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信息搜索
舜帝传人的传说(一)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加入时间:2013/6/5 9:34:00  admin  点击:728

一、写春联(李登琛)

 

何绍基在北京任编修时,有一年腊月回家探亲,决定来九疑山看看舜陵,奠祭圣明的舜帝。

消息传来,轰动了整个九疑山区。人们奔走相告,欣喜异常。平民百姓觉得这是九疑山人的一大喜事,普通文人认为这是读书行墨者的荣耀。最为高兴的恐怕是那些乡间豪绅、地方财主了。他们都想请何绍基写一两副春联,贴在大门或屋柱上,以此来壮门风、提身价,把奠祭舜帝搞得庄重些。于是,过年的腊肉腊鸡、香肠米酒、油炸米果……早早地筹办下来,有的买回了上好的笔墨红纸,腾出了房间,布置得极为舒适,准备留何绍基在家宿夜。还有的将大门洗刷得干干净净,准备贴上何绍基为自家写的春联。

腊月十几,何绍基在随从和永州府官员的陪同下,一行轻骑向九疑山舜庙而去。

这天下午,他们来到了一个几百户人家的大村庄,只见村口站满了人,相隔老远便放起鞭炮来。何绍基连忙下马步行向前。这时,一位身穿长袍马褂的老人来到面前拱手相迎,躬身说道:“何大人驾到,有失远迎,请到寒舍小歇,明早进山。”后面那几个穿长袍马褂的也一齐拱手说道:“请何大人进小村歇息。”那些在土坡上、屋檐下的村民一个个含笑致意。

何绍基问随从:“此地离舜庙多远?

随从人答道:“还有二十里!”何绍基抬头看看天色,说道:“小辈公务在身,且天色尚早,不能在此住宿,多谢诸位的盛情。”说完便上了马,向众人拱手告别。

进了山口,又来到一个大村庄,村口又有一群豪绅财主相迎。何绍基看看天色将晚,问明离九疑山还有七八里山路,于是决定在村里住宿,次日进山。

留住何绍基在自家过夜的那个财主,心中好生高兴,立即备了丰盛的晚餐招待,全村的豪门贵户都请来作陪。酒席上一个个要向何绍基敬酒,阿谀奉承之词不绝于口。何绍基心里老不舒服,几口酒饭下肚,便早早退了席。

当晚,主人准备了文房四宝,请何绍基赐笔。何绍基推说一路颠簸,要早点休息。

次日清晨,何绍基起了个大早,走出大门径直向后山走去,不觉来到一座茅房前,见一位老婆婆坐在门口搓洗红薯,便上前去打了个招呼。老婆婆见是一位先生,赶忙端来一张板凳请他坐。何绍基也不客气,坐下与老婆婆交谈起来。当他得知老婆婆只有一个在财主家帮工的儿子,由于生活贫寒,三十几岁了还未讨亲时,便说道:“老人家,快过年了,我来为你写副对联好吗?

老婆婆笑道:“先生,穷苦人家过年如过关,还写什么对联?”何绍基说:“虽说家贫过苦年,可终归是喜庆的日子呀!”老婆婆点头说:“是倒也是。唉!家里连笔墨纸张都没有哩。”“笔墨去借来用用,红纸嘛,向别人买一张来吧!”何绍基说着拿出几文铜钱,交给老婆婆。

老婆婆十分感动,赶忙去买了纸张,借来了笔墨。

屋内光线太暗,何绍基便在茅屋前,将纸铺在板凳上写了起来。写毕,又对老婆婆说道:“老人家,这对联若有人买,你不能乱卖。”老婆婆说:“先生的一片好心,我怎么能拿去卖钱?

“卖得的!”何绍基笑道,“倘若买的人多,你一定卖给出价最高的人。老人家,你记得我的话吗?

老婆婆笑着连连点头,心里都被弄糊涂了。

何绍基奠祭了舜帝,离了九疑又回北京去了。他为老婆婆写春联的事也传开了。开头那些财主们都不相信,他们说:“我们尚不能请得他写,怎么会为一个穷老婆子写春联?”但是,他们又忍不住去问个明白。当老婆婆拿出那副对联来时,财主们一个个都说要买下来,而且出价一个比一个高,又都把钱送到老婆婆面前。老婆婆想起何绍基的话,果然卖给了出价最高的一个财主。

谁知那财主钱迷心窍,把对联临摹了好多份四处发卖。后来有人将他告下了,说他以假乱真,侮辱了何绍基的名声。县里派人搜查,把所有临摹的和买来的那副对联一齐销毁了。

再说那老婆婆卖对联得了一笔钱后,讨回了儿媳妇,儿子儿媳早出晚归,勤劳度日,日子越过越好。又好在那天她没有把横批拿出来,一直好好保存。到以后,村里立了一个石牌坊,将那横批的四个字刻了上去。

现在,九疑山边的这个村里,果真有个石牌坊,上面刻着“水峙山流”四个字。据说这四个字就是何绍基奠祭舜帝的路上,为老婆婆写的横批。

 

二、嫁女传奇(唐曾孝)

 

大书法家何绍基嫁满女,从长沙城南书院捎回一箱封闭的“宝贝”,他的满女,不敢拆封,后来到舜帝庙朝拜,这“宝贝”显灵,使她家转穷为富。故事饶有兴味。

何绍基是清朝进士,家在道州(今道县)东门街。他长期在外办公事,每年只回家一次。他的满女人品好,聪明伶俐,又孝顺父母,他最喜欢她。其他儿女心里有些不满,久而久之,知道天下父母都有偏爱满女之心,也就不说什么了。何绍基偏爱满女,但又觉得有一桩事对不起满女。在满女很小的时候,他出于爱女之心,把她许配给了九疑山下一户富贵人家。这家人由于好吃懒做,慢慢把家产搞光了,女婿也成了游荡公子。那年代,女子一旦许配,就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是不能随便解除婚约的。何绍基更不愿做那嫌贫爱富的缺德事。“满女往后的日子如何过呢?”随着她年龄的增长,何绍基的心病越来越重了。

转眼间,满女长成十八岁的姑娘了。这年,何绍基在长沙城南书院主讲。夫人从道州捎来书信,说满女即将出嫁,要他多备点银两财物捎回作陪嫁。信中还介绍张老爷家嫁女,嫁妆排了二里路长;李知县嫁女,银锭金条和各种珍珠宝贝一抬盒……

何绍基看罢信,可难住了,两条眉毛拧在一起。他曾担任翰林院编修、文渊阁校理、国史馆总纂协修、四川学政等官职多年。咸丰八年(1858),他因革除陋规,严劾官吏,继以言事不合,被罢官,游峨眉瓦屋而归,主讲于长沙城南书院。当时虽然没有职权了,但银钱还是积蓄了一些。只是女婿好吃懒做,陪嫁的银两财物再多,也不够他们夫妻花的。

如何是好?何绍基翻来覆去,一个晚上没有安歇。他想主意,脑壳想烂了。直到五更鼓响,才想出一个办法。

第二天一早,何绍基把家人叫来,交给他一口密封的木箱和一件未封口的家信。信封里还装着一件上书“千金难买”四个字的布包。他一再叮咛家人转告夫人,木箱和布包要满女嫁到婆家后才能开启。

满女听到家人从父亲那里带回了嫁妆,十分高兴。但一看只是一口密封的小木箱和一件鼓鼓囊囊的小布包,不知装的是什么东西,还要到婆家才能开启,心里有个疑团,便把家人找来,问道:“我爹还捎回什么东西?”

家人说:“就这些东西,再没别的了。”

满女说:“我爹还说什么话来?”

家人说:“信上写着。”

满女再次打开信看,上面明明写着:“嫁妆全在木箱和布包里。”她心里顿时就凉了半截。

说来真怪,正是这时,院外唢呐声声,锣鼓喧天。家人传报,外村一贡生嫁女从自家门口经过。满女睁眼一瞧,家具一色俱全,好不威风。满女边看边想:人家一个贡生女出嫁那般阔气,自己一个进士女出嫁却如此寒酸,便一头倒在母亲怀里,呜呜哭起来。她怨父亲没有爱女之心,有钱不肯陪嫁,丢了她的面子。

何夫人虽不知丈夫卖的什么关子,但他的脾气她是清楚的。别人奉承他,他不爱听,别人指责他,他却洗耳恭听;别人追求时髦,讲排场,他却恰好相反。莫非这一次他又是这样。何夫人只好用好言好语劝慰满女,满女却不依从,一定要启开木箱和布包,看个究竟。

何夫人把满女紧紧地搂在怀里,慢慢劝导说:“在你们姐妹中,你爹最爱的是谁?”

满女只呜呜哭,没有回答。

何夫人又说:“你爹过去骗过你没有?”

满女哭声小了,却不回答。

何夫人是指着布包说,“这是‘千金难买’的宝贝呀!”然后她咬着满女的耳朵如此这般地嘀咕了一阵,满女停止了哭泣,不闹拆布包和开木箱了。

何夫人是爱面子的人,她把自己积攒的私房钱拿出来做了些家具给满女陪嫁。女儿出嫁那天,何夫人又把那口密封的木箱和写有“千金难买”四个字的布包用大红纸装潢好,盛在抬盒里,请八个大汉抬着,吹吹打打,前呼后拥,倒也十分热闹。人们都认为木箱装的一定是珍贵的宝贝。

满女嫁到九疑山下婆家后,夫妻进入洞房,急急去拆布包、开木箱。正当丈夫拿起剪刀拆布包时,满女按住丈夫的手说:“急什么啰?”满女丈夫放下剪刀,把手轻轻按在满女胸膛上:“你的心在跳,你比我还急咧!”

“我才不急哩!”满女的心确实在“怦怦怦”地跳,恨不得马上打开木箱看个明白,可嘴里却在故意兜圈子。满女丈夫又拿起剪刀要拆布包,满女又按住说:“你猜,布包和木箱里装着什么?”

满女丈夫说:“金条、银锭。”“还有呢?”“珍珠、玛瑙。”“还有呢?”“玉石、翡翠。”“还有呢?”“最值钱的东西。”两夫妻想着以后过荣华富贵的生活,都非常欢喜。

满女丈夫又拿起剪刀,满女又将他的手按住,说:“慢着。我还没发命令呢!来,我打号子,你剪拆。”

“一、二、三!”满女发出命令,号音一落,布包剪开了,原来是一把钥匙。两人用钥匙去开木箱。一看,里面什么贵重的东西也没有,只有父亲亲笔写的“勤俭”两个大字的一张条幅,满女几乎瘫软在地上。聪明的满女转念一想,便恍然大悟,明白父亲的一片苦心,很快便镇定下来了。

可满女丈夫还蒙在鼓里。他只知道岳父的字是很值钱的,便对满女说:“把两个字拿到大街卖钱吧!”满女劝阻说:“卖些银两,一年半载就用完了,照我父亲嘱咐的去做,定会一世受用不尽。”

看看岳父的字,回顾自己过去的行状,想想妻子的劝告,满女丈夫这后生也渐渐醒悟了,他惭愧地说:“把你父亲写的这两个字挂起来吧!”“好啊!我也是这个意思。”满女高兴地笑了。

两人立马行动起来,把“勤俭”两字裱好,正正当当地挂在堂屋正墙中央。可是,满女丈夫那种好吃懒做的恶习一下改不了,这可把满女急坏了,一时又想不出好办法。后来她想起舜帝,很多人家里一遇到了难处,就去舜庙朝拜。她也到舜庙朝拜。说也奇怪,父亲写的“勤俭”两字产生了灵气。每当满女丈夫出外游荡回来,“俭”字就不见影子,“勤”字就光芒四射,刺得他面红耳赤;每当他喝得大醉回来,“勤”字不见,“俭”字就光彩照人,刺得他无地自容。有次,“勤俭”二字竟同时闪光,在金光中显出一个白发老人来。这天,满女丈夫又喝得大醉,踉踉跄跄扑进堂屋,“勤俭”二字放出万道金光,一下就把他刺倒在地。说来好怪,一位老人,捋着白花花的长胡子笑呵呵地从金光中走出来,热情地说:“后生,你生财有幸,聚财有神啊。”

“何以见得。”满女丈夫苦笑着说。

“你的生相好。”白发老人说。

“从何谈起?”满女丈夫说。

“你体粗如牛。”

满女丈夫支支吾吾。白发老人又继续说:“可是你屁股大,有懒症;你眼睛红,有馋症。”

满女丈夫叹了口气。

“勿要叹气,我愿帮你一把。”白发老人满怀信心地说。

“敬请赐教。”满女丈夫跪了下去,叩了三个响头。

白发老人见满女丈夫非常诚恳,便告诉他有两件宝可以治身上的两种病。第一件宝是:

摇钱树上两枝桠,

两枝叉桠上十个丫。

摆一摆,开金花,

创造幸福全靠它。

第二件宝是:

聚宝盆上住一家,

兄弟姐妹都听话。

勤使唤,作用大,

油盐柴米不乱花。

说罢,白发老人不见了。满女丈夫揉了揉眼睛,方知自己刚才做了一个梦,便把梦中的事叙说了一遍,要和妻子一同去找这两件宝贝。妻子想起自己去朝拜舜帝,那白发老人只怕就是舜帝显灵哩。她心里有了谱,脑子灵活了,闪了闪聪明的眼睛,就把两件宝猜出来了,神秘地说:“这两件宝好找。”

“在什么地方?”丈夫不解地问。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妻子笑了说。

丈夫向四周看了看,仍不解其意,妻子说:“第一件是手,第二件是算盘。也就是父亲那‘勤俭’二字。”最后她高兴地对丈夫说:“我们就按我父亲和白发老人的话去做吧。”

从此,满女丈夫那好吃懒做的恶习终于改变了,夫妻俩男耕女织,勤俭持家,日子越过越红火。

一年后,何绍基回家探亲,又到九疑山舜帝庙奠祭,顺便去满女家做客,看到满女夫妻恩恩爱爱,勤劳俭朴,满心欢喜,便对满女说:“你出嫁我没有送陪嫁,你还骂我小气吗?”

满女摇着头,说:“爹,谢您都谢不及,还骂哩,全靠您写的那‘勤俭’二字挽救了我丈夫啊!”

 

(原载《楚风》1983年第4期,《永州之野的传说》转载)

 

三、蚂蚁告御状(唐曾孝)

 

清朝乾隆年间,被称为“太平盛世”。但是地处九疑山脉的瑶族,特别是江华瑶山五堡一带,由于高山水冷,土地贫瘠,加上官府横征暴敛,瑶民们依然是吃糠咽菜啃红薯。不过,瑶家人在舜帝精神的陶冶下,一向乐和豁达,苦中也爱寻乐,除爱吹笙和跳长鼓外,便是打木棒球。

一天,有一帮后生们取下用弯杂木杆做的球棒,挖出茶树蔸削成的圆球,在一块空坪上打起木棒球来。你一棒来,我一棒去,只见那圆球天上飞,地上滚,后生们击球艺术高强,一边击球,一边又跳跃起舞,场面煞是好看。

这时,球场边来了几位外乡人,看到这热闹场面就盯住不走了。要说这木棒球,虽未能四方传名,却是江华瑶人的独创,普天下仅此一家,别无分店,况且瑶家人本就十分善舞,再加上这弯木棒和圆木球的十分新奇,外地人见了,哪能不看得入迷呢?其中一位年长者看得嘴张眼瞪,忘乎所以。另一位中年人却风流倜傥,虽然身着市布蓝衫,眉眼举止间却不时流露出一种高贵的气派。说来稀罕,这两位外地人,是从京城出游南方,游览风光。他们一路游杭州,登南岳,辗转到了桂林,掉头东行,打算继续南下,途经江华,走到五堡乡,原意只是路过,不料碰上这场精彩的木棒球竞技,一见就舍不得离去,直看到日落西山,鸟归寂林。打球的瑶族后生们一看天色已晚,一哄而散各自回家去了。外地人等见天已煞黑,不便继续赶路,只好到五堡乡学馆借宿。

学馆里教学的是一位名叫盘大寿的瑶族先生。盘大寿见几位远道客人来投宿,不知道是些什么人,却也按瑶家的风俗竭诚相待。照瑶家风俗,远道而来的客人可以享受贵客待遇,只是日暮之后的这山乡野村无处称肉打酒。于是,盘大寿拿出自家过年都舍不得吃的香米香芋。他将香米磨成粉,香芋捣成泥,再用炮包米磨成金黄色的细粉,掺合在一起揉糍,用荷叶裹成一个个粑粑,放进蒸笼闷蒸。不一时蒸盖揭开,顿时满屋里清香四溢,客人胃口大开,觉得这比熊掌鱼翅的滋味似乎更胜一筹。吃着,中年人问道:“这美食何名?”盘大寿答道:“荷叶五香粑。”中年人又问:“你们平日就吃这东西吗?”盘大寿一怔,感到不好答言。本来,瑶人平日间吃糠咽菜啃红薯,有包米吃就算是很不错了,连普通大米都要过年时才吃上几顿,这香米香芋哪能随时享用?但他又想,若在客人面前诉苦,只怕客人不便尽情吃饱,那就不合瑶家待客的礼貌了,于是只得含糊地应了一声,中年人见盘大寿答应了一声,以为瑶人真的常吃这上等细粮,生活实在不错。他心神大悦,一口气吃下了十几个荷叶粑粑。当盘大寿为大家泡来茶水的时候,中年人已经是饱嗝连声了。喝茶闲谈当中,中年人忽然想到盘大寿一家老少还没有到桌边来就餐,就带着几分惊异问起来,盘大寿说:“这是瑶家风俗,家有贵客,老少在伙房就餐。”中年人又问:“他们也吃这荷叶五香粑么?”盘大寿仍旧不便明言,只好诙谐答道:“他们吃的是‘三吹两打’。”中年人惊问:“何为‘三吹两打’?”盘大寿无奈,答道:“你若要追根究底,过去看看就明白了。”中年人好奇心重,真个走到伙房去看。原来盘大寿一家老少正在伙房吃煨红薯,只见他们把红薯从火灰中拨拉出来,拿在手里,对嘴吹几下,又左右换着手拍几拍,就塞进嘴里吃起来。

中年人这才知道主人是省己待人,心里很是不安。

次日临行,中年人叫年长者赠盘大寿一锭大银。盘大寿却说什么也不肯收下。年长者见主人执意不收,猛将银锭强捺在盘大寿手里,扭头就往外走。刚走出学馆几步,忽听盘大寿追出门来喊:“二位客人,雨伞遗落在此。”年长者转身一看,果然匆忙中把伞遗落在宿主家里了,连忙返回来接了伞,仍怕主人退回赠银,大步追上中年人,一道向前走去了。走过数里,年长者无意间把雨伞换了换手,“笃”的一声掉下一团东西来,拾起一看,正是赠给盘大寿的那锭大银。中年人不禁连连点头赞道:“瑶民可敬,瑶风可嘉。”

数月之后,外地人结束了这次旅游,回到了京城。这帮外地人就是当朝皇帝乾隆微服私访下江南。那位中年人便是乾隆皇帝,那位年长者便是乾隆皇帝的贴心内侍周清。乾隆皇帝将朝廷政事料理完毕之后,闲下来时就念起了精彩的木棒球竞技和美味荷叶五香粑,忽然发了奇兴,立即颁下一道圣旨,命江华五堡乡抽选善打木棒球的后生会同教馆先生盘大寿赴京献技。

接到旨意,盘大寿莫名其妙,寻思乾隆皇上远在京都,怎知五堡瑶山有我盘大寿呢?赴京吉凶一时意料不到,他心里竟然打起颤来。他在正堂上的舜王像前烧香化纸,问计于舜王菩萨。忽然忆及数月前那几位从京城来的一帮人,在村上看木棒球,在自己家里吃“五香粑”,想必那就是圣驾来临,如此说这次进京则是有吉无凶了。他放下心来,便高兴的打点进京。

到了京城,打木棒球的后生们在相隔老远老远的地方为皇上和王公大臣们表演了一番,盘大寿则奉旨到御膳房指教御厨制作“荷叶五香粑”。这以后,打球的后生们每人得了几锭赏银,就都被打发回乡去了。对盘大寿,乾隆皇帝果然是额外加赏,安排他住在驿馆,准他在京城内四处游玩,还拨给他车辇和侍从。

盘大寿身穿锦袍,足踏云靴,在京城出入车辇,时常游历名胜,吃的山珍海味自不待说,但心下却时时不安,总觉得有心事未了。他见京城的文武百官整日里花天酒地,想到江华瑶族乡亲却成年累月地吃糠咽菜,就想为乡亲们请愿,减免一些皇粮赋税。于是叫侍从为他递书进殿,他要见御前内侍周清。当晚周清来到驿馆,盘大寿将写好的一本奏折付与周清,请周清代为呈奏皇上。

乾隆看过奏折,传旨叫盘大寿住进了御花园。这天夜里,乾隆仍着蓝衣衫,仅带周清一人,来到御花园见盘大寿。待盘大寿行过大礼后,乾隆才开口道:“卿家奏本之意,朕已悉之,瑶民人数不多,减粮数亦有限,只是减了瑶粮后,开了此戒,若藏蒙回维俱来求减,那时却如何处理?依朕之意,不如将卿全家老少迁来京城,朕保你全家终身富足,如何?”盘大寿叩头流血,伏地泣奏道:“瑶地民不聊生,臣敢有私耶?臣家私利,在所不计,只为陛下大业计,亦宜缩减瑶粮,瑶民众方有生息繁衍之机。”乾隆闻奏,沉吟少许,又开言道:“此事须从长计议,日后再作道理罢了。”说罢起身回去了。

盘大寿见乾隆深怕各族俱来要求减免皇粮,不肯缩减瑶粮,心里十分着急,躺在床上就想起主意来,忽然间思得一计,细想一遍吓出一身冷汗来,他知道用计谋去赚皇上是犯欺君之罪的,万一事情败露将会满门抄斩,全家老少都会有性命之忧,但考虑再三,觉得瑶民众生事重,一家之利事轻。他决心铤而走险试上一试,万一事露,自己碎尸万段也顾不得了。

他又一次想起了舜王菩萨,默默在心里许下一个大愿,取出自己从瑶乡带来的一竹筒山茶花蜂蜜,用一支大楷羊毫笔醮上蜂蜜,在御花园的一棵大香樟上写下“瑶民艰难,瑶粮减半”八个正楷大字。又香又甜的山茶花蜜,引来无数蚂蚁投食。只一夜间,八个字全被密密麻麻的蚂蚁覆盖,看不到一点蜂蜜的踪迹了。顿时这事传遍皇宫,连皇帝皇后都惊动了,连连惊呼:“此乃天意也!”

过了几天,盘大寿接到了乾隆的亲笔诏书,上写四个大字:“瑶粮减半”。捧诏前来的周清还为他备好了车马盘缠。盘大寿这一喜非同小可,立即打点好行装回乡去了。

这以后,瑶民粮赋负担减轻了一半,生活也好得多了,江华和九疑山皆大欢喜,都夸盘大寿的脸面大。为了纪念盘大寿,瑶胞们为他塑了像,立了神位,修建了庙宇,每年中秋节都要进行一番祭奠。“蚂蚁告状,瑶粮减半”的故事,至今仍在流传。

 

(原载《楚风》1986年第5期,《永州之野的传说》转载)

 

四、东生求剑(唐化群)

 

很久很久以前,潇水河出了一条妖龙,全身有两三里那么长,张开它那张血盆大口,就像只扮桶一样;两只眼睛里射出来的闪光就像两道闪电,呵一口气,便搅得大雾漫天。每年一到春天,妖龙就兴风作浪,把沿河一带弄成一片汪洋大海:房屋冲垮了,庄稼淹没了,成千上万的老百姓就遭大难了。

人们恨透了妖龙,平地上难于安居乐业,只好逃难到高山大岭上去。那日子难过得很哩!都望有一天能制服这妖龙。

当地有个后生子,长得眉目清秀,身体结实,是个实心实眼的人,名叫东生。他是一个孤儿,爹娘都给大水淹死了,他从十岁起就立志学习舜帝的为人,抱不平,斗恶人,救百姓,除妖精,杀死这条妖龙,替老百姓除掉这个大害,为爹娘报仇雪恨。他在家门口一棵大桑树底下弄个草蒲团儿练习射箭,射呀射的,十年过去了,练出了一手好箭法。在桑树上缚个小鸡,离开两三百步,也能一箭射死。东生并不满足,还是天天练习。

一个秋天的傍晚,东生刚刚收工回家,下大雨了,桑树底下站着一个老妈妈在躲雨。老妈妈头发全白了,脚下穿一双草鞋,裤脚溅满了黄泥,拄着一根墨黑的拐杖,像个远道而来的人。东生过意不去,忙请老妈妈进屋躲雨,老妈妈拄着拐杖进了屋。雨停了,听到屋顶上“格呷格呷”的叫声,东生笑起来:“天送菜来了。”便从壁上取下箭,走出门去,只见一群大雁排成“人”字形飞过来。东生瞄准最尾的那只雁,搭箭射去,“嗖”的一声,那只大雁应声落地,老妈妈吃了一惊,夸奖道:“后生家,你射的好箭,你学箭几年了?”东生说:“已经练了十年了。”又问他练箭做什么,东生把为父母报仇的事说了,老妈妈听了,夸奖说:“好后生,有志气!”稍停,又说:“你要凭这箭射死妖龙,却也难啊!……我看,你先把我这铁拐杖扛起来,怎么样?”东生动手就扛,谁知那铁拐杖,就像生了根的大树一样,怎么扛也扛不动。老妈妈说:“你看,我就是用这根铁拐杖和妖龙斗了三年,可是那家伙的鳞甲就像铜墙铁壁一样,怎么打也打不进,你的箭怎能奈何得它呢?”东生听了,急得大哭起来。老妈妈说:“我告诉你,那九疑山顶上有间茅屋,里面住的两父女,都是仙人。老仙人有口宝剑,是斩妖龙的。能求得那把宝剑就好了,可是他冷心冷面,太难打交道了。只有他女儿倒是一个热心的姑娘,你去求见,最好先求他的女儿。”老妈妈还指点他上山的道路,说是如果遇到了毒蛇猛兽来伤害,只要大叫一声“我是舜帝传人,谁敢伤害好人!”就行了。东生十分高兴。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告辞老妈妈起身,带上弓箭上路了。   

九疑山好高好高哟!山峰顶上,真的有一间茅屋,原住着三位仙人,老仙人夫妻和一个宝贝女儿,三年前,妖龙作孽涨大水,老妈妈拄着她的铁拐杖下山斗妖龙去了,山顶上留下父女两人。女儿名叫小木,是个聪明美丽的姑娘。东生才来到九疑山下,就惊动了老仙人,他不让后生家撞进家里,借去他心爱的宝剑,便对小木说道:“山下来了恶人,你下山去,变个黑老虎,把恶人吃了,千万莫让他上山。”小木答应着,便变成一只黑毛大老虎,趁着一阵大风,纵身跳下山去了。到了半山腰,小木看见上山的东生,带着弓箭,迈着雄壮的步子,又秀气,又威风,全不像一个坏人的样子,心想:“莫非爹爹看错了人?莫不是这个后生……”她不忍心吃掉他,打算把这后生吓倒,看个究竟再说。东生渐渐来到山腰,小木趁着一阵狂风,便从半空中跳下来,咆哮一声,山谷都震动了。

东生正走着,冷不防一个吊睛黑毛大虫直奔而来,他一面取箭张弓,一面高声大叫:“我是舜帝传人,谁敢伤害好人!”那小木见他沉着勇敢,暗暗佩服。它“呼”的一声便跳进林子里,仍旧变成本来的样子,扮做一个打柴的姑娘,从林子里走出来,问东生道:“你从哪里来的?上山找谁?”东生把潇水大河妖龙怎样作恶,老百姓怎样受难,自己怎样刻苦练箭,老妈妈怎样指点他上山求剑,都一五一十地说了。小木听了,十分感动,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东生,就把爹爹要她变虎下山,把东生害死在九疑山下的事,也一五一十地说了。东生听了,说道:“你爹爹不肯借剑,妖龙无法斩除,老百姓就会长期受害了!好心的姑娘,你替我想个办法吧。”小木脸一红,凑在东生耳边悄悄地咕哝了一阵,就转身走进山林去了。

听了小木的话,东生一口气跑上山来,推开茅屋的草门,对闭着眼睛静坐在蒲团上的老仙人说道:“老仙人,山下妖龙作害,老百姓受苦,把你的宝剑借给我去斩妖龙吧!”老仙人迟疑一下,问道:“你在山下没看到一只黑虎么?”“哼!”东生冷冷地说,“那是什么老虎,分明是你的女儿,给我一箭射死了。”“什么?”老仙人的脸一下子白了,半天才冷冷地说了一句:“我的剑是不借人的。”东生就提出要和老仙人比本领。老仙人指着茅屋背后那棵大树冷笑道:“你去砍掉,再来见我。”说罢,从蒲团下面摸出一把起了锈的小斧头丢在地上,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东生拿起小斧头,走出茅屋,看见屋后那棵大槐树,不知长了几千年,树有几个抱围大,绿阴森森的树叶就像一把撑天的清凉伞,把半边天都遮住了。东生定了定神,举起斧头,就“叮咚”、“叮咚”地砍将起来。那锈斧头砍在古铜色的槐树上就像砍在铜墙铁壁上面一样,一连砍了几十斧,连树皮都没脱落半点,可把东生急出一身豆豉大汗。正在为难,忽听背后有人“扑哧”一笑,回头一看,却是小木。小木说道:“你打算砍几十年呀?”说着,她五指并齐,对准大树一挥,只听得“哗啦”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大树乖乖地倒了。东生走进茅屋,把斧子往地上一丢,喊道:“砍一棵小树,算得什么!老伯伯还有什么吩咐?!”老人睁开眼睛说道:“哼!有本事的,再给我把大树烧成灰。”东生走出茅屋,野地里拣把茅草,便放起火来。我的天,几抱围大的生槐树,又怎么能接火!东生只好翘起屁股拼命地吹,吹呀吹的,烟雾把东生呛住了,不断地咳起来。东生又难受,又焦急。只听见背后小木又在笑了:“要是在日头落岭以前你还烧不完,就要人头落地,还讲什么求剑斩妖龙呀?”东生只好请小木想办法。那小木把双手擦了擦,对大树吐了口气,喊声“火”,只见烈焰腾空而起,一股大风刮来,火乘风势,把山峰烧得通红,一袋烟功夫,大树已经化成一堆白灰了。东生走进茅屋,高声叫道:“大槐树烧成一堆灰,老伯伯现在还有什么吩咐?”老仙人大大地吃惊了,连忙站起身来,摸了一个装谷的罐子来,走出茅屋,向灰堆一撒说:“有本事的,把谷子给我一粒一粒地捡起来,捡完了,不少一粒,就把宝剑拿去;要是丢一粒谷,可要小心你的脑袋呵。”“好!”东生转身就走到灰堆中,弯着腰一粒一粒地拣着谷子。小木早已站在身旁,忍不住又笑起来了:“不要劳神了,让我来吧。”说罢,她拿张手帕,往地上一铺,又拿出一支短笛,轻轻一吹,林中笛声起处,百鸟都飞来了,争先恐后地把谷粒一个不留地都啄放到手帕上面,笛声刚一停止,鸟儿又都飞走了。小木推了推东生说:“现在是你求剑下山的时候了,快去跟老爹爹说吧。”东生走进茅屋,把包着谷粒的手帕往蒲团边一放,老仙人这一下真惊呆了。东生说道:“老伯伯,你把剑借给我,我可以救活你女儿。”老仙人又想了一下,眼睛睁开了,说道:“当真能把我女儿救活,我就把剑借给你。”东生就转身走出茅屋,对着山下大叫道:“变老虎的姑娘,快点醒过来吧!你爹等着要看你哩!”小木就躲在茅屋边听,见东生大喊大叫的,抿着嘴笑,然后走进屋来。老仙人见了女儿,没有话说了,只好站了起来,取下壁上的宝剑,说:“还是我错了吧,我去帮你一把吧。”

三个人下了山,来到东生家。屋里坐着那个拿铁拐杖,指点东生上山求剑的老婆婆。小木见了,开口喊“妈”,老婆婆把前后经过说了一遍,东生才知道他们是一家人。

冬尽春来,妖龙又把潇水大河搅得恶浪滔滔。老仙人和小木站在下游,东生和老妈妈站在上游。老妈妈先用铁拐杖向河里一撩,妖龙兴波作澜地出来了。东生张弓搭箭,向着妖龙的眼睛“嗖”的一箭射去,那妖龙眼睛给射瞎了。它受了伤,发起恶来,尾巴一摆,把浪头摆得像个小山头;河水哗哗地响着,像大海翻过来一样。妖龙把头伸得老高,奋起爪牙,天都要撕破啦!小木姑娘掣剑在手,对着妖龙,飞起一剑,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大河上面像山崩地裂一般,妖龙被断成两截,污血把一条大河都染红了,洪水立刻退了。千百年来,东生求剑斩妖龙的故事,一直在潇水一带流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