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彭楚明文集彭楚明散文集:踏歌潇湘
信息搜索
何仙观
 
彭楚明散文集:踏歌潇湘  加入时间:2009/11/30 15:31:00  admin  点击:4896

 

何仙观

 

 

  在永州之野,有没有一处人间仙境?

  回答是肯定的:有!

  这处人间仙境,就是古城零陵富家桥镇的何仙观。

  我曾经观看过一幅《八仙飘海》图,图中有八位神通广大的神仙。惟一的那位女神仙何仙姑,就诞生于永州之野的何仙观。

  这究竟是传说,还是史实?我不得而知。但在《中国人名大词典》中,有关于何仙姑的记载;《永州府志》和《零陵县志》中,也曾肯定确有其人。在这些辞书和志书中,都说何仙姑是唐朝零陵进贤乡(今何仙观)大闻洞人。

  小时候,我听过关于何仙姑的民间传说。传说中的何仙姑很美丽、很聪明、很善良、很孝顺,她为民除害,有翻江倒海的本事。相传何仙姑家里很穷,父亲早逝,母女二人相依为命。母亲染病,长年卧病在床,小小年纪的何仙姑就能操持家务了,每天到山上采摘野果奉养母亲。村人们都夸她聪明伶俐,是个十分孝顺的乖女儿。十四岁那年,何仙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位“神人”给她吃了一些云母粉,从此她就感到身子轻飘飘的,上山下山竟不费一丁点力气。她整天笑嘻嘻的,帮乡亲们干这干那,像一位花仙子似的。有一天,何仙姑在山上摘野果时,遇到了一位奇异的老者。老者见她小小年纪就上山采野果奉养母亲,就给了一颗仙桃给她吃,并告诉她:吃了这颗桃子就会长生不老。老者还指点她如何进行修炼。不久,何仙姑按照老者的指点,住进了虎形山,在山下的一个石洞——红玉洞里进行修炼。

  传说山下的贤水河里有一条鲤鱼,得道成精后,专干危害老百姓的坏事。每年的春夏时节,它就呼风唤雨,把贤水河搅得浊浪排空,滚滚洪水淹没贤水河两岸的庄稼和农舍。鲤鱼精趁此机会吞食农家小孩和家畜,老百姓恨透了它,却又拿它毫无办法。在红玉洞里潜心修炼的何仙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发誓要制服这条作恶多端的鲤鱼精,为民除害。几年之后,当鲤鱼精又施淫威时,何仙姑手执双刃剑,从红玉洞里一跃而出,轻飘飘地站在浊浪排空的波峰浪尖之上,指着鲤鱼精厉声吼道:“孽障,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那鲤鱼精自恃得道成精,法力无边,见一个黄毛小丫头跟它叫板,顿时恼羞成怒,腾空一跃,欲把何仙姑吞入腹中。何仙姑躲过鲤鱼精咄咄逼人的气势,在山上、空中、水里经过一番殊死的较量,鲤鱼精败下阵来。何仙姑欲杀了它为民除害,鲤鱼精苦苦地哀求道:“求仙姑剑下留情,放我一条生路,在下再也不敢为非作歹、伤害百姓了。我甘愿作你的坐骑,永远伺候你。”何仙姑见鲤鱼精真心悔过,也就原谅了它,将它作了自己的坐骑。在后来飘海时,这条改过自新的鲤鱼精还真的帮何仙姑大显了一番神通哩!

  何仙姑制服鲤鱼精、修道成仙的事,很快就秉报到了朝廷。唐光宅年间,武则天知道了此事,就派了使臣来,要何仙姑去京城面圣。何仙姑心里不愿,在路过永州时,便甩开了使臣,在永州隐居下来。据《永州府志》载:“天宝九年,都虚观会乡人斋,有五色云起于麻姑仙坛,众皆见之,有仙子飘缈而出。道士蔡天一,识其为何仙姑。大历中,又观于小石楼峰,刺史上其事于朝。”人们这才知道何仙姑已经成仙升天了。后来人们还得知,给何仙姑云母粉和桃子吃的那位“神人”、“异人”,就是何仙姑的师傅吕洞宾……

  这个美丽动人的传说故事,深深地印在了我少年的记忆里,渴望着我的思念,浪漫着我的情怀。对于人间仙境的何仙观,我心里有了一种热切的向往。

  读中专和参加工作后,我多次路过富家桥镇,都与何仙观失之交臂。1983年9月,我调零陵文化馆工作,有了去何仙观的机会。是年的12月份,馆领导安排我去何仙观乡了解调研群众文化工作,这正合了我的心意。那是一个下着小雨的天气,北风萧瑟,寒气袭人,下午5点多钟到乡政府时,已近黄昏。吃了晚饭后就向文化辅导员了解情况,一直忙到深夜十二点多钟。其间又接到馆里来的电话,要我明天搭早班车回馆里,另有新的工作任务安排。第二天早晨六点多钟,我就搭早班车回了县城。对何仙观的水光山色和风土人情,我一点也不曾了解,心里不由得生发出一丝的遗憾。继而又想,既然已到县文化馆工作,还愁没有到何仙观去辅导、调研群众文化工作的机会吗?可到了1984年的6月,零陵县一分为二,成立了永州市和冷水滩市。何仙观属永州市,我则去了冷水滩。这下,我为我没能好好地看看何仙观,心里简直懊恼得不行!

  到了冷水滩,由于忙于工作,几次想去何仙观都没有去成。2006年初冬的一天,沾了宣传部同事陈锦和先生的光,我与青年画家胡可夫先生搭乘小车奔何仙观而去。

  陈锦和先生是土生土长的何仙观人,心里对家乡的这处人间仙境充满了挚爱之情。一上车,他就滔滔不绝为我们介绍起何仙观的风土人情来,给我们讲起关于仙人沟的故事来。原来,这里山青水秀,不但和尚道士喜欢这里,神仙也向往这里。传说天上有两位神仙,见这里风和日丽,景色迷人,就带了棋子,降落在山头上下棋。下着下着,他们竟忘记了时间,忘记所在。玉皇大帝不见了这两位神仙,就差仙童四处寻觅,见两位神仙正在凡间下棋,仙童传达了玉帝的圣旨。两位神仙急忙起来,两双脚在山上踩出了一条沟来,然后就急忙升到天上去了,连棋子也忘记带走。现在那座山的山顶上有一条很深的石沟,沟中有一个硕大的像人的脚印,后来人们就把这地方叫做仙人沟。仙人沟四周的山上还有仙人散落忘了带走的棋盘和棋子。

  我相信这动人的传说,相信仙人到这儿来下过棋。我再看三面的高山时,仿佛看见山上氤氲着丝丝缕缕的仙气。

  干岩头村的古民居群,犹如这块人间仙境的琼楼仙阁,吸引住了我们热切的目光。

  干岩头村坐落在三面青山的环抱之中,村后的群山叠绿铺翠,一座座山峦连绵起伏,形状极像锯子,村子的左边(北面)一座大山青石裸露着铺下来,这青石犹如挂在板子上;村子的右边是打鸟岭和牛郎岭两座高耸的山峰,每当太阳从东方升起,两座山峰就像朝阳的两只凤凰;村子的前面是宽阔的稻田,有进水河和贤水河在村前汇合。整个村子就像坐落在一把太师椅上,明朝户部尚书周希圣、晚清重臣周崇傅就是这座周家大院的骄傲,周崇傅用了四句话来形容干岩头的地形与地势:“左边青石挂板,右边双凤朝阳;门前二龙相汇,屋后锯子朝天。”

  干岩头的古民居群由六个大型宅院组成,村口立有一碑,碑上“干岩翰林多顶子,明末清初留古绩”格外醒目。据有关资料介绍,干岩头古民居群是明代景泰(14501457年)到清光绪年间(18751909年)相继建成。全村虽然不是统一布局设置,但建筑风格却非常相似,每个宅院都成为一个独立的单元。宅院的建式都是“一颗印”的结构形式,按一正两排侧(横)或一正三排侧(横)屋的结构布局。六个院落中最有名的当属“尚书府”,保存得最好的当属周崇傅故居了。

  尚书府为周希圣所建。周希圣(15511635年)生于干岩头,中举后授予四川成都华阳县令。他为官清廉,秉公执法,因政绩突出,最后官至南京户部尚书。传说尚书府是周希圣在任尚书期间修建的。房屋建筑制式是重檐屋顶,显示了主人不一般的地位和身份。如今的尚书府,只保存了门楼和一进旧堂屋,门楼上的“尚书府”匾额依然闪耀着历史的光芒。

  周崇傅是周希圣的第十五代孙。他生于1830年,卒于1892年,系清末湘军负责后勤给养的主要将领之一。光绪八年之后,随左宗棠出镇两江整饬纲,“处盐场腥膻之区,丝毫无所沾染”,可见其为政清廉。其故居是周崇傅回永州时开始修建的。宅院坐西朝东,结构四进正屋,北边是三排侧(横)三栋屋,南边是二排侧(横)三栋屋和花园,正大门楼上有一对联:“石蕴玉而山辉,水含珠而渊媚。”道出了该院落的文化底蕴。

  参观完古民居院落,时间已到了正午。我们心旷神怡地走在这冬日的田间小路上,被钻出云层的太阳朗朗地照着,浑身觉得暖洋洋的。回过头,我再一次看这些古民居时,觉得阳光下的这些古民居群,就像一幅民俗风情画,与这人间仙境简直浑然一体。

  正当我们为到哪里去吃午饭而犯愁时,陈锦和先生告诉我们,今天的午饭,就安排在红玉洞里!

  哇噻!我们兴奋得大喊大叫起来。

  红玉洞曾是何仙姑潜心修道的地方。在红玉洞里吃午饭,一定会别有一番风味风韵。

  红玉洞就在虎形山下的公路边,洞口已被装饰成了一家酒店。清康熙零陵县令王元弼曾游览过红玉洞,吟咏过一首《红玉洞》的诗,诗曰:

 

洞门昨夜西风起,

木叶萧萧堕泉水。

水边草蓼正凝秋,

红玉却看图画里。

 

      如果是从对面的山上看过来,红玉洞真的就像在一幅图画里,显得神秘莫测,有些如梦如幻。

  我们一行人来到了红玉洞前。尽管外面北风萧萧,一走进洞里,顿觉温暖如春。

  红玉洞比较宽敞,深约二十米,有几个小洞相通。洞内没有用彩灯装饰,也没有何仙姑修炼的塑像,这确实是红玉洞的一大遗憾。主人开了白炽光电灯,我们在洞内游览了一遍,穿过两个小洞,来到了上面的洞口,有佳肴的芬芳扑面而来。主人告诉我们,他开的这个红玉酒家,是沾了何仙姑的光,生意红红火火,特别是酷暑季节,来这里就餐的客人特别多,一是来这里品尝山珍野菜,二是来这里享受清凉,三是来这里休闲观光,真是一举数得。

  从上洞下来,服务员已经把香喷喷的佳肴端上了桌子。桌子就摆在红玉洞中。除了三个荤菜外,其余的都是素炒冬笋等山上的几味野菜。酒是农家米酒。我们都吃得非常尽兴,喝得也非常开心。几杯米酒下肚,我们身子竟有点飘飘然起来,仿佛来到了神仙洞府。

  我的感觉没有错。红玉洞,本来就是神仙洞府;何仙观,本来就是人间仙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