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信息搜索
尧舜篇(四)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加入时间:2013/6/5 9:45:00  admin  点击:894

尧舜篇(四)

 

 

袁珂

 

 

 

有个瞎眼的叫做瞽叟[1]的人,有天晚上忽然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一只凤凰,嘴里衔了米来喂他,并且告诉他:它的名字叫“鸡”,是来给他做子孙的。瞽叟醒来,觉得诧异,后来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叫舜[2]。舜的眼睛据说和一般人的眼睛不同,每只眼睛里有着两个瞳子,所以又叫他做重华[3]。从这个故事使我们联想到前面讲过的秪支国人向尧皇帝贡献重明鸟的故事,那重明鸟正是一只眼睛里有两个瞳子,形状像鸡,鸣叫的声音像凤凰。这两个故事之间可能是有着一些关联的。

舜生下来不久,他的母亲就死了,瞽叟又另外娶了一个妻子,生了一个儿子,叫做象[4]。

古代神话的真实面貌究竟怎样,已经荒远难稽了。舜的弟弟象,可能是一个名字叫做“象”的人,也可能实在就是一头真的象——一头庞大的,有着长鼻、大耳、巨脚、利齿的野性未驯的凶猛的象。根据有些材料的推测,后者的可能性似乎还要更大些。

象这种动物,虽是热带的动物,但在中国古代黄河两岸也还是有的。《吕氏春秋·古乐篇》说:“商民族役使许多野蛮凶恶的象,在东方一带国家逞威,周公于是派了兵队去驱逐他们,一直把他们赶到长江以南的地方。”[5]足见商民族已经把驯服了的象,使用到战争上去。再证以甲骨文,象字作,作为它的特征的长鼻正确地从文字上表现了出来,卜辞卜田又有伏象的记载,知道象在殷代也还不少;“为”字作,画的就是人手牵象的光景,从这个字的字义推想起来,古代商民族的驯服象,恐怕还远在驯服牛马以前呢。舜是商民族的始祖神,古代神话里,想来一定还有关于他怎样驯服野象的传说,如今民间传说里所说的大舜用象耕田应该就是远古传说的遗留[6]。《楚辞·天问》说:“舜所驯服的他的那个弟弟,结果还是到处去为害别人,为什么他本人只消拿狗屎来洗一个澡,竟就十分安全,一点也没有遭到祸灾?”[7]驯服野象的事已成为舜在驯服他的弟弟了,从这里可以见到古代神话传说的演变。但即使演变成历史,也还可能有太古蛮野的痕迹蜕而未尽。例如《汉书·武五子昌邑哀王髆》说:“舜封象于有鼻。”[8]有鼻,是地名,可是恰恰又描写出了那个作为动物的象的特征。所以古代神话里的舜的弟弟象,或许就真是一头凶猛难驯的野象,曾经多次为害人民,后来终于被英雄而兼神人的殷民族的始祖舜把它驯服了。关于这方面最原始的神话材料可惜我们已经找不到了,只能就较后起的一些传说故事谈谈。

舜,生长在妫水(现在山西省永济县南,“妫”字从“为”,又和服象的传说有关),除了每只眼睛里有两个瞳仁的奇特的相貌以外,别的看来也还是平常:中等的身个,黑黝黝的皮肤,脸颊上没有胡须[9]。年轻时候,乡里间就传扬着他孝顺父母的美名[10],事实上天性笃厚的舜,的确也是这样。舜的父亲瞽叟是个脑筋糊涂、遇事不讲道理的人;正因为糊涂,便单单宠爱了后妻和后妻的儿女,而把前妻生的儿子舜看做了眼中钉。后母呢,也是心地狭小,泼辣凶悍,难惹难当;又遇着一个弟弟象,秉性也和后母差不多,非常粗野和骄傲,全然没有一点当弟弟的礼貌[11]。只有一个小妹妹叫做敤手的,大约也是后母生的儿女,虽然也有些坏习性,究竟还稍稍有点人心,并不像那班天生的恶徒那么坏[12]。早年丧母的舜处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他的心境的悲苦和事实上环境的难处也是可以想见的了,可是毕竟还在乡里间传扬了孝顺的名声,这就实在是难能可贵,这孝顺就不会是假孝顺,而是真的孝顺和友爱。

据说可怜的舜,常受父母的毒打,遇见还吃得消的小棍子,他就含着满眶热泪,用身体去承当住;遇见实在吃不消的大棍子,他就只好逃避到荒野里去,向着苍天痛哭号啕,呼唤他那死去的亲娘[13]……他对于顽劣不堪的弟弟象的侍候,小心翼翼到了极点。只要看见象一欢喜,他也就欢喜;只要看见象一忧闷,他知道这位少爷的脾气就要发作,祸事就要到来了,不禁也就忧闷起来[14]。他总想尽量对弟弟照顾周到,以取得后母的欢心,让自己少受点虐待。

虽说这样,可是心肠歹毒的后母,常常还想把舜杀死才称心满意。作为帮凶的又有她的亲生儿子象和糊涂的瞽叟。舜在家里实在待不下去了,只好一个人单独分居到外面去,在妫水附近的历山脚下,结上一两间茅草屋子,开了一点点荒地,就这么样,孤单而愁苦地过着日子[15]。他常常看见那布谷鸟,带着孩子们快乐地一道在天空飞翔,母鸟衔了食物,在树上哺养它的小鸟,充满了一片家庭间亲爱和睦的景象。想着自己是一个从小丧母的孤儿,受后母的虐待,不禁万分感慨,于是经常信口作歌,排遣悲怀[16]……

舜在历山耕种,没有多久,历山的农人受了他德行的感化,都争着让起田界来;舜又到雷泽去打鱼,不久雷泽的渔夫也争着让起渔场来;舜又到河滨去做陶器,没有多久,说也奇怪,河滨陶工做的陶器都又美观又耐用了。舜所住的地方,人们都喜欢来靠近他住,这地方一年就会成为小小的村庄,再过一年就会成为较大的城镇,到第三年简直就会变成都会[17],真可谓是难以理解的奇迹。

尧当时正在寻访天下的贤人,准备把天子的位置禅让给他。大族长们都推荐舜,说舜既贤孝又有才干,可以备选。于是尧就把他的两个女儿一个叫娥皇、一个叫女英[18]的嫁给舜做妻子,又叫他的九个儿子和舜在一块共同生活,看看他是不是真正有才干。与此同时,又把细葛布衣裳和琴来赐给舜,又叫人替他修建了几间谷仓,并且还给了他一群牛羊,原本是普通农民的舜,这下做了天子的女婿,骤然间就贵显起来了。瞎老汉一家人看见他们素来讨厌的舜忽然平地升天,又富又贵,一个个嫉妒得咬牙切齿,万分难受[19]。

证之于以后的事实,舜并不像他的家族那样地记念旧仇,大约就在这时候,舜亲自带着新媳妇去看望他的父母和弟妹,送给他们礼物,和他们和好如初[20]。他对待他们,还是和从前一样的孝顺友爱,并不因为富贵就骄傲起来;他的两个妻子也丝毫没有一点贵族姑娘的架子,操持家务,侍奉公婆,全是一个好媳妇的风范[21]。

但虽说这样,却并没有消除那班恶徒对于舜的嫉恨心,无宁说倒是因为舜的发迹而变本加厉了。尤其是舜的两个美丽的妻子使舜的弟弟象垂涎万分,时常想夺过来据为己有。按照当时的风俗习惯,弟兄死了,各人都可以占有对方的老婆,在这样一种社会风习的诱惑和鼓舞之下,阴险恶毒的象,就总想设下一个什么圈套把哥哥害死,来名正言顺地达到自己的心愿[22]。象的母亲当然没话可说,完全同情儿子的打算;干掉那个不是自己亲生儿子的讨厌的舜,本来也是自己老早就有的愿望。糊涂的瞽叟呢,对于舜素来没有好感,又羡慕舜的财产,也同意设法干掉他,并吞他的家财。几个人像地洞里的老鼠一样,唧唧哝哝地在家里商量了个通宵,暗害舜的阴谋的圈套就这么定了下来。小妹妹敤手在这场血腥的阴谋里可能并没有直接参加,是一个局外的旁观者,但因为嫉妒嫂嫂们的家庭幸福,多少也还是抱着一些幸灾乐祸的心情的。

“哥哥,爹叫你明天去帮他修一修谷仓,早点来啊!”一天下午,象到舜的家,这么说。

“噢,知道了,明天一定早来。”正在门前堆麦垛的舜,愉快地回答说。

象去了,娥皇和女英从屋子里走出来,问舜是什么事。

“爹要我明天一早去帮他修谷仓。”舜告诉她们说。

“你可不能去呀,他们要烧死你呢。”

“怎么办呢?”舜惶惑了,“爹叫做的事,不去也是说不过去的呀!”

娥皇和女英想了一想,说:“不要紧,去吧,明天你把旧衣服脱下来,我们另外给你一件新衣服穿去就不怕了。”

这两位姑娘,不知道她们从哪里学来的神奇的本领,既能未卜先知,又有神妙的法宝[23],总之她们是用了她们的聪明才智,来保护了她们的亲爱的人。到第二天,她们就从嫁箱里拿出一套五色斑斓、画着鸟形彩纹的衣服来给舜穿上,舜穿了这身花衣服,就去替父亲修谷仓去了。

恶徒们看见舜穿了花衣服前来送死,肚子里暗暗好笑,可是面孔上还装得假意殷勤,欢欢喜喜地把舜接待着,替他扛了梯子,引导他到一座高高的菌子形的朽坏的谷仓下面去。舜就沿着梯子爬上谷仓顶,老老实实地在那里干起活来。殊不知恶徒们早已经按照预先安排好的计划,马上抽掉他的梯子,在谷仓下面,堆柴禾的堆柴禾,点火把的点火把,要烧死他们共同的仇人。

“爹爹,爹爹,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呀?”站在谷仓顶上下不来的舜,看见这种凶象,惶恐极了。

“孩子”,舜的后母恶毒地应声说,“让你上天堂去呀,去和你那亲娘住在一块儿吧,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瞎子爹也点头晃脑地毫无心肝地傻笑着。

象一面在下面点火,一面开心地大笑:“哈哈,哈哈……这下你可逃不了了啦——我们怕你还能飞上天去!”

谷仓的四周,熊熊烈烈的大火已经燃烧起来,舜在谷仓顶上蹎踬着,骇得满头大汗(他已经完全忘记了他的新衣服的功用),当他向恶徒们呼喊求助无用的时候,他只得张开两只手臂,向着头顶上的青天高呼:“天呀!……”说也奇怪,就在这一张开手臂、露出新衣服上全部鸟形彩纹来的顷刻,舜就在火光和烟焰当中,变做了一只大鸟,嘎嘎地鸣叫着,直朝天空飞去,恶徒们一见这种想不到的变化景象,一个个都在下面吃惊得目瞪口呆,半晌不能动弹。

一次阴谋圈套失败,恶徒们还不甘心,第二次阴谋圈套又给舜布置下了。

这一回是瞎子爹亲自出马。“儿呀,那回事情一家人真是做得万分糊涂,务必请你原谅……”瞎爹坐在舜的家门前,把手里的一根竹棍敲着阶沿石,老着脸皮这么说:“现在爹又要劳你神去帮忙淘一淘井,你可一定要来,别多爹的心哟!”

“爹放心,我明天一定来。”舜柔和地说。

爹去了,舜把爹的来意告诉了他的两个妻子,妻子们都向他说:“这一回也还是凶多吉少,但是不要紧,你去吧。”到第二天,给舜一件画着龙形彩纹的衣服,叫舜穿在旧衣服里面,到了危急时候,只消脱去旧衣服,自然就有奇迹发生。

舜照着妻子们的嘱咐,穿了龙纹衣服在旧衣服里面,去给瞎眼爹淘井。恶徒们一见舜穿的并不是奇装异服,都暗暗称心,以为这一回倒霉的舜是准死无疑了。

舜带着工具,让人用绳子吊着,下到深井里面去。哪知道刚一下去,绳子就被割断了,接着,不由分说,乒乒乓乓地一阵石头、泥块就从上面倾倒下来。曾经吃亏上当而变得机警的舜,还不等石头、泥块倒下来,就脱去了外面的旧衣服,变做一条披着鳞甲、银光闪闪的夭娇的游龙,钻进地下的黄泉去,逍遥自在地浮游着,然后从另外一眼井里钻了出来[24]。

恶徒们填满了井,在井上用脚踏着,蹬着,欢天喜地地大叫大跳着,以为仇人终于毕命,大功终于告成;一家人闹闹嚷嚷,去到舜的家,准备接收他的老婆和财产。小妹妹敤手也跟了去看热闹。

凶信报到,不知道是真也是假,两个嫂嫂掩了面转身回到后面的屋子里去悲哀地大哭起来。得意忘形的弟弟象却正在堂屋里和爹妈商量着分配死人的财产。

“主意本来是我出的”,象张开他那张丑陋的虾蟆形的嘴巴,指手画脚地说,“照理财产我该多得一分,可是我什么都不要,牛羊分给爹妈,田地房屋也分给爹妈,我只要死人的这张琴、这把弓和两个嫂嫂……嘻嘻嘻……陪我睡觉[25]……”

于是象就从墙上取下舜的琴来,意满心得地琤琤琮琮地在那里弹奏着,老太婆和瞎老头欢喜得在屋子里团团转动,摸摸这样看看那样,而屋子后面寡妇们的哭泣声却更哀恸了。这一来终于激发了小妹妹敤手的少女的良心,她觉得家里人做的事未免太凶残和卑鄙了,而自己见死不救,也更加卑鄙可耻。正在这时,舜忽然从外面像平常一样神色自若地走进屋子里来。

这突如其来的死而复生的舜,使屋子里的众人都骇得惊怔了半晌,最后,当大家断定舜确实是人而不是鬼,恢复了常态之后,那坐在舜的床上弹琴的象才脸色讪讪地、很不带劲地说:“哥,我正在想念你,很忧闷呢。”

舜说,“是啊,我知道你正在想念我啊”!

此外再也没有说什么。天性笃厚的舜,虽然经过这两次事故,对待爹妈和弟弟,还是像先前一样地孝顺和友爱,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改变[26]。倒是本来有些坏习性的小妹妹敤手,经过这两次事故之后竟痛悔前非,和哥哥嫂嫂都真诚地和好了[27]。

 

注释:

1]瞽叟,或又作瞽瞍,没有眼睛就叫瞍。

2]《法苑珠林》卷四九引刘向《孝子传》:“舜父夜卧,梦见一凤凰,自名为鸡,口衔米以哺己,言鸡为子孙,视之,如凤凰,《黄帝梦书》言之,此子孙当有贵者。”

3]《帝王世纪集校》第二:“舜,姚姓也,目重瞳,故名重华。”

4]《史记·五帝本纪》:“舜父瞽叟盲,而舜母死,更娶妻而生象。”

5]《吕氏春秋·古乐篇》:“商人服象,为虐于东夷,周公乃以师逐之,至于江南。”

6]例如坊间所出的《二十四孝图说》之类,首绘大象耕田图,使用的牲畜就确实是长鼻大耳的象。

7]《楚辞·天问》:“舜服厥弟,终然为害,何肆犬豕而厥身不危败?”闻一多释“肆犬豕”为“犬矢”即“浴狗屎”,详下节中所叙故事。

8]此外尚有《后汉书·袁绍传》“象傲终受有鼻之封”、《三国志·魏志·乐陵王茂传》“昔象之为虐至甚,而大舜犹侯之有鼻”等记述。《史记·五帝本纪》集解也说:“孟子曰:‘封之有(音鼻)。’”可见象封有鼻诸书无异辞。

9]《淮南子·修务篇》:“舜微黑。”《孔丛子·居卫第七》:“舜身六尺有奇,面颔无毛,亦圣也。”

10]《史记·五帝本纪》:“舜年二十,以孝闻。”

11]《书·尧典》:“(舜)父顽,母,象傲。”

12]《列女传》舜有女弟名系,《路史·后纪十一》注谓“瞽叟盲,握登早丧,叟再娶而生象,一女,名颗手”,颗手或作首,一作首,正字首应作手,盖即系也。系目睹家人之作恶,终于“怜之(舜),与二嫂谐”(《列女传》),故云其“不那么坏”。

13]《路史·后纪十一》:“(舜)大杖避,小杖受。”《孟子·万章》:“舜往于田,号泣于天。”

14]《孟子·万章》:“象忧(舜)亦忧,象喜(舜)亦喜。”

15]《越绝书·吴王阖闾内传》:“舜亲父假母,母常杀舜,去耕历山。”

16]《路史·后纪十一》注引《琴操》:“舜耕历山,思慕父母,见鸠与母俱飞相哺,益以感思,因而作歌。”

17]《史记·五帝本纪》:“舜耕历山,历山之人皆让畔;渔雷泽,雷泽之人皆让居;陶河滨,河滨器皆不苦窳。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

18]《列女传·有虞二妃》:“有虞二妃,帝尧二女也,长娥皇,次女英。”

19]《史记·五帝本纪》:“舜年二十,以孝闻,三十,而帝尧问可用者。四岳咸荐虞舜,曰可。于是尧乃以二女妻舜,以观其内,使九男与处,以观其外。尧乃赐舜衣与琴,为筑仓廪,予牛羊,瞽叟尚复欲杀之。”

20]《楚辞·天问》:“尧不姚告,二女何亲?”盖舜娶二女,当系分居在外时事,故尧未告其父母。但其后又有涂廪浚井事,故说“带新妇去看望父母,和好如初”,盖亦人情之常。惟和好之后仍未住在一起,始有以后象下土实井,止舜宫居事。《史记》于此叙述得很含混,故略申论之。

21]《史记·五帝本纪》:“尧二女不敢以贵骄,事舜亲戚,甚有妇道。”

22]这种风俗习惯,很多民族的幼年时期都有,如《史记·匈奴列传》称匈奴“弟兄死,皆取其妻妻之”,即其例也。在几次暗害舜的阴谋中,象实是主谋其事的人,这种风习,可能对阴险恶毒的象有所鼓舞,故象于事成后他无所取,惟取二嫂及琴等玩物而已。

23]想必古神话的本貌尧应是天帝,二女为天帝之女,故始有此未卜先知的本领及鸟工龙裳等神妙的法宝。

24]《史记·五帝本纪》正义引《通史》:“瞽叟使舜涤廪,舜告尧二女,女曰:‘时其焚汝,鹊汝衣裳,鸟工往。’舜既登廪,得免去也。舜穿井,又告二女,二女曰:‘去汝裳,衣龙工往。’入井,瞽叟与象下土实井,舜从他井出去。”《列女传》及《宋书·符瑞志》并载此事,惟于涂廪事则更有“舜往飞去”及舜“服鸟工衣服飞去”语,知必化而为鸟,始能“飞去”;类此以推,舜服龙工衣服,亦必化而为龙,始能“潜出”或“自旁而出”。所以未明写化鸟化龙者,或亦当为其有失“雅驯”乎?

25]《孟子·万章》:“象曰:‘谟盖都君咸我绩,牛羊,父母;仓廪,父母;干戈,朕;,朕;琴,朕;二嫂使治朕栖。’”

26]《史记·五帝本纪》:“象乃止舜宫居,鼓其琴,舜往见之,象愕不怿,曰:‘我思舜,正郁陶。’舜曰:‘然,尔其庶矣!’舜复事瞽叟,爱弟弥谨。”

27]《列女传·有虞二妃》载舜之女弟系(手)经涂廪、浚井及饮酒三事后,始“怜之,与二嫂谐”,则系亦过于冷酷寡情矣,与《路史》注谓“世传瞽叟与象每欲杀舜,其妹首(即系)每为之解”云云,性行相去太远,故移“与二嫂谐”事于浚井事后,较近情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