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唐自水文集
信息搜索
瑶寨酒妹
 
唐自水文集  加入时间:2012/7/14 15:59:00  admin  点击:941

瑶寨酒妹

 

唐自水

读着酒妹的来信,我的心起伏难平,酒妹是我最爱的人。在我爱情故事的章节里,阿青和酒妹丰富了我的人生。

我和阿青年龄同岁,一起长大,一同走出一中的校门。我喜欢爬格子。虽然报酬不多,但走文学之路,是我心的向往与追求。阿青脑海里想着的只是钱。她说跟着爹娘穷怕了,在亲戚朋友面前总是低人一等。在她看来钱是万能,有了钱,人生价值也就得到抬升。

我和阿青都不是富家子弟。童年的我和她常常在一起捉迷藏,踢格子,去水塘里摸螺蛳。童年的时光是美丽的,在童年的记忆里没有男女之分,一切都是天真。

记得有一次,夏日里,我和阿青去水塘里摸螺蛳。为了不弄湿衣服,我们脱光衣服一同在浅水塘里摸螺蛳。她不小心陷进旋涡里,呛了好几口水。我是男孩水性好,迅急潜入旋涡里将她救了出来。她紧紧地抱住我,生怕再陷入旋涡。

从那时起,我俩的心就贴在了一起。随着时光的流逝,慢慢长大,渐渐地友情升华成爱情。

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我俩漫步谈心,阿青真诚地说:“朝哥,将来你当了大作家,你还要不要我呢?”

“你把我想哪去了,我是个对感情不负责的人吗?”

阿青牵着我的手说:“朝哥,你真好!你……你能说一句除了我谁也不娶吗?”

“阿青,你是我最爱的人,除了你我还能娶谁呢?“我脱口而出,以表心态。

“除了你我谁也不嫁,我要爱你到永远!”她将我的手握得更紧。

人世间,人情冷暖,世事变幻。南下打工的阿青,以靓妹的身姿,受到老板的青睐。由员工升为车间主任,由主任升为经理,人生地位达到了辉煌。阿青每每回乡,都是老板小车亲送。

“阿青是老板的小妾。”于是有人说。

“阿青真有两下,连老板也缠上了!”有人讥讽说。

现在的阿青已是一位富姐。而我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淡薄。昔日的海誓山盟,如今已成了谎言。

我和阿青分了手,她有她的向往,我有我的追求。我和她彻底决裂感情,才知道失恋的痛苦。

连日来我的心绪很乱,什么故事也写不成,什么书也看不进,我坐在写字台前常常发呆。

“今朝在家吗?”厅堂里传来谢平的声音。

我走出房间,见了谢平强装笑脸:“谢平老师,你好!欢迎你的来访。”

“别说谦虚话了,咱俩以同学相称最好。”停了停,谢平说:“你的近况我也知道,现已放假,我带你去瑶山玩玩,我在瑶山教过书,交了几个要好的朋友,咱俩去瑶山观光,赏赏心,你看可好?”

“我的心情不好,看什么都没心情。”

“去领略一下瑶山风情,没什么不好。再说瑶妹子的歌谣,你听了心情一定舒畅。”

“我也想收集瑶歌,整理一套民歌专集出来。现在新时代了,还有人兴唱山歌吗?”

“怎么说没有呢,有一位叫酒妹的瑶妹子,歌喉最婉转?”稍停,谢平又说,“山歌能在民间流传千年,必有它自身的意义。山歌能提高人们的文化素质,陶冶情操,释放积怨,放飞爱情!”

“去瑶山观光,听山歌,明日起程!”顿时,我的烦恼少了几分。

为了让我看风光,谢平骑着摩托车,我坐在他的身后。经东田,过务江、进瑶山,一路看风光。一座座峻拔的山峰紧紧相连,一阵阵清脆的鸟叫声回响在山间,一朵朵白云盘山飘游,瑶山好似梦中仙境。看着瑶山美丽的风景,我的心醉了,我忘了我是一个失恋的人。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瑶寨新冲黄海飞家中。她的妻子李娟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又是倒茶,又是摆山果。瑶山人好客的心情,让我感动得不能再感动。

“谢老师,你已有两年没有来了,这次进山,可莫要做客,多玩几天。”李娟看了看我,“这位兄弟……”

谢平连忙接过话说:“他是我的同学,作家协会的。”
这时,村长从门前经过,乐哈哈地:“哟,大作家深入瑶山采访工作,我代表村民向你表示谢意。”

李娟笑容可掬地;“村长,你来得正好,海飞出外忙事未回,请你帮我陪陪两位客人,我去厨房弄餐。”
“村长,我这位同学叫今朝,他想把你们这里的瑶歌收集起来,编一套瑶歌专集。”

村长接过谢平的话:“我们瑶山谁不会唱山歌?这件事易办、易办。”

“听说酒妹的山歌唱得最好,现在她可嫁人了?”我问村长。

“你们来得还正是时候,她在县城打工,前几天刚归来?”李娟从里屋走出来答道。

我心想,这次进山还真有奇缘,于是说:“娟嫂,请你叫酒妹过来,我想会会这位瑶山歌手。”我见酒妹心切。

“行,你们稍等,我去叫她来。”李娟说后,出门而去。

不多时,李娟领着酒妹来到。

村长对酒妹说:“酒妹,大作家找你,你交好运了。”

“未曾见过面,找我何事?”酒妹问。

“我想……我想听你唱山歌。”酒妹貌若天仙,我的心在激烈地跳动。

“作家也爱山歌,咱俩来一段?”

“我是搞文艺创作的,我喜爱山歌,但我不会唱,望你见谅。”

“酒妹,过来帮我弄午餐,快一点钟了,客人们一定饿了。”李娟在厨房门口叫道。酒妹走了过去,帮忙弄餐。

过了一些时刻,午餐做好了,大家一同进餐。瑶山人大多能喝酒,女性也有喝酒能将,酒妹就是一个能喝的人。瑶山人好客,左邻右舍的人过来陪酒,他们轮番向我俩敬酒。谢平酒量好,可我不行,感到头脑发热、胀痛。酒妹看到我有些酒意,替我喝了好几杯。我非常感激她,心里说:“酒妹,人好心好,是我平生难遇的人。”

“酒妹,你一定爱上作家了吧。”有人说道。

“我是爱上他了,你们忌妒吗?”酒妹说得大家答不上话来。

喝进肚中的酒在发作,如烈火烧遍全身,我眼前一片朦胧,失去了知觉。

待我醒来,已是夜雾朦朦。酒妹进了房,拉亮电灯。我不由自主地说了一句:“我怎么睡在这里?”

“你醉倒了,是我背你过来的。”酒妹无拘无束地说。

“你背我过来,不怕被人笑话?”

“我们瑶山人没有山外人那么拘束,你也别见怪,好比在自家一样,随便一点。”酒妹阿爹进房说。

“大叔,我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要说麻烦,进屋就是一家人。”他转脸对酒妹,“葱花汤可做好了?”

“做好了。”酒妹对我说,“大作家,我去端来给你喝。”

“别叫我大作家,我叫今朝,今天的“今”,朝霞的“朝”。”

“今朝这个名字好听,以后我就叫你朝哥了。”

“叫我朝哥也行,看上去你比我小嘛!”看到他们对我的亲切,我感到有一种家的温暖。

第二天早上,我去娟嫂家找谢平。娟嫂说:“谢平老师被几位姑娘邀去喝茶了。山里妹子挺喜欢你们外来后生,特别是像你们这样的知识分子。”

这时,酒妹来到说:“朝哥,咱们上山去游玩,赏心去。”

“我们山里的妹子就是这么热情。”海飞走出门来说。

“海飞哥,出外忙事回来了。”

“咱俩从未见过面,你怎么知道我就是海飞?”

“我看过你的照片。”我对他说。

酒妹拉了我一把:“朝哥,咱俩走吧。”

大姑娘在人家面前拉拉扯扯,我有点不自然。

“我们山里人就是这么纯朴,别不好意思。”海飞对我说。

酒妹带我游山看风景。还给我讲了天鹅石、荷花池的美丽传说。

这时,对面山传来男子们的山歌:

日头落岭岭落阴,

山根脚下井水清。

井水有出没有进

连妹有嘴她不鸣。

酒妹答唱:

杏树开花球打球,

哪个年轻不风流。

哪有情哥不恋妹,

哪有灯芯不吸油。

男子唱:

山歌越唱越心开,

井水越挑越有来。

哥哥走了桃花运,

东南西北遇花开。

酒妹唱:

唱得好来唱得乖,

唱得芙蓉朵朵开。

十朵芙蓉开九朵,

留朵芙蓉给妹开。

……

一连几天,我和酒妹开心度日,她将我当作相投郎君,我也把她当作相爱的恋人。

这天,村长请我和谢平去他家吃饭。村长的女儿阿慧对我们百般殷勤。又是倒酒,又是夹菜,时不时朝我微笑一下。

席间,阿慧娘对我说;“今朝作家,听谢老师说,你打算找一位瑶山妹子陪伴终生?”

“是呀,我有这个想法,因为,我喜欢瑶山的风景,喜欢瑶山妹子的纯朴。”

“你和酒妹在一起,不怕别人笑吗?”

“酒妹人品好,心细情,且山歌唱得动听。”我的心有点激动。

“想必你还不知道酒妹的底细吧。她这几年都在酒店干过,由于她酒量好,老板聘请她为陪酒专员……你们这些知识分子是很讲究这些的。到那时,苦了她,也苦了你,我是为你好,才提醒你。”

村长接过话:“老婆子呀,你咋管这么宽,大作家喜欢的姑娘,你就别插杆子,难道他没有我们山里人的择偶水平吗!”村长说的话在某种程度上不含真意。

我心里不禁一颤:“酒妹是‘酒家女’,与阿青一样是个放荡的人。”炎热的夏季里,我心中却有一股寒意。这些事情要是日后传出去,我的脸儿往哪放。

谢平见我的脸色不对劲,说:“一没提亲,二没定亲,怕什么呢?来,喝酒!”

村长见我酒碗里的酒还剩少许,对阿慧说:“给作家倒酒。”

阿慧妩媚地一笑,给我倒酒。

傍晚,酒妹来找我:“我阿爹今天夹了一只野兔,去我家吃晚饭吧,野兔肉可好吃啦!”
“我今天中午喝多了,还是别去了,去了,你爹一定又要我喝酒。你来得正好,今晚我在村长家住一宿,明天就回家,出来好几天,也该归家了。”

酒妹似乎听出我的言辞不够亲切,心情沮丧地走了。

其实,阿慧娘已托人过话对酒妹说过:“不该强求的事,不要强求,到时候栽跟头的还是你。”

酒妹是不相信我会听别人的话,才来邀我的。酒妹知道自己的心是圣洁的。

当晚,她把我从村长家叫出,约我出去走走,谈谈心。我极不情愿再同她谈话。装着没劲的样子,想转进村长的家门。我的手被酒妹的手牢牢地牵住。她不由分说,拉着我跟她走。我第一次发现,女子有这样出奇大的力气,拗不过她,只好跟着她来到山寨外的溪水边,在一块石头上坐下。

今晚的月光还算明亮,她能看清我的脸庞,我能看清她的忧伤。

“你说我哪儿不好?拒绝我的情意。”她两眼直看我说。

“我没有说你的不是,真的。”

“你说了。”

“我没有啊。”刚才我已领略了她的一股蛮劲,像我这样文弱的人,一定是她的羔羊,我的心胆怯起来。

酒妹没有我想的那么厉害,她“呜”地一声轻哭起来,含泪道:“是你伤了我的心,我全身心的对你好,你却轻信别人。我们瑶山人在言行上有点随随便便,但心是圣洁的。”

看到她伤心流泪,我的心也软下来:“酒妹,我对不起你……我不是你想像中最好的人,你骂我吧,最好给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没有别人想像中那样坏,是在酒店打过工,但我从未做过有损贞洁的事。上个月有位来住店的大老板愿出一笔钱买我的贞洁,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酒店老板说我不适合做酒店服务员的工作,另择新就吧。老板娘还提出扣我的奖金。我走出门时,老板娘追上来对我说,你在我店打工的日子里,真诚、热情的服务态度也给我们酒店增添了许多光彩。这笔奖金还得应该给你。”

霎时,酒妹的形象在我面前高大起来。可我一时又说不上什么安慰的话。酒妹接着又说:“如果你还不信,今晚……”

这么好的姑娘,我差点失去,我紧紧握住她的手,深情地说:“别说了,你的心情我理解,真情话放在心间吧,酒妹!”

“我以前叫水妹,酒妹这个名字,我一点也不喜欢。”

“不喜欢,就去掉吧。”

“一个被人叫惯了,叫熟了的名字,能说去掉就去掉吗?我也是苦难里长大的人,七岁那年,就没了娘。爹爹爱喝酒,因为瑶山人每天都要翻山越岭,干的都是力气活,不喝几碗酒,就没有烈劲,常常蒸酒给爹喝,蒸酒是少不了要品尝,尝酒的日子多了,自然也就能喝酒了。不瞒你说,在咱山寨,不少男子与我对酒,也甘拜下风。因此,人们都叫我‘酒妹’,酒妹的名字就是这样得来的。”

这天晚上,我俩谈得很透彻,很知心。为了不让村长扫兴,不让酒妹伤心,我在海飞家过宿。

第二天早上,我兴高采烈来到酒妹家中,想不到酒妹已离家出走。

我急切地问酒妹阿爹:“大叔,你告诉我,酒妹,去了哪里?”

“她没告诉我去了哪里。”

“这不可能,昨晚我俩还说得好好的,她不会这样无情。”

“她说她没有福份和你在一起。”
“哪能这样说呢?我太爱她了,一刻也不愿失去她。”

“她还说你不信任她,你不喜欢她。”

“不,她不会这样说,我不相信。”

“她是这样说的,她还留下一封信。”酒妹阿爹转进房间,拿出折叠精致的纸条。

我接过折叠的纸条一看,上面只有五个歪歪扭扭的字:我配不上你。

“不,我要找到你,不管你走到天涯海角!”我狂奔在酒妹门前的山弯道上。

我和酒妹一别就是好几年,一直都没找到她,多次去新冲找她爹,她爹也只是说:“收到酒妹寄回的钱,但不知道她的详细地址。因为她四处飘泊打工,没有一个安定的家。”

我在广东寻找她,偶然在一家市报上,看到一篇文章的题目:《酒妹》。再一看,作者也是酒妹,像这样以自己名字为题的文章确实少见。文章是篇叙事散文,写得很好,写她四处漂泊打工的心路历程,在苦难中还怀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我连忙去报社了解作者的具体情况,可报社所记地址不是作者的详细地址,只注明原籍江华。

我在痴痴的盼望中,终于收到酒妹的来信,往下看寄件地址,广东阳江。地址虽不详,我还是迫不及待地拆开信封,默念起来:

……朝哥,你为什么这样傻呢?喜欢你的女子有的是,我有什么好,让你苦苦等待。听我爹说,你拒绝了阿慧送给你的定情物。这是你自己选择的,日后,别把事情牵扯于我。爹还说,你替我敬了孝心常常去看望他。费了不少心血,我很感激你。作为男子要比女子心胸开阔,不要把心思集中在个人生活的小圈子里。你应该发挥你的理想,像一只搏击长空的雄鹰。翱翔在广阔的天际里,放眼世界、放眼未来……

酒妹写于八月十五中秋月夜

看着酒妹的来信,我的心像大海奔腾,我心中的酒妹你在哪里?千万别让我等到白头,我真的好想好想你。一次又一次的栖息瑶山,我的灵魂已留在了瑶山。瑶山人纯情、直朴的自然风格,让我思念到永远。

如今的酒妹已不是一只山鸡,她是一只凤凰,飞出了山外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