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彭楚明文集彭楚明散文集:踏歌潇湘
信息搜索
夕照迴龙塔
 
彭楚明散文集:踏歌潇湘  加入时间:2009/11/30 15:43:00  admin  点击:1410
 

夕照迴龙塔

 

 

塔是中国佛教寺院中的建筑。塔原是印度佛教的纪念建筑,简名stupo,中国译为塔婆,简称为塔,东汉初它随佛教传入中国,与当时流行的楼阁建筑结合起来,即在多层的楼阁顶上放一个印度式的窣堵婆为标志,成为中国最早的佛塔,通称楼阁式塔。这种塔在唐代前绝大多数是方形木结构,以后逐渐为八角形砖石结构所代替。塔一般设置于水道转折处或山的峰顶,其宗教意义是请神灵镇守险山恶水,以保平安,其审美意义则是既增加山水的风景美,又可让人登高观赏周围风景的美。

世界上有许多名塔,埃及的金字塔,意大利的比萨斜塔,都非常著名。中国河北定县开元寺塔,河南开封富山嵩寺塔、苏州的虎丘塔、敦煌的道士塔,也扬名海内外,令人瞩目。

我见过的塔很少,除了苏州的虎丘塔,就是永州的迴龙塔了。

迴龙塔屹立在永州古城零陵约两华里的潇水东岸。二十年前,我在这座古城工作时,竟没能去一睹它的风采,这倒不是我没有时间和机会去,而是那时我对塔特别是迴龙塔还缺乏了解,我不知道它孤零零地屹立在那里作何用途,去看也只是看看热闹而已,绝对看不出名堂来。随着阅历的不断丰富,我对塔有了一种理性的认识,对塔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又加之离开永州古城二十年了,使我对迴龙塔有了一种思念。这种思念强烈地召唤着我,催促着我,我再也不能等待了,于是选定一个金风送爽、艳阳高照的日子,来到了永州古城,来到了潇水岸边,来到了迴龙塔下。

望一眼它的雄姿,我就来了感慨:这真是一座美丽绝伦的宝塔啊!

迴龙塔系明代建筑物,但保持了宋代的建筑风格,为湖南省明代石塔建筑重要文物之一。塔身呈八角形,外貌凝重、庄严、挺拔。据有关资料介绍,塔上小下大,高2775,底层宽567,外七层,内五级,构造独特。底层为青石,其他层用砖石砌成,塔身中空,造有螺旋形石阶,可拾级盘旋而上塔顶。除第一层外,每层设有券门,券门两侧砌有假窗,檐部均设斗拱,三、四层另加明檐。每隅角砌有斗拱,斗拱为五铺作重抄,每一跳头上置檐头,檐角徐徐翘起,角科用附角斗拱。斗拱与朵数配置;二层每平施补间铺作六朵,三层檐部及腰檐每平则为五朵,四、五层檐部每平施补间铺作四朵;三、四层腰檐部的斗拱,第一跳撵拱作双瓣形;塔顶置覆钵,其上置铁相轮,铁相轮上放置一宝葫芦。绕塔仰望,塔顶宝葫芦似与彩云相接。斗拱或腰檐斗拱顶部有一定的空间平面,登塔时,人可由券门走出塔身,沿塔绕行。迴龙塔建构巧妙,堪称建筑史上的奇迹。

据《永州府志》载,迴龙塔是吕藿捐献银两建造的。吕藿,字沈卿,号日州,零陵人,明嘉靖壬戌年(1562)进士,官至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明万历甲申年(1584),作为邑人钦差巡抚操江右佥都御史的吕藿巡视永州,见永州田园荒芜,人们饥不果腹,就来到民间了解情况。老百姓说:都是潇水里的一条孽龙在作怪。传说潇水里的这条孽龙,好吃懒做,还专干坏事。每年的上半年,它都要去参加在东海龙宫里举行的比武。龙王爷规定,凡打赢了的龙,就可以留在东海成精,享受龙宫里的荣华富贵,打输的龙就回到原地继续修练。这条孽龙参加了十几年的比赛,每年都惨输而归。回到潇水时,它恼羞成怒,大发脾气,搞得潇水洪波滚滚,泛滥成灾,淹田淹地淹房舍,害苦了永州的老百姓。一位风先生说,永州是一块龙地,可喜可贺,但有了这样一条孽龙,使永州这块宝地不得安生。若要永州太平,必须在河边建一座宝塔,镇住孽龙的这股邪气。

这当然是人们的臆想,作为巡抚的吕藿听了人们活灵活现的诉说,当然也不能无动于衷。为了家乡人民能安居乐业,吕藿慷慨解囊,捐出重金,又请来能工巧匠,在潇水的东岸边建起了这座宝塔。不说吕藿这重金的来路明与不明,也不说这宝塔能不能镇住兴风作浪的孽龙,但可以肯定地说,吕藿为永州的百姓办了一件大好事大实事,为当时荒蛮的永州之野留下了一道亮丽的人文景观,也为今日的永州人民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

天王盖地府,宝塔镇河妖。传说宝塔建成后,这条为妖的孽龙驯服得多了,它潜心修道,不再兴风作浪,并为永州之野办了大量的好事,每当暴雨成灾、洪水泛滥时,它积极疏浚河道以排水;每当天旱庄稼需要雨水时,它不失时机地将潇水甩上天庭,然后落下来,浇灌庄稼和树木,使永州之野粮丰林茂。东海龙王得知小龙为老百姓做了许多好事,要召它回龙宫成精。小龙回东海的那天,人们备了三牲九礼来欢送。永州的奇山异水与物华天宝,令小龙有些恋恋不舍,在游至湘口馆时,小龙将头冒出水面,回过头来望了一眼矗立在阳光下的宝塔,然后就往东海龙宫去了。后来,人们就将这座宝塔叫做迴龙塔。塔最下层青石上“回龙宝塔”四个行书大字,系钦差巡抚湖广右佥都御史闽人陈省题书。

我凝视着“回龙宝塔”四个大宇,享受着其高超的书法艺术。我抚摸着塔身,就像抚摸着一段历史。我围绕着塔身观赏了一圈,然后抬头仰望塔顶。塔顶铁相轮上的那只宝葫芦,在金灿灿的阳光照耀下,放射出金灿灿的光芒。

我要登塔。从塔底的一门进去后,只见塔身中空,有石级盘旋而上。不一会儿,我登上塔顶,出了券门,站在腰檐的平面上,举目眺望,顿觉赏心悦目。

清朝文士蒋弥高曾登临过迴龙塔,写有《秋日登迴龙塔》一诗。我敞开衣襟,禁不住吟哦起来:

 

塔高雄峙永阳城,健步登临迥不群。

霞照嵛峰明远树,雁飞江浦送归云。

湘烟开处蓝如染,潇水流来影尚分。

日落秋潭千尺映,白蘋洲静漾波纹。

 

诗中所描绘的景色很美,美得令人目不暇接。如今我所见到的景致,要比蒋诗所描绘的更美丽,更迷人,更醉人。

向南眺望,碧绿的潇水似一根绿色的飘带从丽日晴空的天际边悠悠地飘然而至,远山云蒸霞蔚,别有一番情趣。永州古城旧貌变新颜,宽阔的街道车水马龙,行人熙来攘往;一座座现代化的高层建筑拔地而起,鳞次栉比,在阳光下闪耀着迷人的光彩。

向西眺望,是锦绣般的原野,连绵起伏的山峦上,是绿油油的油茶林,采摘茶籽的人们在茶林里欢快地忙碌着,一首首粗犷的山歌在茶林间回旋、飘荡。成熟的晚稻正待收割,广袤的田畴一片金黄。田野上的村落被绿树翠竹所掩映,似仙境一般。位于芝山脚下的零陵卷烟厂,更是气势非凡。

向北眺望,碧绿的潇水蜿蜒北去,雄浑的湘江自西而来,潇湘二水所会处,缔造出了仙境一般的蘋岛。“蘋州春涨”是永州八景之一,那里又是“潇湘夜雨”的神秘所在,为古往今来的文人雅士们而怀恋、向往。岛上翠竹环抱,古木参天,潇湘二水在这里融汇,万顷碧波在阳光下以千种风情的意境在荡漾、荡漾。

低头俯瞰,碧绿的潇水环绕塔前。江面上不时有豪华游轮驶过,向江中抛下一串串笑语,抛下一首首欢歌。几只渔船停在江心,戴着红白太阳帽的垂钓者是那样的悠闲自得。这时,又有几只扁舟飘然而来,那欵乃之声,清晰可闻。

迴龙塔结构精巧,匠心独运,为我国少见的古代建筑,经历了400多年的风风雨雨,仍傲然挺立,英姿飒爽,像一位叱咤风云的大将军,日夜履行着自己的职责,镇守着永州这一方山水,给人们以战胜艰难困苦的信心和勇气,给了永州人民一个安乐祥和、温馨甜美的梦境。它战胜了一次又一次的风雨雷电的侵袭,可它却无法逃避人为的劫难。清朝时,一位外国传教士来到永州,见了迴龙塔顶铁相轮上的宝葫芦垂涎三尺,千方百计想把它盗走。一天,当他爬到宝塔顶上欲盗宝葫芦时,被民众发现,大家一呼百应,拿着锄头扁担来到迴龙塔下。传教士见势不妙,只得灰溜溜地逃了,老百姓护塔的壮举被传为佳话。

然而,迴龙塔终究没能逃过“文革”的劫难。

在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期间,当时零陵县几个派别的“红卫兵”小将要破“四旧”、立“四新”,迴龙塔成了他们的首选目标。他们拿来钢钎、大锤,发誓要把这座毒害人民、属于封建主义的建筑物砸个稀巴烂,塔的腰檐斗拱、券门等的砂石大部分被破坏。正当他们砸得起劲的时候,上面发起了“夺权”的号召。这权力也真他妈的诱人,几个派别的“红卫兵”再也顾不得破“四旧”了,扔下钢钎和大锤,回城内参加夺权去了,因为他们知道,夺权比破“四旧”更重要,只要夺了权,就可以颐指气使,覆雨翻云,这迴龙塔反正跑不掉,只需几百斤炸药就可以让它粉身碎骨。为了夺权,他们放弃了迴龙塔,迴龙塔才有幸保存下来。不幸之中,迴龙塔有幸,永州有幸。1979年,湖南省文化厅拨款8万元进行全面修缮,到1982年修缮完毕。劫后余生的迴龙塔,又焕发出了青春的活力。

下了迴龙塔,我余兴未尽,游兴正浓,总想选择离它较远的一处地方,一睹它的雄姿。“迴龙夕照”是永州八景之一,对了,何不看一看“迴龙夕照”的壮丽景观?

主意定下来之后,就到芝山的朋友家吃了中饭,稍事休息了一下,又邀了几位朋友,于下午五点钟的时候,我们来到迴龙塔对面的潇水西岸,选择一处较高的地方,欣赏“迴龙夕照”。

红彤彤的夕阳,此时已把永州古城涂抹成了桔红的颜色,碧绿的潇水也成了一河流动着的胭脂色。放眼望去,只见迴龙塔磴居危石,高凌霄汉。它那伟岸的身躯,于翠绿丛中拔地而起,在夕阳的照射下更显得雄姿英发。塔身倒映在潇水里,更是如梦如幻。我们一个个都看得如痴如醉,直到西天燃烧起满天晚霞,天渐渐地黑下来,这才向城内走去。

迴龙夕照,好一幅绚丽的图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