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彭楚明文集彭楚明散文集:踏歌潇湘
信息搜索
永州巷陌
 
彭楚明散文集:踏歌潇湘  加入时间:2009/11/30 15:27:00  admin  点击:2740
 

永州巷陌

  

 

永州巷陌,是一幅幅淡雅的民俗风情画。

  永州巷陌,飘荡着陈年老酒的阵阵窖香。

  朋友们来永州,在饱览了永州之野秀美的山水风光之后,千万别忘了逛逛永州的巷陌。永州巷陌,或幽深曲折,或古朴典雅,或富丽繁华,置身其中,会给你一种别样的美的惊喜、美的享受。

  不信,就请你随我走进永州的巷陌……

  

水晶巷

 

  水晶巷,是永州古城零陵最古老的一条街。

  零陵、永州;永州,零陵,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地方两个名称。地方区域,各个朝代辖境虽然有大有小,但九嶷山和潇湘二水源流,始终是它的核心。

  据有关史料称,距今四千多年前,我国氏族公社晚期,南方的缙云氏后代,在长沙建立三苗国,永州属三苗的江南地,舜灭三苗,受禅即帝位,后来南巡,“崩于苍梧之野,葬于江南九嶷,是为零陵。”零陵之名,始见于典籍。西汉元鼎六年(前111年)设零陵郡时,就有了零陵县。或许从那时起,或许再稍晚一些时候,零陵城内就有了水晶巷这条窄窄的街道。但那时它不叫水晶巷,或者另外叫什么名字,笔者就无法稽考了。街道两旁民居的秦砖汉瓦,足以显示其这条街道的古老。

  唐朝以前,永州之野盛产一种叫水晶的东西。这水晶,就是无色透明的结晶石英,能在漆黑的夜里发出蓝幽幽的光亮来。人们就把这东西从山上挖了来,拿到城里来换取布匹等日常生活用品。水晶巷虽然是窄窄的一条小巷,唯其窄,就更显示了它的热闹与繁华。街道两旁几乎都是店铺。一些有经商头脑的店主,看到了石英的价值,就从农民手中收购过来,然后再卖给城里的居民。对于这种稀罕物石英,人们自然是趋之若鹜,就连南方的全州,北方的衡州、潭州等地的商人都前来永州采购水晶,大发水晶财。这条窄窄的小巷经营水晶的店铺就多了起来,形成了水晶一条街。水晶巷大概得名于此吧。

  有人说,这有些牵强附会。我也觉得有些牵强附会。但水晶巷却是水晶巷,它经历了两千余年的沧桑变迁,一点都不假。

  水晶巷除了繁华的景象之外,还流传着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

  《八仙漂海》图里的八仙之一何仙姑,就诞生于零陵县的何仙观。自从何仙姑修炼得道后,她制服作恶多端的鲤鱼精,顿时名声大振,轰动了当时整个朝野。唐光宅年间,武则天知道了此事,派了使臣来零陵,命何仙姑去京城面圣,秉告武则天长生不老的仙方。何仙姑心里不愿,在路过零陵时,便使了一个隐身术,甩开了使臣,在零陵隐居了下来。何仙姑在零陵的隐居之所,便是水晶巷的一幢旧民宅。

  隐居在水晶巷里的何仙姑继续潜心修炼。一年,永州之野几个月没下一滴雨,山塘干涸了,就连潇水河也断了流,水田干得开了坼,旱土干得冒青烟。接着又来了瘟疫,老百姓们饿的饿死,病的病死。

  这可急坏了何仙姑。她坐不住了,发誓要拯救永州的百姓。一天,她来到了永州城西的芝山上。这芝山上长着一种草叫芝草,不但能充饥,还能治百病。对流行的瘟疫有特效。她把自己的房子收拾干净,当天夜里就从芝山上采回了满满一屋子的芝草,第二天天一亮就打开大门,告诉人们这芝草不但能充饥,还能治瘟疫。大街小巷的人们和乡下的人们晓得了信,纷纷涌向水晶巷。何仙姑则化装成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婆婆,笑吟吟地把芝草分发给大家,分文不收。那年芝山上的芝草长得特别茂盛,满山都是。每天夜里,何仙姑上山采芝草,每天白天就把草分发给众人,一个月之后,就把瘟疫赶跑了。永州的老百姓,人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待人们要好好地谢谢这位老婆婆时,老婆婆却不知去向,留下一座空空荡荡的房子。

  唐元和元年冬天,在长安城里闹革新的礼部员外郎柳宗元被贬到了永州,成了一名无职无权的“员外置”。开始住龙兴寺,因龙兴寺连续发生了四次大的火灾,柳宗元不得不搬进了法华寺。法华寺又名高山寺,建在永州城内的最高处。从法华寺的石板路下来,便是水晶巷。水晶巷是柳宗元经常漫步、驻足的地方。

  在永州,柳宗元不但写得一手好文章,而且还好为穷人打抱不平。在水晶巷就流传着一个柳宗元为穷人打抱不平的故事。

  一天,柳宗元与表弟卢遵来水晶巷漫步,却见前面布店的店老板怒气冲冲地抓破一农夫身上的衣衫,并恶狠狠地将农夫打翻在地。柳宗元急忙走上前去,拖开布店老板,问为什么要打这位可怜的农夫?店老板知道他是柳司马,便说,这贱人挑着粪从我门前过,将粪水泼到了我店铺前,污了我的店铺,你说该不该打?柳宗元一看,果然见一担粪水摆在当街,臭气冲天,原来是这么回事,柳宗元说:“店老板,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人家是不小心为之,你何故要撕破人家的衣衫,把人家打得头青脸肿?快扶起人家,跟人家道个歉吧!”

  店老板鼻子哼了一声说:“要我向他道歉,除非日头从西边出来!”

  柳宗元说:“你打了人家,已经犯下大错,就该向人家道歉!”

  布店老板仗着县衙和府里有人,根本没把柳宗元放在眼里。他指着柳宗元的鼻 子说:“你柳宗元算什么角色?一个被朝廷贬下来的罪人,敢管老子的闲事?”

  柳宗元说:“这个闲事我管定了!”

  店老板说:“人是我打的,衣服也是我撕烂的,你想怎么样?”

  柳宗元扶起那位农夫说:“这担粪水就不要了,我帮你写状子告他去!”

  店老板望着柳宗元的背影哈哈大笑起来:“这县衙和府里的官员们哪个不向着我?你们去告吧,老子等着!”

  不久,零陵县衙的判决下来了,店老板赔偿农夫所有的损失,并在店铺门口,当着街坊邻居向农夫赔礼道歉。

  店老板找到县令大人,县令大人说:“这事你错了……”店老板气呼呼地说:“就是我错了,也不能判我错呀!”店老板不服,上告到永州府里。不久府里的判决也下来了,维持零陵县衙的判决。店老板找到刺史老爷,说:“你堂堂刺史,难道怕他一个司马不行?”刺史叹了口气说:“你道这柳宗元是个什么人物?想当初他在长安城里闹革新,朝廷的宦官、地方的藩镇哪个不怕他?如今他在永州写的文章,皇帝老子读了也惧怕得直冒汗。我一个小小刺史,怎敢枉法判决?罢了,罢了,你就退财消灾吧!”

  店主无可奈何地赔偿了农夫的一切损失,还把农夫请到自己的店里,放了一挂鞭炮,当着街坊邻居的面,向农夫赔礼道歉。这位不可一世的布店老板,终于威风扫地。

  柳宗元受到了永州百姓的爱戴,一个个都伸出拇指说:“好个柳司马,虎死还不倒威哩!”

  何仙姑隐居过,一代文学大师柳宗元又经常光顾,水晶巷真个不同凡响!

  宋、元、明、清,水晶巷仍是零陵城十分繁华的一条小巷,两旁的房子几乎都是店铺,有布匹店,日杂店,木器店,客栈和茶楼。据清《零陵县志》记载,宣统三年,零陵有当铺两家,均设在水晶巷。当铺牟利较高,典当者或迫于生活,或应付急需,以金银首饰、衣服、家具等低价当给当铺。金银首饰一般估价为原价的七八成,衣服为五六成。小当当期为三至四个月,大当半年或一年,月息253分。赎当不满一月者按一月计息,超期6天以上加一个月计息。逾期不赎者为“死当”,当物归当铺自行处理。民国时期,因货币贬值,当铺风险极大,遂相继歇业。

  也许是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吧,如今的水晶巷已不再繁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在零陵县文化馆工作时,经常到水晶巷流连漫步。那时的水晶巷,已没有了店铺,两旁的民宅,仍见古朴的风貌;从一间间房舍的房壁,我依稀看见了昔时开过店铺的迹象,由此就想到了它的繁华和富有。特别是夏日的黄昏,我喜欢走这条小巷,因为有穿巷风,所以就显得比别的街巷凉爽。居民们都敞开着自家的房门,或开着电风扇,或摇着蒲扇,坐在桌前津津有味地吃着晚餐。闻得到酒香,肉香,那瞿瞿的喝螺声,在这条小巷里演奏成一曲大合唱,撩人情思,令人向往。零陵喝螺,是零陵的一道名菜,入口生津,味道鲜美,食后难忘。零陵喝螺家家会做,春夏秋冬四季皆食,如今已摆上了星级宾馆饭店的餐桌。走进水晶巷里,置身于一片喝螺声之中,简直是一种享受。

  我还记得一个三月天的上午,那天下着雨,我穿过水晶巷到正大街的一位朋友家里去。我从中山路一脚踏进小巷,就觉得这雨下得挺有诗意,走着走着,就觉得这水晶巷也有了浓浓的诗情和诗意。而且在我的前面,走着一位穿高跟皮鞋、撑着花布伞,面容姣好,身体袅娜的姑娘。姑娘迎面向我走来,拨身过路时,她竟向我嫣然一笑,一缕芬芳向我袭来。我回过头去,望着她的背影,目送着她出了小巷。我心里一个激灵,想起了戴望舒,想起了戴望舒的《雨巷》。于是就感叹那姑娘:“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她匆匆地飘过,“像梦一样地凄婉迷茫!”

  今年四月的一天,我从冷水滩来到零陵,约上零陵区委宣传部的好友袁忠民先生一同逛水晶巷。驱车来到正大街,我们向南面而行。在这条街上,西边有古楼巷,三多坊;东面有总督巷、水晶巷。过了总督巷不远,就是水晶巷了。巷口有一门楼,古色古香,书“水晶巷”三字。我们驻足望了一会儿,便走进了小巷。

  水晶巷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繁华、秀美的风光不再。青石路有的地方已经没有,有的地方已经被沙土所覆盖;房舍有的被拆除,有的已经衰败。看着这幅景象,我心里不由得生发出一种悲凉之感。

  忠民兄告诉我,零陵区正在加紧对旧城区的规划改造,几条名巷已被列入改造之列。在改造时,将尽量保持和重现唐宋时的小巷风貌。

  我认真地听着,心里顿时有了一股暖意。

  到那时,我一定会来水晶巷观光休闲。

  我期待着会听到那一片的“瞿瞿”喝螺之声。

  我还期待着遇上一位有着“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的姑娘。

 

柳子街

  

柳子街位于永州古城零陵的西岸、潇水之滨。柳子街究竟建于何时?我无法考证,自然不知。但我敢说,柳子街肯定是依柳子庙而建。

  说柳子街离不开柳子庙。

  说柳子庙离不开柳宗元。

  公元805年,在长安城里倡导“永贞革新”而惨遭失败的礼部员外郎柳宗元,被贬为永州司马。在永州十年间,柳宗元与永州百姓结下了深情厚义,写出了一篇篇名扬千古的锦绣文章,并立下了“甘为永州民”的誓愿。公元815年,柳宗元被召回长安,接着又被发落到比永州更远的柳州当刺史。公元819年,柳宗元终因积劳积闷成疾,卒于柳州刺史任上。

  在柳宗元将要离开永州的公元814年秋天,永州的老百姓张罗着要为柳宗元盖一座庙宇,被柳宗元厉辞拒绝了。永州人民没有忘记柳宗元,宋至和三年(1056),在华严岩学宫附近修建了柳子厚祠堂,南宋绍兴十四年(1144),重建柳子厚祠堂时,将庙址迁到了河西的愚溪北岸。我们如今看到的柳子庙,是光绪三年(1877)重建的。

  建庙在先,成街在后,这是不争的事实。

  在永州,柳宗元无职无权,没有什么突出的政绩,他只是一位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文人形象。而供奉在庙里的柳子塑像,老百姓则把他当成了救苦救难的大菩萨,备三牲九礼,焚烧香火,虔诚地祭拜。

  柳宗元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座丰碑,更是永州老百姓心中的一座丰碑。祈求风调雨顺,祈求幸福安康的老百姓来了,跪在柳子菩萨跟前虔诚地礼拜;官场失意而又无处渲泄自己的愤懑的文人来了,向柳宗元塑像倾诉着他们爱国之情和报国之志;一拨一拨的人马走了,一拨又一拨的人马来了。小小的柳子庙,整日整夜,整月整年都香烟缭绕。

  当时的河西还是一片荒凉之地,到河西来拜谒柳子庙,需要渡过潇水,极不方便。这么多人来拜祭柳子,要吃要喝,要投宿,于是,就在柳子庙的东西两旁,依潺潺的愚溪,人们盖起了一座座的房子,有酒肆茶楼,有客栈伙铺……到清末至民国初年,形成了一条长达一公里的街道。这条街道,就叫柳子街。

  有了柳子街,柳子庙就不再显得荒凉和孤单。每年农历的七月十三日柳宗元生日的那天,是柳子街最为热闹的日子。一街道人家杀鸡宰羊,敲锣打鼓、舞龙耍狮,祭祀特别隆重;在柳庙的戏台上,还要唱两曲大戏。祁阳的、东安的、道州的以及广西全州的,一拨一拨的人马赶了来,在柳子街客栈伙铺里住下来;全国各地的墨人骚客们,也顾不得鞍马劳顿,急匆匆地赶到永州来,参加这隆重的祭祀仪式,向柳宗元的塑像,诉说着心里的苦衷,抒发着豪情与壮志。柳子街烘托了柳子庙的气势与氛围;柳子庙则增益了柳子街的文化张力与人文魅力。

  在零陵县文化馆工作期间,我曾几次漫步过柳子街。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双脚一踏上柳子街的青石板,我的步子就显得轻快起来,身上好像卸下了千斤重担;那些名呀利呀,官场倾轧与纷争,红尘生活中的忧愁与烦恼,此时全都抛却,心里是那样的清澈透莹。况且每一次漫步过后,我都有新的感想,新的感悟,新的期冀。

  这天,沐着暖暖的冬阳,我从潇水的街口又一次踏上了柳子街。皮鞋轻轻地叩打在青幽幽的石板上,发出只有我自己才能听得见的声响。我注视着脚下的石板。我想这石板路应该有些历史了。在它的上面,走过才华横溢的文人,走过耀武扬威的官吏,也走过心地善良的平民百姓,当然还走过许许多多行色匆匆的人,但青石板就是青石板,一方面默默地承受着人们的践踏,一方面悄无声息地记录着历史的沧桑与变迁。阳光洒在石板路上,给了我一种温暖的感觉。我抬起双眼,看石板路向前方蜿蜒。

  街道两边的房子,拆了建,建了拆,也不知拆拆建建了多少次,但它始终保持了一种古朴典雅的建筑风格,与柳子庙保持着和谐。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房子,除少数新建的外,大多数都是有些年代的了。两边的房子,都是青砖蓝瓦,飞檐翘角,一座紧挨着一座,不留一点间隙。门窗或雕花,或镂空,或雕龙刻凤,把人们的思绪牵拉到往事如烟的岁月。还有一些房子在一米余高的青砖上装着木板,一看这就是过去开过铺子的痕迹。看到这样古老的柜台,我依稀看到了过去柳子街繁华热闹的景象;房子檐柱上那一个个大红的灯笼,让我想起了柳子街过去的酒肆茶楼和客栈伙铺。如今的柳子街不过机动车辆,不设宾馆酒店,不设购物超市,为的是保护这条街道的古朴与宁静。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幅宁静如画的景象:老人们有的三个挤在一起,坐在矮凳上沐浴着这暖暖的冬阳,或说着家长里短的事情,或回忆着柳子街的历史,或谈论着柳宗元的轶事;有的在门前摆一张桌子,或玩扑克,或搓着麻将,没有喧哗,没有吵闹,是那样的悠闲自得。偶尔传来几声叫卖,那拖长了音调的零陵土话,听起来也韵味悠长,绝不让人觉得腻烦。

  我就这样走着,很散漫地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了柳子庙门前。

  柳子庙坐落在柳子街的中心位置,背负西山,面朝愚溪。它是柳子街最古老的建筑,最宏伟的建筑,是弘扬在柳子街的主旋律,是柳子街的街魂。如果没有柳子庙的话,柳子街就不复存在;即使存在的话,那也只一条极其平常的街道罢了,不值得文人骚客们流连忘返。

  在灿烂的阳光下,柳子庙显得古朴而宏伟。庙系砖木结构,三栋进深,陈设朴素。正门上方坚书“柳子庙”三个大字,两边石刻楹联:“山水来归,黄蕉丹荔;春秋报事,福我寿民”。右侧门上方题“清莹”,左侧门上方题“秀澈”。我跨进大门,拾级而上。来到后殿,我见到了柳宗元汉白玉的塑像。先生手握狼毫,眉宇间凝着冷峻,像是作思索状。我先生虔诚地鞠了三躬,感谢他对中国文学史的巨大贡献,更感谢他对永州山水的厚爱。如果先生九泉有知,看到改革开放后的永州之野如花似锦,一定会写出更多更美的有关永州山水的文章,吟出更多脍炙人口的诗篇!

  我出了庙门,继续向街西走去。大概走了三百余米吧,青石路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水泥路,再看两边的房子,少了些古朴的韵味,多了些现代的气息。到了西街口,我听到了一阵铁器的打击声。循声望去,只见有两家铁器铺,铁匠师傅们正在打制着诸如镰刀、锄头、犁铧这样的原始耕作工具。那“叮叮——哐!”“叮叮——哐”的打击声,极有节奏。这打击声就弥漫了柳子西街,飘进了柳子庙,柳宗元先生曾听到过这种铁器的打击声,并于元和八年(813年)作了《永州铁炉步志》一文,嘲讽、抨击了当时统治阶级中欺世盗名的恶劣风气。我想如今这铁器的打击声一定是慰藉了先生那颗孤寂忧郁的心。

  我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竟反反复复地走了好几个来回。漫步柳子街,我心里没有一丝儿负担,也不担心来自身前身后那些世俗的目光。我的身心是那样的轻松,又是那样的愉悦。

  漫步柳子街,是触摸一段我们不该遗忘的历史。

  漫步柳子街,是想把那具有深厚底蕴的柳文化揣进胸怀。

 

潇湘路

  

潇湘路虽然没有水晶巷、柳子街那样古老和深厚的文化底蕴,但它却是一条彰显着现代都市气派、焕发着勃勃生机的街道。

  潇湘路位于永州市市府城市冷水滩区河东。

 

冷溪弯弯一把弓,

将军骑马射蜈蚣;

狮子后面藏猛虎,

观音坐莲挡北风。

 

  这四句脍炙人口的民谣,既形象地勾画出了冷水滩城区的风貌,又生动地概述了冷水滩的文明历史。

  西汉元鼎六年(前111年)设零陵郡时,零陵县就开始出现了,同时也开始在冷水滩设衙。解放后,冷水滩划为镇建制,一直为零陵县所辖。湘桂铁路经冷水滩,并设有地区级的车站。19606月经国务院批准为县级市,19616月撤市为镇,仍归零陵县所辖。19846月,经国务院批准,将零陵县一分为二,设立永州市和冷水滩市。1996年,为建设湘西南中心城市的需要,国务院撤销了零陵地区,设立地级永州市,原永州市成了零陵区,冷水滩市成了市府城市冷水滩区。

  1984年,恢复冷水滩市的时候,冷水滩市的城区人口只有2万余人,湘江河东岸还是一片不毛之地。从1985年起,冷水滩市在河东进行了开拓性的建设,拉开了潇湘路、清桥路、梅湾路三条主干道,并在清桥路的西面建起了冷水滩市委、市政府机关大院。机关大院于198810月交付使用。昔日不毛之地的湘江河东岸,终于有了一道亮丽的景观。

  19898月,我从市文化馆调到市委宣传部工作,并于这年的12月分到了一套60余平米的套房,算是交上了好运道。一天紧张、忙碌的工作之后,晚饭后我就与单位的同事们到潇湘路上去散步。

  那时的潇湘路虽宽,但很短,从中心花坛只拉至现今的市电业局止。路面铺着沥清,街道两旁还没有什么建筑。街上很少车辆和行人来往,显得非常的冷清。

  我见证了潇湘路的发展与繁荣。

  从1990年起,在潇湘路的西路口(即现在的中心花坛)处的北面,先是建起了零陵地区邮电大楼,建设银行的银鑫大厦和地区煤炭公司大楼,始见街道的雏形。但潇湘路的南面是一个推平了的小山峦,上面长着狗尾巴草和马鞭草。春秋两季的节假日,只要是晴好的天气,小孩子们来这里放风筝和玩耍,老人们则来这里漫步休闲。酷热难耐的夏夜里,我们也来这里,坐在草地上乘凉,有时甚至坐到凌晨一点多钟才回家睡觉。大家都说这是一块黄金宝地,有几百亩的面积,后来听建委的同志说,这块地皮已经征收,留给了零陵地委机关。

  随着冷竹公路的修成通车,潇湘路渐渐地热闹起来。

  几年之后,又在潇湘路的北面建起了保除公司大楼和电业大楼。在东面路口的南面建起了冷水滩体育中心。路南边的这块地,仍然长着杂草,不见兴土木的迹象。它就像人头上的一块癞伤疤一样,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1996年,经国务院批准,撤销零陵地区行政公署,建立地级永州市。其治所,当时国务院的批复,仍设在芝山区(2005年改零陵区)。经过领导们的一番争取,终于将市府设到了冷水滩。不久,潇湘路南面的这片荒地,终于用围墙围了起来,走进了施工队伍。

  晚上,我们仍来潇湘路上散步,看着围墙里的市委机关大楼一天一天地长高。两年之后,市委机关大楼、永州会堂和二十余栋宿舍全部建成,1998年底,市委机关从芝山搬到了冷水滩。

  市委机关的搬来,潇湘路一下子就热闹起来了。来往穿梭的小轿车多了,来来往往的行人多了。这条路上的行人,讲零陵话的口音少了。讲祁阳、东安、道县、宁远、新田、蓝山话的口音多了。

  市委、市政府机关来冷,提高了物价,但也给冷水滩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的好机会。首先是潇湘路的路况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将沥青铺成了水泥路,并用花卉隔离出两条非机动车车道,道路由电业局向东延伸到潇湘广场,拉长了将近一公里。再次是更换了路灯。这条路上的路灯,比任何一条街道上的路灯要亮。接着又进行了绿化。一条宽阔、平坦、整洁的潇湘路展现在市民们的眼前。1998年,潇湘路被省里评为样板街。自从市委机关搬来后,潇湘路掀起了一个建设高潮。紧挨着市委机关,永州军分区建起了办公楼,紧靠体育中心建起了第二人民医院。北边相继建起了老干部活动中心,市供销社,石化公司,盐业公司,中国银行,市国税局等办公大楼和宿舍。潇湘路,成了一条名副其实的街道。

  冷水滩分为河西河东两个区域。河西是商业区,河东为行政区。于是就有人说:到河西才知道自己的钱少,到河东才知道自己的官小。行走在潇湘路上的人,十人有九人是副科级以上的干部。

  近几年来,潇湘路上不但热闹起来了,而且繁华起来了。这条路上有恒康、协和等几家大药店,还有建都、金阳等几家大型超市,有芙蓉、长城、威尼斯等几家星级酒店。临街的门面全部开张营业,大都经营服装和永州名优土特产品。不论是白天还是夜晚,街上人来人往的,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自从滨江广场建成以后,我来潇湘路上散步的时间就相对地少了些。如果有三天时间没有到潇湘路去散步,我心里仿佛失落了一件什么东西似的。到潇湘路上来散步,不是享受这条路上的繁华,而是来享受这条路上的灯光。这条路上的建筑物几乎都装饰了射灯和霓虹灯。七彩的霓虹,给了我七彩的情怀,给了我七彩的梦境。每逢春节,行人道上的樟树,隔离带上的花木都装饰了被称为“满天星”的彩灯,闪闪烁烁的彩灯,是那样的迷人。夜里的潇湘路,显得美丽而妖娆,多情而缱绻。

  潇湘路还有两百米没有拉通,此两百米的路段是从大宅门处往西接沿江东路的。这段路的南面是技工学校,北面是市劳动局。让我不明白的是:这段路为什么迟迟不能拉通?

  我希望这段路尽快拉通。

  市民们也希望这段路尽快拉通。

  因为这条路西端的尽处,就是碧波荡漾的湘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