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杨仕衡文集
信息搜索
第一讲 镶嵌在潇湘之滨的文物明珠
 
杨仕衡文集  加入时间:2012/8/7 11:13:00  admin  点击:1106

第一讲 镶嵌在潇湘之滨的文物明珠

——浯溪摩崖石刻

杨 仕 衡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浯溪摩崖石刻,地处湖南祁阳县城浯溪路祁阳大桥南端(图1),她三峰崛起,怪石嶙峋,水绕山环,峰峦拥翠,集中保存了唐、宋、元、明、清至民国历代名人的诗词书画摩崖石刻505方,其中尤以世称“摩崖三绝”的《大唐中兴颂》碑名扬中外。如此博大精深文化内涵的千年胜境,恰似镶嵌在潇湘之滨一颗璀璨的文物明珠,正在重吐古香,焕发异彩。

三吾胜览  元结始创

浯溪原为无名小溪,唐代宗广德元年(763),诗人元结,字次山(719-772),河南鲁山人,出任道州刺史,几次舟过祁阳,“爱其胜异,遂家溪畔”。又“因自爱之故”自创新意,以“吾”、从“氵”、从“山”、从“广”,命溪曰“浯溪”,山曰“峿台”,建(有四壁的亭)曰“ ”,合称“三吾”,并撰“浯溪”、“峿台”、“ ”三篇铭文,请篆书家季康、瞿令问、袁滋,分别以“玉箸”、“悬针”、“钟鼎”三种篆体,书刻于溪畔三处如龟、如狮、如龛的天然石壁上(图2、图3、图4)。唐大历六年(771)夏六月,元结还将他十年前,即上元二年(761)秋八月,“安史之乱”基本平定,时任荆南节度判官领兵镇守九江所撰的雄文《大唐中兴颂》,请志同道合、交往深厚的好友大书法家颜真卿,从江西抚州来浯溪合议,增补最后两韵“湘江东西,中直浯溪,石崖天齐。可磨可镌,刊此颂焉,何千万年!”定稿,以大字正楷举笔书丹摩刻于峿台崖壁,自此,历代名人纷至沓来,览胜留题刻石,启开了浯溪摩崖石刻的巨幕。唐代开其端,宋代定其规模,明、清石刻扬其波浪,遂成“诗山”、“画山”、“文字山”的千年胜境。真是“溪山留胜迹;文字结奇缘。”“百代名臣金石宝;一溪明月水天秋。”“万石戴题平琬琰;一碑称绝合元颜。”

元结“三吾”的命名,立意非凡。清抚湘使者吴大峿台铭》评:“园林之美,豪富所私;山川之胜,天下公之。公者千古,私者一时。大贤已往,民有去思:思其居处,思其文词。次山私之,谁曰不宜?”,这里的“次山私之”,实为天下万姓之“公”。因“吾”为代词,人皆得而吾之,非次山为然,故“谁曰不宜?”元结为创建这“天下公之”的“山川之胜”和华夏文化的继承发展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使千年文脉,凝聚潇湘,孕育永州,惠及华夏,香飘全球!

摩崖三绝  万古流芳

《大唐中兴颂》摩崖,碑面高3.1米,宽3.2米,直行,自左至右书刻,共21行,332字,字径15厘米。因元结的文、颜真卿的字、浯溪摩崖之石都很绝妙,世称“摩崖三绝”。(图5

说“文绝”。作者元结是唐代古文运动(即文学革新)有力的先行者,又是平定“安史之乱”的中兴功臣,此颂是元结有代表性的、为人传诵又是本人得意的作品,可以说是他文学革新的典范之作。现在,我们按原文边读边理会吧!

“大唐中兴颂有序”,即以序引颂。开始是作者介绍:“尚书水部员外郎兼殿中侍御史、荆南节度判官元结撰;金紫光禄大夫、前行抚州刺史、上柱国鲁郡开国公颜真卿书。”

接着为正文,正文前面是“序”,用散文体写,词语朴素明畅:

“天宝十四年,安禄山陷洛阳;明年,陷长安。”唐玄宗天宝年号十四年,即公元755年,北方边境的节度使安禄山起兵造反,侵占了唐东都洛阳。第二年长安也失陷了。“天子幸蜀,太子即位于灵武。”唐玄宗李隆基逃奔四川,他的儿子李亨就在甘肃灵武登位当皇帝。“明年,皇帝移军凤翔,其年复两京,上皇还京师。”第二年,唐肃宗李亨带兵平乱,从甘肃灵武打到陕西凤翔,就在这一年收复了洛阳、长安,唐玄宗从四川回到了长安。这开头几句才45个字就把“安史之乱”的起因、经过和结果高度概括了。接着,作者发表感慨:“於戏!前代帝王,有盛德大业者,必见于歌颂,若今歌颂大业,刻之金石,非老于文学,其谁宜为?”啊!前代帝王,有了盛德大业,必应歌颂,如果要歌颂帝王的大业,刻在石崖上,不是很有文学修养的人,这谁能适宜呢?“颂曰”:下面就是颂文,是韵文,四个字一句,三句话一韵,全颂十五韵,共分五层,每层韵数多少不齐。

首层三韵,叙“安史之乱”的因果:“噫嘻前朝,孽臣奸骄,为为妖。”这一开头就悲痛地叹息前朝唐玄宗宫内孽臣李林甫和杨国忠兄妹又奸又骄,为为娇。“边将骋兵,毒乱国经,群生失宁。”北方边境的将领安禄山、史思明起兵造反,把国家纲纪搞乱,使老百姓失去安宁。“大驾南巡,百僚窜身,奉贼称臣。”皇帝唐玄宗逃奔四川,所有的官僚都纷纷逃窜,有的投靠新主子,奉贼称臣。

次层四韵,叙平乱,中兴经过:“天将昌唐,睨我皇,匹马北方。”天老爷要使唐朝昌盛,把希望寄托在唐肃宗身上,叫他率兵到北方去平乱。“独立一呼,千麾万,戎卒前驱。”一声号令,千军万马,直驱前进。“我师其东,储皇抚戎,荡攘群凶。”唐肃宗东进,叫儿子李豫,即后来的代宗,做天下兵马大元帅,扫荡群凶。“复复指期,曾不逾时,有国无之。”按指定日期恢复国土,要打到哪就打到哪儿,从来没有超过时间,这是自唐朝以来所没有的。

三层二韵,赞唐中兴:“事有至难,宗庙再安,二圣重欢。”事情最难的是使朝廷重新安稳,使两个皇帝重新欢聚。“地辟天开,蠲除灾,瑞庆大来。”象开天辟地一样,消除了一切妖祸,迎来了瑞庆(‘’,古僻字,念yu,私者,图非常之事)。

四层二韵,褒贬忠奸:“凶徒逆俦,涵濡天休,死生堪羞。”那些叛逆们,尽管他们受过皇上的恩泽,反正是死是生都是非常羞耻的。“功劳位尊,忠列名存,泽流子孙。”有功之臣,就把他们升官,因忠而牺牲的人,就把他们的名字记入史册,让他们的光泽照耀子孙,万世流芳。

末层四韵,叙作颂刻石的动机和目的“盛德之兴,山高日,万福是膺。”唐肃宗的这种伟大德业,像山那么高,像太阳那么升腾,老百姓都承受了这种福音。“能令大君,声容沄沄,不在斯文?”要能把皇帝唐肃宗的光辉业绩广泛传播下来,不在我这篇文章吗?“湘江东西,中直浯溪,石崖天齐。”这段湘水本是由西向东流,为了合韵,写成湘江东西,中间正好有个浯溪,浯溪的石崖像天一样高。“可磨可镌,刊此颂焉,何千万年!”可以磨平,可以镌刻,刊上我这篇颂文啊,何止流传千万年!全颂十五韵都是平韵到底,充分显示歌颂的庄重严肃,高昂张扬,正声、正气,独具特色。

颂文以史为鉴,端严正气。即以“安史之乱”为借鉴,叹玄宗重色昏庸,恨孽臣奸骄毒乱,赞肃宗盛德之兴,喜群生万福是膺,表元、颜忠肝义胆,鉴华夏中兴永昌,可传千古,可寿名山。明解缙《镜石诗》赞:“水洗浯溪镜石台,渔舟花草映江开;不如元结中兴颂,照见千秋事去来。”清同治元年,永州太守杨翰重修“三绝堂”时,在《大唐中兴颂》碑两旁,集“中兴颂”的颜体字,撰刻了一幅大方石柱楹联:“地辟天开,其文独立;山高水大,此石不磨。”(图6)他综合历代对颂文的评价作出如此定论,好有气派!,这就是文绝。

说“字绝”。颜真卿是唐代书法革新的首倡者,他主张“复北碑之法,革行楷之俗”,正式确立了唐法,与“二王”法度共同构建了中国书法艺术两种不同的风格基调。而唐法的最后定型即是颜真卿所创立的“颜体”,其书一改“二王”书风的飘逸秀美,以雍容伟壮、雄浑朴厚、气势磅礴的盛唐气象而开一代新风。《大唐中兴颂》就充分显示了颜字的特点。碑是楷书,却用了篆隶的笔法,即行笔用篆法,中锋,一横一竖,刚劲有力,力透纸背,能扛巨鼎;出笔用隶法,藏锋,撇、捺、勾、勒,力送笔外,能挽千钧。字形方严正大,结构紧密,简架端正,气势壮阔,韵味浑厚。无弱笔,无危势;看不厌,比不倒。

碑中简体、异体、古体字不少,更体现了颜氏书法革新的勇气(图7)。全幅332字,自创简体字11个,除了调节笔画的疏密,追求同形字的多变,如四个“国”字、四个“万”字、两个“凶”字都有不同写法,还创造出特定的意境,更添颂文的气势。如“戎卒前驱”的“驱”右旁写成“丘”,意在戎马依山丘挺进,所向无敌,立意非凡。“”,古体字,即“年”。至于书写行顺,一反自右至左的常规为自左至右,实是举臂书丹上石,免挡视线、为求方便的新创举。

“中兴颂”碑,全篇布局充实茂密而又开阔雄壮,字里行间洋溢着长风忽起、巨浪翻滚的气势,字大撑格,正面视人,表现出作者戎马疆场的情怀。标题、序、颂,分段提行,精心设计,摆布恰当。文中遇“天、皇”字样,空格抬头,以表敬意,更得到自然透气之妙趣,有增章法之完美。如此巨幅杰作,标志着大将军胸怀之博大,技艺之高超,功力之非凡。

“字如其人”。颜真卿以忠义大节极古今之“正”著于史册,唐玄宗天宝十二年,他任监御史时,曾面斥奸臣杨国忠,被贬为平原太守,恰受叛将安禄山管辖,却敢于首先讨伐安禄山叛乱。唐德宗建中四年(783),他奉命出使宣谕叛将李希烈,又敢于面对活埋,火焚的威胁,痛骂李希烈反叛朝廷,大逆不道,以致被缢杀于河南蔡州,年76岁。明陶晋仪评颜氏:“骂贼而死,唯其忠贯白日,故精神见于翰墨之表者特立而兼括。”诚然,颜书《大唐中兴颂》,流动而又刚健的运笔,秀丽而又圆润的点画,落落大方而又平整坚实的结构,形成质朴雄强的气势,有如一曲刚劲有力的正气之歌,显示出作者“立朝正色,刚而有礼”的风度,实令人百看不厌,余味无穷而又感慨万千!

此摩崖是颜真卿63岁所书,实为颜体最成熟、颜氏生平最得意的唯一巨幅杰作,堪称颜氏翰墨之高峰,唐以后历代书家无不为之倾倒。宋黄庭坚《书摩崖碑后》诗:“平生半世看墨本,摩挲石刻鬓成丝(遗憾相见太晚)”。元郝径《陵川集》评:“书至于颜鲁公,鲁公之书又至于‘中兴颂’,故为书家规矩准绳之大匠……而森森如剑戟,有不可犯之色。”又《书摩崖碑后》赞:“矧于超出二王笔,冠冕百代书家师。”明董其昌诗:“几回吹律寒谷春,几度看碑陈迹新。”清何绍基诗:“归舟十次经浯溪,两番手拓中兴碑。”清叶观国诗:“李唐碑版如云垂,浯溪片石尤瑰奇,鲁公遗墨此第一,评家自审非谬欺。”尤以清钱邦芑诗:“丰碑读一过,百拜不能休!”最为感人。的确,颜真卿的字,是“摩崖三绝”最具魔力的一绝。

说“石绝”。在浯溪注入湘江的汇口处,临江壁立的最高石峰叫峿台,宋诗人杨万里《浯溪赋》说它:“下则深潭无底而正黑,上则危石对立而欲落,飞鸟过之不敢立足。”元结在颂文末尾也说:“湘江东西,中直浯溪,石崖天齐。可磨可镌,刊此颂焉,何千万年!”这高、大、陡、险的天然巨石正是摩崖刻石所在,多绝妙啊!(图8

对此“摩崖三绝”《大唐中兴颂》,明代永州通判曹来旬也综合历代评价作了如此定论:“元颂云烟霭,颜书金玉辉,山川无秀丽,天下看来稀!”是的,我们当今,从年代之古、碑面之大、字数之多、书艺之妙、文章之奇以及现状之完整多方面综合比较,还足可说浯溪摩崖三绝《大唐中兴颂》居全国“三绝碑”之冠而盛誉中外。因为198911月《光明日报文摘报》曾发表《我国三绝碑只有四处》的报导,只提到柳州柳侯祠“荔枝碑”,郴州苏仙岭“踏莎行”碑,成都武侯祠堂碑和扬州博物馆“三绝碑”。随即我反复考察、比较、论证,急撰文《我国三绝碑不止四处,浯溪摩崖三绝更奇》,于19891119日《光明日报文摘报》原文照发,得到了确认。我的报导,还是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史树青老先生趁发报第一时间,抢先剪报从北京寄来给我的,好有意思!

浙江绍兴兰亭,以王羲之书《兰亭序》而名天下,湖南祁阳浯溪以颜真卿书《大唐中兴颂》而扬寰宇,两地各以名家佳构及风景宜人而媲美。浯溪尤以遍境是碑,且碑刻诗翰,历代名家辈出,流派纷呈。千百年来,无代不诗、无代不书,无石不刻,诚神州少有,唯此为盛,确实是祖国优秀文化长河中一泓清泉,迤逦而来,折射出我们民族渴望中兴强盛的伟大精神。在文明昌盛的今天,她更以其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与时俱进的时代风貌,重新焕发更加绚丽的光彩享誉海内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