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信息搜索
舜帝传人的传说(二)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加入时间:2013/6/5 9:35:00  admin  点击:1028

五、九疑七仙(何文孝)

 

我们九疑山的仙家可多哩,前后算起,刚好是一百零八个。这些仙家,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还有少的。他们都学习舜帝的为人,抱不平,斗恶人,救百姓,除妖精,可受群众尊敬哩!下面就讲讲出了大名的七位仙家吧。

 

(一)白马三娘行侠仗义

 

传说九疑山的神仙中,有一位神仙大侠,名叫马三娘。她总是骑一头大白马,穿行于九峰十八坳之间,所以又叫白马三娘。白马三娘,家住九疑山,从小就喜欢骑马、射箭、习武,生就一副男子脾性,留男子头,着男子装,旁人都叫她假奶崽。村上同她一般大的孩子们都怕她,又非常敬佩她。有一回,村上一位叫屠利的顽皮孩子,吓唬一个过路的小孩,要这小孩趴下,从他胯下爬过去。那过路的孩子没办法,只好含着眼泪趴在地上准备受这场侮辱。这时马三娘一个箭步冲来,一掌将屠利推出老远,一个趔趄,仰天倒在地上。当他翻过身来,被两手叉腰的马三娘一只脚踏在背上。马三娘下命令似的喝道:“你好好爬着,等客人过去了就放你起来!”从此屠利再也不敢欺侮别人了。马三娘的名气越来越大了,那时她才十岁。

马三娘的父母对自己的孩子非常疼爱,喜欢孩子的脾气和个性,特地给她养了一匹又高又大的白马,做了弓箭和石坠子让三娘练功,还从外地请来武术师傅教三娘习武。三娘聪敏,不管什么武艺,一学就会,不几年,刀、枪、拳、棍都来得几下,长到十八岁时,不仅人俊俏,方圆百里来的武术师傅都比不过她了。

她听说九疑山中的寺庙、庵堂里有一些武林高手和有本事的道人,这些人功夫奇特,飞檐走壁,腾云驾雾,来无影去无踪。

马三娘就拜求了九疑山中所有的神道,这样一来,马三娘不仅武艺高强,还学得了仙术。她常常骑着白马穿行于九疑的峰峰坳坳溶洞中,处处仗义行侠,哪里不平哪里就有她。

九疑山中有个马蹄坳,那块地方石壁林立,常有猴精出来伤人,专抢美貌女子,人们又怕又恨。有一天,一队迎亲的队伍,从这里经过,突然一声吼叫,迎亲的个个被吓得目瞪口呆,抬轿的、扛旗的、击鼓的都呆得像个泥菩萨,一阵腥风吹过,只见一个尖面猴腮,全身毛茸茸的妖精,从轿子里拽起媳妇娘就往山洞里跑。就在这时,白马三娘来到跟前,横马拦住猴精,一记红砂掌将猴精击得屁滚尿流,等猴精回过神来,见是白马三娘骑在马上,威风凛凛,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又是作揖又是磕头,连声求饶。白马三娘命猴精将媳妇娘乖乖地放回轿内,并要猴精现出原形,回到癞子山的猴群中,再不准兴妖作怪,马三娘吹了口气把迎亲的人群唤醒后,自己又消失在九峰十八坳之中了。

马三娘得知舜帝来了九疑山,帮助老百姓斩孽龙治水害,心里头又高兴又敬佩,就向舜帝请求参加杀孽龙治水的战斗。舜帝见三娘是个女子,没有答应,马三娘只得作罢。一次,舜的队伍来到血淋坳,遭到了舜的兄弟象的埋伏,由于象的队伍人多势众,又早有准备,眼看舜帝的队伍有些抵挡不住了,舜帝也被象的几员大将围在“枫树脚”前,只有招架之功了,眼看就有生命危险。忽然半空中转起一阵旋风,只吹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一个身着白衣骑着白马手提银枪的姑娘,拥着白云,从天而降,把象的队伍冲得晕头转向,自相残杀,结果象的队伍大败而逃,象也差点成了刀下鬼。舜帝得胜归来,知是马三娘帮的忙,于是就在玉琯岩前扎起祭台,摆上祭品,感谢白马三娘的恩德。并把永福寺前的仙洞,封为白马仙境,人们又叫白马岩。

至今,九疑山还流传着不少白马三娘的传奇故事。

 

(二)玉琯岩何侯升天

 

很久很久以前,九疑山玉琯岩旁,居住着一户人家,姓何名真元。祖辈为人厚道,勤俭善良;祖父喜欢修路,哪里路不平行走不便就去修好;父亲爱架桥,九疑山的沟沟洼洼,阻挡人们的行路,就去山头设法架好,在父亲手中架的桥,数也数不清了。何真元从小行医,为百姓看病寻药,解除痛苦,更是尽情尽意。

何真元长得高大粗壮,特别怕热,每到夏天,就把铺盖搬到玉琯岩石洞里,白天上山采得药来,晚上动手制成药丸。真元制药丸,非常讲究,为了得到圣洁的泉水,他在玉琯岩周围,挖了九口井,而且井井相通,用九井之水,制成的药丸,格外灵窍,药到病除,方圆几十里的老百姓都来此求医,何真元有求必应。

一天,何真元在石洞里熬药,一位白发老人路过此地,因天气炎热,中暑昏厥,何真元把老人背回石屋,安顿在自己床上,并忙着熬药,一直把药熬好,帮助老人服下,直到老人家转危为安才休息。由于劳累了一整天,他一躺下便进入了梦乡。一位黄衣道士来到玉琯岩,问何医生为何睡在石洞里。真元说自己怕热,又特别喜欢幽静的地方,采药炼丹比较方便。道士又讲:“你何不进无为洞清修,那才是真正的幽静之所。”真元讲:“无为洞幽深莫测,怎么进得了呢?”“请闭下眼睛,坐在我的扇子上!”真元依言,果然一瞬间来到一个无为洞。岩口上写着碧虚仙境,洞内清雾缭绕,凉风悠悠,处处琼台楼阁,若隐若现。往里走,洞中套洞,洞洞相接。第一洞为瑞云洞,云雾升腾,紫光四射,五彩缤纷,人在洞中犹如腾云驾雾,邀游天庭。进第二洞,洞名叫日光洞,洞中豁达明亮,日光万丈。第三洞叫星月洞,一片夜景,明月当空,星儿点点。第四洞是仙桥洞,只见一座曲拱桥,横跨银河,水声哗哗而不见水流。何真元过得桥来,又见一洞,即是第五翠境洞,苍松翠柏,绿柳修竹,曲径通幽。再往里是灵台洞,此洞不宽,却很阴森,观音娘娘静坐灵台,庄严肃穆。经过灵台洞,便是宝阁洞,亭亭楼阁,珠光宝气,令人眼花。何真元不敢多留,匆匆而过,到第八洞是天堂洞,好个天庭洞府,仙翁蹒跚,相顾无语,何真元见了似曾相识,却一个也叫不出名来。到了第九洞说是万寿洞又叫玉皇宫。前八洞之景,这洞皆有。何真元游完九洞,再也不想走了,经黄衣道士催促,才又闭上眼,坐在扇上,只听轰隆一声,真元睁眼一看,自己坐在岩门口,老人家也不见了,真元到处呼叫寻找黄衣道士和老人,再也没见到,心里却时时思念那无为洞天,可又找不到洞口。

一日,舜帝来到真元家,何真元见舜帝气色不好,面容憔悴,知舜帝劳累成疾,重病在身,一再留舜帝住下,拿出自己最好的丹药给舜帝服下。舜帝服药后,元气大振,身体很快好了起来。舜帝见何真元医术高超,又贤明大度,就赐封何真元为何侯,受天下人尊重。

何侯炼丹行医,救死扶伤,普济百姓,感动了五老神仙。老神仙下得凡来,送了一服仙药给真元,告诫说:“七月七饮了此药酒可祛百病。”

开皇元年,七月七日,何真元用九井之水与五老送的药,酿制成酒,全家试饮。谁知饮着饮着,何家整个房屋浮了起来,越升越高,后来升到了天庭,全家步入仙境。至今九疑山流传着何侯一家升天入仙境的故事。

 

(三)刘牧童得教成仙

 

刘牧童名叫刘施言,是九疑山何侯家的牧童,一年四季在九疑山中放牧,跑遍了九疑的山山岭岭。刘牧童的牛群放得不怎么好,但为人忠厚老实。

开皇元年七月初七这天,刘牧童同往常一样,一早就赶着牛群上了山,由于这天天气好,加上近处几座山上青草被牛群啃得差不多了,牛群就赶得远一些。太阳下山时节,牧童赶着肚子胀得圆鼓鼓的牛群,吹着口哨回家来,不料,再也找不到主人的家了,砖瓦一片不剩,只有一个坪了。听旁边的老百姓讲,何侯一家饮了九井之水酿制的药酒,全家拔宅升天。

刘施言不见了牧主一家,心急如焚,跪在地上呼天号地地大哭:“师傅啊,师傅!你们全家都升天了,丢下我孑然一身,怎么办呢?”牧童又跪又拜,不吃也不起来,一连五天都这样。

第五天傍晚,施言哭得筋疲力尽了,两只眼睛肿得睁都睁不开了,忽听有人在呼叫自己的名字,施言猛一惊,好熟悉的声音,莫非主人何侯在呼叫我?立即大声呼叫:“主人啊,施言在此,你带我走吧!”半空中传出声来:“施言,你听着,这次不能渡你步入仙境,这是你平日学舜帝的造化不够,今吾赐你槐筒、缁衣、金铃、仙带,只居石室,节食欲,多积德,好行善,到了果满功成之时,自能身飞太清仙境,师傅在此等你,后会有期。”说完,只见一包东西飘降下来,施言打开一看,果然是师傅所赐的东西。

施言一再叩拜,并按师傅嘱言,把牛群赶进玉琯岩,整日清茶淡饭,节衣减食,并用心放牧,潜心行善,像何侯那样学习舜帝,热情待人,诚恳帮助别人。施言虽然是牧牛,却同样受到人们的尊重,三年后,施言由何侯引入仙境。

 

(四)歌仙方回教韶乐

 

传说方回是尧帝时候的人,是个造音律、善歌舞的高手。舜帝南巡时,他跟随舜帝来到九疑山。舜帝走到哪里,方回的歌声就唱到哪里。舜帝与孽龙打仗,方回就用歌声助威,使军威大振,士气更高。舜帝的人马疲乏了,方回就叫大家唱歌跳舞,快活快活,消除疲劳。因此,舜帝的队伍有了方回跟随,心境开朗,不知疲倦。

舜帝不仅英勇无比,体察民情,而且喜欢音乐,亲自造了《大韶》音律。舜帝对方回特别喜欢,便把西王母送的十二支玉琯给方回,要他把韶音教给大家。方回通音律,歌喉好,不但用玉琯教大家演唱,还帮助老百姓用竹子做起了芦笙。这样,九疑山的人民群众不但能唱,而且还能吹奏了。

不幸的是,舜帝在与巨蟒大战中,死在九疑山。方回悲痛万分,为悼念舜帝,他含着眼泪用舜帝送的玉琯吹奏起他用韶音编成的歌,走遍了九峰十八坳,吹得山峰低下了头,唱得溪水淌着泪,鲜花失去了颜色。整个九疑山都回响着悲哀的歌声,至今还留得方回唱的歌词载入《九疑山志》:“珠尘园洁轻且明,有道服之得长生。”后来,方回成了歌仙,每年清明节,九疑山中便有歌声、鼓声来祭奠舜帝。

 

(五)郑安期负瓮炼丹

 

传说郑安期是舂陵人,从小没了父亲,母亲把他视为心头肉,好吃的都给他吃了,可是安期顽皮淘气,常常惹得母亲生气。

一次,安期又偷偷的到别人的禾田里去捉鱼,把别人的一丘禾苗给糟蹋了,别人告状告到安期母亲那里,母亲气得不得了,等安期回到家,便拿了拨火棍要打安期。郑安期见母亲要打他,拔腿就往外跑,母亲提着棍子追出来,由于雨后路滑,母亲不慎跌了一跤,把腿给跌断了,瘫倒床上,不能下床行走。安期跪在母亲床前,哭了三天三晚,后来到处求医,诊了三年也没有把母亲的腿诊好。安期悔恨自己不该顽皮,惹母亲生气弄到这步下场,急得连饭菜都进不了喉。母亲也气得骨瘦如柴。

一天,村子上来了一位青衣道长,从安期家门前经过,边走边唱:“母不幸,儿之过,若尽孝,必负瓮。”安期听了好像在说自己,就把道长请到家里,说出自己的过失和悔恨的心。道长告诉安期,九疑山中有个麓床山,是个炼丹的好地方,在这里炼成的丹,可医百病,好人吃了药可以成仙,但是去麓床山必须背一个六百斤重的铁瓮去,否则,母亲的腿难以治好。说完,走出门就不见了。

郑安期为了治好母亲的腿,弥补自己的罪过,学习舜帝视死如归的精神,决心去九疑麓床山。他把想法告知了母亲,母亲不让儿子去。可是安期决心已定,就是九牛二虎之力也是拉不转的。安期从村上请来一位兄弟,帮助照顾好母亲,就背着个大铁瓮朝九疑出发了。   

麓床山在三分石上高耸入云,据说这里离天只有三尺三,莫说背巨瓮,就甩空手爬上去也是难于上青天。安期开始是走,还没到山脚就走不动了,舜帝死都不怕,我还怕走路吗?他便跪在地上一步一步往前移,双膝跪得鲜血淋淋,安期也毫不畏缩,咬紧牙关,跪不动了就爬,一直爬了九九八十一天,刚爬到山顶,就昏倒过去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安期醒过来,只见青衣道长在支锅升火了,还帮安期找来三分石石上的玉泉水和炼丹的药物,这时,安期也顾不了身体的劳累和腿上的伤,就忙着炼起丹来。

安期人在山上,可心里却时时惦记着母亲,睡梦中常常呼叫着母亲。心想,由于自己淘气,使母亲瘫痪在床上,心中实在惭愧,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治好母亲的腿。

安期在山上,炼了一炉又一炉药丹,拜请青衣道长把药送回家。道长送了三次药后,告诉安期母亲的腿已经全好了,能下地劳作了,安期高兴得泪水直流,又拜请道长把所有的药散发给天底下所有的残疾人,望他们早日康复,这就是我郑安期的最大心愿。郑安期在麓床山晃眼过了十年,不愿再下山了,于是便在山上成了药仙。

 

(六)马明生寻友得仙药

 

马明生是舂陵人氏,与郑安期同时,二人从小很要好,走路连裤裆,一个虱婆分了吃。郑安期来九疑山炼丹药,诊好了母亲的腿,又治好了乡下好多好多人的病,马明生一心要去寻好朋友郑安期,学习舜帝吃大苦的精神,也要为群众做好事。

马明生知道九疑山九峰十八坳,山高岭陡路窄难行,为了找好朋友,用了一年的时间打草鞋,打了九百九十九双,背在身上,就是把这些草鞋都穿烂了,踏遍天下所有的山,也要找到安期兄弟。马明生不顾寒冬炎暑,不管雨天晴天,翻了一山又一岙,走遍了九疑山的九峰十八坳,走了三千六百五十五天,背的草鞋穿完了,身上的衣裤全破了,还是没有找到安期。马明生找啊找,来到了桂林石潭边,实在走不动了,坐在石潭边想用水洗个脸,猛然看见潭中自己的影子,满头的白发,满脸的皱纹,一身皮包骨,差不多自己都不敢认自己了,不觉两行泪珠滚了出来,心想:“安期兄弟没有寻到,人已经老了,回家也走不回了,不如在这里了却一生算了。”说了一声:“安期兄弟,阳间不见,阴间见!”就纵身跳下了潭。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明生迷迷糊糊,好像有人在叫喊自己的名字:“明生哥,你醒醒,你醒醒!”明生睁眼一看,自己躺在床上,住的是一座明晃晃的石屋,紫气缭绕,药香扑鼻,安期就站在自己的眼前,眼看安期鹤发童颜,红光满面,身披黄袍,手执马尾帚,一派道土模样。明生只是木呆呆地望着,张口叫不出声,莫非自己在做梦……

“明生兄,你到家了,这就是兄弟安期的家。”这时马明生清醒过来了,一股脑爬起来,扶着安期哭了起来。

“明生兄,你辛苦了,来,兄弟俩喝几盅。”两人一边对饮,一边畅叙别后衷肠,话越谈越多,马明生已经醉眼惺忪,郑安期趁此机会,将仙药放入酒中,给马明生喝下,马明生如坠五里雾中,两人双双飘回了九疑山。

 

(七)鲁女修炼桃花台

 

九疑山潇水河畔,上洞村后面有一座独立耸翠的山峰,名叫鲁女峰,山顶有鲁女观,观前有桃花台。传说这里是鲁女成仙的地方,如今桃花台仍存鲁女仙姑的足迹。

鲁女名叫鲁妙典,生于九疑山上洞村鲁寇也家。妙典从小聪颖过人,性情高洁,不食荤腥。长到五岁时,妙典突然问母亲,人可不可以长生不老?母亲告诉她,人最多不活到一百二十岁。哪有不死的,除非成了神仙。

鲁女幼小的心里,埋下了要成仙的欲望,潜心攻读经书,长到十五岁时,鲁女已长成青春妙女,美丽无双,上门求亲的真是数都数不清,而且个个都是发财人家的子弟,要么是尖嘴猴腮的文弱书生,要么是肥头大耳的胖呆子,鲁女连眼都不瞧一下,决定终生不嫁。鲁女得知村后的山峰上有一桃花台,胜似仙境,是无人敢攀的地方。

鲁女决心攀上桃花台,她悄悄离了家,来到山脚下,一个人日夜不停地攀登,罗裙被荆棘划破了,手被石尖刺破而鲜血淋淋。她咬紧牙关,不顾一切地往山顶上爬,爬了七七四十九天,在山神的帮助下,终于攀到了桃花台。这里长满了桃树,时值春天,桃花妍艳,蜂蝶翩跹,真是个仙人的住处。鲁女在桃花台筑起石屋,饿了食花蕊,渴了饮甘露,节食清心,整日攻读经书,年复一年。

鲁女来桃花台修炼,被山中的百怪丑兽知道了,就常常变成英俊的男子,三番五次来挑逗鲁女的春心。鲁女修心似铁,对这些找欢者,没有动摇半点,对来求爱者,轻则数落几句,重则痛骂一顿,这些求爱的,无论是善心还是恶意,凡来的都碰了一鼻子灰,来几次碰几次,以后就再也不敢来了。

十年后的一天,来了一位道士,告诉鲁女这九疑山都是大舜所治理,凡九疑山中的仙人都得感大舜之恩,普济众生。鲁女领悟了道士的指点,每到春荒时节,就把满山的桃子运到山下村庄里,散发给群众,并教村中百姓种桃度荒日,又把已修炼成的丹药散发给群众,帮老百姓医病祛邪。又过了十年,鲁女的行动感动了仙翁,授以仙药,鲁女服后,成仙升天。

后来人们把这山叫鲁女峰,在山顶上建有庙宇,每到雨后天晴,还能看见鲁女的罗裙,晾晒在桃花台上的树梢上。

 

六、徐霞客勇攀三分石(何文孝)

 

徐霞客来九疑山就决心要上三分石。他一要寻找舜墓的踪迹,二要亲自考察三分石上的三股水。

话说那三分石,石分三岐,高耸入云,又叫三峰石,也叫舜公石,是九疑山大大小小的山峰中最高的地方。传说舜帝死后就埋葬在这山顶上,墓前有一块蛮大蛮大的钢铸墓碑,也不知是何年何月所立的了。

徐先生在紫霞岩住宿了四晚后,也就是崇祯十一年三月二十八日那天,不到五更就叫醒随行早起做饭,天刚蒙蒙亮就出发了。

徐先生到三分石是走永福寺后面上杨家岭那条路的。这条路弯弯曲曲,上上下下,是条古里八怪的路。一上杨家岭,就见怪石遍布,有的像站着的人,有的像蹲着的狮子,有的像卧睡的龙。再往前走,就是一条三尺宽的羊肠小道,在石壁间盘旋,人走在路上,眼睛都不敢往下看。不多远,又见路上横七竖八倒着树木、细杈,搬又搬不动,只好慢慢地跨过去或弯腰钻进去,好不容易走到了山底。

过了杨家岭,经盘洞口,过狗矢窝,上半边山,出鳖头岭,一山比一山高,路越来越窄,越走越难,个个衣裤被划破了,手脚都被刺破了皮。徐先生已年过半百,累得脸色发白,上气不接下气,可他仍是一个劲地朝前走。山路茅草多,蝎子、干蚂蟥多,他就用带子把裤管袖筒扎起来,防止蝎子、干蚂蟥钻进衣服里。

徐先生一行,走了整整一天,也不知走了多少里路,爬过了几个山头,来到了一个很高很高的山腰上,高不见顶的石壁像一堵很高很高的墙一样挡住了去路。这时,一阵风吹来,天上黑云滚滚,看来就要下雨了。加上大家的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了,谁也不想再继续走了。

徐先生宣布:今晚就在这里露宿,从地图上标示的和向导提供的情况,这里可能就是三分石的山腰,现在大家找柴草,生火做饭。事不凑巧,刚吃完饭,天下起了大雨,这里前不挨村,后不着店,哪里去躲雨,没有办法,大家七手八脚,把被单、行囊扯起来遮雨,可是雨大,风也大,把棚子掀开老远,这下大家只好硬着头皮挨淋了。

“喂!我们大家去多砍些树枝来,烧成猛火,用大火来赶雨吧。”也不知是谁讲了这么一句,也不知顶用不顶用,大家都去砍来树枝堆在大堆上,烧成了猛火,火焰燃起有丈多高。雨点打得火堆扑哧扑哧响,树丫燃得叭叭叫,火星直往上冲。徐先生一行围着火堆不敢离开,只觉身上暖烘烘的。

大雨时下时停,直到五更时分,才断了雨脚,远处天边现出了鱼肚色,却见三个石峰在云雾间时隐时现。

徐先生带着大家寻找攀登山峰的路,找来找去,实在找不到攀登的地方。大家不免有些泄气。徐先生信心十足地说,就是到不了山顶,也要围着山峰转几圈,把三分石的三股水搞个清楚明白。

说起三分石的三股水,流向什么地方,有多种讲法。有的讲一流九疑山,是潇水的源头,一流广西,一流广东,对这种讲法,徐先生早就有怀疑。因此,他这次不管有好多艰难,也不管花好多时间,决心要到三分石察清楚,以免以讹传讹,贻误后人。

徐先生带着大家向北,在比人还高的茅草窝里爬来爬去,走了大约五里路,忽然一个悬崖挡住了去路,脚下万丈深渊,看一眼都被吓得起鸡皮疙瘩。只好另走一方。徐先生回转身,围着陡峭的山峰,不顾一切地朝前走。又走了五六里,刚转向东,看见山峰的丫口,有一条白色的带子,原来是一条瀑布。徐先生仔细看了地图和水的流向,告诉大家,这股水就是流入九疑山中经鲁观过大阳洞的潇水源。

徐先生一行高兴得忘记了劳累和饥饿,又一个劲往前走,大约又是五里路,又见一股水从另一个谷口直泻下来,轰隆轰隆的响声不断。徐先生观察了一阵说,这水是流向蓝山县界的,无疑是岿水的源头了。还有一股呢?徐先生一行继续从东向南,上岭下坡,穿刺蓬,跨沟壑,一直走了大约十五里。山上的十五里真比平地的三十里还难,他们从一条较宽的石缝中,像猴子一样四肢出动,好不容易才登上了山顶。山顶上,一眼就能看尽大大小小的山峰,徐先生长叹了一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今日亲临三分石上,总算解开了多年来心中的疑团,三分石水分三股,一是潇水源,二是岿水源,三是沱水源,那才是对的。”

徐先生高声地叫大家生火,要在这九疑山的最高峰上美食一餐,并一起去找些山珍野味来。忽然,徐先生惊叫一声:“好香!在这高山顶上,有什么东西发出异香。”随着徐先生的话声,大家都闻到了,忙放下手中的活,四处去找。原来这山顶上长着绿茵茵的兰草,不开花自香,开花时更香。向导还讲起了动人的故事。说是舜帝南巡,死于苍梧之野,葬于我们九疑山,娥皇,女英来找舜帝,得知舜帝死葬的消息后,悲天恸地地哭,再也无心梳洗打扮,把带来的香水、胭脂撒在九疑山,因此九疑山中就有了兰花香草。听完向导的叙说,徐先生忽然吟起了诗句:“湘水流,湘水流,九疑云物至今愁。君问二妃何处所,零陵香草露中秋……”他高声说,这就是九疑山中的香草。说完,他细心地扯了一把,放在行囊中。

这时已是中午时分了,徐先生心里格外舒畅地离开了三分石。下得山来,天就黑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路也找不到了。向导为难地说,在这深山老林里,迷了路是无法子走的,要是遇上了“倒路鬼”,你就是转上一个晚上,转来转去,还是在原来的地方,说得大家都不敢走了。徐先生虽不相信向导的话,但在这乌天黑地的夜晚,又是深山老林,要想不走错路,确实很困难,但又怕在这山冲里露宿发生意外的不幸。若是天下大雨,山洪暴发怎么办?徐先生正在考虑着,如何离开这个地方,突然有人惊叫一声:“火!”大家一齐望去,只见前面不远的地方,有几处火光。

“是不是鬼火?

“不!磷火的火光是蓝色的,这火光是红色的。”徐先生解释说。

“那就是过路的人?”

“这火光是红色的。”徐先生说,“我看也不对,火把好像在原地方活动,要是过路的,那就会越来越远。”徐先生分析着。并随即登上一个小坡,借着火光,仔细观察了周围的情况。“有了!”徐先生自言自语一声,把大家吓得惊了一跳,只见徐先生往左边山上一指说:“你们看,那边有两处黑糊糊的东西,像是茅棚吧!”向导看了一会,拍着手说:“对!对!那是我们山里人守野猪的棚子,里面可能有人,我们喊几声吧!”

向导把手做成喇叭状高喊:“喂!……茅棚有人吗?我们迷路了……”一刻,茅棚里出现了火光和回答声。

大家喜欢得不得了,也不知哪里来了那么大的劲,三两下就来到了茅棚前,像是回到家中,也不解衣,倒下就呼呼入睡了。只有徐先生没有睡意,他与守山人亲热地攀谈起来,一直到深夜。

第二天,徐先生一行醒来,日头已出山丈把高了,守山人下地干活去了,大家没有来得及谢谢守山人一声,就急匆匆地往回赶路了,一直到日头偏西,才赶回紫霞岩。徐先生把从三分石上扯来的香草,小心地栽到岩口正中的石柱平台上,然后向岩洞鞠了一躬,依依不舍地告别了紫霞岩,告别九疑山,向远方走去……

 

七、秦始皇屯兵九疑山(龙亚平)

 

 

传说秦始皇以尉屠睢为主将,发兵五十万分五路大军,南下驻守南疆,一路驻守九疑,这些兵将干尽了坏事,老百姓恨之入骨。

 

(一)鬼火吓秦皇

 

俗话说:人死如灯灭。人世间哪来的死魂?自秦始皇屯兵九疑之后,人间便开始出现鬼火。

尉屠睢奉命南下时,秦始皇把他召进密室,吩咐说:“传言舜帝葬于九疑,用不少国宝陪葬。你去九疑后,第一件大事就是掘坟取宝,事成之后,我大大有赏。”

这年秋天,尉屠睢率兵五十万南行,自领十万大军驻守九疑寨。安营扎寨未毕,就率兵四处找寻舜帝的坟墓了。找呀找,找呀找,九疑山数百里方圆,坟墓那么多,又那么相似,哪座是舜帝的坟墓呢?找来当地的百姓查问,一个个都摇头不讲。尉屠睢气得眼睛翻白,将乡民关进监牢,严加拷打。并决意将所有的坟墓都挖个透底,非找到舜帝坟不可。

消息传开,九疑山人敢怒而不敢言,街弄里,田角落,一片的哭声。那天晚上,舜源峰上忽然出现了一盏茶杯大小的银色灯火。那灯火滚来滚去,又变得斗子般大小。尉屠睢闻报,高兴得喝了三壶酒。心想,那一盏灯火必是宝气呀!有宝气的地方必是舜帝的坟墓。哈哈!该我尉屠睢升官发财啦!随即传令几个兵勇前去探看。可也怪,那盏灯火眨眼间不见,奇迹般地出现在右边山上。尉屠睢急急赶去,那灯火又蓦地失踪,出现在左边山上。赶至中途,那灯火变成两盏、四盏、八盏……整个舜源峰上灯火点点,不下百余盏。尉屠睢大惊,抬眼四扫,娥皇峰、女英峰上也出现了无数盏灯火。正在这时,四下里又传来一声声鬼哭,那声音幽幽的、凄凄的(实际上是猫头鹰的叫声)。吓得个五军主帅面如土色,慌忙的逃进大营。半夜里,尉屠睢又得一梦。梦见一位头戴平天冠,身穿赭黄袍的舜帝,怒斥他说:“你来九疑,竟敢掘我坟墓,欺我山民,你到底是想死还是想活?”说罢,手执皮鞭打得他鲜血淋淋。醒来惊恐万分,冷汗湿透了衣裳。忙传令放出被关押的百姓,哪还敢挖掘舜帝的坟墓呢?

从那时起,每到夏秋之夜,一些祖坟边总有幻火出现,变化莫测。后来人们把它叫做“鬼火”了。

 

(二)许仙戏秦皇

 

秦始皇焚书坑儒,残害了多少有学问的人。尉屠睢来到九疑,自然跟他的主子一鼻孔出气嘛!

大桑塘有个学校,先生叫许平,传说是九疑仙人许由的后代。那许由贤良耿直,尧王原以皇位相让,他躲进九疑山中。后舜帝南巡,君臣相见,许由为报知遇之恩,又出山相助,后来由何侯接引成仙。说起许由,九疑山无人不知。这一天,许平正在讲课,他的一位朋友前来报信,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原来尉屠睢得知大桑塘教的是“禁书”,先生许平讲的是“邪道”,已带领数百名兵勇前来搜捕。许平闻言,不慌不忙地说:“我许平行得稳,坐得正,教学生说文解字,道德文章,何罪之有?让他来吧,谢谢你的好意。”许平向朋友道谢后,车转身来依然讲他的课。不一会,尉屠睢气势汹汹地涌兵而来,不由分说,将许平抓回大营,将师生们手中的书一把火烧了。许平气得昏死过去,醒来后大骂秦始皇。睢大怒,抽出刀来就想杀人。忽听远处有一位老道士喊道:“且慢!”一边走,一边唱:

天地茫茫兮自兴衰,

我佛慈悲兮恋尘埃,

君子行善兮神普度,

三劫一满兮坐莲台。

那道士走向前来,向尉屠睢说:“善哉!善哉!但不知施主缘何捉刀杀人?

尉屠睢道:“我杀的是乱臣贼子。”

道士问:“何为乱臣贼子?

睢答:“这许平教的禁书,违背当今圣意。”

道士听罢,哈哈大笑:“你说得真有趣,我道许先生违了什么王法。施主,你军中读这些书的并不少。”

 尉屠睢嘿嘿冷笑两声:“这道士红口白牙,乱讲些什么?

道士向数百名兵勇一指,徐徐言道:“你叫他们各自摸摸怀中,看藏着什么。”

兵勇们一听,齐声大笑,不料,往怀里一摸,张开的嘴再也合不拢来,原来他们怀里一个个怀里都藏着“禁书”。尉屠睢大怒,抽刀就要砍杀兵勇。那道士把手一抬,拦住尉屠睢:“别忙,你也摸摸自己的怀里吧!”

尉屠睢又冷笑一声:“你这道士想是疯了?

道士说:“你不相信?敢打赌吗?

尉屠睢说:“老子天不怕,地不怕,还怕打赌,赌什么?赌砍脑袋!”

道士从容说道:“如你身上带有‘禁书’就别难为许先生,如你身上没带禁书,贫道自己砍下脑壳。”

尉屠睢见道士说得认真,手往怀里一摸,那张嘴巴再也讲不出话来了。自己身上怎么也带有“禁书”?看来,全是这道士搞的鬼。直气得他口吐白泡,恶狠狠地骂道:“你这妖道,本帅饶你不得。”说着,手提宝刀向道士砍去,那道士眨眼不见。尉屠睢怒极,转身要拿许平出气,那许平也早已踪迹全无。这当儿,只见空中飘呀飘,飘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秦家兵将实在狂,

竟敢残害教书郎。

惹得众仙心火起,

叫你顷刻见阎王。

——许由

尉屠睢见是许由显圣,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从此,再也不敢过问许平的事。普天下因“焚书坑儒”受害惨重,惟有九疑山,因许由显圣,才避免了一场劫难。

 

(《舜文化与九疑山民间传说》,湖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