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盘树高作品集
信息搜索
(盘树高)花桥之缘
 
盘树高作品集  加入时间:2012/3/23 16:19:00  admin  点击:1724

在湖南永州市北边有个地方很特别,同一个名,同一涧水,同一条街,同说方言,但分属两县。这里就是拥有厚重历史的古镇——花桥。

 

 

 
花桥之缘
盘树高
世上有许多巧事,比如千里姻缘一线牵,说的是夫妻婚配是命中注定。
而说起永州有两个乡镇同时叫花桥,你一定不太相信;而恰好这两个花桥镇仅一街、一房、一桥或者一人之分,你就更不会相信了;但让你更难以想象的是,这两个花桥镇上百年来,就像一镇,相安无事,繁荣发展,老百姓相互见面打招呼说:“欢迎你到我们冷水滩来玩玩;”“欢迎你们到我们东安县来耍耍,让人费解不已”。
这两个镇合用两条南北方向的街,一条是具有历史底蕴,出了许多名人的老街,一条是湘南小镇经济十分繁荣的商业街;从东安县花桥镇镇政府大门口出来,是一条东西方向的街道,它就是两个花桥的界线,北边的是东安县花桥镇的地盘,南边是冷水滩花桥街镇的辖区(1981年因避免与东安县“花桥”同名,在花桥后面加了“街”字)。
我与花桥很有缘,1996年我在东安县石期市镇隆兴村开展建整扶贫时,曾来过花桥几次;因花桥赶社方圆几十公里的老百姓都要来,我们是由县委组织部组织来学习考察的。
那时的花桥赶社远比现在的人多,可以说热闹几百倍,三里三分长的街道,全部是前来赶社的人流,水泄不通,还流传一句:有腰子痛的(指腰背有些驼的人),只要来赶社,保证把你挤好了。
当时,自己刚刚参加工作,年幼无知,只是看了看热闹,挤过人群,在镇政府吃完中饭就离开了,没有留下太多的印象,也没有刻意去了解这已延续有百年的赶社盛事。
事隔13年后的2009年,我被市委组织部和院党组调任东安县委政法委挂职锻炼。政法委的联系单位在大盛,刘红安书记(时任)安排我代表他,带领委里的同志经常去大盛联系工作,处理事情。
因大盛是东安县的最北面,与花桥、南镇成三角形位置,东安人都称这三个镇为“东北三省”。
从花桥往西北面走40多公里是大盛,往东北面走40多公里是南镇,所以我们去大盛、南镇都必需经过花桥,她成为了东安去北边两镇的咽喉和要塞。
后来市委开展“两万干部下基层,服务发展促和谐”活动,县委安排我担任工作队长,除联系大盛七个村外,还负责督查花桥和南镇对此项工作的开展情况。
由于自己是挂职干部,想多了解些基层情况,决心要与老百姓打成一片,于是我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在下乡,住在县里的同志当天完成工作任务后,可驱车回家或者两、三天回去一次,而我半个月回家一次,其他时间几乎都在下乡,吃住在乡镇和老百姓家里。
算起来我在三个镇住的时间最多的就是花桥。但除了带领三个镇的村干部和老百姓赶社购买农具外,也没有更多的了解花桥的历史和赶社的意义,就是觉得人多热闹,东西齐全,平时购买不到的物品这几天应有尽有。有时听镇干部介绍了以东安县花桥镇政府出来的这条东西街为准,花桥北边的街道是东安县的地盘,南边的街道是冷水滩的地盘;老街以石桥为界,南边的是冷水滩的花桥管,北边的归东安县的花桥管,而且两个镇的干部时常在一起交流和切磋,都没有过多的提起花桥的历史和发展;只是与东安花桥的同志到冷水滩区花桥街镇协调工作,冷水滩花桥街镇的同志也是这样到东安花桥来学习取经,把我搞得云里雾里的。
我虽断断续续的在这里呆了近一个月,先后赶了几次社,但都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有时要从县里赶往大盛或者南镇处理紧急事情,急急忙忙经过花桥遇见赶社,车子被堵上一、两个小时的时候,还为堵塞交通发过牢骚,心里或多或少的责怪过两个镇政府的干部管理无方。
前两次的赶社都是没有实际意义,在我的大脑里留下的记忆不多。
去年《魅力永州》4月刊,用10个版面对花桥赶社进行了重磅宣传,勾起了我对这段时间的回忆。尤其是今年的3月7日(农历二月十五),应好友李鼎荣的邀请,与陈军屹先生、月浪书画家等人前往花桥街,大家都在文化艺术上有所造诣,尤其是李鼎荣生于斯,长于斯,对花桥街了如指掌,有他当向导,才真正的给我们揭开了花桥神秘的面纱,让我们为花桥底蕴深厚的历史而震撼。
此时,我不管他们是怎么想的,我是因与花桥有缘,而更加爱上了她,更加想念她,更想拥抱她。

于是,我上网搜索了花桥,一些本土和外地的老乡都写了许多关于介绍、保护和发展东安古文化的文章,其中一家乡贤士在应水河易和爽的博客上发表的“花桥——同处一地,一桥相连分属两县的两个镇”文章,图文并茂,比较全面的介绍了花桥的历史和现状,还有一位没有署名的老乡写的“家乡东安——清民湘军古建筑古迹有望得到抢救性保护”文章,都是花了许多时间、精力和经过深究后,才如此到位的写出这么厚重、震撼和感人的佳作。这更加激起我迫切投入她的怀抱,以全方位的了解她的历史底蕴,风土人情和远大发展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