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唐自水文集
信息搜索
难忘的时光
 
唐自水文集  加入时间:2012/7/14 15:55:00  admin  点击:1069

难忘的时光

 

◎唐自水

人生易光,时光难忘。岁月易去,却磨不去我心头的苦难和辛酸。撕下日历,倒寻而个意义深刻的日子,擦去热泪回味那一份份令人振奋的温暖。

去年1119日早上8点钟,县作协副主席郑万生打来电话说:“今天电视台摄制组要求去你家,别外出了,在家等候。”我将消息告知妻子,妻子很兴奋,但她一下子沉默起来。她瞬间的异常表情刺痛了我的神经。我知道妻子的心思是没有什么象样的荤菜招待客人。人家是新闻工作者,且不轻意来一回,是要有个好回应。于是我说:“珍,你看弄点什么菜好呢?”她说:“看什看,今天是逢集日,赶快去镇上买菜吧,咱们乡下人,比不上城里,弄几个乡土菜算了。”我匆忙骑上那辆糊涂车(难发电,款式老的摩托车)直奔小镇。

在菜市场穿梭一阵,手机响了,张副台长在电话里告诉我,说摄制组马上就到。我忙将买好的菜扎上摩托车。迅急回家。回家后,一会儿,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张庆副台长、叶青青记者、文小清制作员、县文联领导张德銮、作协领导郑万生,财政局领导周建波,统战部领导何维福,交警大队宣传科的黎实以及桥铺镇宣传部长周明等有关人士来到家门前。我对他们的大驾光临,心里百感交集,心潮澎湃, 口中发出爽朗的笑声。张副台长将这一动人场景拍入记录片中。妻子忙将烧好的热开水用碗一一斟上,嘴里一个劲地表歉意:“没什么招待,没买茶叶……”有位领导接说了一句:“白开水好喝纯净。”各位来宾坐下后,一会儿便打起寒颤来。因天气较冷他们一个个双脚扭动,像摇滚舞似的摇摆起来。我的家庭条件也太差了,木炭烤火炉都没有。我歉意地说:“各位领导真对不起,来我家受苦了!”后出门去找火炉。细心的张副台长跟着我一路拍摄。我有点尷尬对他说:“张台,你就不要跟着我了,我一会儿就回。”张庆说:“没事你忙你的,我在拍生活实景”。

我从别人那里借回火炉时,我的堂弟兄和好邻给我送来了木炭和红木椅子。看着刚刚燃起的木炭火,崭新的高背木椅,我的脸儿涨得通红,一股热泪夺眶而出,千言万语难已诉说一个农民作家的苦难和艰辛。这一令人难忘的一幕,已被电视台摄制组的工作人员刻录在心。

站立门前,目视勤俭节约建造的矮房和破顶的火房棚子与邻居装修华丽的楼房相比,心里禁不住涌起一阵阵酸楚。问心自己:自水啊,自水你为了文学之路失去得太多太多了,你是不是在寻找一种华丽的清高,可取吗?

我把文学之路看得太重要了,甚至不顾一切地去追求。常常放下手中活儿去民间收集资料(素材)。为了写好书中的情节故事,四处寻找和拜访拥有专业知识的人。可是现实是残醋的,农民作家是最清贫的。我的子女上学交不起学费,是常有的事。身为我的子女也和我一样受苦受累受鄙夷。村里不少人說我脑筋有问题,可能有点神经。看着别人的现实状况,听着别人的闲言碎语,妻子很难容忍我舞文弄墨。她一气之下 ,将我的所有辅导资料、书稿和获奖证书一并烧了。我从外面做事回来看见,发疯般地大吼:“你想死啦,怎么能烧这些有用的东西!”看见火堆中几本半烧尽的文学教材和书稿,想把它弄出来。妻子愤然地说:“如果你不让我烧,那就只有一条路——离婚!”我最怕的事就是妻子说离婚,因为家境不好,好不容易才取上一个妻子。万般无奈地顺应她:“你烧吧,尽情地烧吧,只要你不离婚。”说后痛心的泪水簌簌落下。妻子温和地对我说:“希望你不要再写了 ,现实一点好吗?得不到的东西,何必强求呢?”妻子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很难过。

一段时间过后,我又悄悄从书店买回来一些有关文学创作方面的书籍。趁妻子在家操持家务,我去田间地头做事时,将书带出,边做事边学习。一天晚上,妻子问我:“你又买了写作书是吗 ?”我忙说:“没有……”她注视了我一下说:“你别骗我了,买了就买了,我是不会再烧你的书稿了,烧得了你的书稿,烧不了你热爱创作的心。”听了妻子的言语,心里禁不住涌起一阵酸楚,我鼓足勇气说:“珍,你支持我吧 ,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一位学者说过:“胜利的鲜花,总是为拼博的勇士而开放。”历尽坎坷,克服重重困难,终于看到了前程 的锦秀。

一阵热闹的喜笑声,打消了我的思绪,侧脸一看不远处,许多人聚集来看新奇。有人说:“咱村出作家啦,上电视啦,村子里多少年来,就没出现过这样的人才,大文毫啊 !”一位老干部说:“这样的人,我早就看出来了,是个有出息的人。”人们一个个咋舌称赞:“了得,了得!”我忙走过去,一一上烟,对他们来道贺的心情,表示深切的感谢。

这件事,虽然已经过去了,但那一幕幕浓缩我人生苦辣酸甜的图画,总在我脑海里时隐时现。打开窗户,遥望远景,寄情于秀水青山。抓住今天,把握明天,放飞美好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