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彭楚明文集彭楚明散文集:踏歌潇湘
信息搜索
西岩享幽
 
彭楚明散文集:踏歌潇湘  加入时间:2009/11/30 15:29:00  admin  点击:1521

 

西岩享幽

 

 

   那是一个长江发大水的夏天。  

   那是一个烈日炎炎的夏天。

   那个夏天,我的心情简直是坏透了。初为一局局长的我,被局里的干部职工集体上访而弄得筋疲力尽,又为前任负责人留下的几百万元债务天天被人缠住讨债而苦恼不堪,更为一些上司的无理训斥而心灰意冷。我受不了都市的酷热和烦躁,更受不了一些沽名钓誉的小人在我深受创伤的伤口上撒盐。我气愤而又恼怒,我焦躁而又不安,我的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我想我该找一个处所,一个幽静的处所,稍事休息一下,自己好好地为自己疗一疗心灵的创伤,以便抖擞精神,恢复自信,迎接来自各方面的挑战。什么地方才是最幽静的处所?我想到了永州西岩。

  不错,是永州西岩。

  西岩,又名朝阳岩,位于永州古城零陵区潇水西岸的朝阳岩公园内。据说,唐代诗人元结任道州刺史时,来永州公干之暇,与一群文朋诗友泛轻舟畅游潇水时,发现此岩独特,岩石向东,洞口东开,晨迎朝阳,遂命名为“朝阳岩”,不久便作了《朝阳岩铭》,又赋《朝阳岩诗》。朝阳岩从此充满了诗情画意,名播四海,墨人骚客纷至沓来。

  西岩与朝阳岩,虽然一岩两名,有其深厚的文化底蕴,但我还是喜欢西岩这个名字。柳宗元《永州八记》中的首记,是《始得西山宴游记》。西山成了文学史上的一座名山,而西岩则位于潇水西岸的西山脚下,沾有西山的灵光、灵气。

      柳宗元《渔翁》一诗也称她为西岩:

 

渔翁夜傍西岩宿,晓汲清湘燃楚竹。

烟销日出不见人,欸乃一声山水绿。

回看天际下中流,岩上无心云相逐。

 

  西岩,不但古典,而且还氤氲着诗情画意。叫她西岩,更符合她的身份,更体现她的涵养,更贴近她的气质。

  那天,我是揣着焦躁不安的心情走进朝阳岩公园的。

  走进园内,一棵棵樟树撑开绿色的华盖,花园里百花竞艳,给人以一种赏心悦目的快感。走在曲径通幽的小路上,那浸润着满园绿色的熏风迎面扑来,不但拂去了我一身的燥热,一身的疲惫,也拂去了我久积心头的丝丝烦恼。不见飞来飞去的鸟儿,却闻鸟语,或脆亮,或婉转,或悠长,尽管游人如织,但整个园内却显得十分的幽静。

  我非常喜欢这样的幽静。

  沿着曲径边走边瞧,走了十几分钟的光景,就到了西岩。岩石上建有一亭,红色的廊柱,红色的琉璃瓦,它面水依山,被蓊蓊郁郁的层层翠绿所掩映,有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意境。岩石的后边,建有一祠,名唤寓贤祠,祠内设有花圃,花圃内蝴蝶蹁跹起舞,花香袭人。游罢红亭和青祠,我的心情渐渐地开朗起来,身上没有了燥热的感觉,心里也没有了烦闷的心绪。我觉得,现在该是到岩洞里去享受西岩清幽的时候了。

  西岩为石灰石溶洞,岩洞左右石壁互抱,形成天然的拱形。我沿着寓贤祠的石级小径,小心翼翼地向岩洞里走去。

  西岩不像桂林的芦笛岩、七星岩那样靠五颜六色的灯光来装扮得富丽堂皇,她不需要装扮,更不需要粉饰。她天生丽质,以她的怪异、峭拔雄浑来显示她的多彩多姿;以她的深邃、旷达显示出她的大度和幽奇。走进洞内,就像走进了一条历史的隧道、艺术的隧道。洞内有垂泉,泉水像弹拨着的弦琴似的,淙淙作响。那清冽的泉水,令我一身轻爽,暑气全消。我就跟着这泉水,沿着“回曲”,不一会儿,就到了岩门口。

  岩门口,流动着碧绿的潇水。

  清凉的风迎面吹来,令我心旷神怡。

  我望着缓缓流动的碧绿的潇水,江面上有几叶轻舟在捕鱼,橹声欵乃,像吟着一首诗。

  岩门口是一块方丈宽的平地。此地东面临水,其余三面皆石壁陡立,高四五丈,形成一个更高大的拱形石窟。石壁上“何须大树”、“高岩幽窟”的题刻,道出了西岩的真谛。

  导游告诉我,这里曾是“渔翁夜傍西岩宿”的地方。这话我信。夜宿西岩,有星光朗照,有清风撩人,有虫鸣相伴,有潇水入梦,比夜宿五星级宾馆的总统套房更有诗情,更有韵味。

  导游还说,这里是西岩神采飞扬的地方,是西岩最精华的部分。那怪异的石壁上,文人的题刻甚多,有元结的《朝阳岩铭》和《朝阳岩诗》,有柳宗元的《渔翁》和《江雪》,有周敦颐、徐霞客、何绍基等等名人的题刻。这块原本不起眼的石壁,因了这些名人的题刻,整个地生动起来,形象起来,美轮美奂起来,成了诗、书的艺术长廊。

  我静静地默读着这怪异的石壁,欣赏着石壁上的诗词和书法艺术,忘记了时间,忘记了所在。在这些题刻中,“幽”成了歌颂西岩的主题。文人骚客们对西岩的幽静、幽奇、幽美、幽丽、幽邃、幽雅、幽香等等大唱赞美之歌。

  元结的《朝阳岩诗》,赞她的幽奇:

 

朝阳岩下湘水深,朝阳洞口寒泉清。

零陵城郭夹湘岸,岩洞幽奇当郡城。

荒芜自古人不见,零陵独有先贤传。

水石为娱安可羡,长歌一曲留相劝。

 

  清朝文人黄佳色的《夜泊朝阳岩》,把我带进了一个如梦如幻的人间仙境:

 

为爱朝阳作胜游,今霄独自泛轻舟。

石台花影三更满,佛阁江声五月秋。

祗树婆娑眼古篆,渔歌欸乃起沙鸥。

夜深虚听流香洞,香入孤篷梦亦幽。

 

明朝文人潘节的《游朝阳岩》,让我忘记了人间的烦恼,忘记了人间的忧愁,如释重负,一身轻松:

 

 三年两度此岩游,风景撩人兴未休。

 峭壁拂云悬北望,落花随浪付东流。

 洞天寂寂红尘远,石磴登登白日浮。

 闲向东风问何处?荒村茅屋肯忘忧。

 

  置身于人间仙境,置身于诗词和书法艺术的意境之中,我整个身心都陶醉了。我点燃一支烟,咀嚼着这些脍炙人口的诗句,心灵已没有了创痛的感觉。我要好好地领略西岩的幽静,好好地享受西岩的幽静,让那些甚嚣尘上的名呀,利呀,统统地见鬼去吧!

  我继续欣赏着石壁上的题刻,读到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林伯渠的《路过永州游西岩作》:

 

洞泉泠泠似清磬,

危倚石栏恰可听。

一滴终须归大海,

几人到此悟平生。

 

  林老的诗让我心潮澎湃起来。我注视着从西岩里流出的泉水,泉水清冽,氤氲着花草的馨香,泉水汩汩地流着,唱着歌儿,撒着欢儿,流入碧绿的潇水,加入了潇水的大合唱。我想,也许西岩这一泓清泉到不了大海,她或许在奔向大海的旅途上浇灌了果园,浇灌了庄稼;或许成了潇水和湘水上的一朵小小的浪花;或许会被炎炎的烈日蒸发。但她并不气馁,并不烦恼,依然将自己的细流无私地注入潇水,执着地去追求、去奉献。我被林老的诗情感动着,被这清洌的泉水感动着。是的,人生又何偿不是这样呢?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顺利地到达胜利的彼岸的。到达不了彼岸不要紧,重要的是不能放弃对崇高目标的追求,不能放弃对美好事物的奉献。尽管人生的旅途上有风雨,有坎坷,有荆棘,但追求是美丽的,奉献也是美丽的。

  我喝了一口这清冽而香甜的泉水,五脏六腑都舒服起来。

  望着滚滚北去的潇水,我想到了我自己的责任。

  望着阳光下的永州古城,我对自己、对生活、对事业充满了希望。

  这希望,来自于对西岩的感悟,来自于对西岩一泓清泉的感悟。

谢谢你,西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