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唐自水文集
信息搜索
姐妹情思
 
唐自水文集  加入时间:2012/7/17 18:02:00  admin  点击:1435

姐妹情思

 

 

唐自水(瑶族)

 

 

(一)

那年,我十九岁认识了两位守瓜姑娘,给我生活的帆船拉起了风帆,给我有限的生命注入了新的血液。

我们这地方属偏僻山区,经济条件比较落后。那时,还没有架设高压电,夜间人们来照明的是发出幽暗光芒的煤油灯。炎热的夏季里,时常有人骑着自行车跑山村卖冰棒。在家闲得无无聊,我也想做几趟冰棒生意。

我们村去县城有四十来里路,骑自行车上县城拉冰棒也不是件舒服的事。由于路途较远,天刚朦朦亮就得起程。为了赶程拼命地蹬车,一路疾行,累得汗流浃背。但一想到一趟冰棒生意能赚几块钱,浑身又来了精神。

来到县城冰厂拉了一箱冰棍,匆忙离别县城。为了赶时间,没有留看繁华的街景。骑着自行车满村叫卖,时至中午,来到一个叫藕塘村的小村庄。我下了自行车,一边拔铃,一边叫道:“冰棒,卖冰棒喽,五分钱一根……”

听到我的叫卖声,大人,小孩,陆陆续续有人来买冰棒。

“我要冰棒。”一个小孩手里拿着一只破胶鞋,望着我,叫道。

“我不收破烂,回去叫你阿爸给你钱,来买几根。”

“拿一根冰棒给我宝宝,我给你钱。”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子走过来,他边说边往口袋里掏钱。掏了几个口袋,才掏出五分硬币。

不远处,一个披头散发的年轻妇女在眼盯盯地看着手拿冰棒慢慢吸吮的小孩。时不时地发出一阵傻笑声。小宝宝飞快地跑过去:“娘,我有冰棒吃喽。”他将冰棒高高举起,“娘,你吃一口。”

不可言而喻的迹象告诉我,他们三个是一家人。中年男子的额上刻着深深的皱纹,深深的皱纹,刻写了他的人生苦难和忧伤。我拿出两根冰棒:“大哥,送两根冰棒给你们。”我也是一个小气人,而小气的习贯是在苦难的环境下养成的。看着今天的场景,同病相怜,稍微领先的我,大度地说。

“收下这只破鞋吧,顺便在街上收旧店卖了。”身着烂衫的中年男子说。

“我不收破烂,我……”我还没有说完中年男子打断话说:“咱家虽穷,但还没到讨吃的地步,免了吧。”

我还想说什么,中年男子摆了摆手,拉着小孩一步一步地离开了。

出了藕塘村,转过一座小山,小山山脚有一大片西瓜地。瓜地边有一条黄土小路,是通向别的村庄的。离路五十米的瓜地边搭有一间遮阳茅棚。有两位姑娘坐在茅棚里看护瓜地。间忽有笑声从茅棚里传出。

“嘿,小哥,买冰棒。”一声清脆悦耳的叫声,从俊秀姑娘的口中发出。

我一捏自行车刹,连忙下了车。朝着站立茅棚前的守瓜姑娘看了又看,仿佛她周围的风景也越看越美丽。

正值青春年少的我对异性的招唤,有着特别的兴奋和感动。

“拿两根冰棒过来……太阳火辣辣的,进厂棚乘乘凉吧。“姑娘爽郎的笑着说。

我在冰箱里翻找了一下,拿了两根绿豆较多的冰棒出来。步履轻快地走过去。坐在大姑娘身旁的小姑娘,没等我开口说话,就一把将冰棒从我手中拿过,递过一只给大姑娘,说:“姐,给你一根。”她吮吸了一下。“姐,冰棒好甜,好凉……”

“傻妹,不凉就不叫冰棒。你喜欢吃,多买几根就是。不过不能吃得太多……”大姑娘转脸对我笑了一下,“还站在棚外发呆,进来坐一会呀。”

茅棚没有多宽,只有一张小床那么大,我讪笑着在大姑娘身旁坐了下来,一股女子特有的芳香泌入我的心脾我的身子在微微发颤,心在激烈的跳过不停。我不知道第一句话该说什么,才能让姑娘欢心。“我该叫你姐姐,还是妹妹呢?”我摸了摸发烫的脸好不容易对大姑娘说了一句。

“姐姐,当然就叫姐姐啦,老师没教你讲文明,懂礼貌吗?你读过几年级?”小姑娘闪着眼睛调皮地问。

“我是去年高中毕业的”。

“小妹,哪能这样说呢,该叫什么,就叫什么。还不知道人家那年出生哩。”大姑娘似乎很羡慕我有文化是个高材生。

我接过话说:“叫今朝,今年三月已满十九岁……”我自我介绍说。

“那么我该叫你哥哥了,我还不满十八岁哩。我叫柳月,妹妹叫构琴。”

今天早上为了趁早上县城,匆匆忙忙吃了一点剩饭。此时我的肚子已经饿咕咕叫,看着睡在地上的绿油油闪光发亮的西瓜,很想吃一个填填肚子。可今天的卖冰棒生意又不好,没卖多少,我灵机一动说:“我拿冰棍跟你们换西瓜成不?”

“行啊,你打算换一个多大的?”

“两斤就够了。”

“我们每人吃两根冰棒,就可以了,吃多了,对胃不好。”

“冰棒都是糖精做的,吃多了,要泻肚子的。”十二岁的小妹柳琴说。

“西瓜买多少钱一斤?”

“每斤一毛五分。”

“你们给我摘一个吧,我的肚子饿了。冰棒钱抵不上,我就补点钱。”说后,我就去冰棒箱里拿了两根冰棒出来。

柳月走到地里摘了一个西瓜,回到茅棚。棚里挂着一秆小称,因为常有过路人买瓜。

“你们想得真周到,守瓜棚里还备着称。”

“靠眼看,评估实难准确,买卖公平嘛。”柳月说后用丝网套着西瓜过称,“两斤半,三毛七分五厘钱。”

“两斤半,三毛五分算了……瓜是自己种的嘛。”

“多点少点没关系,隔河老表嘛。”

叫我“老表”拿我当自己人看待,心里非常高兴,津津有味地吃起西瓜来。

 

(二)

 

一连做了几趟冰棒生意,每趟都能挣得四到五块钱。五毛钱一斤的大米,一天工资能买810斤大米。虽然挣的钱不多,毕竟是我付出辛苦的回报。

一天,我去河边一个村庄卖冰棒,一群孩童在河中戏水游玩。他们嘴里还高兴地反复大声道:“老表、老表下河洗澡,你养鸭、我养鸟,我去你屋里吃鸭肉,你来我屋里肯鸟鸟……”

听了孩童的歌谣,我顿时悟到,这是一首对穷苦人家的贩义歌谣。

“隔河老表,”我脑海里闪过柳月对我的贩称:“柳月啊柳月,我只少了你二分五厘钱,你就戏说我,太没女子风范了。”我的心岔岔不平。

我骑着自行车来到瓜地。未到茅棚,我就一路拔铃,响当当的铃声已把柳月从茅棚里引了出来。她笑着说:“喂,隔河老表,买冰棍……”

我拿出冰棒走过去:“柳妹妹,你叫得亲热,我好高兴。”稍停,我说:“我是河边鸭佬,你是大户人家,有闲心养鸟,可是,你们的鸟在哪?”

柳月的脸刷的一下红了,一时说不上话来。

我也觉得这样对大姑娘说话,太没礼貌了。她是先戏说了我,我现在就戏说她。话出了口,我才自省。我的小气毛病就是难以改掉。为了打破僵局,于是寻话道:“你们家种这么大片西瓜,有一大笔收入喽。”

弟妹她们读书需要钱,没有收入哪能成。“柳月用手一指,“那边有几块瓜地是我二叔的。我二叔是单手劳力,婶婶的精神病又常患,自己人嘛帮忙照看一下……,我二叔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可就是这样老实巴交的人,却被一个轻佻女人误害坐了几年牢。因风流之事蹬过监狱的男子,娶亲之事,总有难言之苦。”

我摇摇头若有所思地:“怪不得人们常说老实人吃亏,要是诡计多端,歪门邪道的人多了,世界岂不成了荒唐的世界。”

“这些事,我们也不必忧虑太多,世上的好人总比坏人要多。”柳月的说话带着友好和善良,一下子把我们的距离拉接近了。

柳月接着又说:“今朝哥,你明天不去卖冰棒了,来帮我们摘瓜吧,咱家付工资给你。”

“昨日我姐对我娘说,她好喜欢你这个卖冰哥哥,说你长得好,有文化,你答应吧。我们还要送西瓜给你哩!”柳琴插话道。

柳月说:“小妹,你还不懂事,不该说的不要乱说,知道吗?”

“你是这样说的,我又没有添话。”柳琴小声咕哝。

听了小妹的话,我的心明白了几分。我真后悔刚才不应该戏说她。我真不如柳月大方。她还给我立功效劳的机会。我说:“柳月,你真好。在生命的际遇里,我能与你相逢是我三生有幸。工钱之事就别说了,明天我来就是。”

 

(三)

 

这天晚上,我一直都难人入睡。柳月那张含羞带笑的脸,总在我的脑海里来回晃荡。我自己问自己,是不是交上桃花运了?像我这样家庭状况又不好的人,在村上大姑娘都避我远远。在外面村我就有艳福。

一夜无梦,仿佛间天就亮了。

我骑着自行车来到瓜地,红日被朝霞簇拥已爬上了山岗。

柳月见了我喜不自禁,向我走来,我从车架上解下礼品,递给柳月。

“咋还买东西,叫你来做事,你……”柳月说话时,眼睛里含着深深的情。

“第一次去你家,小意思嘛,我们山里人还是兴的。”我对柳月说。

这时,柳月的父亲站在瓜地里见了我,喜笑颜开。我忙走过去,抽出烟支,说:“大叔,歇歇气,抽支香烟吧!”

“咱柳月还蛮有眼光……”柳月爹还想说什么,他看到柳月的脸有些羞色,没有把话说完,露出一副满意的笑容。

我走进地里和他们一起忙起摘瓜的活来。摘了一袋又一代,摘了一筐又筐。背的背,扛的扛,忙得不亦乐呼。

下午四点多钟,一辆拉瓜的货车停在村口。我和柳月和她爹又将西瓜一袋一袋的弄到车上。上车的活儿很累人,眼冒金花,满头大汗,全身的衣服湿透了。这样的辛苦活我还是第一次做,心中难免不叫苦。柳月时不时朝我甜甜一笑,似乎心里在说:“挺住呀,千万别在阿爹面前丧失男子汉的勇气,坚强啊!”

柳月虽是一个柔嫩女子,但内力就很大。搬弄西瓜比我轻松多了。我把柳月的笑含在口里,鼓着干劲,像董存瑞炸调堡一样坚强。把西瓜一袋一袋地举起过头顶,放到车上。

为了今年西瓜的丰收,也为了我这位新来的客人,今晚的菜肴做得特别丰盛。

席间,柳月娘说:“听柳月说,你很有文化素养,且人又长得挺不错,我女儿能交上你这样的朋友,我很高兴。你们有情,有心意,我也不说外人话了。男孩啊,要大方一点,不要斤斤计较。比如,叔叔婶婶那里也要买些礼品去看看。在咱村遇上人上支烟,别人不就说你是一个知书达理的人吗?”她转脸对柳月,“月,为娘可有说得不对的地方?”

柳月摇摇头,没有说话。只是挟菜有些不自然。

小柳琴对我格格地笑。

年轻嘛,有好多乡规礼仪不懂呢。我心里在想,是不是小柳琴将我欠了二分五厘钱的事告诉了她娘。

 

柳月爹说:“老伴呀,事情别管得太宽了,不要老拿老皇历来看新问题。”

晚饭后,我和柳月来到村口老槐树下谈心。今晚没有月亮只有星星。深远的天空里云儿夹杂星星时隐时现,大地一片朦朦胧胧。

“今朝哥,我想说……”她话到嘴边又停住了。

“想说就说吧,这里又没有别人,就只有我们俩个人,还怕别人偷听了去?”

“我想说我们好日子那天,能住进平顶楼房,那该多好啊!”

我的心悸动了一下,柳月怎么突然间提这样的问题。建造平顶楼房是件容易的事吗?要花很多钱啦。

柳月不管我答不答话,只顾自说:“我们乡下人和城里人不就是高楼和瓦房的差别吗?瞧他们城里人那股逍遥劲,开口一个乡下人,闭口一个乡巴佬。我进城卖小菜,这样的刺耳话,常常扎痛我的心,我一听就来气。大家勤耕苦作,寻求发财的路子,家家盖上平顶楼房,依我看城里也不比我们乡下好到哪里去。我们乡下空气好,风光秀丽。再说城里那自来水远远没有我们乡下的清凉井水喝得舒畅。

我在心里说:“柳月的理想也太远大了。我们山村怎能与城镇相比呢?家家都建造平顶楼房办得到吗?不过想法是好的。当然作为一个有时代追求的人,我应该去寻找挣钱的路子。先富起来,给村里人树一个榜样。”我说“柳月,你放心,我一定要建好楼房才来接你。”

“今朝哥,我好爱你,你的勇气让我高兴又感动!”柳月依在我身旁,遥看天上的星星。

 

(四)

 

为了谋求发展,在自家那几亩田土里琢磨了许久,也没想出一条快速致富的新路子。思来想去,于是就想到了打工是一条快速致富的好路子。为了给柳月一个尽快的答复——住进新楼房,我提着行李包来到广东打工。经一位朋友介绍,进了家具厂。家具厂里的油漆味呛得我常常作吐。不到半月,我只好自动出厂。像这样进厂出厂,出厂进厂在广东一过就是好几年。我背着行李包四处找厂,可大多数厂家,都招女工不招男工。摸摸腰包还是瘪瘪的,我不禁感叹起来:“别人都说广东有金掏,可我在广东就非常流落,什么苦难都受过。今天我又出了一个厂。出厂的原因是老板经常没日没夜要加班加点,所得的工资与付出相比是那样的微薄。”

我失神的在街上走着,不知不觉走出了城,来到一个鱼塘边,见人们在鱼塘里拉长网网鱼。我我驻足一看,觉得很新奇。鱼网很长,能将一个水域几百米宽的鱼塘全部网过,在家乡从没见过。我看见拉网的人们非常吃力,便走过去帮忙拉网。鱼塘老板见我热心助人很是感动,问我:“年轻人,你是哪里人家?”

我告诉他是湖南江华。他见我背着行李包又问:“你是来广东找工作的吧,愿不愿意在我鱼塘做工?”

“我不懂养鱼技术,在家没养过。”我对老板说。

“我看你很诚实,如果你愿意在我这里干,今日就可以上班了。其它的你别考虑。养鱼技术,我们做老板的懂呢。按我们的饲养方法去做就行了,工资每月三百五。“

我想了想,反正一时也找不到适合的工作,做点工也好,免得自损伙食,于是就答应了。

这个老板人品也不错,每逢节日,总要拿出一些糖果之类的东西来,让我们做事的工人喜庆节日。其实这个老板又算不上什么老板,只请了我和一位叫阿河的广西人,他是开拖拉机的,还带了家属。他的女孩只有三岁,他们一家人住在鱼塘的木棚里。阿河说他也不喜欢渔塘工作,可眼下他是在躲避计划生育,说渔塘人少,僻静。

一段时间后,我和阿河自然就友好了。因为都是打工人嘛!阿河的人品也很纯和,我跟着他学会了开拖拉机。

阿河大部分日子都是去东莞的菜市场拉菜叶(菜场不要的枯黄叶)给鱼吃。而我大部时间就是在塘头地尾割鱼草。这一天阿河照旧去菜场拉菜叶。我割了一担鱼草,挑来鱼塘,由于天气很热,我感到很渴,便想回鱼塘住所喝点水,我走近阿河住的木棚窗下,里面传出阿河妻子急促的呻吟声,那声音像是性感高潮发出的快乐声。我怔了一下,阿河师傅不是出车去拉菜叶了吗?怎么大白天在木棚里干这事。

我猛然间看到木棚弯道里有停放的摩托车,我心里有所明白。木棚里的声音停住,寂静得像一个空棚。我怕是我的脚步声影响了他们,摸摸干燥的舌头,退出了木棚。

我撒草下鱼塘,边撒边思索,老板平时道貌岸然,想不到会做这样的事。说不定阿丽自惹老板呢,也不完全怪老板。阿师傅对她这么好,她还要做越轨之事吗?也许是为了……唉,弄不明白,最好是别猜了。

这时老板骑车来到鱼塘边叫道:“湖南头,回木棚一下。”说后,就走了。

老板看我的眼神那么凶,像主人憎恨小偷一样。我战战兢兢感觉有事要发生。

我回到木棚,老板大声呵斥:“湖南头,你给我滚!”

“凭什么叫我滚?”我大着胆子说了一句。

“叫你滚就滚,我这里容不下你这偷懒之人!”

“我……”我想向他解释,看到他那副凶神恶煞的面目,不说也罢。我从木棚里拿出简单的行李就往外走。只听身后阿丽和老板说话。阿丽大声叫我:“湖南小弟,你还有半月工资没领呢。”

我停了一下,老板走过来塞给我一百二十元钱,没好气地:“钱不少你的,但你给我滚远点,越远越好。否则让我看到你,没有你的好样子。”

我背着行李包,像一个流浪儿行走在街头。我想把此事告诉阿河,因为他是我师傅。可又一想阿河听了一定很伤心。还是别说算了,就算什么事也没发生。

“哒哒哒”阿河驾驶的拖拉机在我身旁停住。说:“湖南弟,哪里去,怎么不在鱼塘干了?”

“我被老板炒鱿鱼了,那份工作不适合我。”

“没有的事,老板经常在我面前夸你,说你是一个做事勤勤垦垦的人,怎么会不要你呢?”

“唉,时间长了,总有令老板不满意的事。”

“说的也是,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我有一位老乡叫阿春在东莞洋洋烟酒销售公司打工。你去找他,叫他帮你忙,他们公司正需要一名司机。”

“我的开车技术不够精湛,能够胜任吗?”

“开慢一点就行了。开车不完全在技术,心情也很重要。稳重一点,不会有事的,记住啊!技术在心哩。”

我来到东莞“洋洋烟酒销售公司”,见一位男子正在搬弄烟酒箱,问:“大哥,阿春在这里上班吗?”

“我就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阿河司机介绍我来找你的。说你们这里正需要一名司机是吗?”

这时老板从里面走出来:“是呀,小林司机请假回家一个礼拜了,听说他想在家创业。自己办公司,他是不会来的了。每日都有电话来催货,急死我了。”他看了看我:“你是不是会开车?”

“会不会,我开着拖拉机,在你公司门前转两圈,你看了满意再说。”我发动拖拉机,在公司前转了好几圈。老板看了拍手叫好:“行了,行了。”老板对阿春,“快装车,西街老板正要货哩。”

我在“洋洋烟酒批发公司”算是遇上了好老板。当初我以为天下老板都是苛刻利害的。可是这位待人厚道和蔼可亲的老板让我改变了我对老板们的重新认识。老板和我足膝谈心,像父辈关心下一代一样,常常把我的婚事挂在心上。我和老板共同谋求公司的利益,共同商讨公司的未来和发展。我这只飞来广东的候鸟,终于得到了温暖。

我提笔写信给柳月寄去,告诉她我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平顶楼房明年就可以屹立在村子东头。

不久便收到柳月回信:

今朝哥,咱俩分别已经有六年了吧,近两年我一直没有收到你的来信。在这些离别的日子里,我想你一定过很艰辛。要不然你怎么不给我写信呢?当我猜想你是不是又有新恋了。思来想去我又证实你不是那样的人,倒是我不是你想像中最好的人。收到你的来信,让我深深理解,明白,你真情的永恒是不变的思念。早知道分别是残酷和痛苦,那样的令人日夜难熬,我不要楼房也罢,直接跟了你也罢。我现在终于知道我的想象是多么的虚无飘渺。甚至恨我当初怎么就不问问自己,是在爱一座无生命的房子,还是在爱一个有生命的你呢?楼房和瓦屋没有什么两样,都是用来遮阳和避雨的。你回来吧,不要在外面流浪飘泊了,别磋跎了青春好时光……

默念柳月的来信,我的心起伏难难平,离别是痛苦,思念更令人心焦。

好心的老板知道我的苦难和辛酸,叫我赶快回乡。他还说,做人啦,什么事都大不过一个情字,情意无价呀。误了生意可以可以重新搛来,误了婚姻就会悔恨终身!

 

(五)

 

我从回乡的客班车一下来,就想去见分别已久的柳月。

我心情激荡地走着,不觉已来到藕塘村前的瓜地边。我抬眼向柳月瓜地看了看,没有柳月。却看见山脚下搭有一间茅棚。一位婷婷袅娜的姑娘走了出来,凭着几年前的记忆,看出她是柳琴。她也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你是今朝哥?”

我说:“是呀,你是琴妹,几年不见,你长成大姑娘了,且像一朵出水芙蓉!”

“看你夸的,这几年你多辛苦了,听姐说,你现在谋了一份比较满意的工作。”

“是呀,好不容易找了一份让我做得安稳的工作,待我把钱积够了,你姐就能住进平顶楼房了。”

“现在平顶楼房她不要了,需要的是你的心。”柳月的婶婶走过来说。

我一看是叔婶,见她的衣着比以前整洁,亮丽多了。且说话温暖人心,知道她的疯毛病已经治好了。亲切的叫了一声:“二婶!”

二婶应着说:“别在外面晒太阳,进茅棚躲躲阳。”

“不经意间我发现柳琴不见了,问:“婶,琴妹哪去了?”

“看你,还真喜欢她,一时不见就牵挂。刚才口渴吃了几瓣瓜,方便去了,女孩子的事嘛……”

“婶,没有的事,我喜欢的是柳月。”

“柳琴也长得漂亮,婶婶说得对吗?”

我笑着点头。这时柳琴来了。二婶说:“我要回去做饭了,你二叔今天去城里卖西瓜,不知道何时才回来。”她看了一下柳琴,“琴琴,守好瓜地哟,让今朝吃了没关系,自己人,可不能让别人乱摘哟!”

柳琴知道二婶在戏说她,对我说:“我婶以前疯病缠身,没谈过恋爱,现在她想把失去的捡回来,今年才二十八岁,青春正旺哩。可惜我叔叔已经五十多岁了,不及她。但她知道我叔叔是个好人,没有把年龄界限放在心里。我叔叔为了给婶婶治好病,拼命地干活,挣钱。好得,现在是改革开放的年代,挣钱的路子也多着,干什么只要你认真的去干,多少总有收获。有了经济收入,就有了生活的根基,我二叔带着婶婶四处求医,终于让我婶婶有了亮丽的人生。”

“这几年我没有干出成绩,我真对不住你姐,她怨过我吗?”

“我姐她……她没有……”柳琴说话吞吞吐吐。

我见柳琴神态异常,预感到发生了什么事。想问,她却先开口:“实不相瞒,我姐已经在四年前嫁人了。”她说后递过一辨西瓜,我用颤抖的手接过西瓜咬了一口,说不出西瓜有啥好滋味。

“我和你姐有过山盟海誓啊,她怎么会变呢?”我的声音在发颤。

柳琴展望了一下山川树木,说:“山盟海誓是什么呢?是两人一时的冲动。忘记了周围纷繁复杂的世界,忘记了山川树木碧波万里,没有两个人在一起美丽而壮观。在事实面前,在残酷面前,山盟海誓就像草叶上滚动的朝露,是那样的不经风吹,是那样的不经阳光灼热!”

我的心很痛,头也感到发晕,云天也在旋转。我用手按住额头,强作镇定。

“你不必难过,为我姐打了几年单身,我姐记着呢。她花了好多的心思,帮你说动了一位姑娘的心。”

“再好的姑娘也比不上你姐!……”

“当然啦,因为想念在你的心里。”柳琴顿了顿说:“几年前,我爹患了肝病,花了好多钱,弟弟又上高中,家中资金紧缺哩。娘亲强行将姐姐许给了一位在城里谋发展的老板崽。我姐当时也不愿答应。可是……可是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呀!”

我听了柳琴的说话,久久没有言语,炎炎的夏季里,我却有一股寒意。

“也许我的姐姐命运不济,我的那位姐夫是一个吃喝嫖赌样样来的花花公子。几年下来响当当的家庭,现在已是一贫如洗。”

我急切地问:“你姐一定很伤心吧!”

“是呀,伤心透了。”

“你带我去看望一下你姐吧!”

“我姐曾经对我说过,叫你不要去找她。她说见了你会更伤心。”稍停,柳琴又说:“一个人往往是生在福中不知福,生在苦难才奔前途。现在我姐夫带着我姐回乡下去了。他说他要从无到有,才知道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

“都是我无能,都是我自己拆散自己。我对不起你姐呀!”我想起以前和柳月在一起欢度的快乐时光再也没有了,心中升起了好多的酸楚和凄凉。

“我姐和你的感情……现在说再多也没用了。还是说我姐关心你的话吧。她昨日来电话说,你回了,马上就来我们这里约定。”

“姑娘也是你们藕塘村的?”我问。

“是呀,我也不留你了,今日你就回去准备。说不定明天要去你家里哩!”

“这么快,我的心还没有定下来。”

“即然有了缘份,就不要错过,珍惜青春呀!”

我听了柳琴的话,心有几多感慨。她已经不是我认识的十二岁守瓜小姑娘。她是一个懂世事、懂人生的才女。我情不自禁地说:“柳妹,你真好,谢谢你的关心,我一辈子都会把你记在心里!”

“但愿你说的话都是真话!”柳琴甜甜地一笑,笑得很开心。

第二天,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奔藕塘村而来。我不知道柳月要介绍的姑娘是否合我心意。走到离瓜地不远时,柳月的二婶从茅棚里走了出来。她一脸笑容,似乎今天的心情很好。我走了过去,亲切地:“婶婶,我昨日从广东乘班车匆忙之间,行李又多没有什么礼品送你,今日我从镇上买了点东西,待会儿送到你家。”

二婶笑着说:“都是自己人,还客气个啥!”

“柳月说帮我介绍女友,她从夫家回了吧……?”

“柳月原本打算亲自出面与你说亲,后来她对我说,让我出面比较合适。听清楚了吗,不是我争着为你做媒,是柳月要我帮你。她舍不得你呀,希望一辈子与你搭上关系。柳月二叔也喜欢你,说你是一个有文化素养的人,还看出你有潜力,有聪明才智。你良好,心细、心真,是值得女孩子信赖的好人。但就是过于精打细算……精打细算的人好啊,是成就家业的榜样!”

“婶,你言重了,我有什么好呢……”

柳月婶朝我扑哧一笑,没有作答。

柳月的二婶也是一个有文化素养的人。是由于生活中家庭困难所遭遇的种种不幸而颠疯所至。世事变幻,真是令人难以想像和无赖。看来,一个人光有想像和目标是不够的,最重要的是把握自己。

我想知道柳月帮我介绍的姑娘叫什么名字,问:“二婶,介绍与我的女子叫什么名?”

二婶用手一指,说:“不用问了,拐过这座小山,就能看见她了,她已经在那里等你好一会了。”

我谢过二婶,向小山走去。拐过小山时,见一位身着红衬衫的姑娘站立在山边桂花树下。我不由一怔:“那件红衬衫不是我和柳月第一次上街买的吗?”我的心一阵悸动,急步走过去。一看,是柳琴。我张开的口,一下子说不出言语来,有好多想说的话塞在了喉头。

柳琴慢慢地抬起头来,绯红的脸上有几分女子难言的羞色。她侧脸遥看远处的景致,霞光穿过云层,射向大地,山川树木一片美丽。

风,微微地吹,似乎也很小气,我涨红发烫的脸,久久没有凉下去。

作者简介:

唐自水,生于70年代,系中国青少年作家协会会员,永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在各类报刊杂志发表过诗歌、小说、散文等,并有多篇作品在省市征文活动中获奖。2009年由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了32万字的小说体影视文学剧本《女人命》,电视专题片《作家唐自水》同年拍出。现供职于永州方正职业技术学校,浪花文学、《方正月报》主编。

联系地址:宁远县方正职业技术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