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张泽槐文集《永州史话》
信息搜索
第十六章国民党统治的崩溃与永州人民的解放(二)
 
《永州史话》  加入时间:2012/7/5 17:36:00  admin  点击:3722

第三节 黄土铺围歼战

 

1949421,毛泽东和朱德向中国人民解放军下达渡江作战的命令,百万雄师分三路渡江作战。国民党的长江防线顷刻崩溃。423,南京解放,统治中国达22年之久的国民党政权覆灭。此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各个战场上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追歼国民党残余军队。

  19498月,驻守在湖南的国民党华中军政长官公署长官白崇禧,将从武汉败退入湘的桂系部队11个军、26个师,共20万余人,退至以衡阳、宝庆(今邵阳市)为中心的湘南地区,重点布防于衡(阳)宝(庆)公路和粤汉铁路沿线,企图阻止中国人民解放军南进。

  9月中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根据中央军委的作战命令,集中58个师共54万余人,分3路大军向华南挺进。担任中路军的解放军四野第十二兵团和二野第十八军,分东西两线夹击,正面重点突破,迅速攻占衡宝一线,逼近白军腹地。

  107日零时,白崇禧见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军压境,立即改变既定计划,一面收缩兵力,退守零陵、东安、道县和新田一带;一面调主力一部去武冈,阻击东进的人民解放军,以掩护正面部队撤退。当日5时,第一野战军获悉白部全线撤退后,立即命令第一三五师师长丁盛“坚决截击南逃之敌,阻敌于文明铺东北地区”。同时,命令中路军全线追击,西路军速占武冈。中路军主力按照上级预定的任务和位置,沿湘桂铁路向南追击;第一三六师由耒阳向常宁、祁阳进攻;第十八军占领郴州高亭司后,向永州进军。9日拂晓,楔入敌后的一三五师占领官家咀阵地,中午发现大股白部南逃,边向上级报告,边组织火力截击。第四○四团在祁阳黄土铺北侧,截住白部一七二师。第一一九师日夜兼程,24小时行军160华里,一举抢占铁塘桥,堵住白部南逃去路。第四十军追至黄土铺,截断白部西南退路。第四十五军主力和一四六师从北向南推进,把白部第七军、第四十八军钳制在黄土铺周围。至此,南撤的白部第七军一七一师、一九二师和第四十军一七六师、一三八师共4个精锐师,除第一三八师师部带1个团乘隙逃窜外,全部被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中路军合围于祁阳黄土铺地区。

  109日下午,被合围的白部4个师倾全力突围,均告失败。在茅草坪,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一九师一三五团打退白部的18次冲锋,但自己也付出了巨大牺牲。下午4时,战斗更加激烈。一三五师四○五团直捣设在杉木冲的白部第七军军部,军直属警卫营、工兵营等猛烈反击。激战到8时,攻占第七军军部,歼敌1200余名。

  101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以7个师兵力向白部发起总攻。解放军第一三四师、一四六师、一五八师并肩由北向南进击。下午1时,解放军一三四师与严家庙以南之白部第一七六师发生激战;第一四六师攻占铜锣坪、界岭等地,于下午4时进至江家冲,突破白部第一七六师的防御,第一五八师夺取珠桥白部阵地后,又协同一三四师向严家庙进攻,使白部第一七六师防线全面崩溃。解放军第一二一师向占领鹿门前之白部第一二七师展开攻击,经过5个小时激战,全歼一二七师师部及两个团。担负由东向西攻击任务的解放军第四十军第一一八师、一一九师、一二○师,摧垮白部东、南两面防线,被围白部大部被歼,残部趁雨夜逃窜,解放军冒雨搜索追击。到1011日上午,白崇禧第七军和4个精税师共298万人被歼,并俘获白部第七军副军长凌云上以及师级军官8人。

  在黄土铺战役期间,当地群众在周穆琛(国民党起义少将)、萧德钦(教师)带领下,成立祁阳县黄土铺支前委员会,为解放军筹措大米2160吨,柴草5000多吨,供给副食,输送向导,护送伤员,掩埋烈士遗体,维护社会秩序,为黄土铺战役的胜利发挥了一定作用,也进一步密切了军民关系。

  黄土铺战役是整个衡宝战役中的一次重要战役。这次战役全歼白崇禧4个精锐师,是对号称“小诸葛”的白崇禧的一次沉重打击。同时,这次战役为永州全境的解放创造了条件,也为解放军进军两广和海南铺平了道路。

 

 

第四节 永州全境的解放

 

衡宝战役胜利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和二野的大部继续追歼白崇禧的部队,还有一部解放湘南各县。1949109日至12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当地游击队的配合下,先后解放了永州各县。从此,国民党在永州的统治宣告终结。

祁阳的解放194910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一二○师在共产党地方武装的配合下,解放了祁阳县城。

新田的解放 1949109日下午,解放军二野第一五六团50多名侦察兵化装为铁路工人,随国民党军队伤员进入新田县城。晚上11时,一五六团将县城团团围住,零点发出攻城信号。担任主攻任务的第三营从南北两门发起进攻,潜伏城内的侦察兵将县政府职员全部扣押,并切断全部电线。解放军在机枪掩护下,迅速占领虎头岭上的碉堡,然后进攻北正街、南正街。城内守敌除县长余定华、主任秘书张履和警察局长谢坤等人逃脱外,其余都缴械投降。1010日,新田县宣布解放。零陵的解放19491021日,在游击队的配合下,解放军一二○师解放了零陵县城。

东安的解放 19491021日,解放军第四十一军四一○团解放东安县城。

江华的解放 1949115日,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大兵压境的形势下,在中共地下工作人员的策动下,江华县实现和平解放。

曹茂琮起义与道县和平解放 曹茂琮,字奉譬,新田县三井人。1923年,考入唐生智创办的衡阳军官讲习所,后转入南宁军官学校高级班。北伐战争中升营长、团长。抗日战争时期,曹茂琮先后任皖东区司令官、第十战区长官部高参。19496月,白崇禧自武汉退驻长沙,电召寓居衡阳的曹茂琮到长沙,拟任他为衡阳警备司令,他没同意。后来,白崇禧又以永州专员兼湘桂边区“清剿”指挥官的职务相商。正当他犹豫不决时,唐生明派人对他说,孟公(唐生智)已与共产党取得联系,将在湖南起义,力主他接受新职。第二天,他接受白崇禧的任命为新七军军长兼第一师师长、永州专员兼湘桂边区“清剿”指挥官。到任后,立即与唐生智密商应付时局大计。长沙和平解放后,曹茂琮决定着手起义。他将新七军3个师分散到山区,以避免冲突,保存实力。同时,改派部分县长、田粮处长和警察局长,并派人到各县拨粮卖谷,以备军需。他还抽调所属各县党、政、军要员到永州集训,平时进行个别谈心,结业时歃血明志。9月,白崇禧要曹茂琮将眷属移住桂林,实质上是对曹茂琮不放心,将其家属到桂林去当人质,遭到拒绝。10月初,衡宝战役开始,扼守衡阳的白崇禧部队全面溃退。当时,白部一二六军驻扎在冷水滩,军长张湘泽经常到永州监视曹茂琮。曹茂琮考虑到自己在永州仅凭几个直属部队势力不能与张湘泽抗衡,决定将司令部迁至道县,并密电被白崇禧调到武冈的第二师,要师长段政火速率师回道县。1949111日,曹茂琮在道县率部起义。116日,县长蒋贤辅与部分开明绅士决定通电起义,10日贴出起义布告,宣布道县接受和平解放。11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军四○一团进入道县县城,宣布道县和平解放。

欧冠起义与宁远和平解放 欧冠,号天爵、天觉,宁远梅岗人。1907年考入蔡锷办的广西陆军干部学堂。毕业后,先后担任陆军第五师排长、连长,湘军贺贵严部营长,团长,新田、桂阳县长。1930年,调任8县(零陵、祁阳、东安、宁远、阳明、道县、江华、新田)团防指挥兼阳明县长,全力围剿周文领导的阳明山农民武装,将周文部3000余人全部“剿灭”,连俘虏也不放生,仅在石家洞、荒塘之间的山沟里就用机枪杀害800多名俘虏。连小孩听到欧冠的名字都不敢啼哭。1933年,欧冠升任郴州保安司令兼郴、宜两县绥靖主任后,因扫荡游击队有功,于1936年当选“国大”代表。19447月,欧冠任永州专员。1948年出任衡阳市市长兼警备司令。1949年元月,蒋伏生纠集黄埔系在湘军官,强行拆毁黄汉英的民房,激起市民公愤。欧冠立即电请省主席程潜,枪杀3名军官(其中1名少将)。蒋伏生率5万军队要挟,程潜为息事宁人,只好将欧冠撤职,由蒋伏生取而代之。194984日,程潜、陈明仁起义,长沙和平解放。88日,国民党广州政府加封欧冠为湘南行署主任,但欧冠的思想已开始产生波动。他深感国民党大势已去,若逃往广西或香港、台湾,蒋伏生必定不会放过他。同时,又悔恨自己罪孽深重,“在国民党统治下做了二十多年刽子手……扪心自问,虽万死不足以偿还这些血债”,共产党和老百姓能不能原谅自己?正当他彷徨苦闷、举棋不定之际,中共地下工作人员于10月下旬对他反复疏导,明确共产党对起义人员的宽大政策,使他逐渐消除疑虑,决定起义。115日,他通电湘南27县市起义,表示“接受人民政府领导,拥护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实行新民主主义”。1111日,又发表《告湘保二、三师全体军官及宁远人民书》,重申起义的重大意义及注意事项,告诫大家“要绝对相信人民政府,绝对服从整编,不可存丝毫反抗心理”。1114日下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九军一六二师四八六团进驻宁远城郊北门乐家、逍遥岩、桐子山一带。1115日,柳博祯、杨文正率南下工作团进驻城北欧家村。1116日,南下工作团杨文正、湖南省军区代表蒋澍、高参成铁侠、四八六团团长高书官到城内欧冠住所,与欧冠、郑北昌、李正甫等人谈判接管宁远政权事宜,达成协议。1117日凌晨,宁远县城由解放军接管站岗,中共宁远县委及人民政府成员100余人,进驻国民党宁远县政府机关。宁远县人民政府第一任县长杨文正发出第一号布告,宣告宁远县和平解放。

永明的解放 衡宝战役后,白崇禧败退广西,委派永明籍国民党军官周恭回到永明县,收罗国民党残余和土匪300余人枪,组织“反共救国军”第十一纵队,与都庞岭守备区联合,抵抗中国人民解放军。10月中旬,共产党员蒋志文从长沙回永明,做争取和平解放的工作。116日,国民党新七军四师师长卢望屿、永明县长谢绍元、县参议长蒲狄村、县自卫总队副总队长刘俊,在道县随曹茂琮通电起义,周恭流窜到湘桂边境源口山区一带。与此同时,陈平裘受白崇禧委派,携带枪支弹药进入源口,与周恭会合组建“湘桂粤反共救国军”第十二军,陈为军长,委周恭为独立师师长。1116日,逃到桂林的国民党永明县党部书记唐皇,受逃至桂林的国民党湖南省长黄杰委派,回永明源口成立永明县政府,与盘踞源口的陈平裘、周恭联合,作垂死挣扎。1120日,中共永明县委、县人民政府共74人及30名武装警卫,由蒋志文、周杨林(国光)当向导,进入永明上江圩宿营。翌日,进驻永明县城,永明和平解放。1123日,陈平裘趁中共桃川区委干部到县里开会,联合广西黄光寿等,集结1000余人袭击桃川区人民政府,被击退。126日,陈平裘又率部窜入桃川,烧杀掳掠。12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九军一六二师四八六团二营营长王守业率两个连,从宁远急行军赶到桃川、粗石江,俘敌74名,缴枪70支、子弹1万余发。陈平裘等逃窜广西境内。至此,永明县全境解放。

解放蓝山的战斗 194910月,衡宝战役结束后,湘南地区大多数县得到解放。国民党军队南逃残部,按照白崇禧的部署,企图以华阴山为中心,把地处湘粤边陲山多地险的蓝山县作为“反攻复兴”的基地。当时,盘踞蓝山的国民党残部有:交警总局东南办事处,简称交警,王春晖为中将主任,指挥部驻沙溪,其直属队、二总队、十七总队共7000余人驻蓝山毛俊、田心和临武芦家墟一带;交警二旅及四总队、十八总队共2000余人驻蓝山石矾、太平墟、詹家坊及嘉禾塘村圩一带。中将司令谢声溢指挥的“湘南纵队”2000余人,司令部驻县城,两个支队驻竹管寺、楠木桥、大水坪。保安师1000余人,师部驻县城,1个团驻岭脚。县自卫队7个中队、460余人驻县城。上述国民党武装共达13万余人。1110日,在蓝山县城召开“湘南军政联席会议”,成立以谢声溢为主任委员的“湘南军政委员会”,加紧扩充队伍,抢修工事,重新部署兵力,伺机反攻。

  针对上述情况,中国人民解放军湘南剿匪指挥部调集2万多兵力,分3路进军,展开了“解放蓝山之战”。担任东路包围的郴州军分区第四九三团和四九五团的一个营,由郴县、宜章出发,进入蓝山、临武交界的南镇、鸬鸪坪一带,严密封锁华阴山东南部,切断国民党残部东逃之路。担任西路包围的第一三七师,从道县出发,经江华,翻越九疑山万寿峰、大洪岭,进入蓝山万年桥、南风坳一带,与东路部队会合,完全封锁九疑山、华阴山两大山区,切断国民党残部东南、西南退路。同时,零陵军分区第四八六团由永州出发,经道县、宁远进入蓝山楠木桥一带阻击。担任中路主攻的第一三六师,从祁阳金兰桥出发,于124日到达新田桥下洞、宁远柏万城一带,旋即以团为单位,分3路向蓝山华阴山区奔袭,沿途打退国民党残部的4次阻击,行程100余公里,于125日包围蓝山县城。固守县城的“湘南纵队”、“保安一师”和县自卫队,兵力重点部署北门。攻城的解放军四○七团则佯攻北门,主攻南门,兼攻东门。该团第一营副营长陈子良和第三连连长许满田,在炮火掩护下,率领战士以快速动作搭人梯越过城墙,击溃两侧守敌,迅速攻占南门。接着,第二、三营也攻占北门和东门。3个营会合后,经过30分钟激战,全歼“湘南纵队司令部警卫营”,俘少将副司令以下1300余人,解放了蓝山县城。“湘南纵队”司令谢声溢潜逃城外,被零陵军分区第四八六团抓获。

  蓝山县城解放后,解放军乘胜进击,四面合围,把交警主力第十七总队和第二、四、十四总队残部及“保安一师”两个团,压迫在毛俊、浆洞与文昌坪之间的狭小地区。交警第十四总队一部、第十八总队残部和第二旅,被分割包围在塘村圩与太平圩之间。“湘南纵队”4个支队被围困在竹管寺地区。“保安一师”第十团龟缩在岭脚一带,成为瓮中之鳖。126日,解放军各路部队发起攻击。第四○六团以两个营的兵力,于当日凌晨直插毛俊地区,第一营突袭洋田,全歼交警特工中队后进攻沙溪,与埋伏村外的交警第十四总队一部战斗至黄昏,俘获交警1个中队,余部全歼;第三营在四○七团协同下,直捣毛俊的交警总指挥部,击溃第十七总队、第二总队残部和保安一师一部,俘敌110余人。第四○八团在田心铺、南湾一带,截击由毛俊突围的交警第二、四、十四总队一部,歼敌700余人。第一三六师指挥所及师直属队,于12614时抵火田渡、排下洞时,发现交警第十八总队第八中队西逃,当即组织预设前伏哨阻击,俘中队长以下130余人。零陵军分区第四八六团在竹管寺争取“湘南纵队”第一、二、六支队共1200余人投诚。防守大头坪的交警第二总队400余人,被郴州军分区第四九三团全部俘获。龟缩在岭脚的“保安一师”第十团300余人,被一三七师四一一团歼灭。6日晚间,王春晖见指挥系统失灵,主力大部被歼,率残部3000多人由毛俊东北突围,沿华阴山之北往临武方向逃窜,后在郴州被解放军歼灭。王春晖化装商人潜逃,后在湘潭易家湾被捉。

  经过一天激战,国民党南逃残部的有生力量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歼灭。溃散蓝山境内的残部则四处逃窜。从127日起,解放军各部开展搜索追击。第一三七师和连江支队第七团在浆洞天鹅寨、南风坳一带,追击从毛俊突围的交警第二、十四总队和“保安一师”残部。经过6天追击,俘少将总队长李治民以下2272人。在詹家坊一带,解放军第四○七团把军事打击与政治攻势相结合,迫使少将总队长王瑞文率交警第十八总队残部1000余人投降。交警第十八总队第四中队,在洪观墟被解放军一三六师警卫营和零陵军分区四八六团歼灭。第一三六团侦察参谋宋文宗,带领10余名侦察兵和1名司号员,与溃逃的交警第十四总队第二大队遭遇,虚张声势,迫使大队长刘定国率残部225人投降。128日,“湘南纵队”300余人在杨家洞被解放军四○七团二营歼灭。“湘南纵队”第十七总队第三大队残部228人,在朱家铺一带被解放军四○八团第六连俘获。129日,解放军四○六团二营教导员刘云飞带领两个连的兵力,协同四○八团第一营,在南岭山迫使交警第十八总队残部投降。接着,经过3天日夜追击,在正宜墟包围交警第二旅残部,少将旅长邹用元以下450人被俘。到1215日止,解放蓝山之战胜利结束,共歼国民党残部12万多人,缴获轻重武器7000余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