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杨仕衡文集
信息搜索
第四讲:元结雅好山水和乞求退隐思想
 
杨仕衡文集  加入时间:2012/8/7 11:19:00  admin  点击:1182

第四讲  元结雅好山水和乞求退隐思想

 

杨 仕 衡

 

 

唐代名臣颜真卿为元结撰书《表墓碑铭》的序言中说:“君雅好山水,闻有胜绝,未尝不枉路登览而铭赞之。”确实,元结最爱山水林泉,足迹所至,必寻找山水林泉一游,在游览中,如山水林泉原无名称,必就其形胜为之命名,并题诗作铭刻石给予赞美,彰示后人。这种情趣,在历代文人中,元结表现得最为突出。比如:他命武昌尊之下一湖为“湖”;命马向所为凉亭为“殊亭”;命道州东郭有一石状如游鱼的湖曰“石鱼湖”;命泉之阳的怪石为“五如石”;命左湖东小石山顶的石为“尊”;命西郊州右之溪为“右溪”;命江华回山泉为“异泉”;回山的大岩为“阳华岩”;命所构的茅亭为“寒亭”;命宁远九嶷一洞为“无为洞”;命零陵城西向阳的石山为“朝阳岩”;命祁阳境内湘水之南的小溪为“浯溪”、石山为“峿台”、建为“ ”。除此之外,如泉、泉、泉、 泉、泉、漫泉、东泉,都是元结命名的。同时,元结在为命名的山水林泉的题诗中,也确有忘情山水,流连酣醉,崇颂陶渊明,崇颂隐翁,心想退隐的词句。如《浯溪铭》中的“吾欲求退,将老兹地”。《 铭》中的“年将五十,始有 ,惬心自适,与世忘情”。《乃曲》中的“溪口石巅堪自逸,谁人相伴作渔翁”。《尊诗》中的“此尊常可满,谁是陶渊明”?为此,一些人不假思索而轻易地说元结为官不正,逃避斗争,不关心国家的存亡和人民的死活,只在山水林泉之中追欢寻乐求安逸,或乞求逍遥自在的退隐生活,享受封建知识分子方能享受的个人清福。这种结论对元结是很不公平的。

那么,元结雅好山水和乞求隐退到底用意何在?有不有能令后人追念和崇敬的好精神?这要从元结生活实践的真实历史事实深入考证、分析,才能得出准确的结论。

颜真卿为元结撰书《表墓碑铭》序言的开头一句:“呜呼!可惜哉,元君!皇家忠烈、义激文武之直清臣也!”元结确实是一个具有上忧国家、下恤人民,积极济世凌云壮志的文武直清臣。在元结看来,人臣有两种:一为“社稷之臣”,一为“禄位之臣”(《出规》)。在这两者之中,元结是以社稷之臣自勉自律的。他自视不凡,以天下为己任,要做一个天子礼聘的有言、有行、有材的社稷之臣。他的壮志以其政治理想为基础,提出“昌道主张”,有具体的政纲政策十六条,如:在衣服、饮食、器用等方面,主张“素朴”,反对“奢侈”;在宫室方面,主张省费财力,反对“大兴土木”;在苑囿方面,提出保护耕地,“不可墙堑肥饶,极地封占”;在赋役方面,提出合理负担,“不可横酷繁聚,损人伤农”;在兵甲方面,只求防制戎夷,镇服暴变,反对“黩武主义”;在畋猎方面,要求注意繁殖,“不可骋于杀害”;在任用方面,要求“校抡材能”,唯贤是用。凡此种种都有利于农业生产和农民利益,源于他对人民的联系、关心和同情。元结济世的作为和政绩是显著的,他在大约10年的仕宦生活中做了不少好事。例如,他在汝南理兵时,收埋战后“如古屠肆”的“街郭乱骨”,做表文《哀丘表》以指责战乱的刽子手。他在充任南山东道来府参谋时,一再为将士随军父母呼吁食粮,为孤弱小儿请命收养,为战后残破的唐、邓两州要求裁减官员,这些事都被他的上司采纳。他在道州任内,对两百余封的征求符牒,宁肯待罪以安人,不愿邀功以作“时世贤”,除做诗谴责有关使臣“不如贼”以外,还两次冒罪为道州人民请免“科率”。他在进授容府之初,因少数民族“固拒山谷”,他单骑入洞,亲自抚谕,六旬而收复八州。凡此等等,都有利于国计民生的好事。元结确实是一个积极济世,以民为本的封建政治家。现代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评:“唐代宗时,元结任道州刺史,作《舂陵行》及《贼退示官吏》两诗……宁愿免官,不肯逼迫穷民(纳税)。这是当时最有心肝的好官。”郑振铎《中国通史》也评:“元结的诗,有的简直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直接斥责官吏,成了为人民喊冤的满纸血泪的控诉书”。元结在《喻常吾直》一诗中,还对“假官求禄”者大声疾呼,严厉警告:“不能救人患,不合食天粟”。的确,这比俗话说的“做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去卖红薯”还要骂得恨心多了。

基于此,我对元结雅好山水和乞求退隐有了不同寻常的想法,而且越想越对元结产生深切怀念无比崇敬之情。

一、元结雅好山水,是他热爱祖国美好山河的最亲切表现

他每到一处,积极寻找美,善于发现美,又因他是唐代文学革新(即古文运动)有力的先行者,还对所发现的最美景点作铭、刻石,写景、抒情、议论三结合,融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为一体,使自然山水之美得以高度升华。在元结的心里,如此美景,发现和装点得越多越好,让祖国山河处处都美,让炎黄子孙人人都乐。这实质又是元结爱国爱民积极济世再好不过的宣示。不是吗?众所周知,现在永州市首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国家级4A旅游景区浯溪碑林这千年胜境,不就是元结当年两次出任道州刺史期间亲自发现、亲手营造和精心装点的吗?大历六年(771),元结找出十年前写的雄文《大唐中兴颂》,请好友、大书法家颜真卿大字正书摩刻于峿台崖壁,因文、字、石都很绝妙,世称“摩崖三绝”,名扬中外,其政治历史意义、文学艺术价值和旅游发展前景是无与伦比的。唐代宗永泰元年(765)闰十月,元结以虞舜葬苍梧在其封内,特立舜祠于州西之山南,为之刻石立表。如今已更大规模扩展,装点得雄威壮观,吸引全国全世界的炎黄子孙前来祭祀中华民族的祖先,这又是千秋万代的大好事。如此等等,元结雅好山水对永州的贡献多大啊!而且他还深深影响了后来的柳宗元、周敦颐、何绍基、杨翰等等历代名贤,在永州都留有宝贵的文化遗产,尤以山山洞洞摩岩石刻诗词之多最为突出。宋文学家陆游的“挥毫当得当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这话说得多么真实,听了多感荣耀啊!简直就成了永州文化宝地的重要标志和最恰当、最响亮的广告语。

二、元结的山水爱好,是清廉意识的山水怡情

唐乾元元年(758),元结举家寄寓江西瑞昌溪,“尤爱一溪水,而能存让名”,故作《溪铭》。在序文中说:“溪,可谓让矣;让,君子之道也。”“瀼”与“让”因其音同而取义。

唐代宗广德元年(763),元结出任道州刺史期间,举家寄寓浯溪,溪,原无名称,元结很有创见地以“吾”从“氵”、从“山”、从“广”,命溪曰“浯溪”,山曰“峿台”,建曰“”,合称“三吾”。这“三吾”的命名,立意非凡,因“吾”是代词,“人皆得而吾之”,并非次山为然。次山实则在为天下人营造“天下公之”的“山川之胜”,故“次山私之,谁曰不宜?”(清吴大峿台铭》评)。同时,元结在浯溪所有建筑,皆为土木结构,竹棚茅舍,简朴别致,充满诗情画意。溪口垂钓,溪园种蔬,充分体现了元结生活质朴,胸怀淡泊,忠和俭勤,端正高洁的品格特征。元结在右堂(书房)“毕皆幽奇”之处,置一巨型响石(图1),常在此敲石吟唱,留下了“石韵金音”千古美传的好故事。相传当年元结在此自吟《清廉美曲》,引来百鸟鸣琴,松声为之和韵,浪声为之拍板,连韩湘子也来吹笛为之伴奏。为何如此反响,全因歌词内容太美:有时士劝元子显身之道曰:“君欲求权,须曲须圆;君欲求贵,须奸须媚。不能此为,穷贱勿辞。”元子对曰:“不能此为,乃吾之心。汝若全德,必忠必直;汝若全行,必方必正。终生如此,方为君子。”元结坚持“全德”、“全行”,必须做到“忠直方正”,直说得那“求权”、“求贵”而“曲、圆、奸、媚”的人瞠目结舌,无地自容。

更有意思的是元结在《大唐中兴颂》摩崖旁,特置一“镜石”(图2),加以对照借鉴。明解缙诗:“水洗浯溪镜石台,渔舟花草映江开;不如元结中兴颂,照见千秋事去来。”而且元结还给镜石赋予能“照人面”,“透人心”,能鉴别“忠”与“奸”、“贪”与“廉”的奇特神传,影响深远。

再读元结《峿台铭》铭曰:“湘渊清深,峿台峭竣。登临长望,无远不尽。谁厌朝市,羁牵局促。借君此台,壹纵心目。阳崖砻琢,如瑾如珉。作铭刻之,彰示后人。”深知元结不仅是为天下人之所乐而乐,而且还为天下人之所忧而忧。

总之,细品元结的山水怡情,我突感茅塞顿开,仿佛听到了宋范仲淹《岳阳楼》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前奏之声。伟哉!元结。

三、元结的退隐,并非消极的真退隐,是因不得已的苦衷和他“非正直不进”的独特个性

元结在《与韦尚书书》中曾表白他的心迹说:“岂忘荣显,盖惧污辱。”因为唐朝自开元二十二年(734)李林甫入相之后,就由盛转衰,日益加剧。元结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腐败看得很清楚,统治阶级内部确实很少有忠直方正的好人,纵有一、二个好人,也难以存在下去。元结在《箧中集序》中提及沈千运这些人时,说他们“皆以正直而无禄位,皆以忠信而久贫贱,皆以仁让而至丧亡。异于是者,显荣当世。”这种政治情况自与他“非正直不进”的出处态度全不相容。对这样腐朽的统治集团,元结是不愿同流合污的,只好暂时乞归告退,或假退隐,所以他在《忝官引》中说:“实欲辞无能,归耕守吾分。”而实则是他在把握时机奋不顾己,坚行其是。如在《贼退示官吏》中,他抱定主意,拒抗征敛者,他说:“谁能绝人命,以作时世贤!”正因为元结退隐不真,所以他在武昌樊上退隐仅仅一年,就再度出仕了。他的《谢上表》说得很清楚:广德元年(763)九月,命他任道州刺史,十二月他才接到“敕牒”,一接到敕牒,他就“即日赴任”了。再说出任道州期间,又爱上了浯溪,营建寄寓浯溪,为的是“吾欲求退,将老兹地。”可是大历三年(768),又调赴容州(寄居梧州)理容政,单车入于夷庭,亲自抚谕,六旬而收复八州。如此,我们还能无条件地相信他说的有关退隐的话是真的吗?因为元结实实在在是个济世的人,他在出仕之前,具有济世的壮志与理想,听候大用;他在出仕之后,很有济世的作为和政绩,历历可述。他虽出现退隐的形迹,但更主要的却是济世的要求。我们不能拘于退居、习静等表面词句,对他虽在退隐之中也不忘济世的思想有所忽视。就说他全家寄寓浯溪,也干了很多千古不磨的好事,除刻上《大唐中兴颂》和“七铭”外,还写了不少箴言,有《自箴》,表白自己处世为人耿介、仁让和忠直方正。有《县令箴》,奉劝县令怎样当好人民的父母官。后因母逝世,在此守制三年。大历七年(772),元结53岁,春正月,朝京师,遇疾,逝世于永崇坊之旅馆。赠礼部侍郎。

元结率性方直,秉心真纯,上忧国家,下恤人民,积极济世,一身奉亲,奔走万里。永州浯溪是他人生旅途的最后一程。我们深深感激元结这位炎黄子孙的好榜样,为我们永州奉献了永不磨灭的历史功勋,传扬了万古流芳的民族精神。

为此我建议应在浯溪恢复“元家坊”、“元颜祠”和元结书房“右堂”,以充实对元结纪念的内容。同时加大力度,组织人员,对全市各县地面、地下的文物宝藏不疏不漏地全面排查,发掘、整理元结在永州所有的遗迹,并扩大宣传,让其重放光彩,进一步落实科学发展观,打造永州特色文化品牌,让永州走向世界,引世界向永州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