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信息搜索
风雨背娘亲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加入时间:2013/6/5 9:37:00  admin  点击:941

风雨背娘亲

 

 

——大舜的传说(四)

 

苑凤廷

 

立夏刚过,山东半岛这地场,正是布谷鸟日夜叫着快快动锄的繁忙季节,田间里到处有人荷锄忙碌,畅通的大道上却少有人走,一眼望去,远处只有一人脚步匆匆,近前看,此人高大魁梧,目生双瞳灼灼生辉,他便是东夷精农事、烧精陶、孝感天地赫赫有名的大舜。天虽不太热,但舜走得过急,又身上背着牛皮行路,使他脸上冒出了晶莹的汗珠。他在急着赶回降生他的老家诸冯。

此番赶回老家,他是奉命而来,因尧把他访去留在身边做事已好久了,百姓由游猎变农桑,大都过上了好日子,尧特命他再回到历山,在历山脚下莳弄五谷,创出更多的经验,好让百姓学习效仿。因历山这地方山清水秀,土地肥美,是个富饶之地,作示范是理想之所。再说,尧的两个女儿都嫁给了舜,按世俗,凡一夫两妻者,必须一妻在公婆身边不离左右侍奉,一妻陪伴丈夫,轮流交替。大女儿娥皇已侍奉公婆近一年,应该让她与丈夫一起生活一段时间了,舜也该回乡探望亲人了。

舜遵圣命归心似箭,一踏上家乡的土地,更恨不得一步进门,能马上见到聪明贤惠且温柔的妻子娥皇,还有家中那老父亲,他养育了自己,情深似海,也快一年未见面了,不知如今是否安康;还有继母壬女,虽说她待自己刻薄寡情,并虐待加害过自己,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为人必须要宽宏大量才称为正人君子,哪能抓着别人的小辫子不放?更何况她伺候瞽叟老父亲许多年了,没功劳也有苦劳,也应当回家拜访她;还有同父异母的弟弟象,他虽打小在继母怀里娇生惯养,傲而顽劣,但他有时对自己还敬佩有加,一口一个哥地叫着,那样子怪亲热的,这又哪能不思念他呢?舜想起这些,恨不得一步进门去见到他们,想起这些,他迈开大步抄近路,终于迈进了他生活了二十多年的门槛。他遵孝行,分长幼,首先进了老父亲瞽叟的屋,屋内只有父亲一人,他亲亲热热地叫了声“爹”。

瞽叟虽说双目失明,但耳朵特聪,一听这熟悉的声音,马上就知道是舜,道:“是舜华回来了吗?

舜把行李一扔,扑上去拉住父亲的手答:“爹,是舜华儿回来了。”接上问,“爹,我娘呢?

瞽叟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她下地了。”

舜着急地说:“爹,娘那么大岁数了,也干不动活了,咋还让她下地?

瞽叟又是长长地叹口气说:“舜儿,你先坐下,喝口水,喘喘气,爹再和你说说近一年来家里的事。”

舜顺从地坐在了爹的身旁,边给爹装上烟,给爹点着火让爹抽着说:“爹,您就快说说家里的事吧,我等着见娘呢。”

瞽叟抽口烟,仍旧叹口气说:“你娘和你媳妇今儿都下地干活去了,本来家中有你弟弟象主持着,你媳妇加把手,用不着你娘再下地干活了,该享几天福了,可你弟弟象他……他……”

舜见爹说到弟弟象时,嘴唇抖动,竟说不下去了,眼中还冒出了混浊的泪水,知道弟弟出事了,忙问:“爹,弟弟到底怎么啦?你快说。”

瞽叟抹着泪哽咽着说:“舜儿啊,自你不在家,你弟弟象更是好高骛远了,他原就只爱动嘴懒得动手,可如今半点不想干实际事了,整日只想学你,要弄出什么新五谷,新庄稼,搞啥什么省工不费力多打粮的法子来,可他连稻、粱、麦都分不清,能干出个啥事来?我见他这样胡闹下去,会坏了一生前程,只好央情托面,把他送到潍水那儿学烧陶,可他非想烧出比你更好的陶器,结果违规乱来,给窑主烧塌了窑。窑主恨他给造成了莫大损失,就把他告到里长和族长那儿,家中所有的钱都赔上了还不够,窑主又按照尧制定的条律,把他锁在地牢里受惩罚,人家一天只给他一餐,将就着饿不死,但地牢中不见天日,冷潮难耐,实在是受罪啊。”

舜听了爹的这番话,想救弟弟的心情比爹还急,但仍旧平静地说:“爹,您别着急上火,我一定想法把弟弟救出来。”

瞽叟止住哭道:“舜儿,我知道你有能耐救你弟弟,我也曾多次托人捎信给你,让你救他。可所托之人都异口同音说,老人家,你捎信要我们干别的,我们义不容辞,可要我们捎信给舜救象这事,我们不干,为啥呢?因那小子太浑,做了不少对不住乡亲和家人的事,应该叫他受点罪。这一来,闹得我难以对人家说啥了。再说,你娘吧,她过去对你也太不善心了,经常打骂你,甚至想害死你……”

爷儿俩正说着话儿,突然外边一声雷响,把窗子都震得抖动了好多下,接着刮起了冷嗖嗖的大风,黑鸦鸦的乌云立时把屋内遮黑了,舜凭感觉,暴风骤雨马上就到了。

舜一见风雨将至,忙说:“爹,您先在家歇着,我快去把娘接回来吧,她年纪大了,经不住……”舜一边说一边如飞似的出了屋,朝着自家的地那方向跑去。他虽然跑得快,但风雨来得更猛更快。刚刚出村,那铜钱般的雨点,借用风的劲力坠下来,吧哒吧哒地敲砸在地面上,敲砸在人身上,使人像是受到冰雹似的袭击。舜顾不上疼不疼了,仍是竭力往自家地里奔跑,当跑到地头,到了爱妻和娘身边时,舜的衣服已经淋透了,他二话没说,背起娘,搀了爱妻在风雨中往家奔跑,怎奈此时地上已被雨浇得又粘又滑,走一步滑一步擦一步,十分艰难,走不了多远,舜的身上已经汗水合着雨水哗哗往地上流了。

娥皇心疼丈夫,在风雨中,向舜说道:“舜啊!你扔下我,先背娘回家吧,别累垮了自己!”她怕舜在骤雨中听不清她的话,所以声音特别大。继母听儿媳声音这么大,怀疑她对舜背她不满,马上产生了许多想法,大声地对舜说道:“舜啊,你媳妇可是尧的女儿,她贵体千金,受不了半点委屈,你还是先把她背回家吧。”

舜听了继母这话,明白这话的意思,她这是妒意心生了,在刻薄自己和爱妻。他正害怕娥皇受不了这刻薄,突然觉得胳膊发疼,低头一看,是娥皇在拧自己。再看娥皇,她正用眼神示意,要他赶紧扔下自己背娘回家。舜就顿时顺话说:“娘,您年纪大了,经受不住风雨侵浇之苦了,娥皇年轻,吃点苦不算啥,还是让我先背您回家吧。”说过,撒开搀娥皇的手,顺便用这只手脱下鞋子,卷起裤脚,扔下娥皇就往家奔跑,娥皇却孤零零在道上任凭风侵雨浇。

当舜把继母壬女背回家中,给她换下湿衣,再把娥皇背回家中时,继母壬女却呜呜大哭起来。瞽叟在旁生气地说:“事情已经发生了,过去了,风停雨息了,你哭什么哭?哭又有啥用?

继母听了这话,却哭得更为伤心,边哭边说:“我哭不为别的,是通过今天舜子背我这事,我想,我亲生的儿子不知疼我,更不知孝敬我,给我造成那么多麻烦,舜子不是我的亲生儿子,却时时把我放在心上,胜过自己的爱妻,这都是我娇生惯养纵子的过错造成的,我后悔晚了,悔也不顶用了。”

娥皇和舜听了继母这悔改之话,十分感动,夫妻两个尽力安慰了她一番。第二天,舜带上捎回家的俸禄赶到潍水窑主那儿,把象赎了出来。窑主敬佩舜的美德,公正廉明,那捎去的钱没收分文,还把象用车送回家中。从此,一家人和睦相处。后来史书载:舜待嚚母壬女,不是亲母,胜似亲母,至仁至孝,天下无双。史书上还说:继母改过自新,为百姓做过不少好事。但起因未载。那是舜的这段生活细节,被尘封于千古岁月里,没人说去罢了,而今特献于世人皆知。

 

(《超然台》2009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