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杨仕衡文集
信息搜索
第二讲 浯溪摩崖石刻:书法宝库 文学殿堂 历史档案
 
杨仕衡文集  加入时间:2012/8/7 11:15:00  admin  点击:2542

第二讲 浯溪摩崖石刻——

书法宝库  文学殿堂  历史档案

 

杨仕衡     

 

浯溪现存摩崖石刻505方,其中唐代17,宋代116、元代5、明代84、清代92、民国9、时代不明的182方,最高的刻在30米悬崖峭壁上,字径2.3米,最低的在溪畔崖脚,字径1厘米。篆、隶、楷、行、草诸体皆全,颂、铭、赋、记、诗、词、联语齐备,其作者荟萃了唐以来历代的一流名家,可谓百花争艳。为此,我们可以自豪地说:在我国,北有西安碑林,南有浯溪摩崖石刻。而浯溪摩崖石刻更是罕见的书法石刻宝库,璀璨的文学艺术殿堂,唐以来刻在石崖上千古不磨的历史资料档案。

书法石刻宝库

浯溪现存摩崖石刻的书体有篆书18方,隶书12方,楷书274方,行书187方,草书7方,异体6方,符篆1方。其作者荟萃了唐以来的历代书法家。如唐代有“颜体”的创始人颜真卿;有写“二王体”的李谅、韦;写“褚体”的皇甫;篆书有季康的“玉箸篆”、袁滋的“钟鼎篆”、瞿令问的“悬针篆”及李阳冰的《中堂铭》,还有吕洞宾的异体“寿”字碑。宋代有“黄体”的创始人黄庭坚,写“黄体”的陈从古、李若虚、邢恕;有“米体”创始人米芾,写“米体”的张孝祥、吴潜、范成大;还有写 “二王体”的秦少游、陈与义、汪藻,写“欧体”的易祓,写“魏碑体”的邹浩、曾焕、赵彦,写“八分体”的沈绅等等。元、明、清三代继承各体的名家之作也不少。如明有董其昌、王锡爵、沈周、曹来旬、许岳;清有何绍基、钱沣、吴大、杨翰、阮元、周志勋等各擅其美。

现在我们就来博采百花尽情欣赏名碑书艺,以饱眼福,畅胸怀吧!

篆体最著名的是:元结《浯溪铭》(图1)唐季康书玉箸篆。因选择龟形巨石,为保留龟腿,故而石面凹凸不平,字亦长短、横斜不一,别有风韵。宋黄庭坚赞:“笔画深稳,优于《峿台铭》也。”

元结《峿台铭》(图2),唐瞿令问书悬针篆。布局绵密,每字竖笔特长,收笔尖细,状如针锥;凡折笔内收或外展,自成法则。这种极有特色的书体,给人以劲利豪爽,俊丽挺拔的感觉,这种篆法称为“悬针篆”。宋欧阳修《集古录》跋:“右斯人之作,非好古者,不知为可爱也。”

元结《 铭》(图3),袁滋书钟鼎篆。雅有古法,即笔意淳古自然,章法茂密而错落有致,有金文之古丽。宋黄庭坚《答浯溪长老新公书》说:“滋,唐相也,他处未尝见篆文,此独有之,可贵也。”

清吴大《浯溪铭》(图4)、《峿台铭》(图5)。小篆,纯熟精炼,深厚丰润,参以古籀,更有秦诏版笔意。

宋徐大节榜书“浯溪”二字(图6),极为浑朴端庄,圆润雄强。

隶体最著的是明代龙津(黄焯)榜书“雩风沂浴”四字(图7)。用笔圆转厚重,结构茂密方正,气势朴拙雄强。

楷书,除唐颜真卿书“中兴颂”已作专题分析外,再欣赏:宋黄庭坚《题摩崖后诗》(图8)。书法特色是新俏瘦硬,清雄雅健。具体表现:一、用笔欹侧。即横画倾侧横大,竖画虬曲不正,字的各部分以相乖或相应的歪斜之形作配合,笔画有篆意,长笔画波势明显,给人以峻拔奇险的感觉;二、采用中宫敛结,长笔四展的所谓“辐射式”的结构。这种结字方法,突破了晋唐楷书方正四面调匀的外形。结字中宫紧集,让长笔画向四面展开,以特疏与特密处作巧妙对比,在豪宕中流露韵趣,结合潇洒的笔势,显示出俊挺英杰的风神。这是黄庭坚用古人的结构原则自创的字形,世称“黄体”。在浯溪石刻中,有很多人是学他的。如宋有李若虚(图9)、陈从古,清有祁澡、吴大等。尤以吴大的行书诗碑(图10)酷肖黄体,苍劲中清秀可爱。

宋米黻《题摩崖诗》(图11)。据清杨翰考定:“尚属早期(24岁)书法作品,有欧阳询,黄庭经》痕迹;但端严圆劲,不多见也。”米氏书风是38岁以后才确立“米体”,成为宋四大书家之一。41岁以后改署“米芾”。

清何绍基《题摩崖诗》(图12)。何绍基宗法鲁公,上朔北碑,晚始探源篆隶。此碑用笔、结体、布白以及神韵风采,已达到最高境界,点画确有“流金出冶,随范铸形”之妙。融篆隶楷行草为一炉,神龙变化,似出绳墨之外,后人追慕实无从着手。字形无拘无束,歪歪斜斜,而整体观之,古厚雄深,饶有殊趣,干渴之笔更见神采。此碑世称何氏书作之精品,浯溪摩崖石刻颜后之冠,对后人影响很大,杨翰就是从何绍基那里学来的颜体,得到了颜体之筋(图13)。

说起杨翰向何绍基学书的事,浯溪村杨翰的后人如今还流传着一个可笑的故事:永州太守杨翰与清代著名的书法家何绍基(道州人)相交颇厚,杨翰比何绍基小13岁,两人结成忘年之交。那时何绍基在京城任翰林院编修,杨翰喜欢临摹何绍基的书法,开始她“欲属和而未能下笔”,感到无从着手很难学。后来经过较长时间的练习,他自认为将何绍基的书法已经完全学到手了,便得意地派人将临摹的作品大批大批地送交何绍基审阅。何绍基在回信中说:“你练我也练,我字出我手,我的书法你是永远也学不到手的!”后来,何绍基有一次趁回道州之机,必经永州,顺路专程走访杨翰,行至离永州城还有十几华里,何绍基忽然感到疲劳和饥饿,便在路旁乡村小店休息、吃饭。饭后,店主来收钱。当时,因为行李、盘费已预先进了城,先生无钱可给,要求作书以偿。谁知那店主既不识人又不识字,怎么说也不肯答应,硬逼着先生将身佩的宝物玉器当押在那里才准他走。杨翰听到这件事,便笑着说:“噢,原来先生的书法有时也不搏一饱啊!”

浯溪草书最著的是只存半块的所谓署名“无上宫主”(即吕洞宾)的狂草“仙书”(图14),一气呵成,神龙飞舞。此诗碑实是宋绍定年间祁阳城郊雷坛观创始人,称雷泽洞真人李洞阳撰,李日新书。原诗全文是:“宴罢高歌海上山,月瓢承露浴金丹;夜凉鹤透秋云碧,万里西风一剑寒。”据碑下小字刻蒋晖跋:“永州之祁而北六十里,乌符山者,晖先生别业于其下。比岁捐私帑建玉虚上真之宫,三年有成。宋绍定己丑二年中秋后十日庚申,有称先生者,青巾黄服,神采飘爽,过门谓晖曰:‘佳山水也’!,遂相携登殿,复云:‘可取针石,当为鉴之。’乃归呼茶,挈针石及出,先生已不见,但见壁上题诗,墨迹酣畅,末署‘无上宫主’。‘宫’字无上,吕姓也。传为吕纯阳复见。”这里说得很明显,这块宋代碑的诗和字,就是唐代吕洞宾复现的“仙迹”!这肯定是当年老道长蒋晖故意编造的神话来神化这块碑,也就是神化他自己,借以提高乌符山道观的名望,把碑装置在浯溪,是想借此胜境扩大影响,招揽信徒,以旺香火。吕洞宾真能复现吗?鬼话!

浯溪石刻的异体碑6方,是指峿台北崖区沿江石壁刻的榜书“福”、“禄”、“寿”、“喜”四个大字和“天下太平”一碑,还有东崖区“吕仙寿屏”。因这些石刻,似篆非篆,故称“异体”。其中福(图15)、禄(图16)、寿(图17)、喜(图18),都是清代人所刻。四个字同一种风格,造型奇异,点画全是圆钱,金元宝和寿桃,他们寄情于笔,以特殊的形式表达对人们富贵长寿的祝愿,虽古尤新,别有殊趣。

“天下太平”一碑(图19),是民国初期祁阳人杨济时,组织三九寒松社十位老人游浯溪时摩刻的。字形奇特,情意深重,本来四个字写成竖式两两并列,组成一对像心脏一样的符形,意在万众同心,祝愿民富国强,国泰民安,共创“天下太平”!

吕仙寿屏(图20)。这吕洞宾书刻的篆体,实则是异体“寿”字碑,高160厘米,宽72厘米,不但字形奇特,而且含意丰富。它是由六句话,几十个字组成的,仔细端详,活灵活现,令人叫绝。读起来真的是送给您一个吉祥,送给您一个美妙的祝福!请看:这上圆点为日,下圆点为月,三个小圆点为星,日月五星为之七政(日为太阳,月为夜明。五星指木星、火星、土星、金星、水星);再看,上作天,中作地,口作人,天地人为之三才(这是我国古代天人合一的哲学思想,是我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一切学术思想的根源。);上半亦作金,中亦作木,移日配寸亦作水,移日配口亦作火,工亦作土,金木水火土为之五行(天地相合而产生的五种物质,有了这五种基础物质而能生化万物。这是我国古代朴素的唯物主义哲学观点);地两边顶上两条白气为之两仪(即阴阳两仪),生四象(即东方青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北方玄武四种表示星形的吉祥灵兽),生八卦(它恰是两个相同的符号,把它配成一个圆圈,正是八卦中的太极图);还有,天亦作永,地亦作世,工亦作公,工之下亦作侯,永世公侯(子孙世代做官);最后,作总结的话说得更好:日亦作福,月亦作禄,本身是寿,三点圆圈是星。那就是祝愿大家福、禄、寿三星拱照,永享无疆,子孙发达,世代荣昌!

这里所述并非牵强附会,都是石刻前言的原话。可是前言开头是说“吕仙纯阳书”,又怎么讲是吕洞宾了呢?您可知道吕洞宾这名字的来历吗?说来真有意思。他本来姓李,叫李纯阳,是唐代蒲州永济县永乐镇人,曾任过浔阳县(今九江市)县令。当时他对兵起民变的混乱时局十分厌倦,便弃官出走,到庐山仙人洞、终南山等地隐居修道。因他别子携妻,两口子(吕),住在山洞(洞),相敬如宾(宾),故定仙号叫“吕洞宾”。这充分说明他们夫妻俩纯洁真挚的爱情永葆终生,值得传扬!值得借鉴!

文学艺术殿堂

浯溪碑林的诗词作家历代各有其代表,灿烂争春。如唐有“开中唐面目”的“五言长城”刘长卿,古文运动家皇甫,神童诗人郑谷,以及李谅、王邕等;宋有“江西诗派”之首领黄庭坚,“永嘉四灵”之首领徐照,“江湖派”之戴复古,“豪放派”词人张孝祥、李清照,“婉约派”词人秦少游,“田园诗派”范成大、杨万里,理学家张拭、吴儆。其他如臧辛伯、吴潜、夏倪、邢恕、王安中、王炎、王叔瞻、赵汝铛、杨冀等都是名家;元代有杨维祯、郝径、宋渤、姚黻;明有唐、茅瑞征、解缙及晚明爱国诗人顾炎武、王夫子、张同敞以及沈周、周用、杨廉、顾王锡爵等;清有“神韵派”创始人王士祯,乔莱,“浙派”的汤右曾、曹贞吉、蒋景祁,“摹古派”的许虬,“明诗派”的胡天游,“宋诗派”的阮元、程恩泽、祁嶲藻“性灵派”的袁枚,“格调派”的朱琦,“太白派”的张九钺等等。可谓诗派如云,大将如林。他们有的一人多碑,有的一碑多人,有的留有诗文但未刻石,有的刻石之碑被铲,被搬走或文字剥落难辨。最近我们又收回了流散在民间的乾隆皇帝弘历南巡时留下的《听雪阁》诗碑一块。碑林现存完好,能辨认的石刻中有颂2篇,序1篇,铭12篇,赋2篇,记6篇,诗词225首,联语6幅,榜书39方,路标5方,题名104方。遍崖密布,琳琅满目,真是:举目情难抑,凝神兴更狂,潇湘文化灿,此地闪金光。难怪清代名人王士祯《浯溪考原序》开头一句就如此大声宣称:“楚山之水胜首潇湘,潇湘之胜首浯溪。”多么自豪啊!

历史资料档案

一是除了《大唐中兴颂》,还有《大宋中兴颂》和《大明中兴颂》,都是重要的历史资料。二是清代5位越南大使留下的5方诗刻,如“越南万里朝中国,暂借亭一夜眠。”“地毓浯溪秀山开镜名石。莫教尘藓污,留照往来情。”是中越之间历代友好关系的见证。三是以宋代8方题名碑为例,其作者3人是湖南转运判官,2人是广西转运使,还有3人未署官名,其职事,有“储运江上,至是几十过此”;有“措置荆湖茶事”,管理茶叶产销;有“因常平、茶、盐职事行部过此”,管茶叶、管盐,还管常平仓谷事。这对研究宋代江南经济是难得的记载。四是宋代汪藻《大学上舍题名序·跋》,元代苏天爵《建浯溪书院记》,明代程温《重建浯溪书院记》,明代潘节《会试题名》,明代刘同诗碑及其弟子题跋和王华诗碑等,对研究中国古代书院发展史也是不可多见的史料。五是从宋代范成大《游浯溪诗》碑中有“我昔为州坐两载”句,即范氏显然做过两年永州知府,但《永州府志》和《宋史·本传》都未记载,这就对历代任官起了补遗的作用。总之,浯溪石刻所有赋、铭、游记和诗词更多的还是围绕《大唐中兴颂》这一主题,对“安史之乱”前后唐玄宗、肃宗两朝的政事展开评论,对昏庸的皇帝唐玄宗作出深刻的批判,给后代保留着一部完整的刻在石崖上千古不磨的历史档案,价值连城,弥足珍贵,让我们纵情欢呼:浯溪摩崖石刻万古流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