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信息搜索
尧舜篇(五)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加入时间:2013/6/5 9:45:00  admin  点击:983

尧舜篇(五)

 

 

袁珂

 

 

 

 

现在先来谈谈舜的这个小妹妹敤手。《世本》(张澍稡集补注本)说:“敤首作画。”敤首,《汉书·古今人表》作敤手,原注云:“舜妹。”《说文》十三下说:“敤,研治也,从攴,果声;舜女弟名敤首。”段注:“首、手古同音通用。”从“敤”有“研治”之义这点来看,“敤手”应该是正名,“敤首”倒是同音通假了。《列女传》误将“敤手”二字合为“系”字,正是根据她的正名(这一点清代学者王照圆在她《列女传补注》一书中有很好的辨正)[1]。

其余或作颗手(《史记正义》),或作婐首(《路史》注),都是假借字,非本义。“敤手作画”,道出了原始社会狩猎时期绘画起源的真相。不久前有学者说:“在刀笔尚未发明以前,画起图来,当然是徒凭两只手。在西班牙阿尔塔美拉洞穴所发现旧石器时代的壁画之中,曾发现两只红色的手象,可以证明那时的绘画艺术可能是徒手涂抹成功的。敤手作画一语,正反映中国的图画在蒙昧时代,没有工具,是使用两只手创造出来的。”[2

是的,神话传说中这个发明绘画的原始女画家,和她哥哥猎人舜的工作配合得多紧密啊!当舜和其他猎手从山林猎取了野兽回来,洞窟中就再现了由妹妹敤手以其灵巧的双手涂泥作成的野牛野马乃至大象的栩栩如生的壁画。“敤手作画”,画的当然不是翎毛花卉,而是供氏族群体食用的兽畜。由这一点也就可以反证舜称虞舜就真个是猎人舜的意思。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敤手和舜在心灵上是息息相通的,当舜遭到家人的迫害时,敤手终于会十分同情舜,完全站在哥哥的一边了。

话题拉转来,回到故事的本身。

受了两次事故感动,痛悔前非的小妹妹敤手,从此以后就经常注意家里人的行动,生怕他们又玩出什么花样来暗害哥哥嫂嫂一家人。事情正如所料,恶徒们害舜不死,总不甘心,又定下了新的阴谋:这阴谋就是假意请舜去喝酒,灌醉了他然后把他杀死。小妹妹敤手侦察清楚了这项阴谋,就赶紧悄悄跑去报告给两个嫂子知道。

嫂子们听了都笑着说:“谢谢你!——好,你回去吧,我们自有办法对付他们。”

不多一会,那请客吃酒的象果然摇摇摆摆地来了,向舜说明他的来意:“以前两回事情实在很对不住,这回爹妈特地备办了点酒菜,跟哥哥表示歉意,一定要请哥哥赏脸,明天早点过来。”

象走了以后,舜又犯愁了,“怎么办呢?”他向他的年轻的妻子们说:“去好呢还是不去好呢?——不知道他们又在玩什么鬼花样啊!”

“怎么不去呢?”妻子们都说:“不去爹妈又要见怪你了——去吧,不要紧。”

她们说着,就走进屋子里去,从嫁箱里拿出一包药末来,递给舜说:“这药拿去,和上狗屎,洗个澡,明天你去喝酒,包你不出事故——厨房里水已经替你烧好了。”

舜听信了妻子们的话,果然拿狗屎和药,结结实实地洗了个澡;到第二天,穿上一身干净衣服,便到爹妈家赴宴去。

恶徒们假意殷勤,欢欢喜喜地接待着舜,不久摆上了丰盛的酒宴,大家坐下来喝酒,磨得锋利的板斧已经预先藏放在门角里,筵席上呢,却是一片“干杯啊,干——干……”的劝酒的欢笑声。大钟和小杯,舜拿到手里,总是一饮而尽,从不推辞。一钟又一杯,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钟,多少杯了,直喝得这些劝酒者都有些颠三倒四,说话不大灵便了,舜还直挺挺地坐在那里,好像没那回事般的。最后,几个酒坛子都已经喝空了,菜肴也已经吃光,再也拿不出什么东西来待客了,恶徒们才眼睁睁地看着舜抹了抹他的嘴唇,很有礼貌地向爹妈告辞,扬长而去,只剩下门角里那把没有使用的板斧在发射出嘲笑的寒光[3]。

 

从女儿和儿子们的报告里,尧认为舜的确是如所传说的既贤孝又有才干的青年,可以传给天子的位置。传位以前,还须经过一些政治上的学习和锻炼,于是便把他叫到朝堂上来做官;做了各种各样的官,他都能够称职。临到最后,尧决定要把天子的位置传给这个有才干的青年了,但是为了慎重起见,还对他作了一番考试。

这考试就是把他放到一个雷雨将要到来的大山林里去,看他单独一个人用什么法子走出这座山林。据记载:舜行走在大山林里,全没一点恐惧,毒蛇见了他远远地逃开,虎豹豺狼见了他也不敢侵害。一会儿,果然暴风雨来了,森林里一片墨黑:又是霹雳,又是闪电,又是倾盆的大雨,四周都是像精怪一般披着头发、张开着手臂的树,树啊,树啊……简直分不出东西南北的方向。可是勇敢智慧的舜,在这片千奇万变的雷雨交加的森林里行走着,行走着,丝毫也不迷惑。最后,他终于沿着来时的道路,走出了这片山林,见到了在森林外面等候着的那些来考试他的人们[4]。

也有的书记载说:舜在尧对他的各种各样的考试中,每遇到一种新的考试,都要先和他的妻子们商量。到雷雨的山林里去的这件事情,据说也是和他的两个亲爱的妻子商量过的[5],至于她们怎样帮助他渡过难关,古书上没有明确记载,只能阙疑。推想起来,舜身上或许带有妻子们给他的某种除害辟邪的宝物,他因此才能够安然回来。可是他那单独一人进入山林接受考试的勇敢精神,也就实在难能而可贵,不由人不佩服了。

经过了最后的这场考试,尧果然把天子的位置禅让给舜。舜做了国君之后,就坐了马车,打着天子的旗号,回家乡去朝见他的父亲瞽叟,还是像从前一样地恭敬孝顺。瞎眼爹到这时候才知道儿子真是一个好儿子,以前种种都是自己糊涂昏愦犯下的错误,也就真心诚意地改过向善,和儿子和解了[6]。舜朝见了他的父亲,又把那桀傲难驯的弟弟象封到有鼻的地方去做诸侯,象受封以后,觉得哥哥真是仁爱宽大,心灵上受了深切的感动,从此就渐渐把他那恶劣的习性改掉,成为一个有用的好人了[7]。

舜做国君的几十年中,也像尧一样,做了很多有利于人民的事情,最后并且连传位都像尧,不把王位传给只知道唱歌跳舞的自己的儿子商均[8],而是把王位传给治理洪水有大功于人民的禹,这也可见舜的确是大公无私了。

舜的一生,非常喜欢音乐,所以尧把两个女儿嫁给舜的时候,还特地赐给他一张琴。到他做了天子,便叫乐师延把他父亲瞽叟过去制造的十五弦瑟添了八弦,成为二十三弦的瑟。又叫乐师质整理帝喾时代乐师咸黑所作的《九招》、《六英》、《六列》……几支乐曲,成为新的乐曲[9]。其中《九招》又叫《九韶》[10],乃是使用箫、笙等细乐器配合着演奏的一种乐曲,所以又叫《箫韶》。这种乐曲演奏起来,清扬宛转,好像天上百鸟的歌鸣。据说舜因为演奏了《箫韶》的乐曲,连凤凰都双双飞来朝见他呢[11]。后来孔夫子在庙堂上听了这种音乐,也止不住连连称赞说:“《韶》这种乐呀,是尽美又尽善了;至于《武》(周武王制的乐曲)这种乐,虽说是尽美了,却还没有尽善,远不如《韶》的感动人啊!”[12]至于舜一个人独居的时候,就只是喜欢弹五弦琴,伴随着琴音的弹奏,唱一首他自己写作的叫做《南风》的歌曲——

南方吹来的清凉的风啊,

可以消除人民的愁烦啊!

南方吹来的及时的风啊,

可以增长人民的财富啊![13

舜晚年时候,到南方各个地方去巡视,不幸中途死在苍梧之野[14],噩耗传来,全国人民都像死了爹妈一样的悲哀[15]。他的两个曾经和他共患难的妻子,听到不幸的消息,尤其是悲恸得连肝肠都快要断裂了。她们马上坐了车和船奔丧到南方去,路上看见异乡风物,止不住伤心地哭泣,眼泪像泉水般的奔涌。这些伤心的眼泪,洒在南方的竹林上,竹林上便通挂着了她们的斑斑点点的泪痕,所以以后南方便有了斑竹又叫“湘妃竹”的这一种竹[16]。当她们走到湘水,不幸风波起来,弄翻了船,她们就遗恨地淹死在江中,成了湘水的神灵[17]。当她们心境和悦的时候,就在秋风袅袅、木叶飘堕的光景中,出来在浅滩上徐舒地巡回,远远就可以看见她们那令人惆怅的美丽的眼睛的闪耀[18]。但倘使遇到心境不好,惹起了从前的悲恨的时候,她们进出江水,定就会伴随着猛烈的风,狂暴的雨,而且在风雨中,还有许多形状像人的怪神,站在蛇上,左手右手握着蛇,腾跃在浪涛之上;一群群怪鸟也趁机会出来在雾雨昏濛的天空中乱飞乱叫[19]。我们可以想见这情景是多么的愁惨和惊心呵!

舜死以后,人民就把舜的尸骨,用瓦棺装敛着,埋葬在苍梧的九疑山的南面。这座山共有九条溪涧,条条溪涧的形势都很相像,到山上去的人们,每每容易被这种类似的地形所迷惑,所以叫做“九疑”[20]。山上各种奇禽怪兽都有,尤其以一种叫做“委维”又叫“延维”或叫“委蛇”的动物最是奇特[21]。

这委蛇,是一种生着两个脑袋的怪蛇,据说平常人如果见了这怪蛇,一定要死。春秋时候楚国做小孩子的孙叔敖曾经在路上见过这种两头怪蛇,心想人们都说见了两头蛇的人就要死,我一定要死的了,可是后来的人见到它又怎么办呢,岂不是也都要死吗?我为什么还要留下这东西来残害世间呢?想着,这勇敢的少年就拾起地上的石头泥块,给怪蛇一顿乱打。结果把怪蛇打死,便在地上掘了一个坑,把它埋葬起来,不让人看见。说也奇怪,这少年后来不但没有死,反而做了楚国的宰相,非常贤能,为人民所爱戴[22]。大约真正勇敢的人,即使是妖魔鬼怪也不能给他什么祸害吧?这两头怪蛇,有时又以一种头戴红帽,身穿紫袍的奇特的姿态出现,当国王的如果见了它,据说就可以雄霸天下[23]。也是春秋时候,齐桓公出去打猎,就曾经见过这种红帽紫袍的两头怪蛇,当隆隆的猎车经过蛇的身旁的时候,那蛇就直挺挺地翘着两个头直立起来。桓公一见这景象,吓得心惊胆战,连说有鬼。问替他驾车子的丞相管仲看见什么没有,一心只在驾车子的管仲回答说:“什么也没看见。”桓公回到宫廷,愈想愈怕,闷恹恹地竟生起病来。后来齐国有一个贤士叫皇子告敖的来见桓公,向桓公讲了一大篇关于鬼的话,刚讲到委蛇,桓公听说有个“蛇”字,便问委蛇的形状怎样,皇子告敖就把桓公所见到的那两头怪蛇的形状向他一点不差的描述了一番,最后说:“当国君的如果见了这怪蛇,就可以雄霸天下。”桓公听了不禁展颜微笑说:“这就是我打猎时候所见到的啊!”心境一开畅,他那病不知不觉就好了[24]。——这能为人祸福的奇怪的委蛇,它就生长在伟大的舜埋葬的九疑山的近旁。

在九疑山的山脚下,据说,每到春秋两季,就有那长鼻大耳的巨象来耕种舜的祀田[25]。后来他那封在有鼻的弟弟象也从封地赶来祭扫哥哥的坟墓,象去了以后,人民便在坟墓附近给造了一座亭,叫做鼻亭。供养着象的神主,叫它做“鼻亭神”[26]。——在这里,作为动物的象和作为人的象已经几乎要合而为一,不很能够分辨了。

舜的妻子除了前面所说的娥皇和女英而外,据说还有一个,叫登比氏。登比氏替他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名叫宵明,一个名叫烛光,住在黄河附近的大泽中。到晚上,从她们身上所发出的神光,把周围百里的地方都照得清清楚楚的了[27]。这使我们联想到帝俊的两个生太阳月亮的妻子,舜的这两个女儿,实在有点和帝俊的两个妻子相像。从这个传说,舜的身份又不大像下方的人王而像是天上的上帝了。所以有人说登比氏是舜的原配妻子,是在尧把他的两个女儿下嫁给舜之前就住在家里的了,这是把两种不同的传说混在一起的结果,是不很可靠的[28]。

舜的儿子有的书上说,一共是九个[29],但除了前面所说的那个本来名叫义钧(和帝俊的孙子义均名字相同)后来封在商又叫他做商均的儿子而外[30],其余的八个,我们都不知道名字。只知道他们和商均一样,都喜欢唱歌、跳舞罢了[31]。这一群只懂歌舞的风流浪荡的贵家公子,无怪乎不能担当天下的重任。除了这些儿子,还有边荒的两个国家,据说也是舜的子孙后代,一个是东方荒野的摇民国[32],一个是南方荒野的臷(音秩)国。臷国的人黄皮肤,擅长拉弓射蛇。他们得天独厚,用不着耕田,自然有食物吃;用不着织布,自然有衣服穿。还有鸾鸟在那里唱歌,凤凰在那里舞蹈。臷国人住居的地方,简直就是地上的乐园[33]。

 

注释:

1]《列女传补注》卷一:“舜女弟名‘手’,俗书传写,误合为‘击’字,又误为‘系’字。”

2]见丁山《中国古代宗教与神话考》第436页。

3]《列女传·有虞二妃》:“瞽叟又唤舜饮酒,醉,将杀之。二女乃与舜药浴注豕(矢),往,舜终日饮酒不醉。舜之女弟系怜之,与二嫂谐。”今本“注豕”作“汪遂”,非,从闻一多《楚辞校补》改。

4]《书·尧典》:“若稽古帝舜,纳于大麓,烈风雷雨弗迷。”《论衡·乱龙篇》:“舜以圣德入大麓之野,虎狼不犯,虫蛇不害。”

5]《列女传·有虞二妃》:“既纳于百揆,宾于四门,选于林木,入于大麓,尧试之百方,每事常谋于二女。”

6]《史记·五帝本纪》:“舜之践帝位,载天子旗,往朝父瞽叟,夔夔唯谨,如子道。”《路史·后纪十一》:“(舜)乃驾五龙,日三朝于瞽所,故瞽底豫。”

7]《史记·五帝本纪》:“(舜)封弟象为诸侯。”集解云:“孟子曰:‘封之有庳。’音鼻。”证以以后舜死象至舜墓所的事实,知象终于受舜感化。

8]《路史·后纪十一》:“商均是喜歌舞。”

9]《吕氏春秋·古乐篇》:“舜立,命延乃拌瞽叟之所为瑟,益之八弦,以为二十三弦之瑟,帝舜乃令质修《九招》、《六列》、《六英》,以明帝德。”

10]《史记·夏本纪》:“于是禹乃兴《九招》之乐。”索隐:“即舜乐《箫韶》。”《列子·周穆王》:“奏《承云》、《六莹》、《九韶》、《晨露》以乐之。”注:“《九韶》,舜乐。”

11]《书·益稷》:“《箫韶》九成,凤凰来仪。”传:“韶,舜乐名,言箫,见细器之备。”

12]《论语·八佾》:“子谓韶,尽美矣,又尽善也;谓武,尽美矣,未尽善也。”

13]《绎史》卷十一引《尸子》:“帝舜弹五弦之琴,以歌《南风》。其诗曰:‘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卑吾民之财兮。’”

14]《史记·五帝本纪》:“(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

15]《书·尧典》:“二十有八载,帝(尧)乃殂落,百姓如丧考妣。”此移用于舜。

16]《博物志·史补》:“尧之二女,舜之二妃,曰湘夫人,帝崩,二妃啼,以泪挥竹,竹尽斑。”《群芳谱》:“斑竹即昊地称湘妃竹者。”

17]《水经注·湘水》:“大舜之陟方也,二妃从征,溺于湘江,神游洞庭之渊,出入潇湘之浦。”

18]《楚辞·九歌》:“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19]《山海经·中次十二经》:“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出入必以飘风暴雨。是多怪神,状如人而戴蛇,左右手操蛇。多怪鸟。”

20]《帝王世纪集校》第二:“(舜)崩于鸣条,年百岁,殡以瓦棺,葬苍梧九疑之阳。”《史记·五帝本纪》集解引《皇览》:“舜冢在零陵营浦县,其山九溪皆相似,故曰九疑。”

21]《山海经·大荒南经》:“苍梧之野,舜与叔均之所葬也,爰有文贝、离俞,鸱久、鹰贾、委维(郭璞注:即委蛇也)、熊、罴、象、虎、豹、狼、视肉。”

22]《论衡·福虚篇》:“楚相孙叔敖为儿之时,见两头蛇,杀而埋之,归,对其母曰:‘我闻见两头死。’其母曰:‘吾闻有阴德者,天必报之。’叔敖竟不死,遂为楚相。”

23]《山海经·海内经》:“有神焉,人面蛇身,长如猿;左右有首,衣紫衣,冠旃冠,名曰延维,人主得而飨食之,伯天下。”

24]《庄子·达生篇》:“桓公田于泽,见鬼焉,公反,诶诒为病。齐士有皇子告敖者,曰:‘公则自伤,鬼恶能伤公?’桓公曰:‘然则有鬼乎?’曰:‘有……野有彷徨,泽有委蛇。’公曰:‘请问委蛇之状何如?’皇子曰:‘委蛇紫衣而朱冠,其为物也,恶闻雷车之声,则捧其首而立,见之者殆乎霸。’桓然而笑曰:‘此寡人之所见也。’于是正衣冠与之坐,不终日而不知病之去也。”

25]《论衡·偶会篇》:“舜葬苍梧,象为之耕。”

26]《史记·五帝本纪》正义引《括地志》:“鼻亭神在营道县北六十里,故老传云,舜葬九疑,象来至此,后人立祠,名为鼻亭神。”

27]《山海经·海内北经》:“舜妻登比氏,生宵明烛光,处河大泽,二女之灵能照此所方百里。”

28]《楚辞·天问》:“舜闵在家,父何以鳏?”闻一多《楚辞校补》谓“闵”当作“妻”,“父”当作“夫”,是也。其意正如郭沫若译文云:“舜的妻分明住在家里,为什么说他是个鳏夫?”盖当时已有舜“鳏”与“不鳏”的两种说法,故屈原发此疑问,他是比较主张后一说的。但后一说,正是把两种不同传说混在一起的结果。

29]《吕氏春秋·去私篇》:“舜有子九人。”

30]《路史·后纪十一》:“女莹(英)生义钧,义钧封于商,是为商均。”

31]《路史·后纪十一》引《朝鲜记》:“舜有子八人,始歌舞。”这和《山海经·海内经》“帝俊有子八人,是始为歌舞”全同。有人说《路史》所引《朝鲜记》即《山海经·海内经》的别名。

32]《山海经·大荒东经》:“帝舜生戏,戏生摇民。”

33]《山海经·海外南经》“国在其东,其为人黄,能操弓射蛇”。《大荒南经》:“帝舜生无淫,降处,是谓巫民,巫民盼姓,食谷,不绩不,服也;不稼不穑,食也。爰有歌舞之鸟;鸾鸟自歌,凤鸟自舞。”

 

(《中国神话传说》,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1984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