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首页潇湘文艺彭楚明文集彭楚明散文集:踏歌潇湘
信息搜索
佛山阳明
 
彭楚明散文集:踏歌潇湘  加入时间:2009/11/30 15:18:00  admin  点击:3715
 

佛山阳明

  

 

一位日本女作家在游览了中国的一些名山大川之后,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我觉得中国的山水不仅仅是山水。它是人,一位深沉壮伟的勇士,一个温柔多情的少女;它是天地万物,世间的所有情感、感悟、哲理都蕴藏在其中;它是佛,以无边的力量感化人,感化一切。像这样的山水或许正是佛教中空灵清静、无欲无求的超越之境在现实中的一个相。

  阳明山,就是这样一座内涵丰富而又神秘莫测的山,就是这样一个矗立在天地之间和现实之中的相。

  我深深地爱上了这座佛教名山。

 

穿云觅路路嶙峋,

步到悬崖罢不能。

探奇应召河东柳,

选胜独传郑氏僧。

山顶五更先见日,

洞中六月尚余冰,

万仞峰青争一顾,

气吞疑岳压层层。

 

  清代零陵人蒋濂的这首诗,对阳明山的美景胜迹作了生动而形象的概括。

  阳明山巍然矗立于永州之野,既是佛教圣地,又是国家级森林公园。古人曰: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阳明山就是因仙而得名的。这位仙人,就是七祖秀峰禅师。是他成就了阳明山。

  红尘生活中,不管你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不管你一贫如洗,还是腰缠万贯,我们总有许许多多的烦恼。置身现代化的都市里,人们总是显得那样的浮躁。为了远离都市的喧器和烦恼,让身心得到片刻的休息和享受;为了让那满山的葱绿荡洗红尘生活中的污垢,让自己的灵魂深处得到净化,我揣着朝圣般的心绪,一次次地投入到阳明山那绿色生态、温馨烂漫的怀抱。

    

万寿寺

 

  小时候躺在母亲的怀里,听大人们讲阳明山的种种传奇。我依稀记得,阳明山上有一座寺庙,寺庙里供着一尊金刚肉身的菩萨,而且那是一尊救苦救难的菩萨。你只要虔诚地跪在它面前许个愿,它就能满足你的愿望,让你如愿以偿。每年的农历七月至十月,善男信女们摩肩接踵地赶往阳明山,有去许愿的,也有去还愿的,沿途的酒肆伙铺生意十分兴隆。在我幼小的心灵里,阳明山成了一个神秘而神圣的处所。

  三十多年后的一天,我终于登上了阳明山,站在了阳明山的古寺——万寿寺前。

  据县志载:“阳明山明代造寺,号曰万寿。旁有甘泉,凛齿芬颊,日供千人,曾无涸竭。铺地细沙,皎如银倾,曦光激射,耀眼生花。信证果之灵山,安禅胜境矣!”我环顾了一下周围的地形地势,觉得万寿寺果然建在一处绝妙的地方。它建在阳明山绝顶之下的南侧,海拔1500余米的一个花岗岩石坡地上,经人工开凿护砌,平地面积近5000平方米。东西两侧,山势逶迤环抱,人称“双龙抢珠”;南面山峰林立,在茫茫雾海之中,一座座山峰就像一朵朵出水的青莲;寺后及左侧,是“无树不苔封”的原始次生林,树形奇特,浓荫如盖;寺前及右侧,修竹丛生,四季长青。由于花岗岩石多产云母,一出太阳,云母银光闪闪于万绿丛中。万寿寺坐北朝南,中轴线上自南而北,从月台拾级而上,依次为下殿、中殿、祖师殿、父母殿。祖师殿后东侧有观音阁,西侧有水井及镇水的石塔。祖师殿两侧,为香客膳食厅。中小殿两侧,为香客宿舍及杂屋,均属砖木结构。整个万寿寺,占地面积达3400余平方米。

  是七祖鼎盛了万寿寺的香火,是七祖成就了佛山阳明。据清光绪二十六年《阳明山志》载:七祖禅师俗姓郑名真聪,法号秀峰,系永州府新田县人氏,为莲花托生。郑真聪天生聪慧,颖敏过人,父母希望他读书考科第,高中状元郎,光宗耀祖。小小年纪的郑真聪却说:“当官做老爷有什么好,还不如出家当和尚,一生清静安然!”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久,真聪就真的不读书了,也不吃荤了,专门吃起斋来,而且还喜欢跟和尚玩耍。十六岁那年,父母在嘉禾县一个叫石燕的地方为他说了一位谢姓员外的千小姐,真聪坚决不从,但又不敢违抗父命。新婚之夜,他在洞房里整整地打坐了一夜,连新娘子的衣裙也没有敢碰一下。双方父母见真聪意志这样坚定,也只得作罢。

  真聪发誓坚决出家。他先是来到陶岭师姑殿,见这里山也平常水亦无奇,只住了十八天就走了。后来到大瓜岭的秀峰山上,住了八个月之后,又觉得不遂心意。听说南岳是名刹佛地,就一路寻来,见到了阳明山。这阳明山原叫“老佛坐禅”,南岳的临济六祖在此修炼成佛。这里山青水秀,鸟语花香,银沙铺地,松竹葱茏。他觉得这是一个出家的好地方,就找到这里的住持明性和尚。明性和尚见他天姿聪颖,就收他为徒,将他剃了头发,取法号秀峰。

  明性和尚受了南岳六祖的旨意,知道秀峰还未脱凡胎,就没有急着为他受戒。三年之后,秀峰来到了南岳,叩拜了临济六祖,并请求在这里出家。六祖将他收为弟子,给他受了戒,教他日念经书,夜坐禅房,还教了他的药功和几手防身武功。十多年过去了,六祖见秀峰有了不错的功行,就叫他回阳明山去,并一再嘱咐他:“回阳明山后,要继续苦心修炼,切勿生出邪念来!”

  回到阳明山,秀峰没有住寺院,而是选择了离寺院十几里远的一处岩洞作为修身养性之处,这处岩洞,人们后来把它叫做祖爷岩。岩内有石座,最里边有一个天然石钵,钵里面有一钵清水,喝它,总是喝不干;不喝它,总不见那水往钵外溢出。那岩洞口长着一棵硕大无朋的“苦斋公”,枝繁叶茂,叶片又大又厚又多水汁。秀峰早就不食人间烟火了。住进此岩后,每日只吃从树上掉下来的三片“苦斋公”叶片充饥。

  又是三年过去了,秀峰的潜心苦炼终于见了功夫。他想:西方如今有了金刚不败之身,我何尝不以自己的肉体来指点人间的迷津呢?他上南岳请教临济六祖,得到了六祖的赞许。从南岳回来后,秀峰就请师兄叫来了木工和铁匠师傅,打造了一个高三丈六尺,直径为一丈二尺的圆桶,又箍了几道铁箍,叫人把圆桶搬到阳明山顶上去,在那里坐化后,再搬回阳明山寺里来。

  嘉靖二十九年七月十七日,39岁的秀峰禅师端庄地坐进了那个大圆桶,叫众和尚往圆桶里倒了36担盐。他吩咐众僧:等三年期满,待七道铁箍全部爆断了之后,才能开盖看视他。吩咐完毕,就命众僧盖上了圆桶的盖子。

  时间过了三十二个月,七道铁箍已经断了六道了。轮到最后一班五位和尚值班时,他们认为现在打开圆桶盖子看看禅师怕也无妨了。他们一齐动手打开圆桶盖子,只见桶内的秀峰头发乌青,脸色红润,犹如活着时一般。众和尚正在惊叹之时,忽然听到秀峰禅师说了话:“唉,你们可害了我了!”意思是说,如果不早开桶盖,待三年期满,七道铁箍全部爆断了,他就成佛了!这正应了秀峰禅师母亲说的那句话:“你成得了祖爷成不了佛!”

  嘉靖三十一年八月十五中秋节,秀峰被众僧抬回了阳明山万寿寺里,南岳临济六祖亲驾阳明山,亲自为秀峰披剃。披剃后的秀峰衣履庄严,涅槃般地端坐在正殿的宝座上,被称为“七祖秀峰禅师。”

  自从七祖秀峰禅师坐化之后,那肉身像金刚一样不坏,而且显圣显灵,赐福四面八方。数百里远近的善男信女们成群结队地前来万寿寺烧香求福。顶礼膜拜,香火极盛。由此,阳明山的万寿寺声名远播,成了“名山千古仰,活佛万家朝”的参禅胜地。

  这是真有其事呢,还是人们的主观臆想?如果是真有其事的话,那万寿寺正殿的宝座上,为什么不见秀峰禅师的金刚肉身?如果是主观臆想,秀峰禅师——俗名郑真聪,可实实在在是新田县南乡人氏呀!

  叫人好生疑窦哩!

  《阳明山祖爷岩志》里许维藩《题祖师真身》一诗,说的是真有其事:

 

三百年来面貌真,

秀峰原是玉霄人。

剧怜苦叶岩中食,

一点清心未染尘。

 

  双牌县的一位文友告诉我,万寿寺里秀峰禅师的金刚肉身,那是确有其事的。他出生在阳明山下,听老人们讲述过秀峰禅师金刚肉身的不幸遭遇:

  1948年农历十月的一天,国民党白崇禧部的一个团溃败来到阳明山的万寿寺,几个士兵用刀砍下了“七祖佛爷”的一条腿,那皮、那肉、那骨头,确实是咸干了的人体凡胎。

  1951年土改时,解放军的一个连进阳明山进行考察,战士们来到了万寿寺,发现“七祖佛爷”的颈脖断了,而且是被锯子锯断的;体内的五脏六腑都被掏空了,里面塞满了棉花。

  “文化大革命”中的1968年春,一群红卫兵闯进阳明山进行破“四旧”的“革命”活动,来到万寿寺,他们发现“七祖佛爷”那骨、那皮、那肉,就跟风干了的凡人肉体一模一样……

  那么,如今这金刚肉身到底去了哪里?落难何方?

  我自然不知道。阳明山中和山下的老人们也说不知道。

  秀峰禅师的品行无疑是极其高尚的。他想以自己清心寡欲的金刚肉身,来警示红尘生活中的芸芸众生,让大家多做善事,少为恶行,真可谓苦心孤诣。一些人竟将他的腿砍了,将他的颈脖锯了,将他的五脏六腑掏空了,可见这些人对“七祖佛爷”是怎样的大逆不道!

  我进了万寿寺。望着重塑的七祖佛爷像,我心里堵得慌。望着那些正在抽签的和正在虔诚地跪拜在七祖佛爷像前的善男信女们,我真希望七祖能显灵,赐给他们快乐与幸福。

  我是个无神论者,不拜菩萨不拜佛。我是来参禅的。

  如果说拜菩萨拜佛是一种封建迷信活动的话,那么参禅则不是。参禅是一种接受禅的智慧,接受禅的洗礼的过程。红尘生活中,我们有太多的不如意。比如说,你事情干得比人家多,干得比人家好,而你却评不上先进,奖金也拿得比人家少,你想找上司讨个说法,上司就是不给你一个说法;比如说,你品学兼优,德才兼备,办事有能力有魄力,最棘手的问题也能处理好,还能替群众办好事实事,群众都拥护你作领导,可你就是当不了领导。而一些遭了群众的唾骂,咒他被雷劈死,被车撞死的无耻小人却当上了领导,你想找上司问个明白,上司就是不给你一个明白……于是你迷惘、烦恼;于是你就气不顺,端起饭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牢骚一日比一日盛。这个时候,你最好到万寿寺里来参禅。禅会给你一个明白的说法,会给你一个美好的心境,并教会你如何在红尘生活中抑制太多太多的欲望,教会你如何抛却那些功名呀、利禄呀等等身外之物的烦恼。

  我就是抱了这种心态走进万寿寺的。我在寺内流连,看人们在抽签,有几个抽了“上上签”的,简直高兴得心花怒放;我也分享了他们的喜悦;有一个抽了“下下签”,脸上顿时布满了愁云,心情忧郁到了极点,但佛却为他指点了迷津,教会了他如何化解的方法,那人的脸上顿时由阴转了晴,迈着轻快的步子出了大殿。我望着他的背影,祝他逢凶化吉,祝他生活美满幸福。

  我没有抽签。因为我太知道我自己了,既没有大灾大难,也当了大官,发不了大财,干不了大的事业,成不了大的气候,平平淡淡、寻寻常常地过着老百姓过的日子。我知道,红尘生活中这样的日子不体面,不光彩,不但被一些人瞧不起,甚至还会招徕一些人的指责与痛斥。但我却钟情于这样的日子,也自豪于这样的日子。于粗茶淡饭中,认真地过好自己的每一天,并且还想为我们这个社会,奉献一点微不足道的绵薄之力。

  在香烟缭绕的大殿里,我有了一些对人生的顿悟,这不得不感谢万寿寺,感谢七祖佛爷。

  

龙潭

 

  在阳明山青葱苍翠的怀抱里,有数十处瀑布,黄江源瀑布群最为著名,最为壮观。

  在黄江源风景区中,有一个深不可测的潭,叫龙潭。

  龙潭为黄溪河的源头。它那青碧的泉水,就出自龙潭。

  《零陵县志》载:“零陵潭山北(今隶宁远县),有禹穴,一名禹龙岐。相传禹治水时,驱龙于此,称龙潭。”

  《宁远县志》云:阳明山“寺东十五里有歇马庵,其下为龙潭,俗呼海口。水从潭底喷出,如瀑布,或遇大潮,则汪洋浩瀚,可灌田万亩。潭深不可测,沉石续缦,百丈莫穷……”

  看罢瀑布群,我来到了龙潭边。

  龙潭四周的景色,真是赏心悦目。山上的杉树、松树、楠竹,泛着青,滴着翠,杜鹃花姹紫嫣红地开着。山上的鸟语清丽而婉转,向我诉说它们的心事,也诉说着它们对阳明山的情,对阳明山的爱。

  我嘬起嘴唇,也学了几声鸟叫。我告诉它们:我也爱阳明山,爱阳明山上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潭。

  龙潭还有一段美丽动人的传说故事。这美丽动人的传说故事,令我起了遐思……

  传说远古时候,苍梧之野有九座大山,名曰九嶷山。九条孽龙自以为远离南海,南海龙王管不着它们,就经常窜出岩洞来,以翻波逐浪,戏水为乐,把一个锦绣的苍梧之野,鼓捣得洪水泛滥,良田尽毁,庄稼颗粒无收,弄得老百姓怨声载道,流离失所。

  孽龙为所欲为的劣迹,被一级一级地秉报到了皇宫。舜帝是一位仁慈、圣明的君主,闻奏后顿时寝食不安,发誓要斩了这九条孽龙,为苍梧之野的老百姓除害。不久,舜帝就带了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出了皇宫,日夜兼程,奔苍梧之野而来。也不知走了多长的时间,也不知走了多远的路程,舜帝一行终于来到苍梧之野。看到苍梧之野一片萧条和民不聊生的景象,舜帝心里好一阵难过。他顾不得旅途的劳顿困苦,在九嶷山与九条孽龙展开了殊死搏斗。这九条孽龙自以为修炼成精,根本没有把人间的这个帝王放在眼里,它们呼的呼风,唤的唤雨,作的作浪,把苍梧之野弄成了一片汪洋,个个都想把舜帝吞入腹中。舜帝真不愧为舜帝,他腾云驾雾,劈波斩浪,挥舞着手中的利剑,与孽龙奋战了七七四十九天,八龙惨死于宝剑之下。剩下一条黄龙,强悍凶狠,被舜帝斩断了尾巴。就在它被斩断尾巴的当儿,用龙爪狠狠地抓了舜帝一把,待舜帝要取它的首级时,它遁入九龙岩里躲了起来。

  舜帝终因年老体弱,又被龙爪所伤,不久毒性发作,崩于九嶷山中。

  舜帝驾崩于九嶷山中,苍梧之野的老百姓们顿时悲痛万分,纷纷前来祭拜,感谢舜帝的大恩大德。

  却说黄龙一听舜帝死了,顿时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并发下毒誓:我要把苍梧之野搅得暗无天日,为死去的八龙报仇雪恨!它躲在岩洞里足足养了三年伤,待长出新尾巴后,对苍梧之野的百姓们进行了惨无人寰的报复。

  舜帝死后,禹即帝位。禹也是一位圣明的君主。他为舜帝的博大胸襟和仁爱百姓的高尚品德深深地感动着,发誓也要像舜帝那样,除恶扬善,仁爱百姓。当禹得知那条被舜帝斩了尾巴的黄龙仍在为非作歹时,不由得怒从心起,就带了一帮人马,沿舜帝走过的路线到苍梧之野治理水患。来到苍梧之野,见遍地哀鸿,百姓饥啼于山阜,孽龙在继续为害时,禹顿时大怒,施展起了降龙伏虎的神威:将一条银光闪亮的锁链抛入江中,将那条强悍凶狠的黄龙紧紧地缚住,又将它驱往阳明山下的顽石中囚禁起来,叫它永世不得翻身,永世不得为害!

  黄龙自知罪孽深重,求大禹剑下留情,放他一马。

  大禹说:“舜帝已放了你一马,你为何不思改过?”

  黄龙说:“与其这样囚着我,还不如杀了我痛快。大王你就杀了我吧!”

  大禹说:“我偏不杀你,让你尝尝被囚的滋味更好!”

  黄龙便流着眼泪哀求大禹:“我是一条龙,饿可以忍着,但不能一日无水。求大王赐一眼泉水给我就足够了……”

  大禹终于动了恻隐之心,用神棒将山上一划,山上立即现出一条大槽,一股清泉从大槽中流入囚室。

  黄龙因水得以施展法术,这是大禹所没有想到的。不久,这条黄龙就施展起魔法,遁入了大海。

  后来,人们就将这个深潭叫做龙潭;将大禹囚龙之处称之为海口。人们说,遇上大潮时,水从潭底喷出,汪洋恣肆,蔚为壮观。

  我徘徊于潭边。流连于龙潭周边的胜景,有感于这一潭的碧水。尽管龙潭之名赖于民间传说,但我觉得这潭确实是藏龙之处。这潭到底有多深?不但我不知道,恐怕没有一个人知道。龙潭之水,是黄溪河的源头。这青碧的、富含多种微量元素的泉水,从龙潭里潺潺地流出,流成一条黄溪,然后汇入湘江,奔入烟波浩渺的洞庭。

  柳宗元在贬谪永州十年间,酷爱永州的山水,亲近永州的山水,并用他那支生花妙笔,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文。柳宗元虽然没到过阳明山的腹地,但他却到过阳明山脚下的黄溪。唐元和八年(813),永州之野大旱,永州刺史韦中丞便叫上柳宗元,前往今零陵区邮亭圩镇庙门口的黄神祠去求雨。黄神祠就座落在黄溪边。黄溪至此,已挣脱了大山的束缚,河床也比山中宽了许多,清清的河水也舒缓了许多。求完雨后,柳宗元游览了黄溪,他为黄溪的胜景而陶醉而折腰,写下了诗《入黄溪闻猿》,以表达贬谪永州渐趋平静的心情;又写了《游黄溪记》的游记,尽情地描绘与讴歌黄溪的胜景。在游记中,柳宗元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天下的山水,永州最美;永州的山水,黄溪最美!黄溪是阳明山中流出来的一条溪,与其说黄溪最美,不如说阳明山最美。

  遗憾的是,柳宗元没有到过龙潭。如果沿黄溪而上,再走二十几里路程的话,那么柳宗元就该到了龙潭了。见到了龙潭的柳宗元,我敢肯定地说,他一定会热血沸腾,心潮澎湃,会忘记被贬谪的苦恼,会抛却仕途的困顿,陶醉于龙潭的美景之中,沉醉于龙潭的一潭碧水之中,会写出《咏龙潭》或《游龙潭记》为后人传诵的诗文来!

  我久久地立于龙潭边,让龙潭的一汪碧水氤氲我的思绪,让龙潭的美景陶冶我的情操……

  

歇马庵

 

  随一行游人,我来到了位于歇马庵山下的歇马庵前。

  歇马庵位于万寿寺东约七公里处,旧名昭禅寺。《宁远县志》载:“歇马庵山,山以庵名。庵传建自宋代,又名昭禅寺。”《阳明山志》云:“昭禅寺即歇马庵,离山(即阳明山寺)十五里,系明朝公主出家歇马于此。烧丹炼汞,白日飞升,封为易德仙姑。今庵存。”

  这就告诉我们:宋代建成的昭禅寺,住的是和尚,明代正德年间改成庵,住的是尼姑。将寺改成庵,这里面就有一个传奇故事了。

  明代正德年间,道教风行中原大地,也渗透到了皇宫内院。一公主对皇宫里的荣华富贵生活感到厌倦,又受了道教之风的感染,坚定了潜心学道的决心。这可急坏了皇上和皇后。皇上派大臣们纷纷做公主的工作。大臣们好话说了千万箩,公主竟一句也不理会。

  轮到皇上出马了。皇上说:你是朕的女儿,有一辈子享受不完的荣华富贵。荣华富贵,富贵荣华,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啊!

  公主说:荣华富贵算得了什么?在我看来,它简直是一堆粪土!

  皇上恼了:胡说!你不能辱没了荣华富贵,自从你一来到人间,就一直享受着荣华富贵!

  公主说:可女儿从现在起,不想享受这荣华富贵了。我要潜心修道,炼出不老之方。

  皇上说: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哪见过皇上的女儿出家的?朕的女儿出家为尼,岂不让天下之人笑话?再说,这世上就根本没有不老之方。朕天天在吃丹,不也是日日见老了么?

  公主不听,自这日起竟吃起素来。

  皇上劝不动,皇后来劝。

  皇后说:女儿啊,你视荣华富贵如粪土,这已经是大逆不道了。出家有什么好,清心寡欲,那是人过的日子吗?

  公主说:皇阿妈说的对,那确实不是人过的日子,但那是神那是仙过的日子!

  不,那是叫化子过的日子!皇后打断公主的话。你不想过荣华富贵的日子也可以,但你不能不过鱼水之欢、鸳鸯之爱的生活。待到今年科举考试后,娘就择一个风流倜傥的新科状元为你招为东床驸马!

  公主忙说:我不招驸马!我决不嫁人,什么鱼水之欢、鸳鸯之爱,简直是龌龊、肮脏死了!那苟且之事,女儿万万不为!

  皇上皇后见劝说不行,只得依了公主。

  公主拜别了皇上皇后,就出了皇宫。她挑了一匹千里马,抚摸着马背,暗暗地作了这样一个祈祷:坐骑停蹄处,便为修道堂!

  说来也真是奇怪,出了京城,那马奋蹄疾飞,竟不停蹄。那马驮着公主走呀走,日夜兼程,经历过许多繁华都市,又经历了许多名山大川,尽管走得很累了,那马硬是不肯停下来歇息。也不知走了多少时日,马驮着公主来到了永州之野的阳明山中,在一座山前,那马骤然停了下来,任公主如何鞭策,那马丝纹不动。公主跳下马来,见这儿四面青山环抱,树木葱茏,山下一块平地,广约百亩;溪径曲流,山花掩映;山上有一寺庙,住着出家的和尚。公主决定在这里住下来,参禅修道。

  这就是昭禅寺,寺里住的全是和尚。进得寺来,公主说:我是当朝皇帝的公主,来这里为尼,参禅悟道,你们都给我走吧!和尚们见来的是当朝皇帝的公主,自觉得罪不起,就背了各自的行囊和经书到远离此处二十余里的白云寺去了。

  和尚们都走了,公主在这里住了下来。她将昭禅寺改为歇马庵,这座山就自然叫做歇马庵山了。

  有了修身之所,公主便招了107名女尼,加上自己恰好108人。公主做了歇马庵的首任住持。她教女尼们诵经、参禅、悟道,还教女尼们炼丹。一时间,晨钟暮鼓响彻在谷峰之间,诵经之声伴随着声声鸟语。皇帝的女儿来永州之野为尼,这可乐坏了永州的百姓。前来参拜菩萨的善男信女们络绎不绝,歇马庵香火鼎盛。

  行文至此,得写写阳明山中的另一处寺庙白云寺了。因为白云寺与歇马庵有染。

  白云寺位于万寿寺一公里处的白云峰西麓。白云峰树木葱茏,海拔1460余米。因山峰常有白云缠绕,遂称白云峰,峰下的寺,自然就唤作白云寺了。

  白云寺是阳明山中最为著名的寺院,始建年代虽然不可考,但肯定建于万寿寺之前。到了明代,白云寺香火已非常鼎盛了。据《阳明山志》载:“明时有十八真人在白云寺烧丹修道。灶久废,遗址尚存,名德石脚”。阳明山《新开道路碑记》云:“……永有阳明山,系前宋建立也,号曰万寿禅林。先有十八真人,而飞身腾空,灶址尚存。”由此可见,真人们的成道升天,当在秀峰祖爷修成正果之先。难怪在万寿寺里供奉的诸神像中,就有十八真人的塑像。

  白云寺久废不存,但其遗址尚在。据专家们考证,白云寺平地面积约5000平方米,殿宇座南朝北,墙基柱础仍历历在目。据此约略计算,其建筑面积当在2500平方米左右。寺两旁均有山泉飞流直下,终年不涸,是个幽静的地方,是参禅悟道的风水宝地。

  自从公主入住昭禅寺之时,昭禅寺的和尚们就来到了白云寺。与歇马庵一样,几年之后,这白云寺的和尚也增加到了108名。这108名和尚,有的潜心修炼,念诵经书,烧丹炼汞,严守寺规;也有一些和尚不守清规,不受戒约,甚至勾引良家妇女和庵院尼姑,行苟且龌龊之事。

  歇马庵也被闹腾得沸沸扬扬,说有尼姑经常与白云寺里的和尚在山中幽会,干下了有辱歇马庵的勾当。

  这事很快传到了皇宫,皇上听后十分震怒,决心惩罚这些不守清规戒律的僧尼。皇帝下了圣旨,责令永州知府办理惩办一事,对其公主也应一视同仁,决不姑息。

  永州知府不敢怠慢,便派了大队人马来到阳明山中,在高桥峰下挖了一条长100余米,深50余米,宽6的沟坑,在沟坑中燃起了熊熊大火,命108名女尼和108名和尚跳过沟去,以此来证明自身的清白,跳过去的就是清白之身,跳不过去的就是不清不白,给他(她)的惩罚就是葬身火坑。

  公主是清白的,她一跃跳过了火坑。

  众女尼中有35名跳过了火坑,72名女尼葬身火坑。

  众僧中有18名跳过了火坑,90名和尚葬身火坑。

  跳过火坑的18名和尚,受到了皇上的奖赏,被封为真人,终于修成了正果。

  跳过火坑的36名女尼也受到了皇上的奖赏,公主被封为易德仙姑。

  歇马庵的易德仙姑,白云寺的十八真人,在《阳明山志》中均有简明扼要的记载,相信不是杜撰。后来,这位易德仙姑带领跳过火坑的35名仙尼继续诵经悟道、烧丹炼汞。不久,易德仙姑功德圆满,在一个艳阳朗照的白日,于袅袅升腾的香烟之中,驾白云升天上去了……

  我万万没有想到,平平常常的一座歇马庵,竟有这样一个引人入胜的传奇故事,竟有这么多的是非曲直。这令我好一阵感叹!

  白云寺已荡然无存,歇马庵如今犹在。其建筑面积约为400平方米,两正两横,四面青砖砌就,全木结构,中有天井。1957年重修的歇马庵,悬山顶,盖小青瓦,两正两横,均系楼房。

  我走进庵内,庵内无尼无神像,呈尼去楼空的荒凉景象。我心里堵得慌,草草地看了一遍就出了庵门。

  庵外,风光如画,到处都呈现出一片生机盎然的景象。如果把歇马庵修复好了,住进女尼,殿堂里供上神像,这里仍不失参禅的佳境和观光旅游的胜地。

  望着歇马庵,我作了如是的设想。

 

天门山

 

当午鸡鸣日已曛,

山南山北雨晴分。

一层老树一层雪,

半是孤峰半是云。

山妇歌随崖洞转,

高人啸与夜猿群。

寻幽有兴间难遇,

几许徒劳想望殷。

 

  这里清代零陵文士刘方瑚咏天门山的一首诗。

  天门山位于阳明山寺一里许,有如一座从天骤然而降的屏障,显得雄姿英发。山上多石少土,其势如刀劈斧削,陡峭非凡。顽强的树木扎根于石缝空隙之中,摇曳于崖石上下,形成了千姿百态的天然美景。

  永州、祁阳香客至阳明山,有道须经天门山。这条道,因了秀峰禅师修成正果,成了金刚肉身的菩萨,永州、祁阳的善男信女们慷慨解囊,才开凿了这条“难于上青天”的通天之路。这条依山形地势开凿的拜佛之路,不知走过了多少香客。这条路虽然艰险,但也不乏情趣。石径苔藓,小桥流水,山花掩映,鸟语啁啾,走在这条路上,大有超尘脱俗之感。

  我们一行人决定登天门山。

  天门山为我们开了三道天门。《宁远县志》载:阳明山“寺西十里,为好汉岭,言此岭势险峻,非壮夫而不能登。又石壁峭拔,有‘三天门’之号”。

  “非壮夫而不能登”,此言极妥!四十出头的我,当然属壮夫之列了。

  半山腰的陡峭处,有巨石列峙道路两旁,形似隘口,石上竖楷阴刻“天门口”三个大字,这里就是“一天门”了。

  “一天门”如何险要?有何景致?我怕我说不好。读读清代文士陈名钰的《一天门》的诗,读者自然会感受到了。诗云:

 

径入羊肠几万重,

苍穹咫尺近云峰。

千岩有竹宜栖凤,

万壑无松不化龙。

高唱宛如凌碧霄,

壮观恰好酌黄封。

天河有路倩请挽,

为洗甲兵免折充。

 

  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像一根飘带似的向山的最高峰蜿蜒而去,山峰与苍穹只有咫尺间的距离,说明了山峰之高和山路的崎岖险峻。站在一天门,俯瞰群山,真是千岩有青青翠竹,万壑有郁郁苍松。翠竹与苍松,把整个阳明山装扮得分外妖娆。

  我站在一天门,欣赏了一会儿景致,舒展了一会儿腰身,决定向二天门攀登。

  石径小道更加弯曲,也更加陡峭。好在我农村出生,走惯了山路,并到阳明山麓的山上打过柴,对这样陡峭的山路并不畏惧。我们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大约走了一公里的路程,就到了二天门。二天门以一尊50余米高的花岗岩石为标志,一棵据说有千年树龄的不老松昂首立其上,显得英姿飒爽。崖石上竖楷阴刻“二天门”三个大字,还有横楷阳刻“望佛来朝”四个大字。路边陡峭的崖石上,绽放着一簇簇、一丛丛的杜鹃花。这嫣红的杜鹃花,给我们这些登山者以攀登的力量,浪漫的怀想。在二天门驻足眺望,远处的山峦与蓝天相接,一片片白云飘荡在山峦之间或山峦之下,显得神秘莫测;俯首脚下,脚下是万丈深渊。我们一行人指指点点地观赏了一会儿景致,便欢快地打起呵嗬来。呵嗬声随山风飘向远处,顿时山鸣谷应,此落彼起……

  登上二天门,我们的精力还相当充沛,决定向三天门攀登。一条狭窄的石径穿过二天门向山峰上飘去,石径陡峭得如同天梯,况且石径的两旁的峭壁上又无遮挡、攀援之物,攀登的难度那是可想而知了。我们知道“上山容易下山难”的古训,然而我们更知道“无限风光在险峰”的诱惑。我们可以抗拒红尘生活中许许多多的诱惑,但我们却无法抗拒天门山那“无限风光在险峰”的诱惑。我们踩着石径,穿过二天门,向三天门,向主峰绝顶的“望佛台”攀去。

  我们都停止了说笑,并拉开一定的距离,满怀激情却又小心翼翼地向上攀登。大约两公里的路程,我们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我们的一双眼睛只盯着路,不敢往远处眺望,更不敢往山下俯瞰……好了,我们终于登上三天门,来到了天门山上的绝顶“望佛台”上。此时我们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望佛台是一块面积约2亩宽窄的平台。双牌县的一位文友告诉我,望佛台曾经流传着一个传说故事。传说七祖禅师成为金刚肉身的菩萨之后,南海观音菩萨来此看望他。观音菩萨将白云降落在天门山顶上,见这个顶尖如牛角,就双脚将牛角似的山顶轻轻一踩,就踩出了这样一块平地来。观音放眼向万寿寺望去,见茂密的大树挡住了她的视线,就说了句“这条线路上的树木不准高过三尺”,高大茂密的树木顿时萎靡了下去,看万寿寺也就看得一清二楚了。七祖禅师心有灵犀一点通,他知道观音菩萨看他来了,欲出门拜见观音菩萨。观音菩萨见七祖禅师虔诚地向她急急地走来,就用玉手一指,一尊“观音合掌”的塑像就立在了望佛台前,自己却驾祥云去了南海。因为观音菩萨在天门山山顶看望了七祖禅师,又点化了这个山顶,后来人们就把这里叫做望佛台,“观音合掌”则成了望佛台前的一处胜景。数百年来,凡到阳明山烧香拜佛的善男信女或来阳明山休闲观光的人,都来望佛台登高望远,为的是不留下遗憾。

  我们也登上了望佛台。我们不虚此行,没有留下任何遗憾。望佛台上,天风浩荡。浩荡的天风,将我们身上登山的疲备涤荡得一干二净;浩荡的天风,挟带着浓浓的禅意,将我们这些于红尘生活中沾染了污垢的身子和灵魂,涤荡得干干净净。我们一个个都精神抖擞,心情非常愉悦,为登上望佛台而感到骄傲,为享受着这浩荡的天风而觉得自豪。

  清代文士刘方瑚曾登上过望佛台,并写过一首望佛台的诗。诗曰:

 

衡庐千里眼前看,

俯首悬崖胆亦寒。

第一峰头牢驻足,

上山容易下山难。

 

  如今我们驻足第一峰头望佛台上,俯首悬崖,却没有“胆亦寒”的感觉。我们的心里异常的亢奋。举目眺望,阳明山的胜景尽收眼底,碧绿的湘水,多情的潇水,从南方飘缈而来,在永州古城零陵城北的蘋岛处合流;永州之野如诗如画,充满了蓬勃的生机;百里嶷山,千里衡庐,在我们的眼前既清晰又朦胧……不知不觉,我的心胸也显得阔大起来,我的思绪也显得绵邈起来,我的情怀也越发翠绿起来。向万寿寺望去,万寿寺则成了万绿丛中的一个小红点。我虽然没长一双慧眼,但我却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地望见了那万绿丛中的小红点,放射出了一丝丝的佛光;我还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地听见了从那个小红点飘出的钟声。那钟声,响彻在我的耳鼓,撞击着我的胸膛……

  阳明山有太多太多的胜景:祖爷岩、袈裟岭、倒漆岭、瀑布群、高桥峰、幽篁谷、恋人竹、十里杜鹃花海……

  阳明山有太多太多的寺庙、尼庵,除万寿寺外,还有白云寺、歇马庵等一百余处,鼎盛时,僧尼多达1000余名。

  阳明山是佛教胜地,更是人间仙境。苍松翠竹,让阳明山成了永州之野翻滚着的绿色的波涛。这里的山是绿的,水是绿的,空气是绿的,夜里的那轮明月也是绿的。绿色的空气中,负氧离子含量高达68000/cm2,是一处绝无仅有的“天然氧吧”。

  站在高高的望佛台上,我仿佛觉得自己来到了一处仙境。此时,我的心里涌上了一股冲动,一股要吟诗、唱歌的冲动。这冲动令我心潮澎湃起来,热血沸腾起来。我想我还是为阳明山作一首歌吧,稍一构思,就有了《阳明山放歌》的歌词:

                            我站在高高的望佛台上,

                            满怀激情把阳明山瞭望。

                            莽莽林海涌起绿色的波涛,

                            万亩杜鹃汇成红色的海洋。

                            歇马庵诉说着动人的故事,

                            万寿寺闪耀着神秘的佛光。

                            啊!阳明山,阳明山,     

                            你是旅游观光的胜地。  

                            啊!阳明山,阳明山,  

                            你是人间最美的天堂!  

  

                            我站在高高的望佛台上,

                            满怀深情把阳明山歌唱。

                            山泉似酒甜醉大山的梦境,

                            鸟语如歌浪漫你我的向往;

                            恋人竹吟唱着爱情的歌谣,

                            红豆杉酿造出相思的琼浆。

                            啊!阳明山,阳明山,

                            你是温馨富有的乐土;

                            啊!阳明山,阳明山,

                            你孕育着蓬勃的希望!

     

      我唱着这首歌,出了阳明山……