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彭楚明文集彭楚明散文集:踏歌潇湘
信息搜索
烟雨香零山
 
彭楚明散文集:踏歌潇湘  加入时间:2009/11/30 15:42:00  admin  点击:3375
 

烟雨香零山

 

 

永州之野有九嶷山、阳明山、舜皇山三座名山。这三座名山我都攀登过,并进入过它们温馨而富有的怀抱,饱览过它们的秀丽风光,享受过它们的天然野趣,也得到过许多的感悟和启迪。永州之野的另一座山,更是令我钟情,令我魂牵梦绕。

说它是山,它既没有山的巍峨,也没有山的挺拔;既没有山的雄浑,也没有山的壮丽。它是那样的小,是世界上最小的一座山;它是那样的矮,是世界上最矮的一座山。但它又是山,名叫香零山。

香零山位于永州古城零陵东五华里处的潇水河心,实为天然石矶组成的小岛,东西长约20,南北宽约15,高出水面约8。蒋本厚记云:“芳春流荡荡,如贴水芙蓉,与波明灭。秋高水落,亭亭孤寺,予曾泊舟其下,明月东来,江水莹白,独坐揽衿,觉草木皆有香气,知古人命名殊不草草。”

我家住在永州之野,小时候听大人们一次又一次地讲起香零山,讲起香零山的传说故事。那时饥饿难耐的我一听说香零山上那神奇的香草,我就流涎,恨不能扯几把来充饥果腹。神奇的香零山和神奇的香草给我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如今,关于香零山的传说故事,我也会讲了:

话说天上有北七斗星和南六斗星两位仙人。两位仙人爱下棋,每次下棋都是南六斗星输,原因是北七斗星多了一颗棋子。一天,南六斗星偷了北七斗星一颗棋子,将这颗棋子抛下天庭,棋子正好落在潇水河中,变成了一块石矶。潇水河中自有了这块石矶,常常弄得往此经过的船只和木排翻覆,不知断送了多少人的性命。老百姓望此石矶心惊胆寒,无不怨声载道。六斗星自知闯了祸,为弥补过失,就向潇水河中的石矶上撒了几粒香草的种子,以挽救触石矶舟排上的人的性命。那草长得异常茂盛,馨香四溢,又能医治百病。有一年,一位渔夫在潇水里打鱼,突然间狂风大作,暴雨倾盆而下,渔夫的船触石矶而翻,自己没被水卷走,却被碰得头破血流。渔夫挣扎着爬上石矶,见石矶上长满了青青的嫩草,嫩草散发出浓郁的香气。疲惫不堪的渔夫顿时长了精神,他扯了一把香草,轻轻地擦拭脚上、手上和身上的伤口,血立即止住了,伤口马上就愈合了。他又扯了一把香草,狼吞虎咽似的吃进肚子里,饥饿感顿消,全身还劲鼓鼓的。渔夫知道这是仙草,就扯了一大把回去,送给村里那些有病痛的乡亲们,乡亲们服下这仙草后,久治不愈的病痛竟奇迹般地好了。这事一传十、十传百,后来大家都知道潇水河中心的石矶上长有一种能治百病的仙草。因为这草很香,又生在零陵地界,人们就将此草叫做香苓草,长草的那块石矶就叫香零山。

有人说,这只是传说故事而已,不足为信。信不信由你,香零山因盛产香苓草而得名,有籍可考。据史籍载,西汉元鼎六年(111),汉武帝开始建立零陵郡时,景色秀美的香零山盛产一种名贵的香草,形状酷似芳香的“罗勒”,清香四溢,胜于椒兰。皇帝知道后,便将此草定为贡品。年复一年,贡品数量逐年倍增,香草采尽,仍然不能满足皇宫的需要。清光绪《零陵县志》载:香零山“地产香草,其叶如罗勒,香闻数十步,唐世上供,郡人苦之,刺史韦宙奏罢之。”可见香零山上产香草,是真有其事,绝非杜撰。

于是,盛产香草的香零山就成了名山、宝山,成了名人雅士、迁客骚人向往的地方。

柳宗元贬居永州期间,永州的山水岩石成了他的至亲至爱,香零山是他寻芳揽胜的地方。他写有《登潇洲石矶望横江口,潭岛深回斜对香零山》一诗,对香零山作了淋漓尽致的描绘和无限深情的吟唱:

 

隐忧倦永夜,凌雾临江津。

猿鸣稍已疏,登山娱清沦。

日出洲渚静,澄明晶无垠。

浮晖翻高禽,沉影照文鳞。

双江汇西奔,诡怪潜坤珍。

孤山乃北峙,森爽栖灵神。

洄潭或动容,岛屿疑遥振。

陶植兹择土,蒲鱼相与邻。

信美非所安,羁心屡逡巡。

糺结良可解,纡郁亦已伸。

高歌返故室,自罔非所欣。

 

明代的地理学家徐霞客对香零山的奇异风光和飒爽英姿也有过精彩的描述。明崇祯十年(1637)春三月十四日,徐霞客在永州揽胜,见到了思慕已久的香零山,欣喜之情溢于言表。他在《楚游日记》中写道:“下舟溯江,渐折而东,七里至香炉山(即香零山),山小若髻,独峙于西岸。山,江中乃石骨攒簇而成者。其上佳木扶摇,其下水窍透漏,最可异者,不在江之心,三面皆砂碛环之,均至山足则决而成潭,北、西、南俱若界沟,然沙逊于外,而水绕其内,其东则大江之奔流矣。盖下流之沙不能从水而上,而上流之沙何以不逐流而下,岂日夜有排剔之者耶?亦理之不可解也。”香零山在潇水中的形胜,以及香零山上“佳木扶摇”的奇异风光,令见多识广的徐霞客老先生“亦理之不可解也”,可见香零山是何等秀丽、何等的风光了!

唐代文学家、有“诗豪”之美誉的刘禹锡对香零山及零陵香草情有独钟,相思有加。他心怀千千结,将娥皇、女英的芳魂喻为零陵香草而流芳百世,深情而又满腹相思地写下了一首《潇湘神》:

 

潇水流,湘水流,九疑云物至今愁。

若问二妃何处所?零陵香草露中秋。

 

“香零烟雨”系永州八景之一。对于香零山,我早就心向往之,那美丽的传说故事,己深深地刻进了我的记忆里,那清香四溢的香苓草,总是葳蕤在我的梦里,使我的梦有了草绿的颜色,有了芬芳的滋味。在春风又绿潇湘枝的三月,我与一位远方来的朋友终于拜访了香零山。

这是一个烟雨迷蒙的天气。朋友有些担心,说这样的天气恐怕看不好香零山。我告诉他:这样的烟雨天气,是观赏“香零烟雨”胜景最好的日子,烟雨中的香零山方有看头。而且这样的烟雨,说它似烟而非烟,说它似雨而非雨,就是走在这样的烟雨里,也别有一番情趣,别有一番韵味,正所谓沾衣不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朋友便说,去吧去吧,显得有些性急的样子。我与友人在冷水滩上车,半个小时的车程就到了永州古城,在古城的城标处下了车,冒了这种挺有诗情的杏花烟雨,迎着这种挺有画意的杨柳春风,向香零山走去。

路上不湿,比较好走。田畴上,菜花正黄,蛙鼓声声在唱,天上不时飞过布谷鸟,洒下一串串绿色的音符。远远地,我们望见了香零山。我们停下脚步,只见烟雨迷蒙中,香零山时隐时现,就像飘浮在天庭上的一处楼阁,又像潇水河中的一朵出水芙蓉,朋友啧啧称赞说,你要不说那是香零山,我还真以为那是天上楼阁哩。朋友取下随身携带的高级相机,调好光圈,对准焦距,摄下了这人间的仙境——烟雨迷蒙中的香零山。

观赏了一会儿,我们迎着香零山走去,到潇水河边时,香零山越来越清晰了,朋友寻找着角度,继续为香零山拍照。

位于潇水河中心的香零山地势险要。前些天涨过一次桃花水,此时的潇水不是很碧绿,它涌着浪花,泛着涟漪,滚滚滔滔地向西流去,水面上飘着桃花的花瓣。香零山巍然屹立在河中央,像一位凌波仙子似的,显得潇洒而又飘逸。山上的建筑叫观音阁,在迷蒙的烟雨中显得如梦如幻。据《永州府志》载,观音阁建于清同治癸酉年(1863年)。那时的香零山,香苓草已被采尽,成了光秃秃的一座石矶。每逢春夏季节,潇河涨水,过往船只、木排稍有不慎,即触矶船翻排散,尸横河上,其状惨不忍睹。为了“镇邪驱妖”,邑绅黎得盛,抗法名将王德榜等人捐献出银两,在香零山上建起了观音阁,又到佛教圣地南岳请来了一尊观音菩萨置阁内,以期保佑河中过往船只、木排的安全。后来,又招僧侣若干居其内,设救生船只若干,雇请专人役使。涨水时,白天鸣钟,晚上点灯报警,使往来船只、木排绕山而过,大大地减少了凶险。观音阁的修建,为香零山增添了无限的生机与秀色。

朋友从不同角度拍摄了十余张香零山的照片,又要我以香零山为背景,为他拍了两张全身照。也许是一孔之见吧,镜头里的香零山就像一位刚刚出浴的美女,显得袅袅娜娜,风姿绰约。照完像,朋友提议到岛上去看看。

是得到岛上去看看。朋友自远方来,来一趟永州不容易,见他对香零山这般挚爱、这般着迷,无论如何不能扫他的兴。要上岛必得要船。我们来到村里,找到一户人家,讲好了价钱。他的船泊在上游处的河湾里,我们坐上船,船顺流而下。船老板是位壮年汉子,船近香零山时很小心地靠了岸。待他把船系好,我们沿石阶攀上了山顶。山上早就没有了僧侣,观音阁的门紧关着。站在岛上,犹如是站在船上一般。滔滔潇水翻卷起浪花,向西奔去;香零山就像一艘画船似的,劈波斩浪,逆流而上。有燕子贴着水面飞来飞去,昵喃声声,增添了我们观赏的情趣。

“美哉,香零山!美哉,潇水!”朋友张开双臂,像朗诵家一样地朗诵起他即兴而发的朗诵诗来。受了他的感染,“啊!——”我也感情充沛地拖长了声调,抒发起心中的所感所爱来。

这时,阴沉的天空渐渐明朗起来,不一会儿,太阳钻出云层,露出盈盈的笑脸。我们的心情兴奋得到了极点,大叫“天助我也!”向南岸眺望,南岸是蜿蜒起伏、连绵不断的山峦,在阳光的照耀下,是一片葱绿的颜色,在那片葱绿的颜色之中,有一缕缕白色的烟雾袅袅地升起,连成一片,成了一朵朵飘忽在山间的白云。朋友看得如痴如醉,我则看得如梦如幻。向北眺望,北岸是一片充满了希望的田野,人们正在田野上耕耘、播种,一片热火朝天的场面。田野上一幢幢白色的楼房,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远处的永州古城,更是多姿多彩,分外妖娆。

如果不是脚下有潇水的波浪哗哗作响,我们真不知天上人间。这时,一串长长的木排从东边飘了过来。我们向排上的汉子招手,打啊嗬,木排上的汉子们也友好地向我们打了一声悠长的啊嗬,唱起了山歌:

    撑排篙子九尺长,撑了小河撑大江;

    木材运到城里去,盖起高楼好风光……

在长长的哟嗬声中,木排绕香零山转瞬即过。那粗旷的山歌声,仍萦绕在我的耳畔,仍在潇水的波面上荡漾。

太阳躲进云层,天空中又下起了迷蒙的烟雨。我们下了香零山,渡船到了北岸。走在锦绣般的原野里,我与朋友再一次回头遥望,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发出了这样的惊叹:

啊,烟雨香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