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地域文化论坛
信息搜索
琴韵——我心中的黄枚老先生
 
地域文化论坛  加入时间:2011/1/2 10:36:00  admin  点击:1142

琴韵——我心中的黄枚老先生

 

黄伯荣

日上三竿。原零陵师范校门口准时走出一位老人。他步履轻盈,面容和善。凡遇熟人,他都像遇见久别的朋友,亲昵欢悦,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给周围增添无限和谐的气氛。这就是他,全国著名的音乐教育家,曾连任湖南省中师音乐教学研究会理事长、永州市音协主席多年的黄枚先生。他与《浏阳河》词曲作者唐璧光老先生同称永州的音艺双璧

提起黄枚老先生,我一遍又一遍地翻遍心中的辞书,依然无法找到一个合适的词语,来描述这位老先生一辈子为桃李耕耘的困苦,更无法找到一个恰当的比喻,来比拟他一辈子为莺燕劳顿的艰辛。众所周知,他所从事的并非石破天惊的打造物华神宇的伟业,亦非震撼神灵的搏击苍穹天国的壮举。他所做的,在他耄期之年的几乎全部岁月里,都是一种工作,一种事业。这事业在他的韶光誉华里,平淡无奇却有奇,默默无闻胜有闻。她像深山老林里一泓涓涓的溪流。有人光顾,似是流水,可以掬喝,可以沁心;无人过问,好似流声,掺合蝉鸟的咏唱,装扮古林的幽静。她又像浩淼汪洋中波涛相击径向蓝天的浪花。乌云下,风雨中,似星光点点,粼粼耀眼,显示她的坚毅和刚强;阳光下,蓝天里,如金光闪闪,熠熠生辉,告白她的长在和永恒。这事业不是别的,就是他,一生中经常萦绕心际的、呕心沥血的、摩顶放踵的事业——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人民的教育事业。

在这光辉事业的天宇中,我们不难发现,这位年届九旬的耆硕,对为之耕耘与奋斗了半个世纪的零陵师范的热恋与忠贞,对教育事业的执着与奉献,对祖国的钟爱与坦诚。想当年,省会长沙曾几次发函商调,他力避人往高处走的世俗,婉言谢绝;后来,师专与师范相分,领导多次劝他留在师专执教,他却坚守零陵师范这块圣地,决心为呀呀学语的童稚培养音乐王国的天使;1980年,已年满花甲本该休养生息的他,却要力破常规,无偿续教十二个春秋,让日益趋少的灯油加快不留踪迹的消耗;在这十二个年头里,他身兼数职,不顾龄高寿险,还要走南闯北迎寒斗暑,组织和参加各种会议,主持一届又一届的湖南中师文艺会演,编写多种教材,繁重的奔波劳碌年复一年地浸蚀他那原本烁健的身躯,光洁的肌肤开始皮纹肤皱;更让人称羡的是,64岁那年,还在镰刀锤子旗帜下,雄劲地举起右手,宣喻矢志不渝的誓言,实现自己半个世纪来敲击心灵的梦幻。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黄枚老先生,作为数以万计的莘莘学子的导师,作为万千芬芳桃李的浇灌心雨的园丁,我们称他为高山景行的苍天大树,是当之无愧的。他,我们心中的长者,既是德高的导师,又是学高的典范。我们仰慕他,就从这里开始;我们学习他,就从这里出发。

当刺骨的寒风在圣洁的殿堂迈出这最后一步的时候,当和暖的春阳在广袤的大地投注第一缕光柱的时候,当傲雪的腊梅在素裹银装的天宇中喷红吐艳的时候,当满山的杜鹃在沈碧摇翠的群山里绽放笑脸的时候,我们仿佛聆听到黄枚老先生那山不厌高水不厌深的陋室里,传出了悠扬悦耳的琴韵和击节咏唱的美妙传神的歌声。这靓琴伴倩歌的搏击心灵的声音,一会儿像奋蹄荒原的野马群,向天嘶吼,地动山摇,给人以豪放的倾情,给人以奋发有为排挞向前的伟力;一会儿又如古树苍天的山野里溪涧悬垂的涓涓流水,白花蒸腾,叮咚续响。她清澈明丽,柔细传情,给人以宁静深思的梦幻,给人以步月凝神的向往,给人以赋诗丹青的抒发心神的感悟。古朴典雅激情如流的《春江花月夜》,集合着流光溢彩照人如镜的钢琴上近百名黑白卫士,描绘着月白风轻,沉江如练的美景,晃动着细肢柔腰,红姿绿影。抒发民族大义的震撼山河的《黄河大合唱》,调动着千军万马,向着民族的大敌,摇旗呐喊,拼命厮杀,有血海深仇的呼唤,有前赴后继的奔腾,有悲壮忧伤的撞击,有震山河而泣鬼神的怒吼。这琴歌漫舞,靓姿丽影,天衣无缝地绾合在一起,从那低矮的陋室里,从那陈旧的狭窄的阳台上传出来,日日夜夜,岁岁年年,半个世纪啊,光洁的椅子已磨出来了二个凹陷的洼洞,刚健结实的指头已击敲成木石般的硬茧。虽然曾经稚嫩的歌喉,如今已变成如苍松剥落的陈皮,却仍不失其高吭、厚重而圆浑的诱人的魅力。

蜡炬成灰照人亮,春蚕献茧御他寒。

是的,黄枚老先生无论在同辈的行列中,或是在学生的心田里,他,既是有口皆碑的春蚕蜡炬,又是誉满潇湘的渡船园丁。这春蚕、蜡炬、渡船、园丁,组合成一支优美的乐曲,伴随着从那陋室里传出的感人肺腑的铿锵悦耳的韵律,袅袅依依,升入云际,升入蓝天,升入深邃的苍穹。就在这优美悦耳的旋律中,就在这五彩斑斓的云霞里,两个醒目惊心的大字——“琴韵,由远而近显现出来,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又由近而远,直至融入迷茫的天穹,给人留下永不磨灭的律动的心音。

琴韵,在我心中激荡,永远永远。

(黄伯荣 作者单位:永州职业技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