

做乐官的夔,据说只有一只脚[13],他和东海流波山的那个也是只有一只脚的夔牛,好像是有一点远亲的关系[14]。他做了尧的乐官以后,就仿效山川溪谷的声音,作了一支乐曲,叫做《大章》,人们听了他这乐曲,都自然心平气和,减少了许多无谓的争端[15]。他又把一些石块和石片来敲打得啪啪地响,以至于各种各样的飞禽走兽都应和着他这音乐的节拍很有劲地跳起舞来[16]。

尧做国君做了很多年,在他的晚年,秪支国献来了一只重明鸟,这重明鸟,又叫双睛鸟,一只眼睛里面生有两个瞳子,形状像鸡,鸡叫的声音像凤凰,时常把羽毛解落下来,光着身子在天空中飞翔。这鸟能够驱妖除怪,赶逐豺狼虎豹。不吃别的东西,只吃点玉膏。把它献来之后它却又飞回国去,以后或者一年来好几次,或者好几年都不来。人们都非常盼望重明鸟飞来,时常洒扫门户,表示对它欢迎。它没有来的时候,人们便拿木头或金属刻铸成它的形状,安置在门户上面,据说这么一来,妖魔鬼怪见了,也就自然胆怕,只好远远地逃避开去[17]。

当时槐山上有一个采药的老汉,名叫偓佺,因为常吃仙药,身上遍长白毛,两只眼睛都吃成了方形;年纪虽老,却身轻体健,能够把那飞跑的马逮住。他看见做天子的尧一天到晚操劳国事,愁眉双锁,看起来好像是个“八”字[18],并且身体也很羸瘦[19],心里可怜他,便把山上采来的松子带下山去送些给他,并告诉他服食的方法。尧承领了采药老汉的好意,可是因为国事忙碌,实在没工夫去吃那松子;据说当时有别的人得到松子吃的,他们的寿命都活到了两三百岁,而尧呢,才活了一百多岁就死了[20]。

尧这么劳心焦思地替人民办事,可是当时也还有并不感谢他的劳苦的这种怪人。据说有这么一个老汉,年纪已经八十多岁了,在大路上做丢木块的游戏。这种游戏,叫做“击壤”;就是把两只削成上尖下阔、形状像鞋子的木块,一块来放在地上,一块来握在手里,站在三四十步远的地方,把手里的木块向地上的木块掷去,打中的就算赢。有点像古时候欧洲人玩的“九柱戏”,也有点像俄罗斯人玩的“扫城”。老汉正在那里天真烂漫地玩这种游戏,玩得很起劲,观众当中忽然有人发出感叹的声音说:“啊,真伟大呀,我们国君尧的圣德竟广被到这个老头子的身上来了。”老汉听了这话,很不以为然,便向那人说:“我不懂得你说这话的意思。每天早上太阳出来我就起身工作,到太阳落山我才休息,我自己凿了井来喝水,自己耕了田来吃饭,请问尧对我又有什么恩德呢?”问得那人竟无话可答[21]。

尧的年纪渐渐老了,他的儿子丹朱又很不肖,他不愿意因为爱儿子的缘故而使天下的人民受害,便时常留心天下的贤人,想把帝位禅让给他。当他还没有得到舜的时候,他听说阳城的许由最贤,便亲自去拜访许由,说明他禅让天下的来意。可是许由是个清高的人,不愿意接受他的禅让,连夜逃跑到箕山下面的颍水边上去居住。尧见他不愿意受天下,又派遣人去请他来做九州长,清高的许由听了更是讨厌,赶忙到颍水边去掬了水来洗自己的耳朵。他的朋友巢父牵了一条小牛到这里来正想给牛饮水,看见他洗耳朵,觉得奇怪,便问他的缘故。许由说:“尧想聘我去做九州长,我讨厌这种恼人的言语,所以来洗我的耳朵。”巢父听了他的话,鼻孔里微微哼了一声,说:“算了吧,老兄,假如你一向就住居在深山穷谷,存心不想要人知道的话,那么谁又能来和你找麻烦呢?你故意在外面东逛西荡,造成了名声,现在却又在这里来洗耳朵,可不要把我小牛的嘴巴打脏了!”说着,径自牵了牛到上游喝水去[22]。据说至今箕山(在河南省登封县)上还有许由的墓,山下面还有牵牛墟,颍水的旁边还有一个泉叫犊泉,石头上还有小牛的足迹,这就是巢父从前牵牛饮水的地方[23]。

 

关于丹朱,也有一些神话传说,零星点滴地散见在各种古书里,现在把它们汇集起来,大略叙写如下:

丹朱是尧的长子。尧娶了散宜氏的姑娘,名叫女皇的,生了丹朱[24]。丹朱为人骄傲暴虐,喜欢带了随从臣仆,到各地去漫游,稍不遂意,就大发脾气,虐待他的臣下。那时洪水为害,弥漫天下,丹朱出游,总是坐船。渐渐习惯于水上生活,对于人民的痛苦无动于衷,倒是觉得坐着船东逛西荡很有意思。后来洪水给大禹治理平息了,有些地方水浅,不能通船,任性的丹朱却还要不分昼夜地叫人替他推着船走,谓之“陆地行舟”。有时他干脆就和一些坏朋友关起门来,在家里胡闹,闹得真不像话[25]。尧看见丹朱性情太乖戾,教育无效,暗中焦急。他因此制作了围棋教给丹朱,希望用棋道来潜移默化地改造丹朱的性情,希望他最终能够改邪归正[26]。尧给丹朱制作的这副围棋据说是拿文桑来做棋局、拿犀角和象牙来做棋子的,都是名贵的材料,不同凡响[27]。哪知道丹朱对于围棋这玩意儿,起初还觉得新鲜有趣,曾经专心致志去研究它。一旦玩得厌倦,就扔开围棋,仍旧伙同他的那些坏朋友胡闹去了。尧拿他也实在没有办法。

后来尧决定把国君的位置禅让给舜,怕丹朱不服,便先颁下诏命,把丹朱放逐到南方的丹水去做诸侯,由后稷监督着,克日动身起程[28]。那时南方有一个部族叫“有苗”,又叫“三苗”的,论戚谊是丹朱的近亲,和丹朱关系很好[29]。他们的首领对于尧把天下让给舜这件事,大不以为然,群众中也议论纷纷。丹朱来到,就像火堆里添了干柴,使火势燃烧得更猛。很快他们就互相勾结起来,举起反叛的旗帜,企图进攻中原,推翻尧的统治。大公无私、智量高远并且勇敢坚毅的尧(传说他和善射的羿一样,曾经射过十个太阳)[30],早已料到有此一着。他决不因为三苗和丹朱的反对而改变他的政治主张。于是在得到确定的情报之后,不慌不忙,调兵遣将,亲自挂帅,开赴南方去消灭乱事。丹朱和三苗不料尧的军队来得这么快,只好匆忙整顿旗鼓,迎住来敌。父子俩的军队就在丹水的战场上进行了一场鏖战。因为人心所向,是在尧的这面,尧的军队一举而击溃了丹朱和三苗的联盟军[31]。虽然据说这联盟军都操有割取丹水里所产丹鱼的血来涂足、在水上行走如履平地的邪术[32],究竟还是挽救不了溃败的命运。在这场大战当中,三苗的首领被杀了[33]。丹朱呢,有的说是战死了[34];有的说是畏罪自杀,跳水死了[35];不管怎样,反正是他罪有应得。

像冰化雪消般地,一场声势浩大的乱子很快就平息了。剩下的三苗部众,随同丹朱的溃军,远徙到南海去,在那里建立了一个国家,就叫“三苗国”[36]。这国的人都生有翅膀,翅膀很小,生在腋下,只能点缀观瞻而不能飞行[37]。丹朱的子孙后代,也在三苗国的附近,建立了一个国家,叫朱国,其实应该称为丹朱国才对,因为头、朱,都和丹朱的音相近。这国的人相貌都长得很特别,人的脸,鸟的嘴壳,常用他们的鸟嘴在海滨捕鱼。背上也都生有翅膀,却不能飞,只能用它们来作拐杖扶着一拐一拐地走路[38]。

关于丹朱的神话传说,大略便是如像上以上所述。在这里丹朱是被否定的。可是根据另外一些零碎的材料,却也透露出了人们对于丹朱的怀念与同情。《山海经》里所记的几处古帝的台观墓所,凡涉及丹朱的地方,都称“帝丹朱”,足见人们对他的尊崇[39]。又说,南方二系列山的柜山有一种鸟,形状像猫头鹰,一对爪子却像人的手,它的名字叫,整天“朱,朱……”地叫着,鸣叫的声音便是自呼其名。据说此鸟就是丹朱死后的魂灵所变化。它出现在哪里,哪里的“士”(有学问和本领的人)就将被放逐[40]。陶潜《读山海经》诗说:“鸼鹅()见城邑,其国多放士。”一种叹伤的感情,油然表露在纸上,也可以隐约见到丹朱的被“放”,恐怕实在是有些无辜。但因古神话的佚亡,详细的情形我们已经不能知道了。

 

注释:

1]《韩非子·五蠹》:“尧之王天下也,冬日鹿裘,夏日葛衣,茅茨不翦,采椽不斫,粝粢之食,藜藿之羹,虽监门之养不敌于此矣。”又《十过》:“尧饭于土,饮于土。”

2]《说苑·君道》:“尧存心于天下,有一民饥则曰此我饥之也,有一人寒则曰此我寒之也,一民有罪则曰此我陷之也。”

3]任《述异记》卷上:“尧为仁君,一日十瑞:宫中刍化为禾,凤凰止于庭,历草生阶宫,蒲生厨……”

4]《绎史》卷九引《田子》:“尧为天子,荚生于庭,为帝成历。”

5]《说文》一:“莆,瑞草也,尧时生于庖厨,扇暑而凉。”

6]《拾遗记》卷一:“尧登位三十年,有巨查浮于西海,查上有光,夜明昼灭,乍大乍小,常浮绕四海,十二年一周天,周而复始,名曰贯月查。”

7]《说苑·君道》:“当尧之时,舜为司徒,契为司马,后稷为田畴,夔为乐正,为工师,皋陶为大理……”

8]《荀子·非相》“皋陶之状,色如削瓜”注:“如削皮之瓜,青绿色。”

9]《白虎通·圣人》:“皋陶鸟喙,是谓至信,决狱明白,察于人情。”按《淮南子·修务篇》作“皋陶马喙”。

10]《路史·余论四》“解”条引《苏氏演义》:“(解)毛青,四足,似熊,性忠,见斗则触不直,闻论则咋不正(今本无)。”

11]《论衡·是应篇》:“者,一角之羊也,性知有罪,皋陶治狱,其罪疑者,令羊触之,有罪则触,无罪则不触。故皋陶敬羊,起坐事之。”

12]《博物志·异草木》:“尧时有屈佚草生于庭,佞人入朝,则屈而指之。一名指佞草。”

13]《韩非子·外储说》:“哀公问于孔子曰:‘吾闻夔一足,信乎?’”

14]有人说做尧舜师的夔就是《山海经》里所说的东海流波山的夔(见《古史辨》第七册上编杨宽序),其言是也,故说他们“有一点远亲的关系”。

15]《帝王世纪集校》第二:“夔仿山川溪谷之音,作乐《大章》,天下大和。”

16]《书·尧典》:“夔曰:‘於,予击石拊石,百兽率舞。’”

17]《拾遗记》卷一:“尧在位七十年,有支之国献重明鸟,一名双睛,状如鸡,鸣似凤,时解落毛羽,肉翮而飞。能搏逐猛兽虎狼,使妖灾群恶,不能为害。饮以琼膏,或一岁数来,或数岁不至。国人莫不扫洒门户,以望重明之集。其未至之时,国人或刻木,或铸金,为此鸟之状,置于门户之间,则魑魅丑类,自然退伏。”

18]《尚书大传》(辑本)卷五:“尧八眉,八者,如八字也。”

19]《淮南子·修务篇》“尧瘦癯”。

20]《列仙传》卷上:“偓佺者,槐山采药父也,形体生毛,两目更方。能飞行逐走马。以松子遗尧,尧不暇服也,时人受服者,皆至二三百岁焉。”

21]《高士传》卷上:“帝尧之世,天下大和,百姓无事,壤父年八十余,而击壤于道中,观者曰:‘大哉,帝之德也!’壤父曰:‘吾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何德于我哉?’”

22]《高士传》卷上:“尧让天下于许由,许由不受而逃去,于是遁耕于中岳,颍水之阳,箕山之下。尧又召为九州长,由不欲闻之,洗耳于颍水滨。时其友巢父牵犊欲饮之,见由洗耳,问其故。对曰:‘尧欲召我为九州长,恶闻其声,是故洗耳。’巢父曰:‘子若处高岸深谷,谁能见子?子故浮游,欲闻求其名声,污吾犊口。’牵犊上流饮之。”

23]《水经注·颍水》:“箕山上有许由冢,尧所封也,山下有牵牛墟,侧颍水有犊泉,是巢父还牛处也,石上犊迹存焉。”

24]《世本·帝系篇》(张澍集补注本):“尧取散宜氏之子,谓之女皇,女皇生丹朱。”

25]《书·益稷》:“无若丹朱傲,惟慢游是好,傲虐是作,罔书夜,罔水行舟,朋淫于家。”

26]《路史·后纪十》:“(丹朱)傲狠娼克,兄弟为阋。帝悲之,为制奕棋以闲其棋。”

27]《金楼子》卷一:“尧教丹朱棋,以文桑为局,犀象为子。”

28]《山海经·海外南经》郭璞注引《竹书纪年》:“后稷放帝朱于丹水。”

29]《山海经·大荒北经》:“颛顼生头,头生苗民。”按据近人研究,头实即丹朱,故说丹朱和苗民论戚谊是近亲。详后注[35]。

30]《论衡·说日篇》:“尧时十日并出,万物焦枯,尧上射十日。”

31]《吕氏春秋·召类篇》:“尧战于丹水之浦以服南蛮。”《汉学堂丛书》辑《六韬》:“尧与有苗战于丹水之浦。”按据上二条所说,知尧服南蛮即战有苗也,而战争之地同在丹朱所居之丹水,故云“击溃了丹朱和三苗的联盟军”。

32]《太平御览》卷六三引《吕氏春秋》:“尧有丹水之战以服南蛮。”注:“水出丹鱼,先夏至十日,鱼浮水侧,赤光上照如火,网而取之,割其血以涂足,可以步行水上,长居渊中。”今本《召类篇》无此注。

33]《山海经·海外南经》郭璞注:“昔尧以天下让舜,三苗之君非之,帝杀之。有苗之民,叛入南海,为三苗国。”

34]《吕氏春秋·当务篇》“尧不慈”。《庄子·盗跖》:“尧杀长子。”

35]《山海经·海外南经》郭璞注:“兜尧臣,有罪,自投南海而死。”按邹汉勋《读书偶识》卷二:“兜(《舜典》、《孟子》)、头、朱(《山海经》)、(《尚书大传》)、丹朱(《益稷》)五省一也,古字通用。”其说甚是,则此“自投南海而死”之尧臣兜实尧子丹朱也。

36]《山海经·海外南经》:“三苗国在赤水东,其为人相随。”按三苗国附近不远,即是头国或曰朱国,实当是丹朱子孙相聚而成国的丹朱国。经云“相随”,当是相随兵败之丹朱余众远徙南海之象。

37]《神异经·西荒经》:“有人面目手足皆人形,而胳(腋)下有翼,不能飞,名曰苗民。”

38]《神异经·南荒经》:“南方有人,人面鸟喙而有翼,手足扶翼而行,食海中鱼,有翼不足以飞,一名兜,一名兜。”

39]《山海经·海内南经》:“苍梧之山,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海内北经》:“帝尧台、帝喾台、帝丹朱台、帝舜台,各二台,台四方,在昆仑东北。”

40]《山海经·南次二经》:“柜山,有鸟焉,其状如鸱而人手,其音如,其名曰,其名自号也,见则其县多放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