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杨金砖《潇湘文学散论》杨金砖《迷失的归途》
信息搜索
学院东门潇湘广场建设侧记
 
杨金砖《迷失的归途》  加入时间:2011/11/24 20:05:00  admin  点击:2666

永州历史文化与大学校园文化紧密融合的经典之作

——学院东门潇湘广场建设侧记

 

杨金砖

 

创新是文化的不竭之源,文化是高校的灵魂所在。什么样的文化土壤育造什么样的社会人才,因此,校园文化已成社会所关注的问题。

湖南科技学院素来就非常重视校园文化建设。尤其是2008年以后,新一届院领导班子,更是不遗余力地倡导校园文化建设,并不断地将地域文化融入到整个校园文化建设之中,以日渐形成独有的高校特色文化。

譬如,东门广场就是学院文化建设的一个标志所在。东门属学院正门,但东门外原来只有一条宽不过六米的小街道,车来人往,显得非常拥挤,并不时引发交通事故。门前环境年年整治,始终不见好转。于是乎,东门前的道路梗阻几成师生们的一块心病。

2008年佘君国华先生主政湖南科技学院,与书记管天球先生等精心谋划,考虑到原有杨梓塘街道两旁铺面多达百家,若要拆迁起来,纵有政府帮助,也将是困难重重。于是,决定从朝阳公园边另辟一条新道,穿过杨梓塘的田垅,直达学院东门,这样需要拆迁的房屋便可大大减少,总共加起来只有五、六栋。心想拆迁五、六栋房屋的工作应该问题不大。

于是,于2009年正式启动东门广场工程。2010年邓楠同志晋升院长之职,更是将东门广场列为2011年度一号工程,并规定必须在校庆前完工。

但东门广场工程启动后发现任务十分艰巨。从运筹谋划到土地征收,从规划设计到房屋拆迁,上上下下,通过几十轮谈判,上百次协商,才免强得以破土动工。这时,发现原来的几栋房屋里,却忽然神奇的衍生出二三十多户人家来,并且原已征购好了的田地,也到处被村民插上阻工的“红旗”,院方项目负责人周治军处长等不得不重新与村民进行协商勾通,市区领导多次开会协调,情理备至,法威并施,多方周旋,才终算将拆迁之事谈成。其间的艰辛与劳苦,的确难以言说。

在校庆的前夜,当一个霓虹闪烁灯光绚丽,总面积达2万多平米的崭新而宏大的东门广场,完整地呈现在科院师生的面前时,一个期待已久的愿景,一件挂牵许久的心事,终于成为现实,此时此刻每一位科院人都无不为之兴奋激动。

 

广场东起于柳子民俗街,西止学院爱莲湖,全长200余米,与原有的文化广场彼此相连,浑然一体,形成一条视阈开阔、层次分明、结构整然的东西中轴线。由东而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宽12.8、高2.2的“校名石”,正面刻“湖南科技学院”几个大字,背面为校训“德才兼备,自强不息”。校名与校训所选用的为毛泽东书体,其点捺横撇之间,阳刚有力,遒劲飘逸,呈现出一种独有的朝气与活力。

广场中间为喷泉,为水渠、为莲台,为石柱、为灯饰、为花圃;两边为双向行车道,行车道之外为人行道,为草地,为游道,青树翠蔓,花草摇缀,树影婆娑,清香四溢。

关于东门广场,佘国华书记认为,这不仅是学院师生进出的交通中枢,也是同学们早晚游观、慢步、修身、养性的场所。因此,它除了必备的交通功能外,还必须凸现其独有的校园文化,使其成为学院的一种精神所在。

古郡零陵,虽然地域上处荒服之远,居南蛮之乡,远离中原,但是在其千百年的历史演进之中,先人们给我们留下了异常丰厚的地域文化。

譬如:九疑为虞舜的藏精之所,《史记》曰:“舜南巡狩,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疑,是为零陵。”舜帝的孝悌仁信,给我们开启了中华道德文明的先河。《尚书》曰:“德自舜明。”可见舜帝之德,正如其《南风》一样,滋润着中华民族的心田。千百年来,历朝历代接踵而来的对九疑舜陵的朝拜和祭祀,所传承的正是舜德的灿灿烛火。

譬如:浯溪的石刻文化。元结刺史道州时,曾于大历元年结庐浯溪,刻《大唐中兴颂》于其绝崖之上,成为有唐一代的一道风景,引得历代文人墨客络驿不绝,争相折腰膜拜。其后,浯溪崖上,题刻之作,代代不息。成就了中国石刻文化辉煌与灿烂。

又如怀素、柳宗元、李郃、周敦颐、乐雷发、何绍基之属,代以人传,成就了潇湘文化的璀璨篇章。

但是在如此众多的文化资源中,我们究竟如何取舍?才能使地域文化完全融入到我们育人理念之中,使之成为我们独特的校园文化。

于是,倡议“虞舜广场”者有之,提名“濂溪广场”者有之,言曰“元子广场”、“柳子广场”者有之,或曰“潇湘广场”者亦有之,在众说纷纭之时,佘君国华先生曰:广场晨迎旭日,东接朝阳,何不名之为朝阳广场?朝阳,既是实指,又富寓意。一预示着科院学子如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正前程似锦。二预示着科院像太阳一样朝气蓬勃。于是,定名曰“朝阳广场”。后经再三思忖,深觉还是“潇湘广场”之名贴切。原因同样有二,一是永州市委、市政府将“湖南科技学院”申办成“潇湘大学”已作为“十二五”的重点项目。二是科技学院北临潇水,地属潇湘故里。因此,“潇湘广场”之名,其寓意应更为深刻。

既然定名“潇湘广场”,那么就必须突现潇湘文化的主要元素。其实,在潇湘故里,柳宗元与周敦颐是两个不可或缺的文化元素。古有宗濂书院,今有湖南科技学院,虽时代有异,而育人之责一致。科技学院尤其与柳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一是学院位于西山南麓,北邻愚溪,南接朝阳,这一片区域不仅是柳宗元所反复吟咏讴歌、挥毫描摹的地方,也是柳宗元自元和五年而后所长期居住、游息的地方。柳宗元的许多名篇皆作于此。二是柳宗元非常重视人才培养。他在永州期间悉心培养青年才俊,韩愈于《柳子厚墓志铭》中写道:“衡湘以南为进士者,皆以子厚为师,其经承子厚口讲指画为文词者,悉有法度可观。”三是学院非常重视柳学研究,在全国率先成立柳宗元研究所,多次举办国内、国际柳宗元学术研讨会,出版了一系列柳学研究著作,在学术界产生了很好的影响。四是柳宗元于逆境困厄之中独善其身,于千万孤独之中孜孜以求,于江湖之野仍忧其君,这种坚韧不屈、奋发向上的人格操守恰恰也正是今日大学所尤为倡导的人文精神。

 

要体现柳子文化,显然,柳子塑像是一个很重要的构件。而由于历史久远,在唐代文献里没有留下柳宗元的任何图像资料。关于柳宗元画像,最早见于明万历刊本《三才图会》,随后,柳子图像渐渐多了起来,但无一不是绘画者的想象之作,是故形态各有所异。目前国内已建的柳宗元塑像共七尊:一为永州柳子庙内的汉白玉坐像,二为湖南科技学院爱莲湖边的柳子立像,三为柳州柳侯祠公园内的柳子塑像,四为柳州柳江边的柳候立像,五为山西永济柳苑内的柳子塑像,六为永州柳子宾馆内的柳子塑像,七为邵永高速永州服务区入口处的柳子头像。唐忠元先生曾根据南北人种地域上的特质与柳宗元的性格身体特征,对现有的各种塑像的精准性进行过细致的比较与分析,并提出了一个较为客观的参考范本。东门广场的柳子雕像吸收了众家之长,栩栩如生的塑像表现出了当年柳子的孤愤心态与高蹈人格。

广场的主体标志是三层石质莲台。台高2.8,巍峨大气。莲台之景,寓意科院的一种育人理念。宋明理学之鼻祖周敦颐于《爱莲说》中曰:“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莲之君子人格,不仅为永州文化之精髓,更为科院育人之愿景。莲台顶部有清泉,或汩汩而涌,或涓涓而流,或瀑布垂练,清滢秀澈,纯而无杂,时儿叮咚细响,时儿珠玉落盘,千变万化,仿若梦境。尤其在日落月照之时,霓虹闪烁,流光斜照,若幻若真,更是美不胜收。

莲台之两侧为十六根文化柱。而文化柱的文化元素如何表现?佘书记非常关注,八月初指派周治军、唐幼铎、杨球旺等先后对九疑舜陵广场、蓝山县广场、江华图腾广场、冷水滩区政府广场等进行考察,尤其是石柱的尺寸大小、纹饰内容、浮雕工艺作了详细比较;同时还组织相关人员商讨文化柱上所要表现的文化内容。文化内容,显然离不开柳子文章。

柳宗元寓居永州十年,共创作了400余篇文章,占其文章总数的十之六七。如《江雪》、《渔翁》、《天对》、《捕蛇者说》、《三戒》、《永州八记》等脍炙人口的名作,无不写于永州。那么,究竟选取柳宗元的那些篇章,既能代表其文学上造诣,又能反映出柳子精神之所在。对此,周嗣海老书记、唐朝阔老校长、佘国华书记等经过反复权衡,最后一致认为《永州八记》最具代表。柳宗元的《永州八记》不仅开中国游记体散文之先河,而且也使柳宗元成为唐宋散文八大家之一。此外,也是由于《永州八记》的广为流布,才使永州名闻天下。故有宋代汪藻《先生祠堂记》所说:“盖先生居零陵十年,至今言先生者必曰零陵,言零陵者必曰先生。零陵去长安四千余里,极南穷陋之区也,而先生辱居之,零陵徒以先生居之之故,遂名于天下。”

《永州八记》,从《始得西山宴游记》中的“山之特立,不与培塿为类”,到《钴鉧潭记》中愚溪之水的“流沫成轮,然后徐行”;从到《钴鉧潭西小丘记》中的“其石之突怒偃蹇,负土而出,争为奇状者,殆不可数。其嶔然相累而下者,若牛马之饮于溪;其冲然角列而上者,若熊罴之登于山”,再到《至小丘西小石潭记》中的“青树翠蔓,蒙络摇缀,参差披拂”。读柳子山水文章,真可谓牢笼百态,笔挫万物,方亩之间,千奇百怪,尽现永州山水的神奇魅力。故韩愈在《柳子厚墓志铭》中深有感触地写道:“然子厚斥不久,穷不极,虽有出于人,其文学辞章,必不能自力以致必传于后如今无疑也。虽使子厚得所愿,为将相于一时,以彼易此,孰得孰失,必有能辨之者。”永州的山水成就了柳宗元,同样柳宗元也成就了永州的山水。

其实,潇湘山水之美所孕育的不仅仅是灵秀的诗词文章,更有书法与绘画艺术上的辉煌。千百年来,潇湘二水汇聚而成的潇湘景色,除了文学家的咏赞,更有翰墨丹青的争相描摹。于是,便有了欧阳修“画图曾识零陵郡,而今方知画不如”的惊奇;便有了大诗人陆游“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的叹慨。潇湘、永州成了艺术大师们范山模水、寄怀感叹的最佳游息之所。

尤其是有宋一代宋迪等的《潇湘八景图》更是从绘画艺术上使潇湘的美丽景色达到另一个峰巅,影响甚为深远。其《潇湘八景图》的第一景《潇湘夜雨》与第八景《江天暮雪》所描绘的就是永州的山水。《潇湘夜雨》所描绘的是潇湘二水汇合处的蘋州景致,而《江天暮雪》所摹写的则是柳宗元《江雪》一诗的意境。潇湘八景图成为中国古代山水图的典范。

由“潇湘八景”不能不让人联想到古城零陵的“永州八景”。所谓永州八景即“朝阳旭日、蘋洲春涨、香零烟雨、愚溪眺雪、绿天蕉影、山寺晚钟、澹岩秋月、恩院风荷”是也。它们分别是零陵古城周边的一些绝佳胜迹。八景中“朝阳旭日”为元结所名,“绿天蕉影”留怀素之影,蘋洲、香零、愚溪、山寺或为柳子游踪,或为柳子栖所,澹岩为山谷所慕,风荷乃濂溪之气骨。八景之中,虽为自然图景,而人文底蕴甚为深厚。八景以浮雕的形式刻于石柱之上,远近疏密,落落大方,细微精致,栩栩如生。驻足于前,观其图,看其画,想其景,不觉中心生万千气象,仿若就是游历在仙境之中。

以“八景”配“八记”,一边为文,一边为图,不仅篇目相合,文图相谐,而且在自然之中灵秀自现,在山水之中人文互显,于游息之间,让人体悟到中国文化幽深与玄奥,实是功莫大焉。

 

石柱采用不易被风雨削蚀的高硬度麻石材质,石柱高6,径粗0.8。为了选到合适的石材,周治军、唐幼铎、何洋文等先后察看了长沙望城县丁字镇和山东烟台莱州等地的石料与石质,发现莱州石不仅材质好,而且其工艺水平也更胜一筹,于是,决定选用莱州石。石柱主体部分,刻“八记”文和“八景”画,柱之上端祥云相绕,其意思有二,一是希望通过学院的培养,所有学子业有所成,扶遥直上,达至人生的至上境界;二是寓意科院日新月异,腾达飞黄。

“八景”画采用的为永州当代绘画名家蒋贤哲先生所绘的“永州八景图”。蒋贤哲老先生,今已至耄耋之年,人格高尚,画风纯正,为当代永州画坛宗师,海天、双全等一批有名的画家皆曾受过他的指点。

“八记”分别由永州书坛名家抄于石上,他们分别是唐朝阔、黎笃田、魏湘江、张玉波、唐幼铎、唐朝晖、汪竹柏、宋运清等。他们或为科院师长、或为政界要员、或为本校学子,总的一点他们的人品书艺,皆为永州一流,完全代表永州水平。

其实,将这些永州当代书艺界的名流作品,勒石刻之,留其墨宝,存其书艺,这不仅是科院人所树立的一种文化意识,更是为永州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尽我们的一份职责。

 “八景”与“八记”,不仅为永州山水之大美,更是寓意着格物致智,修身养性,德才兼备,自强不息的人文精神。无论旭日初升的晨曦,抑或是夕阳西下的黄昏,慢步于东门广场,两排整齐矗立的石柱,仿若就是两排列队的处子,在引领我们走进一个文化的圣殿。我们不得不放慢匆忙的脚步,静下心来,感受一番这里的灿烂文化。读其文,阅其画,思其先贤之德范,耳听潇水之奔涛,不觉中心生浩然之气。

潇湘广场,其文绝、其字秀、其画美、其莲特,其石奇,其刻工之艺精,可谓六绝。人世间,常因一绝而足以名天下,今科院潇湘广场,已是六绝于此,流芳百世,自不待言。若辟永州第九景,也实是非此莫属。

 

关于校名石与文化柱施工吊装过程中的一些有趣的花絮。

107清晨,运送校名石与文化柱的几台大型拖车经过两天一晚的长途跋涉,从山东莱州运抵学院东门。周治军、唐幼铎、何洋文、杨金砖等第一时间抵达工地,随后周嗣海老书记、唐朝阔老校长亲临现场指导。由于连续多日的暴雨,施工场地一片泥泞,原来挖好的基坑积满了雨水,并且天空仍不见放晴的迹象。上午8时许,一台90吨的重型吊车开进施工场地,为了防止工地的泥水弄脏了石柱,沈国强等拿来了防水纤维彩条布,何洋文准备了许多贴基脚的小铁块。各项工作准备就序,开始起吊时,未想到广场施工老板内部矛盾引发事端,说怎么也不让卸车,并火气冲天地说还要砸车云云。场面一时陷于僵局。后经多方调商,才勉强同意卸车,不过此时已临近中午。

卸完4根文化柱,草草吃完中饭,已是下午二时,另一台50吨的吊车从东安抵达施工场地,当两台吊车协同作战,一个半小时后,非常顺利地将那长达12.8、重达60余吨的校名石精准而稳当地安放到了基座上。此时,不知是何人为校名石的落成燃起几圈长长的鞭炮,并且天空也忽然变得晴朗起来,多日不见的太阳露出了难得的笑脸,直照在校名石上,映射出道道灿烂的光芒。这似乎在预示学院未来发展之路的灿烂与辉煌。

从东门潇湘广场的建设中,我们深深地体悟到,在当下这样一个社会矛盾积聚、社会风气日下、人心浮躁、情绪亢奋的时代,清谈游走于上,务实沉沦于下,想干一件事,尤其是要干成一件事,很不容易。而东门潇湘广场的顺利竣工,完全得益于市、区两级政府领导的高度关注,得益于学院全体同仁的攻坚克难与相关人员的忘我工作,得益于当地社区的全力配合与大力支持,群策群力,通力合作,才完成了这样一个浩大工程,其过程之艰辛真是常人难以想象。

行走于东门潇湘广场,我们深深地感受到它具有这样几大特色:第一广场面积与跨度之大在高校中罕见;第二地方文化与高校文化的融合之妙堪称一绝;第三政府、高校加公司的合作建设的模式之新开启了高校建设的一条新途;第四永州市人民政府市长龚武生等校友的积极慷慨捐赠掀起了从多校友的爱校之情。

在此,我们作为科院的普通一员,只能由衷地向那些一心为学院发展殚精竭虑、竭智竭力的全体领导和所有同事们,说声“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