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陈茂智文集《归隐者》
信息搜索
楔子:三封遗书
 
《归隐者》  加入时间:2013/4/26 15:11:00  admin  点击:833

楔子:三封遗书

 

在省城那座隐蔽的监狱里,有很多跟程似锦一样级别的官员在这里服刑。作为“扶贫贪官”第一人,他的案子早已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曾经一度引发了社会各界对“贪腐之恶”与“扶贫之善”的激烈争议。

采访他的时候,他正在给新入狱的“同类”作现身说法报告,听负责管理他的狱警说,程似锦在狱中很配合,每次安排他作报告他都很愉快地接受,报告的效果也很好。监狱规定,一次报告可以加减刑分两分。程似锦私下透露,他希望通过自己积极的表现,多立功,早点出狱。他说,他这辈子还没有真正地好好享受生活。他曾经透露,在南方一个遥远的山林,他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生活,他希望有生之年,能回到那里去,快乐地活几年,然后安静地死去…….

对记者的采访,程似锦似乎司空见惯。他说,我的故事已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所有你们感兴趣的东西案卷上都有,你去找出来看看就是了。我是罪人,随你们怎么添油加醋都可以的——很抱歉,我累了,想一个人安静一会……

在检察院查看程似锦的案卷,我意外地发现了程似锦写的三封信。从信中看,他是在身患绝症对生命无望的决绝中,留下这三封遗书去选择自己理想的死法。

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没有死,现在还在狱中好好地活着!

 

第一封信:写给妻子的信

丹青:

    我亲爱的妻子。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也许我已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这些年来,你也知道,我被病痛折磨得已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气。因为我的病,你付出了很多,也忍受了很多。带着对你的感激和对这个世界的厌倦,我只有无可奈何地跟你告别了。

妙可已成人,也很有出息,对她我大可放心。除了你,这个世界已没有让我牵挂的人了。

对不起,就让我这样走吧。

                                   似锦    即日

 

第二封信:写给女儿的信

妙可:

我亲爱的女儿!我很担心,你打不通我的电话的时候,一定很着急。没事,也许妈妈会告诉你这一切。其实,要是没有这恼人的病,我不会选择离开你,离开你妈妈。

经常听你在电话中描述你快乐的工作和生活,很羡慕你,也为你高兴。你说你很喜欢你所选择的海洋生物研究这一职业,看得出你已经全身心投入这一事业。澳洲是世界海洋生物研究最好的地方,相信你在这一领域定会有所建树。  

每一个国度都有其迷人的地方,通过你的介绍,我对澳洲也很向往,也盼望能在退休后能如愿带着妈妈与你相聚,跟着你去看澳洲的袋鼠岛、企鹅岛、波浪岩,去猎人谷品尝葡萄美酒,去大堡礁钓鱼,去费沙岛的麦肯锡湖看湛蓝的湖水,感受海沙连天的壮丽,还有湖底那让人迷醉的沙丘…….

妙可,人生注定会有很多遗憾。父亲几十年庸庸碌碌,回头却是恍若一梦,得到的是空,想往的也是空。按理说,心空了,也就静了,但爸爸内心一直惶恐彷徨,找不到依托。我想这会不会是一个人濒死的绝望呢?

妙可,爸爸还是去寻找一个能让我安静离去的地方吧!不要找我,爸爸现在害怕热闹,只想一个人悄悄地远行…….

真心地祝福你,我亲爱的女儿!

                                             父字   即日

 

第三封信:写给组织的信

市委: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请不要误解我有什么不良动机。相信所有的人都不会理解,我现在所遭受的处境——一种被恼人的病魔所折磨的痛苦,生不如死的痛苦。不是因为病可以丧命,而是因为这种无法确诊却又真实存在的病痛,让我于绝望中苦痛难捱。

     我不是一个轻易选择逃避的懦夫,在组织熟悉的履历里,我为自己的理想努力过、奋斗过,这座城市有我付出的心血,也有我的光荣与梦想。为什么总是个体借助群体的力量满足自己的私欲,而不是每一个都做好自己的事让群体得益呢?这一点,我始终不明白。

当一个人觉得活着是一种痛苦的时候,我觉得最好的方式就是选择死亡。而最好的死亡方式又是什么呢,我还没想清楚。不过,我是真的没有苟活下去的决心了。不管选择什么样的方式去死,对于大家来说都是好事——不,应该对于人类来说也是好事。这个国家,养一个无用的官员远比养一头牛养一头猪,或者种一棵树一株水稻的代价要大得多,我不知道能量守恒是不是绝对的,如果是,我希望死亡后我能被跟我相当的一头猪所替代,最好跟相当的一棵树替代,让这棵树为这个世界多制造一点氧气,而不是制造废气与麻烦。

希望这些氧气只养活一些鸟和一些花朵,而不是养活一些跟我一样蠢笨、自私、贪婪的人。

也许我真的疯了!

                                 程似锦  

某年某月某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