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舜文化研究研究成果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信息搜索
虞舜义教鲲于
 
虞舜大典(近现代文献卷八)  加入时间:2013/6/5 9:27:00  admin  点击:537

虞舜义教鲲于

 

张秋燕

 

 

秋后的谷子已经熟了,谷穗在秋风的爱抚下,羞涩地低下头,夕阳斜斜地挂在西方山顶上,给万物披上橘红色的纱衣。虞舜站在山坡上,望着满眼的金黄,往事涌上心头。他执政六年了,在这六年里,他以家乡人民的事情为己任,在墟落里开了荒地,盖了房屋,结束了颠沛流离的狩猎,开始了新的稳定生活,这让他很欣慰。

“大王……大王,不好了,南狩人抓走了娘娘和鲲于的家人。”身边的武将默急匆匆地跑来,气喘吁吁地说。

“什么?他们不是一直很安分吗?”听了默的话,舜一愣,南狩人一共不到二百人,是距此地三百公里的南山人,几个月前狩猎来到此地,由于这里过的是农耕生活,人们很少捕杀动物,所以山上的飞禽走兽特多,猎起来相当容易,他们就在这里流连不走,时间一长,虞舜知道了,他亲自出面跟他们做了推心置腹的交谈,劝他们改狩猎为农耕,把他们留了下来,并帮他们盖了房子,开了荒地,几个月来倒也相安无事,只是不知为了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大王,怎么办啊?要不我领人把他们抓来,把娘娘救出来。”默是个武将,办事常常不能瞻前顾后。“且慢,先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舜沉着地说。

夜深了,舜一个人坐在桌案后面,沉思着,他不明白,他对南狩人可以说竭力行仁,而且仁至义尽,可他们为什么还如此横行呢?到底为什么?

“大王,”默轻轻走进来,悄声说,“大王,您还没睡啊?

“哦,是默啊,我就弄不明白了,南狩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王,把他们抓来一问不就明白了吗?我带人去抓他们。”

“别,这样吧,你陪我去南狩人那里看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舜边说边站起走了出去。

秋天的夜空显得格外空旷,星星一眨一眨地看着大地。南狩人居住的地方离他们墟落不到一华里,虞舜帮他们在这里建了一个大院,里边盖了几十间房子。二人一会儿工夫就来到房后,沿着院墙外的小路向前走,小路尽头右转就是大门口了。刚转过去,他们就发现两个鲲于的侍卫站在门外把守。看到他俩,侍卫一愣,立马紧张起来,刚要说话,“嘘”舜轻轻做了个手势,悄悄走进大门,屋门紧闭,里面灯火通明,燃着好几支火把。舜和默悄声走到屋门前站定,透过窗棂向里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只见鲲于坐在木墩上,满脸怒气,几个南狩人被绑着瘫坐在地上。

鲲于是前大王尧的儿子,他虽然对虞舜做大王这事很不满意,但他并不坏,今天他怎么在这里施暴?难道他想自己救家人?舜默不作声地看着。

“我的夫人在哪里?快说!”鲲于厉声对跪在对面的人喊道。

“老爷,你就把延生丸给我们吧,你给了我们延生丸,我们立马把娘娘和其他人都放了。”其中一个长络腮胡的人说。舜认识他,他是南狩人中的首领,当初留下来就是他最终决定的。

“可你们得把他赶走啊,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们赶走他,我给你们延生丸,延长寿命。”

“可我们都不忍心,老爷,大王待我们恩重如山,我们不能忘恩负义啊!”络腮胡边说边低下头,哭了。

“是啊,大王是好人,为什么非要赶走他啊?老爷,求求您把延生丸给我们吧。”其他人也附和着说。

“好人?!好人他抢走了属于我的位子?告诉你们,大王这个位子是我父亲尧的,本应该让位我的!哼哼,可叫他占了,既然你们不忍心,那你们就看着自己人的下场吧!

鲲于站起来在屋里恼怒地来回走着,瞪着布满血丝的两眼,看着众人都默不作声地低着头,他越想越气,猛然一转身,拔出腰上的剑,“唰”的一声直指络腮胡:“我的话你们听不听?照办不?不照办我宰了你们!”边说边扬起了手中的剑。

“住手!”虞舜大喊一声,同默快步走进屋里。

“啊?大……大王你怎么来了?”一看虞舜和默那威严的气势,鲲于吓了一跳,手中的剑“当啷”一声掉到地上。

“大王,大王饶命啊!”南狩人一看虞舜,纷纷痛哭起来,跪行到虞舜跟前,垂下头。

“别哭,怎么回事?”虞舜没理会鲲于,边给络腮胡松绑边问,侍卫也很会察言观色,急忙过来给其他人松绑。

“大王,是这样的。”络腮胡流着泪水说起原委。原来,自虞舜收留了他们南狩后,南狩人就过上了安宁快乐的生活,但过了一段时间后,他们发现,这里的人都能活很大岁数,有的活到九十多岁甚至一百岁,而他们南狩人大都只能活到四十岁左右,连五十岁都活不到,而且还容易生病,前几天他们中的—个人病死了,只有三十二岁,这让他们很伤心,就想弄清楚这里人长寿的秘诀。

那天,络腮胡外出看见了鲲于,就说起这个问题,鲲于听了,眼珠转了几转狡黠地说:“我有延生丸,吃了不仅能百病不侵,还能延年益寿。要是你们能把虞舜赶走,或者把他弄残了,我就给你们。”

络腮胡当时答应了条件,可过后一想,他们自来到这里,舜王对他们实在太好了,不仅送来吃的用的,还手把手地教他们种地,带领他们过上了好日子,要伤害他,赶走他,实在狠不下心。反而觉得鲲于他们心太狠,不如采取行动,逼着鲲于交出延生丸,这样既可以不伤害舜王,又可以长寿。哪想到自己势单力孤,虽然抓住了鲲于的家人,自己却被鲲于抓住了,至于为什么抓二妃,那是因为二妃是鲲于的姐姐。

听了他的诉说,舜心中很沉重。南狩人由于整年在深山老林狩猎,外面的世界不接触,很多事情都闹不清楚且很愚昧,他们不知道,健康需要的是好的生活习惯,而不是迷信什么延生丸。舜扶络腮胡坐下,语重心长地说:“我们之所以能长寿,不是有什么延生丸,而是因为我们吃的是五谷杂粮,每天吃饭的时间和饭量都有规律;而你们一直吃兽肉,有时甚至生吃,还常常饥一顿饱一顿,咋能长寿?如果你们以后坚持吃五谷杂粮,坚持定时定量,自会长命百岁的。”

“真的吗?我们也能长命百岁?太好了!大王,我们一定听您的。”

一场内乱就这样平息了。

从南狩人那里出来,虞舜一路上沉默不语,鲲于刚才的举动言谈,已经暴露了他的阴谋,此时,做贼心虚的他,小心地跟在后面,不敢出声,走到舜的家时,才小心翼翼地说:

“大王,您休息吧,我回去睡了。”

“不,鲲于,你来,我们好好地说说话。”

侍卫都睡觉去了,二人面对面坐着,鲲于低着头,不敢看舜。

“鲲于”,舜温和地说,“其实,我知道你是个有良知的人,你父亲在的时候,你曾帮他出了很多为民谋福的办法,你想做大王可以,我可以把这个位子让给你,但你要一心一意为天下百姓奔走卖命,干好事,你要是能做到的话,我决不食言。”

“不,不,大王,刚才那是我鬼迷心窍,现在我知道我错了。”鲲于不相信舜能轻易把位子让给自己,随口这样说,也顺便试探舜是不是真的想让位于自己。

“不,鲲于,我认为谁做大王都一样,只要能把我刚才所说的目的达到了,谁做都可以,当初我之所以接任大王的位子,是因为我想带领大家稳定下来,过上富足平安的生活,现在目标基本上实现了,只要做个以百姓疾苦为重的人,他就是人们心目中的大王,但是有一点,要是觉得自己不能给百姓带来幸福,做了大王有啥用?”听了这些,鲲于点头认可了舜的话,他向往大王的位子太久了。

后来,鲲于果然做了大王,不过,不到一个月就自动退位了,因为大王要做的事太多了,要解决的问题太多了,他受不了这个苦,他退位时,很坦诚地告诉舜:“大王,我如今真正体会到了做大王不易,你真不容易啊,这个位子还是你来坐吧。”

 

(《超然台》2010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