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信息搜索
湘妃竹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加入时间:2013/6/5 9:28:00  admin  点击:657

湘妃竹

 

张秋燕

 

天阴沉沉的,下着细雨,初春的风有点凉凉的,给湘江岸边平添一丝苍凉。娥皇和女英瘫坐在地上,不停地喘息着,她们头发凌乱,衣服被荆条划成碎条,露出沾有污泥的肌肤和被荆棘划过后的血痕。

“姐姐,我们以后该怎么办?大王真的不在了吗?”女英的声音虚弱,她们已经出来九九八十一天了,在这八十多天里,二人走遍了大江南北,饿了吃野果,渴了喝河水,一心想找到她们敬爱的大王,但这么多天过去了,却丝毫没有发现大王的踪迹。

“女英”,娥皇的声音也充满疲倦,有些沙哑,“如果我们大王真的不在了,你怎么办?

“我?我听姐姐的,姐姐怎么办我就怎么办。”二人母亲死得早,女英是由娥皇拉扯大的,不管什么都听娥皇的,就连当年娥皇嫁给大舜,她也毫不犹豫地跟着嫁了过去。

“哈哈哈哈,你们在这儿。”突然一声吼叫吓得二人一哆嗦,抬头一看,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汉子站在面前,络腮胡,瞪着铜铃般的眼睛,让人看着就心怯。

“鲲于,你就死心吧,毛执笔我是不可能给你的。”娥皇气愤地说,声音有些颤抖。毛执笔是尧批改政文用的毛笔,是用娥皇、女英二人从小养的兔子的胸前毛制成的,笔尖柔韧,纹路整齐,笔形浑圆,弹性良好,尧帝爱不释手。尧开创了禅让制以后,此笔就作为禅让下任大王的信物留了下来,谁拥有该笔,谁就是新任的大王。

鲲于是尧的儿子,从得知自己是大王的儿子那刻起,鲲于就把自己看成是下任大王的继承人,也常常以大王身份自居。可就在鲲于踌躇满志准备接任大王的位子时,父亲把位子让给了虞舜,更可恨的是两个如花似玉的姐姐竟也带着崇拜的心情嫁给了他。

现在,每当看到人们用尊敬的口气跟舜说话,他就气得要死,尤其看到自己那丑陋的夫人,鲲于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若他是大王,天下的女人不是尽他挑选?都是这个该死的舜,挡住了他美好的前程!尧帝活着的时候,鲲于还算安分,尧去世后,鲲于就时时刻刻想着把王位抢回来。

机会终于来了,那天,鲲于在山上游玩,看到九条奄奄一息的龙,这九条龙原本霸居在黄河,兴风作浪,吞噬孩子,日子过得很是舒服。但后来黄河水让大禹治理顺通了,水位浅了,再也无法兴风作浪了,这九条恶龙就跑到山上找吃的,但过惯了养尊处优日子的它们,完全不能靠捕猎维持生计了,正饿得奄奄一息的时候,却遇上鲲于。

听完九龙的诉说,鲲于眼珠一转,有了主意,他让死党们每天上山狩猎,抓来山物喂养九龙,并强迫九龙重练武艺,后来觉得差不多了,就打发九龙来到九嶷山,住在九座岩洞里,时不时到湘江兴风作浪,使洪水暴涨,伤人害物,让老百姓苦不堪言。

消息传到舜帝耳朵里,舜帝忧心忡忡,想到老百姓庄稼被冲毁,房屋被冲塌,正生活在生死线上,舜帝心如刀绞,他决定降龙,但派谁去呢?降龙这事不但要有精湛的武艺,还要有为民牺牲的决心。想来想去他想到了大禹,大禹有着超人的武艺,没人能比,更重要的是他一心为民,当年治水时就三过家门而不入。但大禹是下任大王的继承人,怎么能让他去冒险呢?舜帝决定自己去。

主意一定,舜帝就开始着手安排,当一切安排妥善后,他把毛执笔交给了娥皇,叮嘱说万一回不来,就把毛执笔给大禹,他就是新任的大王。

就这样,舜帝踏上了降恶龙的征途。开始的时候娥皇和女英还安心地等着他归来,但燕子来去数回了,大王还是没有回来,娥皇有点沉不住气了,是不是大王病在途中了?有没有人照顾他?还是……她不敢想下去了,她担心极了。

同样沉不住气的还有鲲于,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鲲于越来越兴奋,他的阴谋得逞了,哈哈,现在只要从娥皇那索来毛执笔,他就是大王了,到时候,他一定先换个夫人,一定要选个最漂亮的。

这天鲲于来到姐姐家,一进门就失声痛哭:“姐姐啊,不得了了,大王死了啊!

“啊!”二妃一听这话顿时惊呆了,脸色变得煞白,说不出话来,女英更是“哎呀”一声失声痛哭。

“姐姐,”等二人情绪稍微稳定了一点,鲲于假惺惺地挤出两滴眼泪,“都已经这样了,你们就别伤心了,保重身体。”

看到二妃只是流泪,也不说话,鲲于暗自窃喜:“姐姐,别哭了,我以后会照顾你们的,放心吧,我会给你们最好的生活。”

“谢谢你,”娥皇抽泣着,“我们能照顾自己,不需要你。”她知道鲲于从小就心术不正,现在这个时候,更要提防着他。

“姐姐,你看,大王不在了,群龙不可无首啊,要不这样吧,你先把毛执笔给我,我先代理几天,等选出合适的人选我再让出来,如何?”鲲于一脸坏笑地看着娥皇。

“你?”一听这话,娥皇气得浑身发抖,“现在大王生死不明,我们不能凭你一句话就认为大王不在了;再说了,新任大王的人选早就有了,你就别费心了。”

“什么?有了?谁啊?

“是大禹,大王走前交待过的。”女英的声音永远都是温和娇柔的。

“什么?哼,他休想!大王的位子原本就属于我,谁也休想抢走!趁早把毛执笔拿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念姐弟情谊。”鲲于怒气冲冲地走了。

娥皇和女英抱头痛哭。

“姐姐,我们该怎么办?

“女英,不管大王是不是活着,我们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去找他,他要是真的死了,我就随他而去,你呢?”娥皇又显出她的镇定和果断。

“我也要去,大王要是真的不在了,我也要去陪他。”女英也有了少有的坚定。

第二天,娥皇就把毛执笔交给了大禹,告诉他三个月后如果她们还没回来,就继承大王的位子,而后带着女英踏上了寻找舜帝的征程。

这天她们来到湘江岸边,她们已经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这是最后的希望了,可还是没有大王的踪影,却等来了前来索要毛执笔的鲲于。

鲲于在姐姐家里没有找到毛执笔,并不罢休,也一路追寻来到了湘江岸边:

“你们怎么这么傻啊?我是你们的弟弟,再不好也是亲骨肉啊,我做了大王,你们可以过上舒适的生活,多好啊!”鲲于气怒齐上心头,脸孔变得扭曲。

“鲲于,你休想,毛执笔我给大禹了。”娥皇声音微弱但很坚定地说。

“胡说!给了他?那他怎么还不登基?他有那么傻吗?

“你不信拉倒,总之你就死心吧。”

“你给不给?”鲲于突然恼羞成怒,一把抓住娥皇的头发,“不给我摔死你!

“啊!”女英一见,猛地扑了上来,用力掰鲲于的手,“鲲于你疯了?她是姐姐啊!

娥皇紧闭着嘴,一脸坚定,眼角慢慢流出了泪水。

“住手!”正当三人撕扯不休的时候,一个声音猛地响起,鲲于一愣,一个黑影闪现在前面,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头部就挨了重重一击,手不由得松开,倒在地上。娥皇、女英这才看清来人,只见他高大魁梧,同样是满身的灰尘,衣服褴褛,正是大禹。

“禹,”娥皇悲喜交加,“你怎么来了?

“娘娘,你们走了之后,我越想越不放心,就出来找你们了,我们快回去吧。”原来,自娥皇、女英走了之后,大禹越想越不对劲,二妃一脸的悲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们要去什么地方?为什么把毛执笔给了我?难道大王……特别后来发现鲲于也不见了,大禹就更担心了,他早就觉察出鲲于图谋不轨,现在他是不是追二妃去了?虽然他们是姐弟,但鲲于的为人他清楚,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于是,大禹匆忙安排了一下,随后也一路寻找来到了湘江。

今天,大家在湘江岸边见面了,天更阴了,雨也下大了。

“快把毛执笔给我!”一见是大禹,鲲于声嘶力竭地喊着,“那是我父亲的,就应该是我的。”边说边爬起来撕打大禹。他哪是大禹的对手,只见大禹一闪身,右手一把抓住他的左臂,脚下一绊,“咕咚”一声,鲲于就摔倒在地。娥皇、女英相互搀扶着远远地站着。

“鲲于,你错了。”娥皇不想让他们任何一个受到伤害,就远远地喊,“不是有了毛执笔就是大王了。”

“那还要什么?

“还要老百姓的认可,一心为民的信念和为民鞠躬尽瘁的决心,你有吗?

“这……”鲲于语塞了,这些他从没想过,他认为只要有了信物就是大王了,他在老百姓心中的印象并不好,这他知道,便口气强硬地说:“要不你杀了我,今天你不杀我,我早晚会夺回属于我的东西的。”他气急败坏地说。

“好,今天我就为民除害!”大禹气得头发都竖了起来。

“不要,大禹,”一听他的话,娥皇急急地说,“别杀他,他是我的弟弟啊!

起风了,一朵乌云飘了过来,雨滴密了起来,花儿在风雨中摇摆,慢慢垂下头。鲲于仓皇逃走了。

“娘娘,我们回去吧。”大禹劝二妃说。

“大禹,你先回去吧,我俩还要去找大王,找不到大王,我们是不会回去的。”娥皇坚定地说。

“娘娘,有一件事,”大禹的口气突然迟疑起来,“我找到了这个。”大禹边说边拿出了一个银白色的三齿叉,三个叉尖已经弯曲变形了,手柄用秀美的丝带缠着,上面绣着龙凤双戏图,一看就知道是出自灵巧的双手。

一看到这叉子,娥皇、女英突然脸色苍白,惊得张大嘴,这叉子她们太熟悉了,上面的刺绣还是她们姐妹绣上去的呢,这次大王出发的时候,曾握紧叉子说:“不要紧,相信我,叉在人在。”现在叉子在这里,那大王在哪里啊?

“大禹,你是从哪找到的?”娥皇急急地问。

“是啊,你快说啊!”女英也一改往日温和的声音,焦急地说。

“是跟随大王一起出去的侍卫送回来的。”大禹禁不住眼泪滚滚而下,“侍卫说大王征服了恶龙,可在返回的路上病故了……”

“啊?”虽然早已猜想到这噩耗,但当真正听到时,二妃还是痛哭失声。

“娘娘,大王留下遗言,要二位娘娘坚强些,今生没有照顾好你们,来世还要娶你们。”大禹悲痛地说。

“那大王现在在哪里?”娥皇问。

“在天地之间了,大王交代说,把他的骨灰撒在河里,他要顺河而走,永远与我们在一起。”大禹也失声痛哭起来。

听了这话,娥皇突然停住了哭声,呆呆地看着前方。

“娘娘,你怎么了?你要挺住啊。”

娥皇好像没听见大禹说什么,自顾自地跟女英说:“妹妹,还记得我们成亲那晚,大王说过什么吗?

“姐姐,我当然记得,大王说过,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女英又是一阵痛哭,那年,尧相中了大舜的能力和人品,把两个最心爱的女儿嫁给了他,那天晚上,大舜喝着自己酿造的美酒,看着陪伴在两旁的娥皇、女英,不仅动情地说:“人生如斯,足矣,今生我会好好爱你们的。”

接下来的日子里,大舜果然如他所说,对二妃疼爱有加,一有空就回家陪她们,三个人饮酒赋诗,谈古论今,很是开心。要是谁病了,大舜更是彻夜不眠、无微不至地照顾。姐妹俩时时沉浸在幸福中,曾经快乐地认为自己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可现在呢?大王离开了,她们的世界塌了……湘江水怒吼着,激起层层浪花。

“娘娘,我们回去吧。”大禹打断了两人的回忆。

“大禹,不要伤害鲲于,他是我们的弟弟”,娥皇喘息着说,“大王不在了,你回去继位吧,要好好爱护百姓。”

风雨中,娥皇、女英携手站在湘江江边,回身看看华夏大地,一片繁荣祥和,想起大舜,想起那个英明的君主,想起那个心灵相通的男人,二妃哀伤地看着远方,眼角慢慢裂开,渗出鲜红的血泪,血泪滚落,滴到江边的竹子上,发出悲伤的噼啪声。二妃看了看远方,又看了看站在远方的禹,慢慢转过身,面向江水,纵身而下……

雨骤然大了,冲散了二妃的血泪,却在竹子上留下了斑斑泪痕,世上从此有了湘妃竹。

 

(《超然台》2008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